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804章 弄巧成拙

第804章 弄巧成拙


  临安城外的西林桥南北坐落着几处园林,其中的水竹院落则是观湖的绝佳之地,如今寒冬一过,苏堤犹如一位姗姗来迟的报春使者,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无限柔情。最动人心的,莫过于晨曦初露之时,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让人倍感惬意。

  这水竹院落乃是理宗朝权相贾似道的私有园林之一,其死后几经转手,又经蒙元早已不知落入谁手了。此刻观湖亭中一位已过中年的文士遥望碧波荡漾的湖水和逐流的游船,但似乎如此美景却让无法勾起其兴致,脸上始终挂着难掩忧郁之色。

  “相公,今日兴致不错啊!”这时又有两人连襟前来,其中一人向其施礼道。

  “志德、国佐来了,这边坐!”陈宜中似乎松了口气,请二人在亭中坐下道。

  “相公,近日事情颇多,未来探望请勿怪。”姚良臣坐下拱拱手道。

  “志德哪里话,还是谨慎些好,那小皇帝鬼的很,发现咱们有来往会心生戒心的!”陈宜中摆手道。

  “其在芜湖一住月余不归,想是病的不轻,怕是保命不及,怎么会顾及到京中之事。”魏天中不在意地道。

  “国佐万勿掉以轻心,近日吾总觉心神不安,其好像已经有所警觉,还是要谨慎些。”陈宜中沉下脸言道。

  “嗯,相公说的不错,吾也觉得似有人在监视我们,这些日子府宅周围多了许多生人。”姚良臣也说道。

  “你们多心了,如今城中各地官员频频入京,四处看看也不为过,咱们如何都认得。”魏天中不以为意地道,“如今陆秀夫前往福州,张世杰前往江阴,朝中只剩下文天祥主持朝政,每日公务都让其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有功夫顾及到我们。”

  “非也,吾总有种感觉,小皇帝生病是假,甚至他就在京中,否则咱们的行动会处处受制!”陈宜中摇摇头道,“先时我们趁其西征不在京中,太后远在琼州之时,寻到益阳郡王。刚刚想将其扶植起来,那些小报就开始群而攻之,将我们弄得灰头土脸的不说,益阳郡王的名声尽毁,白费了番苦心。”

  “唉,那益阳郡王也是个扶不上墙的,平日也不知检点,被那些小报抓住了把柄,穷追不舍,成了京中的笑料,他也是活该。且现在还不知收敛,每日胡吃海喝不说,还贪婪无度,月费万贯还不够其花销,昨日又遣人向我们要钱。”姚良臣叹口气道。

  “相公,既然此人已无大用,不若就将其弃之,免得牵连到咱们!”魏天中也言道。

  “难道还要找一个像小皇帝一样的?其能否受咱们摆布,吃喝贪婪也算不得什么事情,听话就好,以后严加约束,若是不听便减其供给。但还是要设法为其正名,说不定还会有用。”陈宜中叹口气言道。

  “相公说的是!可我们刚欲用和战之事挑起新的争执,引发朝廷动荡,并削弱人们对益阳郡王的注意。谁知道蒙元突然增兵泰兴,形势再度翻转,小报们又纷纷发表鞑子在江南作恶的旧事,挑起了两国仇恨,让我们功亏一篑。可那不争气的益阳郡王听说鞑子要来,竟然卷款要跑,若非看的紧只怕已经得逞了,比之小皇帝真是差远了,想当年其五岁就敢亲自上阵了……”魏天中苦笑着道。

  “咳咳……”姚良臣干咳了两声,打断了魏天中的牢骚道,“而我们找的那几个人文笔虽然不错,却缺乏经验,写的平淡无奇,全是套话,根本不是那些小报的对手,也没人愿意看。若非重金诱惑,那些小报都不肯刊登!”

  “吾看那《临安资讯》风头最盛,无论是文笔,还是销量都盖过其它小报,为何不用他们,只要能办成事情多出些钱又何妨!”陈宜中略带责备地道。

  “相公,非是我们舍不得钱,你可知《临安资讯》是谁所办的?”姚良臣和魏天中对视一眼后苦笑道。

  “是谁?难不成还是朝中的人!”陈宜中有些纳闷地道。

  “那是小皇帝的产业,负责的就是翰林院的那些人,那里人才济济,他人岂是对手?”姚良臣有些无奈地摇摇头道。

  “可是与那《琼州资讯》同出一脉?”陈宜中听了问道。

  “正是,相公也知道!”姚良臣点点头道。

  “嗯,这《琼州资讯》有来往行商带到占城,在那里避难的我朝遗民往往会不惜重金回买,以求获知行朝消息!”陈宜中点点头道,“其有了它便如同多了无数张嘴,可以将白的说成黑的,想要搞垮谁根本不用动手,骂也将人气死了!”

  “就是、就是,我们好不容易才搬过舆论,可又被鞑子给搅了,他们再晚来几日便不会是此结局!”魏天中痛心疾首地道,“如今鞑子陈兵泰兴,与临安近在咫尺,如今被其一宣传不仅百姓投军者甚为积极,国子监的学生上书要投笔从戎,连带进京备考的士子们也纷纷应募从军,简直乱了体统。”

  “唉,是吾低估了小皇帝,能这么快的反应,也正说明其根本没有病,甚至就躲在京中!”陈宜中轻叹口气道,他自诩老辣却再次败在个孩子手里,心中还是极为不痛快的。

  “不大可能吧,中书省送往芜湖的公文要按惯例都是每日一发,而当前却是五日一发,说明小皇帝已经无力打理政务,只能处理些急务。而吾也试探过,回文之上只有花押,批注却非其手笔,应是假手他人,应该不会假。另外若有战事发生,其每每都会亲临阵前,而我们安排的探子并未发现御舟移动,而是仍泊在芜湖内港码头上,当下只有张世杰前往指挥众军。”姚良臣摇摇头道。

  “咝……他不会识破了我们的计划吧?”陈宜中却仍不大相信,没有放弃自己的怀疑道。

  “什么计划?”魏天中急问道。

  “事到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了。”陈宜中自知失言,喝了口水又沉默了片刻道,“吾去岁离开占城,因为与小皇帝有隙便没有归朝,而是返回家乡……”

  别看陈宜中现在说的轻松,其实却是有苦难言。当年他以探路为名率军出走占城,开始想的不错,占城一直是大宋的属国,时常遣使进贡,两国关系密切,可那已经是过去时。对于他们的到来,人家并不欢迎,想想你带着数百艘占城,上万的兵丁前来分明是来讨伐的,于是向将他们缴了械才允许上岸,分别看管,实际上已经被控制起来。

  到了这个份儿上,陈宜中也意识到别说借兵了,自己连占城国王的面都见不到。而他随后听闻景炎帝病死,众臣拥护卫王为帝,随后在崖山战胜张弘范,行朝迁往琼州落脚。但他明白卫王不是景炎帝那么好糊弄的,且自己与他不和,又多次发生冲突,加上出走不归,回去也没有好果子吃,于是便滞留在占城。

  若是没有蒙元攻打占城,陈宜中也许就在此安家了,战争爆发后打乱了一切,他和随行的人员全部被编入军中,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披甲上阵,结果仍然大败。而蒙古人也听说大宋的宰相在此,要求占城方面交人,让他惶恐不安,后来虽然蒙古军退了,他也不敢再留,辗转东南各国。

  颠沛的生活让陈宜中愈发想家,而当年带来的财物也将消耗殆尽,便又潜回家乡,并与昔日的同僚留梦炎取得了联系,希望得到庇护。可没多久宋军开始北伐,迅速占领了整个江南,且开始大肆搜捕昔日的叛臣和助敌者,下场又极为悲惨。他也意识到只要小皇帝当政,自己就随时可能被抓住,而要想活下去要么重新出走海外,要么就要自己重新掌权。

  家里是待不住了,陈宜中于是开始联络与自己处境相似的昔日旧官,并在行朝迁往临安后随之入京,联系上当年的亲信,在他一番蛊惑下,本就对小皇帝心存不满的人便与他结成集团,策划如何将小皇帝换掉,扶植一个听话的新君,那么自己不但能躲过这场灾难,还可以重新掌握权力。

  随着姚良臣和魏天中两人的加入,实力得到了加强,而苦难的是居然没有武人支持他们的‘大计’,陈宜中知道没有武力的支持是难以将小皇帝赶下宝座的,他不得不设法借助外部的力量达成目的。而当下能唯一对小皇帝构成威胁的却只有蒙元,恰在这时留梦炎送来书信,称蒙元南必太后有意议和,希望他能从中斡旋。

  陈宜中见了大喜,他清楚南宋百姓不愿意北伐的心理,而江南刚刚收复,正是民心死定的时候,他觉得民心可用。而此刻蒙元汗位未定,仍处在争夺之下,真金无暇南顾;南必皇后坐镇大都听政,面对宋军势如破竹的攻击居然失策,以致丢掉了江南。

  蒙元朝廷实施的是“贫极江南,富夸塞北”,江北地区基本都变成了蒙古人的牧场,农业遭到极大的破坏,以致无法实行自给,钱粮全仗南方供应。如今只一年江南财赋未能送到,他们财政就极为吃紧,塞外失去了朝廷的补贴,军粮都成问题。

  其实根据蒙古人的传统一直将汉地作为掠夺的对象,对于得失并不在意,想要的只是财富。于是便有人在旁撺掇以其出兵重夺江南,不如让宋仿高丽例,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属国,岁岁纳贡,岂不是一举两得。于是就遣原宋廷丞相留梦炎牵线搭桥,便找到了陈宜中,两人一拍即合,他也便想借机挑起朝政,自己重归朝廷。

  陈宜中本打算让蒙军出兵泰兴做出攻击江南的姿态,以此来配合他的宣传,从而顺理成章的达成议和。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让小皇帝借机反击,将自己的计划完全打乱,但他当下不能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便推到了蒙元身上,只说是留梦炎未忘故朝,想促成和议以保住江南半壁江山……

  “好,有了留相的配合,大事可成!”姚良臣听罢击掌叫好道。

  “不过以小皇帝的性格恐怕和议难成。”魏天中却并不乐观地道。

  “未必,如今小皇帝不过是而已,军国大事还需太后首肯,只要我们说服了太后,不愁大事不成!”姚良臣摆手道。

  “嗯,志德说的有理。”陈宜中道,“当下我们应尽快上一份万民书给太后,说明厉害,然后再让太后指任议和使,不怕小皇帝敢违抗懿旨!”

  “太后已经多年不理政事,皆是小皇帝说了算,若是太后不从,我们又能奈何?”魏天中言道。

  “当日是吾拥戴他们母子称制,自然也有办法将他们废掉,不要忘了他们已将谢太后和德帝废掉,除了宗籍,自然已失去正统。”陈宜中撇撇嘴角轻蔑地道,好像自己废掉个皇帝不过是手拿把攥的事情。

  “嗯,相公说的是,当年若无相公拥戴,其不过是个嫔妃如何能当上太后!”姚良臣言道,“那杨太后向来不喜参与政事,也没有主意,昔日皆是遵从相公的意见,只要除掉小皇帝,其便没有了依靠,何愁大事不成!”

  “对,吾这就找人联名上书,共荐相公为平章军国重事,主持和议!”魏天中言道。

  “吾何德何能担此重任,此事且缓行,待先商议如何能达成和议才是。另外投奔我们的人愈来愈多,消耗甚多,还要烦劳二位设法筹措一些!”陈宜中言道,他并非不想重归朝廷,而是觉的现在还不是时候,自己还是晚一些露面,以免打草惊蛇。

  “这……”

  “十分为难吗?你们一个户部尚书,一个工部尚书,每日动用的银钱皆是以万计,还筹措不到区区十几万贯吗?”见两人面露难色,陈宜中不悦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