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755章 猜不透

第755章 猜不透


  几经商议后,赵昺对几位医士提出的治疗方案很不满意,碍于古代的科技水平他们还无法正确认识细菌这个新生事物,更无法对破伤风的发病原因作出准确的判断,并作出详细的解释。反而认为患者的抽搐、肌肉紧张等症状是伤口受风寒所致,建议封闭帐篷,且让伤员穿上厚衣,不能着水,盖上被子以免受风邪所侵。总之认为这是一种不治之症,一旦染上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对于这种不靠谱的医案赵昺只能是苦笑不已,而自己也难以解说清楚,你跟他们说细菌、微生物这些东西只怕还会以为自己疯了,毕竟这些东西凭肉眼是无法发现的,要到几百年后显微技术出现才能取得突破。好在破伤风虽然恐怖,不过幸运的是它没有传染性,不必担心大规模的爆发。显然靠这些人想办法是指不上了,他琢磨既然自己知道破伤风感染的原理,便只能从这方面下手。

  赵昺明白破伤风的潜伏期通常为一周左右,古时也称“七日风”。早期非常容易被忽视,等到出现症状后,已是中晚期,几乎只能靠老天垂怜了。反正也是这样了,他也只能边实践边摸索经验,至于那些伤兵只能对不起了,毕竟医学的进步也是靠不知道多少病患的死亡堆积起来的。

  赵昺决定采用内、外兼治的措施来防止沾染病毒,并破坏其生存条件。外治:对伤口出现感染或引流不畅者,应给予清创,手术过程中严格消毒。清创后外敷清热、止血的散剂。待创口出脓后,则改用祛毒生肌的散剂。脓尽新生后改用促进生肌的膏剂。

  内治方面赵昺认为应以祛风定痉为主。这些就非己所能了,在郝云通的主持下开出了验方,他们的方案是先吞服万灵丹两粒以发汗,再用五虎追风散煎服,服药前先服黄酒作药引;或玉真散分两次吞服,热陈酒一蛊调服;或蝉衣研末,陈酒吞服等几个方子。他不懂这些东西,也只能让他们酌情使用,不断调整剂量,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验方。

  赵昺不可能总是泡在医药院中,而受伤的李三娘也不便住在那里。毕竟住在那里的都是帮大老爷儿们,只其一个女子居于其中多有不便,更何况换药、裹伤都要有肌肤接触,且她身份特殊,没有人敢动手给她治伤。他只好将李三娘带回自己的住处照顾,而他们有婚约在身,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因而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也顺理成章……

  “陛下!”现在每天给李三娘换药已经成了赵昺的必修功课,见他过来,李三娘早已收拾停当,起身施礼道。

  “可用膳了?”赵昺抬手让其免礼,随口问道。

  “谢陛下挂怀,三娘已经用过。”李三娘再次施礼道。

  “不必多礼,这样拜来谢去的太过麻烦了,随意些不必拘束。”赵昺摆手道。

  “嗯!”李三娘颔首点点头,依然不敢直视小皇帝。

  “可有什么不适?”赵昺其实也不自在,净手后接过苏岚递过的手巾边擦拭边问道。

  “还好,只是略觉肿胀。”李三娘回答道。

  “嗯,我看看。”李三娘的左前臂被一支弩箭贯穿,箭矢拔出后留下一个手指粗细的窟窿。而这种贯通伤治起来很麻烦,很容易形成箭疮,外边看着愈合了,可里边已经化脓,久治不愈便成了瘘疮。

  在苏岚的帮助下,李三娘卷起袖子露出胳膊。赵昺小心的解开裹伤的绷带,又用温开水将粘连的部分浸湿,待软化后才揭开敷料,将伤口暴露出来。他看看伤口周围是有稍有红肿,但并没有感染的迹象,只是有些炎症,并无大碍。

  “忍着点,不要动!”赵昺拿过镊子夹住伤口中的填塞的油条,抬头看看李三娘言道。

  “嗯,陛下尽管动手!”李三娘点点头轻笑道。

  “好!”赵昺点点头,动手轻轻的将油条抽出,看看里边已经长出了肉芽,渗出的血色鲜红,他笑笑道,“愈合的不错,再有些日子就痊愈了,不过还得忍忍。”

  “嗯!”

  “不用怕,我会轻一些!”赵昺感到李三娘的胳膊抖了一下,他知道接下来的消毒、清创和冲洗放入油条的过程会很疼,轻声安慰道。不过还是十分佩服这个女孩子的,那天他看过其脱下的防弹背心,上面有多出被武器击中的痕迹,里边的瓷板皆已破碎,可以想象当时战斗的激烈,而报上的军功其斩敌首就有二十余。

  “哇,看着就疼!”

  “你怎么来了?”赵昺刚刚清理完创口,夹起一根油条准备填塞伤口时,就听到有人发出惊叫,他一哆嗦,油条又掉到托盘中。他回头看看皱着眉道。

  “我听说宫里来了个巾帼英雄,当然要来瞧瞧!”陈淑蹦蹦跳跳地走进屋子里言道。

  “淑儿,陛下正在换药,不要打扰。”苏岚冲其摆摆手道。

  “咦,你怎么变瘦了,不会是假冒的吧?”陈淑听了却把注意力转移到赵昺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后疑惑地道。

  “……”自陈任翁将女儿送进来,赵昺整天躲着走,所以来了多天后两人还未打过照面,而算算也有六七年和她见面了,听其这么说也只能暗自苦笑,不知如何解说。

  “陈姑娘不要浑说,有失体统,官家为国日夜操劳岂能不消瘦!”王德皱皱眉打断其的话道。

  “是,大官!”陈淑见王德不悦的样子,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不敢再胡闹退后一步施礼道。

  “唉,冤家路窄!”赵昺看陈淑退到一边轻叹了声,继续完成余下的工作。

  “陛下的医术很高的,姐姐不用担心!”见王德出去了,陈淑又凑过来言道。

  “陛下也给你诊过病?”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三娘忍着痛问道。

  “陛下没有给我诊过病,但是我见过陛下将我父亲救活了。”陈淑言道。

  “哦,姑娘家父是陈将军?”李三娘松口气,又仔细打量了陈淑问道。

  “姑娘怎知?”陈淑有些惊讶地道。

  “我在琼州新军训练营见过你!”李三娘言道。

  “那就错不了啦,她就是哪热闹上哪去。”赵昺处理完伤口,拿过绷带给李三娘包扎伤口道,“淑儿,我听陈将军说你现在正在府里学女工,现在没事儿可以跟苏姐姐学学,她刺绣和缝纫皆好的很。”

  “不许再提,我就是为了这事才躲出来的,做女工太烦人了。”陈淑皱皱鼻子不耐烦地道。

  “哈哈,就猜是惹祸了,才逃出来避难的!”赵昺听了大笑道。

  “不许笑!”陈淑见小皇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气急败坏地跺着脚道。

  “好好,我不笑了!”赵昺见状赶紧憋住笑摆手道,可其他人又笑起来了。

  “陛下,你看他们!”陈淑指着李三娘等人道。

  “好,都不许笑了!”赵昺立刻指指几个人让他们止住笑抬屁股就要走,却低声嘀咕了声道,“唉,也就会欺负我。”

  “陛下不许走,我找你是还有事情说。”陈淑看陛下要走一把拉住其说道。

  “住手,怎能对陛下无理!”见其如此,李三娘不干了,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你是谁?管得着我与陛下的事情吗!”陈淑见其样子也毫不示弱地道,但还是松了手。

  “陈姑娘,其是太后为陛下指定的皇妃,虽未大婚,但这事儿还真管的着。”王德轻声言道。

  “她……她便是大宁寨的那位少主?”陈淑皱皱鼻子道。

  “正是,她率兵攻取临安城,亲手砍了二十多个鞑子的脑袋,受了箭伤被官家接到宫里疗伤的。这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子,我们都不敢有丝毫怠慢,你也小心些。”王德附耳道。可心中暗乐,这小丫头片子可遇到敌手了,看其还再敢‘欺负’陛下。

  “我才不会与其计较呢!”陈淑听了心中还是一惊,在她心里俚人都是蛮夷之辈,向来是不讲理的,但也不肯示弱,回首瞪着其道,可终归还是有些心虚,毕竟人家是有婚约的,自己却只是个借宿的。

  “好了,好了,你有话就赶紧说,朕还有一大堆的公文要处理,没空陪着你玩儿!”赵昺看俩人斗鸡似的互相瞪着,心中发苦,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将她们都弄到一起干嘛,可还得陪着笑道。

  “陛下,我想在这里躲一阵子,不想回琼州!”陈淑言道。

  “为何?你父亲可说了,待下一批船回琼就让你回家,他没时间照顾你!”赵昺心说你还想赖在这儿,那可不行。

  “陛下,求你了。回到琼州每日我娘逼我学女红不说,还有上门提亲的,烦都烦死了了。”陈淑晃着小皇帝的胳膊道。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可这些朕也管不了啊!”赵昺使劲抽出胳膊道。

  “才不是呢!”陈淑气急地道

  “哦,你若是看上了哪家公子,朕求太后为你指婚倒是可以试试。那个……那个陆正小时候不是与你玩的很好吗,朕听说现在也有出息了,他如何?”赵昺见状又道。

  “他就是个书呆子,现在在国子监读书,一心想要求取功名,我才不喜欢!”陈淑看看小皇帝不满地道。

  “哦,也对,那些文人整天咬文嚼字无趣的很。”赵昺点点头,想想又道,“你是将门虎女自然喜欢武将,军中的才俊也不少,江家、张家、还有刘家都有适龄男子从军,你看上哪个了,朕下旨让他们娶你,敢违旨抄他们满门!”

  “都不是了,好像我嫁不出去似的……”陈淑言道。

  “那你要什么,这里有的你尽管去挑,喜欢的拿走便是!”赵昺猜不出为啥,指指道……

  “苏姐姐,陛下似乎很怕那位陈姑娘,这是为何呢?”李三娘见陛下和陈姑娘两人在那里说话,可小皇帝却是一副低三下四的样子,十分奇怪地问道。

  “这个奴婢也不大清楚,这些年从未见过陈姑娘进宫,也许是早前的事情,她不是说其父是被官家救活的吗!”苏岚想想答道。

  “你们不知,官家还小的时候时常被陈姑娘捉弄,因而十分怕她!”这时王德也凑过来言道。

  “其总不至于比陈统领还顽劣吧?他都被官家调教的老老实实,难道会怕一个小姑娘。”苏岚不解地道,他不了解陈淑,却对陈墩的事迹十分清楚,知其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顽劣之徒,可对陛下却从不敢违拗。

  “呵呵,这天下之物,皆是一物降一物,官家有办法整治陈墩那混小子,却斗不了这个小女魔头。”王德笑笑道。

  “大官说说是怎么回事!”两女被王德的话吊起了好奇心,央求道。

  “好,老奴便与你们说说。”王德看小皇帝被陈淑缠住,不知要闹到什么时候,笑笑道,“那年官家才六岁,便被先帝任命为天下兵马副帅,出镇琼州。官家在赴任途中为筹措粮饷突袭广州城,而陈姑娘其家也是名门世家、书香文第,其父陈任翁随兄广东副使陈则翁起兵抗元,却身负重伤,遍请广东名医医治无效,已是奄奄一息,便求到帅府门上。”

  “当时府中的几位医士也无力回天,官家便亲往医治。那陈姑娘也只比官家大上两、三岁,却伶牙俐齿,甚是厉害,看官家岁数小,担心贻误病情,将官家一顿讥讽。而官家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形,年岁又小,便被其唬住了。”

  “原来如此,可官家不是医好了陈将军,为何还要怕她?”李三娘想想又不对,想想道。

  “唉,你们不知。后来官家继位后被困在崖山,那真是九死一生啊!”王德长叹口气道,“当日元军将海口全部堵住,行朝上下全部登船,随扈的臣僚便都居于御舟之上。陈姑娘也被其父寄养于舟上,其实也是作为人质,以表其忠心。可陈姑娘却异常厉害,不几日便将舟上的孩子们全部收服,每日领着他们捉弄官家,他不胜其扰便避之如虎,真是作孽,官家也就此坐下病了!”

  “哦,原来如此。”李三娘似有所悟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