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799章 胜之不武

第799章 胜之不武


  进入二月,江南的春天到了,天气转暖,树木返绿,已显示出一片生机向荣的模样。而自赵昺到来后便连日阴雨,在屋里都憋的都长毛了,今天云开雾散他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刘志学知道小皇帝不喜欢住官衙,为此在江边选了座庄园,据说是前时状元张孝祥所修,百年间几经转手仍保持完好,只是多了些古朴和沧桑感。

  这些日子是北征以来赵昺最为舒服的日子,战事基本结束,而他因为‘抱恙’除了紧急公文外都暂由两位丞相处理,每日也不用处理繁琐的公文。转了圈后,他便在水边找了个亭子休息,王德立刻指挥着一帮小黄门将四周挂上帷幔,摆上桌几和软榻及一应之物,点燃炉火煮茶。

  “官家,这是昨日各地州县呈上的问安奏表和附带的礼单!”赵昺稍坐了片刻,王德送上一叠文卷道。

  “哦,这却挺好,朕装病还能有礼收!”赵昺笑笑随手翻看着,他倒是不在意送了些什么,只是想看看都有谁想着自己。

  “官家,各地送来的多是补品和药材,多的咱们这里可以开药铺了!”王德听了却哭丧着脸道。由于收复失地后任命的官员多是来自琼州行朝,就那么块小地方又在一起住了多年,所以都对小皇帝的脾气十分了解,知道其不喜欢官员挖空心思送礼,也没有要求各地进贡特产增加百姓负担。所以这次听闻小皇帝好不容易生病了,便纷纷将当地的珍物及名贵药材送来,以表孝心。

  “呵呵,药也有乱送的!”赵昺笑笑回应道。

  “他们哪里管这些,只是想讨好官家罢了!”王德言道。

  “你还是个糊涂虫!”赵昺看看王德呲笑道。

  “官家,小的说的错了吗?”王德却莫名其妙,不解地道。

  “也不算都错,你将送来的东西全部收下,告知来人他们的心意朕领了就好。”赵昺也未多做解释,他知道稍微有些头脑的官员都会发现朝中气氛有异,而皇帝久拖没有回京也不大正常,意识到又到了站队的时候,因而送东西是假,表明自己的态度才是真的。

  赵昺在权力的漩涡中折腾了这么些年,已经明白在煌煌正史之外,还存在潜规则,也就是常说的历史暗线。而即使在歌舞升平、一片繁荣之际,亦会因权力的斗争而权术大兴。又何况当前行朝虽重回江南、还都临安,其实无异于重新开国,而经历过亡国的行朝君臣在现实危机严重的时代,人们本已有强烈的危机感。有人不但意识到此刻不仅是论功行赏的时候到了,也是秋后算账的日子了,从而感到了危机。

  若是在沿着历史发展的逻辑仔细梳理一下历代国家崛起的历程,可以看出这个时候也是能人辈出的时候,而类似孙膑这样以智襄齐,并终将魏国从霸主的宝座拉下马并辅齐取而代之的例子不绝于书。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凭借超人的策划能力,辅助刘备裂土封王,三分天下,不仅改变了刘备的命运,而且也改写了中国的历史。

  但从历史的发展脉络中赵昺也发现一个人的崛起也非是那么容易,诸葛亮先于周瑜、后与庞统都发生过暗斗,同时受到刘备身边诸多老人的排挤,可最终的结局大家都明白。这说明一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可以通过正确地运用其智慧,灵活驾驭周遭的人和事,使其按照自身需要的模式运转。且真正的智慧和谋划,不仅对于个人的命运,对于团体的命运,即使对于国家的命运,也是至关重要的。

  古人曾云:一人足以兴邦,一人亦足以丧国。赵昺不敢自诩是孙膑和诸葛亮那般的人物,但是朝野对自己的评价却是‘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可见他们还是对自己还是认可的。不过经过一番调查后,他发现那个益阳郡王若非是大智若愚,那就是个极为平庸的人。

  赵孟启虽然也是天潢贵胄,但是传到他爹这一辈儿已经快出了五服了,所以爵位已经没了,只是荫补了个承奉郎,也就是个七品职,又没有做过实职,只靠宗室补贴的那点钱都不足以维持生活。而临安生活消费高,他们一家请示宗正司后外迁到消费较低的湖州,用最后的家底买了些地,靠出租勉强过活。

  此时家里的生活还算是小康,家中的孩子们能够就学识字。但小地主的日子没过几年,他爹娘便去了,宗室的补贴也算到头了。兄弟析产后,赵孟启也分了几亩地,靠出租过活是不行了,而他脑子不大灵光,连个乡试都上不了榜,不能像其他兄弟一样谋个小吏过日子;做买卖更是不行,赔的把地卖了一半才算补上窟窿。

  如此之下,赵孟启他也只能亲耕,过上了田园生活了。可指着这几亩地是难以维持生活,只好兼职下河捕鱼捉虾补贴家用,日子不免过的紧巴巴的,一年到头连件新衣服都添不上。不过他也算傻人有傻福,在蒙元步步紧逼的情况下,谢太后为平息上天之怒,从众臣所请为赵竑平反,可其已经绝后,便要为其挑选嗣子承祀。

  谢太后何其精明的人,怎么会给自己找个麻烦,以免给自己的子孙找个新的竞争对手,所以定要找个‘老实的’。于是在众多的候选人中挑中了‘朴实’的赵孟启,并封其为益阳郡王,赐了府邸,赏了金银财帛。可就当他以为好日子来了的时候,没几天蒙元大军兵临城下,王公大臣们都开始出逃。

  在保命上赵孟启却不傻,发行形势不对将府中的金银细软卷吧卷吧领着家人化妆出逃,重新回到湖州。也不知是混乱之中宗正司忘记将其录入谱牒,还是记录有误,他居然躲过了伯颜按图索骥的大搜捕,避免了陪太后和皇帝北狩的命运,又过起了本色生活。

  虽然赵孟启在蒙元那里榜上无名,但是有了这么一段经历也让他成了惊弓之鸟,四处躲藏之下那点财物也很快败光了,只能靠给人家种地过活了,一家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儿子娶不上媳妇,闺女嫁不出去,受人欺负也不敢多言,可以说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待江南收复后,有人上门寻找的时候,赵孟启还心惊胆颤不敢承认,最终被强拉硬扯的送到临安才知道好日子又来了。不过他这次吸取了经验,钱财来了赶紧花,好吃的绝不过夜,别人说什么都听着,担心好日子说不定哪天就又没了。而他们一家本来就没经过什么富贵生活,如此一来想不笑料百出都不可能,类似当众舔盘子、喝漱口水、土坷垃擦屁股的事情是层出不穷。

  如此看来,赵孟启这个人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虽然吃点苦兜兜转转又回来了。而赵昺前世就知道人的成功是需要点儿运气,但是不能希求命运的恩赐,因为运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天分和本能也不能作为依靠,他懂得感性的东西毕竟不稳定,甚至有时是不靠谱的。

  成功必须依靠理性,依靠智慧,通过理智地分析、认真的思考、深入地发掘事物内在的规律和联系,准确把握个人、把握社会、把握世界。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在人生中,较少地遭遇失败而更多地获得成功。同样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在他的成长过程,学习和理性思考是非常关键的。通过智慧去把握周围的人和事,驾驭周遭的事物,才是的必备功课。且必须通过反复地实践,经过千百次的成功和失败的锤炼,才能够培养一种敏锐的感觉。

  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感觉,有了这种感觉,才能够具有谋略的下意识,也就是潜意识,从而不必经过反复思考和费尽心机就能够迅速把握事物的要害和症结。凭着这种感觉,就能够在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下意识地正确把握到反映事物的发展态势,才能有如神助的能够根据事物的发展,灵活的设定谋略,随机应变,使得自己在竞争中获得有利地位。

  “唉,这吹的有点儿过了,朕都觉得肉麻!”赵昺拿过《帝国日报》翻看了一遍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想想自己却要以那么个东西做对手,真是毁了一世英名,而若是让其篡位成功,不等其杀自己,羞也羞死了。

  “官家,以小的看报上写的差远了,若是让小的写……”王德笑笑道。

  “你可千万写不得,且有关朕的事情一个字都不准向外透露,包括内宫上下所有人,出了问题朕先扒你的皮!”赵昺不等其说完便打断道。

  “官家放心,这些规矩小的还是懂的,昨天有人欲向个小黄门打探消息,被我狠狠惩治了!”王德赶紧答道。

  “嗯,做的不错。”赵昺点点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定要严加防范,尤其是后院的人都要换成老人,吃用的东西都要自己人去采买,不要再让人送。”

  “官家,这是出了什么事儿?”王德起初只是以为小皇帝偷懒,才装病不愿意回临安,听陛下说的如此严重,才意识到事情大了。

  “有人要害朕!”赵昺让王德附耳过来悄声道。

  “什么……”王德听了大吃一惊,不禁提高了嗓门,可很快意识到不妥,压低声音道,“有人敢害官家,他不想活了!”

  “现在正在清查,暂时还不清楚,所以只能在这里先避避。”赵昺摇摇头道。

  “是鞑子,还是……”王德又问道。

  “内贼!”赵昺轻声道。

  “真是家贼难防,小的会一切小心的,查出来让小的亲手剐了他!”王德听了恶狠狠地道。

  “对了,朕问你件事情,现在宫中的人还有谁认识益阳郡王?”赵昺忽然想起了什么,问王德道。

  “益阳郡王,应该见过的人不多了。”王德不知道陛下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人,回想了片刻道,“小的那时还在太后宫中,记得当时事情办得很仓促,册封了益阳郡王后,只令其在内宫向谢天后和德祐帝谢恩,都没有赐宴就让其回去了,我也只是远远的望了一眼,根本没看清长相。”

  “当年护送太后和陛下出宫的有几个是慈宁宫中的,后来在逃难途中死的死、散的散,活着的只有窦兴了,有见过的也许只有他了。其余的宫人据说都随德祐帝和谢老太后北迁了。”

  “嗯,你再详细查一查,弄清楚到底还有没有人见过益阳郡王,要悄悄的,不要声张!”赵昺听了又嘱咐道。

  “是,小的一定办好此事!”王德使劲点点头道。

  “太后有没有可能见过其?”赵昺又不放心地问道。

  “太后那时离慈宁宫远,应该没有见过。”王德想了下肯定地道。

  “那么宫中见过益阳郡王的只有窦兴了,朕记的其年近六旬了吧!”赵昺又言道。

  “嗯,其已经六十有一了,该回家养老了!”王德听小皇帝几次提到那个益阳郡王,意识到了什么道。

  “有机会你可以告诉他,有些话当说,有些不能说,做对了朕会让他安度晚年的。”赵昺言道,现在窦兴虽然还在琼州,但他不能不防,把能堵住的漏洞抢先堵上。

  “小的明白了,一定将官家的意思转告给他!”王德在小皇帝身边待久了,有些话不用挑明也能理解,明白那个益阳郡王是得罪了陛下,立刻施礼道。

  赵昺点点头,又拿起身边的报纸一张张的翻看着,突然眼前一亮,那些人终于在自己的步步紧逼下露头了,开始在报纸上发文为赵孟启‘洗白’。这说明自己的计划奏效了,那么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不出意外这两天事情就会逐渐明朗,不过他还是希望那些人会知难而退,不要逼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