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866章 谁服谁

第866章 谁服谁


  宋时的中秋之夜,仰望着月中丹桂,闻着阵阵桂香,喝一杯桂花蜜酒,已成为节日一种美的享受。虽然在寺中无法沾荤腥,吃不到秋蟹,但是集庆寺的素宴也不错,稍缓菜便一道道送了上来,而宫中有宴必有歌舞,除了教坊司的歌舞伎们,秀女们也是轮番上阵,却也丝乐声不断。

  “苏姐姐以为这唱的如何?”即便前世赵昺对于歌舞也只是看个热闹,不看介绍根本不知其意,而这古典舞更是如此,他扭脸问在身后侍奉的苏岚道。

  “陛下,奴婢见识浅薄,哪里敢点评贵人们。”苏岚持壶给小皇帝斟上酒,轻笑着道。

  “姐姐一向谦逊,朕可是听过姐姐鼓琴唱歌,连我这个一窍不通的都觉的比他们的唱的好听!”赵昺砸了口酒,又吃了口菜道。

  “陛下勿要浑说,奴婢的雕虫小技怎能登大雅之堂!”苏岚依然笑着道,可看看餐几上的菜碟却皱了皱眉,“陛下还是要文雅些,不要净盘。”

  “从早晨迎候太后,然后又陪着祭奠太皇太后,太后要禁食一日以示孝心,朕也只能陪着,祭月分餕也只吃了半块月饼,其余的都叫那位给抢去了,而今天的盘中菜也只够两口吃!”赵昺扫了眼餐几上空荡荡的盘子做出副怨我啊的样子,苦笑着道。

  “陛下……”苏岚看着小皇帝有些无奈地叹道。以她对小皇帝的了解,盘中的菜只有平日的一半,这多半是其故意为之,而至于有什么目的她还没想明白,但想其也绝不会无的放矢。

  “好,朕知道了!”赵昺看其样子立刻心软了,连忙点头又转向陈淑岔开话题道,“陈姑娘,这桂花蜜酒虽说却也不能多饮,喝醉了小心挨骂!”

  “才不会呢,这酒我一个人就能喝一小坛!”陈淑扭脸笑道。

  “诶,她们都又唱又跳的,你那么好热闹,为何上场表演一个呢?”赵昺指指场中问道。

  “她们那也叫歌舞,太过逊色了,我才不和她们一起丢丑!”陈淑不屑地道。

  “你还说人家不行,朕看是你什么都不会,自己害怕出丑。”赵昺笑着道。

  “才不是呢!陛下小瞧人。”陈淑立刻便急了,瞪着眼噘着嘴道。

  “朕与你相识这么多年,就从未见你唱过歌、跳过舞,何来小瞧,分明就是没有瞧过!”赵昺摊开两手一本正经地道。

  “你……”

  “陈姑娘,陛下是故意逗你,不要睬他。”苏岚看两人斗嘴,而陈淑眼看就急眼了,连忙替陛下解围道。

  “哦,这王姑娘跳的十分不错啊!”说话的功夫,王妤上场献舞,赵昺的眼神立刻被吸引过去了。

  当然以赵昺的审美水平绝对看不出跳的是什么舞,但是美丑还是看的出来,尤其是那双期盼已久的大长腿。但见王妤舞裙窄而瘦长,裙子提的很靠上,直至胸乳。外边罩着件轻柔而透明的纱衣,雪白的肌肤和粉红色的抹胸隐约可见。

  衣着虽然简洁,且没有过多的装饰,可是完美的勾勒出了其完美的曲线,衬托着双大长腿。更有一种雍容华贵之美,正如唐诗中“慢束罗裙半露胸”的意境。长腿、翘臀,前凸后翘的完美的高挑身材及白皙的皮肤对每个男人都极具杀伤力,何况赵昺这个两世老光棍儿,但他觉得这种美,美的高贵而让人不忍亵渎。

  王妤没有选择此前传统的群舞,而是独舞。在乐声中翩翩起舞,舞动的节奏也由慢到快,舞姿轻盈柔美,婉曲柔媚、温馨雅致、曼妙舒缓。惟妙的旋转像雪花飘舞,矫健的前行像受惊的游龙。美眉流盼说不尽娇美之态,舞袖迎风飘飞带着万种风情,垂下的双手像柳丝那样娇美无力,舞裙斜着飘起时仿佛白云升起。劈叉抬腿,起跳旋转这些自然就不用说了。

  在赵昺眼中,舞蹈虽然没有他熟悉的抖胸秀长腿,扭腰秀屁股的现代舞魅惑风格,但王妤总能将协调性与优雅结合到极致,将不断变换的动作表现的那么和谐,丝毫让感觉不到突兀,体现出了另外的一种婉转卓悦之美,也深深的将他吸引住了,大有一种立刻将其拥入怀中亲热一番之感。

  “陛下,王姑娘跳完了!”

  “哦,好,赐酒!”曲终舞毕,赵昺让陶醉其中,得了苏岚的提醒才醒过闷来,拍案叫好,令人赐酒。

  “谢陛下!”王妤叉腰蹲身垂手施礼道。

  “免礼!”其蹲身之际,曼妙的身材尽显,赵昺不禁起身抬手,舔舔嘴唇道。

  “陛下,是不是叫王姑娘上座陪侍啊!”但见谢恩后的王妤捧着赐下的御酒回座,小皇帝的眼睛还停留在其身上,苏岚轻声地问道。

  “不必了,朕是不是失态了!”赵昺扭脸讪笑着道。他也意识自己刚才肯定是一脸猪哥相,就差喷鼻血,流哈喇子了。心中也只能暗暗以英雄难过美人关为自己开脱,自己可是面对万马敌军都面不改色的,却没想到今天见了美女竟然未能把持住,露了怯。当下还能以其跳的好来遮掩,若是再招过来陪酒那好色之徒的帽子就算是戴定了。

  “还好。”苏岚面无表情地答道。

  “嗯。”赵昺听了放下心,苏岚说还好,那么就说明自己并没有尽显丑态。可又觉哪里不对,刚刚其话音中好像带了丝酸意。而他马上发现问题要严重的多,王妤一只舞罢,全场竟然无人再敢主动献艺,而看向自己的眼神经都带着些幽怨。想想前边亦有诸多的秀女献艺助兴,自己连声好都没有,现在又是叫好,又是赐酒的,显然引起了众怒,或是余者觉得自己艺不如人不敢上场了。

  “你看其得意劲儿,真让人生气,也只有苏姐姐能压她一头了!”果然,陈淑最先沉不住气了,可又自觉不是对手,开始鼓动苏岚上场。

  “陈姑娘,奴婢那点微末之技,就不必献丑了!”苏岚微微笑笑婉言拒绝了。

  “那就任其其嚣张吗?一支舞就让场上万马齐喑了!”陈淑听了急道,却又毫无办法。

  “我也好久未听姐姐弹琴了,今日便露一手,也让这些人知道我内宫之中并非无人!”赵昺其实觉得王妤并非像陈淑说的那样不知深浅,其还是很低调的,只是淑儿觉得心中不服才看其不顺眼。而他帮她说话其实也是在帮自己。

  “既然陛下有命,奴婢岂敢不遵!”苏岚垂首施礼道,“奴婢还想劳烦陈姑娘和李姑娘以萧、笛相伴,望陛下恩准!”

  “好,我吹箫,李姐姐吹笛。”不等小皇帝回话,陈淑已经急不可耐的替其做主了。

  “李姑娘以为如何?”李三娘是否会吹笛子,赵昺还真是不清楚,因而还是看向李三娘征询道。

  “陛下,奴家愿与二位姑娘合奏一曲!”李三娘略施一礼道。

  “好,劳烦了!”赵昺点点头道,但还心存忐忑。他对苏岚倒是放心,其是官宦家出身,受过这方面的教育,又曾在蒲府受过严格的训练,技艺自然不俗。而那两个这么多年就未见过她们摸过,心里自然没底儿。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在赵昺吐露出紧张的眼神,与众人惊讶的神色中,三人翩翩入场,苏岚手持琵琶落座,陈、李二女左右站定。苏岚轻拨琴弦发出声铿锵之音,随后萧笛声随之而起,一时间笛声轻声滚奏意境深远,萧和琵琶奏出低昂、悠扬。前奏过后,苏岚朱唇轻启,歌声响起。

  赵昺立刻从词中听出苏岚唱的正是张若虚写于长江上的名篇《春江花月夜》,千百年来传唱不绝,不知流入了多少人的心,成为永恒的经典。当下歌声委婉,一叹三唱,其吐出的每个字都浸透着美的体味。江南的秀美与诗句的隽永,柔柔地融入委婉质朴的旋律和流畅多变的节奏之中。仿佛顷刻间将人带入醉人的明月,滟滟的江水,洁净的天空,汀上的白沙组成的美景之中。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苏岚的歌声即不激越,也不豪放。温柔的琵琶弦音撩拨起宁静的空气,一幅人生至美的山水画渐渐展开:在暮鼓送走夕阳,萧音圆月的傍晚,人们驾起轻舟,在平静的春江上漫游,两岸青山叠翠,花枝弄影;水面波心荡月,桨橹添声。

  而此刻赵昺的感觉就是好听,箫声如水。闭了眼听,清澈,婉转,悠扬中又有些许凝滞,像是夏日午后,睡梦中短暂的一丝欢欣,不由得沉醉了。而笛声嘹亮,仿佛来自天外之音,动听的令人向往那种空灵。琵琶弦的每下拨动,似使得身上的每根神经都随之颤动。竟然使他很快沉浸其中。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赵昺不通音律,也听不出什么旋律的变幻,但那种优美的韵律在耳边蔓延开来时——高亢、低回;悠扬、激昂——心也会随之动荡。而笛声在空中继续飘荡,与笛子的清越嘹亮相比,箫声又多了舒缓、低沉。与琵琶声和苏岚的歌声相杂,又如船上的人应声合唱,把人们尽兴夜游的欢乐情绪表达得淋漓尽致,

  场中的三人也似乎融入了其中,苏岚正是女人最好的年华,比之陈淑多了成熟和稳重,又因其久在宫中比之李三娘身上多了些无法言表的韵味;让赵昺惊讶的是一向坐不住的淑儿此时在场中亭亭玉立,因箫需竖着吹,她微微低着头,纤指在箫身间轻舞,居然展现出其朴素含蓄,毫不张扬的另一面。

  李三娘此时的表现也让赵昺另眼相看,其相貌在众女中亦只能算的上中上水平,而琼州一年四季的炙热及长期的军旅生活,使她的皮肤难以如其他人那般保持白皙,不免减色不少。加上其出身俚硐,让李三娘不免在宫中自卑,但是此时横笛在手,仿佛找到了在战场上的自信,不仅与她们配合的天衣无缝,还展现出了自己深厚的文化素养,如水的明眸凝视前方,眼神里却又似带有挥之不去的忧伤。。

  音乐委婉优美,节奏流畅多变,配器晶莹剔透,尽管悲伤,却仍然轻快;虽然叹息,总是轻盈;哀而不伤,怨而不乱。使人回味无穷。让人的情绪也随之陡然起伏,犹如水中花影摇曳,仿佛融入渔舟破水、江水拍案、波涛飞溅之意境,看到了轻舟渐渐远去,江天一片宁静的夜色。将深邃美丽的艺术世界特意隐藏在惝恍迷离的氛围之中,像笼罩在一片空灵而迷茫的月色里,吸引着听众去探寻其中美的真谛。

  而赵昺觉得自己看到了春江花月之夜迷人景色的同时,还引发了一丝对宇宙无穷、人生短暂的感叹。以致一曲终了,他竟有中意犹未尽之感,希望曲子永远的延续下去,无尽无终。不过他很快发现场中并非只有自己有此感,其他人似还沉浸在其中,难以挣脱出来,也许这就是艺术修养深浅的区别吧!想想自己日后若是以一帮充满艺术细胞的后妃们生活在一起,是不是会时常露怯,惹他们耻笑啊!

  三人合奏的一曲《春江花月夜》和王妤的一支舞,一下将众人的争强之心击碎了,再无人敢主动出场挑战,经一下冷了场。正当赵昺想着如何重新调动起气氛时,吴曦站了起来……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