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869章 放肆一回

第869章 放肆一回


  面对程素的质疑,吴曦并没有解释,而是微微一笑继续讲述无盐女的故事。其实,无盐虽然长得奇丑无比,但是天生聪慧,才智过人,更是一位很有才干的女政治家。在其严肃的批评了齐宣王只知道跟美女玩游戏,听竽乐,让奸臣为非作歹后,齐宣王听了十分感动,决定“罢女乐,退谄谀”,并把无盐收进宫里。

  但是,无盐长得实在太丑了,所以一直得不到齐宣王的宠幸,这使她很受伤。直到有一年中秋之夜,月光溶溶,桂子飘香,如此良夜美景,但她却心事重重,十分郁闷。这时,正巧齐宣王也在宫中游玩,看见月下的无盐十分美丽,怜爱之情油然而上心头,就把她立为王后。在无盐的辅佐下,齐宣王从此罢宴乐,除佞臣,强兵马,强国库,这一系列强国措施,使齐国迅速崛起,强盛一时。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荒诞,一个民女如何能够随便入宫呢?同样引起了他人的质疑,但是吴曦的解释也令人信服,因为春秋战国时代,兼并侵扰,此起彼落,用现在话说是“竞争激烈”,各国的“民本思想”就都十分盛行,一个黎民百姓,也可以毫无顾忌地求见国君,陈述自己的愿望,对国家施政方针提出建议。

  也正是在这种政治环境下,无盐关心国家大事,经常学习时事政治,其虽然外貌丑陋,却能在进德修业上补救,学识上的修养,事理上的观察,以及道德勇气的培养,日积月累,都有了丰厚的基础,因此在第一次见面的交谈中就能一针见血地切中时弊,畅所欲言,震撼了齐宣王的心弦。

  而无盐女也成了“海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的千古典型代表人物。“无盐拜月”的故事被后人解读为内在美比外在美重要,才华比美貌更为重要,也被解读为中秋少女拜月,会有“貌似嫦娥,面如皓月”的效果,成为拜月习俗的起源,由此吴曦也就关联到皇帝的诗虽然没有提到月亮,却与月亮有莫大的关系。

  至于宿瘤女同样出于《列女传·齐宿瘤女》,其为战国时期齐国东郭人,聪明睿智,形貌端庄,只是脖颈处长一肉瘤,所以人称宿瘤女,又因终日以采桑为业,所以亦称“采桑女”。远近的适婚男子,往往被大瘤吓跑。可怜的宿瘤女年逾花信还待字闺中,无人问津。她倒也不以为意,整日里我行我素,忙于农桑活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而宿瘤女同样遇到了齐王,不过却是齐宣王的儿子齐闵王,而桑园在古代向来是爱情圣地,发生过许多故事。看见大王的车驾前来,在桑园附近劳动的百姓,纷纷停下手来,拥挤在道路两旁,踮足翘首,渴望一睹领袖的风采。

  更有消息灵通的姑娘,认为这是一次被君王看上的好机会,于是早早涂抹脂粉,梳理发簪,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排列在道路的两旁,一个个搔首弄姿,媚眼乱飞。齐王这时发现一个人竟然没有随着人群,过来瞻仰寡人的风采。相反,却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桑园里采着桑叶。

  于是乎父子两代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在宿瘤女一番大论后,齐闵王听了禁不住拍手叫好。他本是一位有着雄心壮志的君王,如今继位不久,正想振作国事,大展宏图。看宿瘤女气宇非凡,不禁心生敬意。回想昔日父亲齐宣王一度耽于酒色,就因为娶了贤德貌丑的钟离春,在她帮助齐国才得以国势蒸蒸日上。就连我这太子地位,也是拜钟离春的进言才确立的呢!

  历史总是相似的,齐闵王效仿其父将宿瘤女接入宫中,同样遭到了其他妃嫔的嘲弄。面对美女们的嘲笑,宿瘤女面不改色,以上古时期的尧舜桀纣为例将他们都教训了一顿。齐闵王受到了教育,在朝廷上整顿官员,任用贤能,严格考察各级官吏的能力。

  齐闵王就连当初他老爹齐宣王留下来的三百人吹竽乐团,也逐个考察,逼得那位著名的“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卷起铺盖卷溜之大吉。没过多久,心生敬畏的诸侯,纷纷前往拜见。而齐国经过内部整顿,更是国力大增,南败楚于重丘,西摧三晋于观津,约攻强秦、助灭中山、击败宋国,扩地千余里,威震海内……

  “吴姑娘真是博学多才,而今日主持灯会亦是劳苦功高,朕这枚玉佩便赐予姑娘吧!”吴曦将‘自己’的诗做了解读,不仅打消众人的质疑,也阐明了自己的观点。这让赵昺十分佩服,要知道《列女传》在这个时代可是大家闺秀们的必读课文,所以说在座的人都应知晓,却没有人能与自己的诗意联系起来,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啊!

  “多谢陛下!”吴曦上前双手接过小皇帝从玉带上解下的玉佩,深施一礼道。

  “免礼,应该谢你代朕操劳多时!”赵昺抬手言道,而眼睛却从其脸上扫过,但见吴曦虽面对笑容,可无大喜过望的样子,依然保持着不卑不亢的神情。但再看其他人既有羡慕不已者,也有痛心疾首者,叹自己怎么就没想到;那程素抿着嘴唇是欲哭无泪,自己的风头再次被人抢去了,刚刚赢得的那些彩头如今看来都不及吴曦手中的那一枚,想来机会还是自己拱手送出的。

  “奴家怎敢当谢!”吴曦听了再度施礼轻声道,“陛下暗中相助,使得奴家颜面未失,自然是奴家当谢!”

  “有吗?朕何曾助过姑娘!”赵昺摆摆手惊诧地道,拒不承认。

  “无论陛下是有心,还是无意,奴家还是应当谢过的。”见小皇帝不认,吴曦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未深究下去。

  “吴姑娘,月已正当空,灯会就此作罢吧!”赵昺想想言道。

  “奴家遵命,稍时大家回去湖中放船灯,陛下也可凑凑热闹。”吴曦点点头再施礼道。

  “好,朕会去的!”赵昺笑笑答应了,可看着吴曦招呼众女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自己引用不知道哪位前人的大作也是借机表明自己的态度。

  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赵昺当然也不例外,他知道大凡一个细皮嫩肉,美艳如花的女人,一颦一笑都能惹人怜爱。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俯首称臣,心甘情愿地竭智尽忠以供她驱策的大有人在。如此便不需要再辛辛苦苦地进德修业,也不必谨言慎行地刻意拘束自己,只要以柔情、娇慵、蛊惑、无助等毫不费力的手法,便能牢牢地抓紧一颗男人的心,从而凭美貌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一切,这永远是条捷径。

  而一个丑陋的女人,外貌既不能吸引男人,就只有砥励自己的品德,充实自己的内涵,再加上胼手脱足地进行永无休止的牺牲与奉献,竭尽所能地帮助男人们成功立业,以求获取他们的尊敬和报答式的爱情。就如无盐和西施,一个极丑,一个极美,简直无法相比。但丑女无盐的故事却能被千古流传,让许多古代美女也望尘莫及,其中之意也就德比貌要重要,赵昺也是借此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中秋之夜,天青如水,月如明镜,湖水如鉴,相互映射,加上湖边燃起的灯笼倒映湖中,可谓是良辰美景,美不胜收。此刻秀女和宫中的内侍及宫女们也纷纷以点燃的羊皮小水灯放入湖中,在微风的吹动下飘向湖心,一时湖面上布满了上千盏灯,灯光闪烁宛如天上繁星。

  据言中秋放水灯的在宋人的眼里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迎接江神的到来,赵昺以为这也许是曲媚之举,祈求其不要给人们带来灾难,并非纯粹为了观赏。而今夜众人放水灯恐怕更多是为了能祈求获得自己的青睐,得以入主后宫,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妃吧!

  此刻已过子时,天气渐凉,皎洁的月光铺满了大地,赵昺在湖边徘徊良久竟然产生了中凄凉之意。想想自己来到世界已经十年了,心知回归前世几无可能,但对那个世界仍然有着不舍和牵挂,希望有朝一日‘天雷’降落将自己重新送回去。

  可如今,赵昺看看湖边放灯的众女,瞅瞅伴在身边的王德,尾随其后护卫的陈墩,望望笼罩在月光下的别院,那里有着关爱自己的太后,以及关爱自己的师长和诸多的贤臣良将……而这又成为自己新的牵挂。对于权力他现在倒看得开了,这正是一把双刃剑,不仅可以伤人,也可以伤己,使他焦虑、不安、患得患失,徘徊在放纵与律己、忠诚与背叛、良心与阴谋的心理矛盾中。

  所以赵昺觉得自己身边虽然前呼后拥,却又是最孤独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了解他的过去,也就无人能够倾诉心声;而他身居高位,一言一行都为人瞩目,往往有人试图从中猜度圣意,使得自己在深宫中也要谨言慎行;与朝臣议事亦要小心甚微,考虑周全,拿捏分寸;即便是挑选皇后这样的私事,也不敢轻易显露自己的倾向,以免为有心人所乘。

  有话不敢畅所欲言,悲苦哀乐不能表露,举手抬足小心翼翼,使得赵昺以为自己已然被张无形的大墙禁锢其中,到了临安后这种感觉更胜。望着夜空中皎皎圆月,其光彩四射,掩盖住了周边群星的璀璨,似乎是唯我独尊的样子,却又有谁知道其不过是借助了太阳的光芒和地球短暂的恩赐呢?其实也不过是个被地球引力禁锢在身边的可怜家伙而已。

  “水怀月亮春不老,水有几高月几高。千年有水千年月,千年牢固万年豪。”月朗星稀,孤身独影,让赵昺更觉孤苦,不免惆怅不已。而这时突然传来一阵依稀可闻的歌声,他转身望去便见湖边不远的一棵桂树下,李三娘望着月亮在低声吟唱,想是其也离家万里,独自在这无朋无友的环境中,还要小心翼翼,唯恐触怒他人,不免想起了家乡的中秋。

  “月怀丹桂春不老,侬哥情厚比天高。百年水浸石不烂,千年金菊万年桃。”赵昺久居琼州,自知这是当地俚族百姓唱的山歌,其中歌词不需像诗词那样有严格的韵脚,更像是打油诗和顺口溜,但是唱起来朗朗上口,随心而发,是表达情感的方式。他听了一时亦有所感,随之对唱起来。

  “莫讲是姑无本事,外人知外内不知。有心守到月十五,月圆终等有他时!”听到小皇帝接唱,李三娘虽感惊诧,却是心中暗喜,随即对过歌来。

  “谁来破坏鸳鸯恋,鸳鸯告状闹飞天。天崩地塌情不断,不塌不崩陪万年。”赵昺吟诗作赋靠抄,但是诌几句山歌却还行,只是不知几位师傅知道他将所学用到这个上,会不会吐血,他听了不需多想便又接上。

  “一个石头扁二扁,哥坐一边侬坐边。石头不寿千年老,等哥与侬坐千年。”在宴饮及灯会上,李三娘未开口唱一句,而此时却亮开嗓子与小皇帝相和,嗓音并不逊于众女的任何一人。

  “天上只有月亮明,地下只有海水平。家中只有烛火亮,世上只有妹聪明。”赵昺知道这中直白歌词在孺子士人听来必然是离经叛道,会被毫不客气的归于淫词艳曲的范围内,但他却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将可能来的责问抛到脑后,放肆一回。一曲终了,他再起一曲不顾周围惊诧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唱道。

  “月亮光光照侬影,照哥与侬情意绵。金鸡飞出离千里,凤凰千里路追情。”李三娘听了小皇帝的‘表白’,想想两人虽早定婚约,却是咫尺天涯,终难见上一面,即便遇上也难以如俚族少男少女一般得以说说情话,今日终有机会,也顾不得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