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901章 开启新时代

第901章 开启新时代


  皇后与皇帝的大婚自然没有闹洞房的规矩,赵昺也以为走完了所有的程序,自己可以安安生生的睡上一觉了。这些日子每日不是在祭祀,就是在祭祀的路上,连续十多天下来已经是疲惫不堪,比之一场大战也不轻松。可谁知道入了洞房还有一系列的礼节等待自己,想上床也得把全套的活动进行完毕。

  在大殿上的举行完册封仪式后,赵昺在刘灵的引导下前往寝殿,皇后则由尚宫引导分别从不同的门进殿。而在洞房早已摆上了餐桌,桌前列有像征夫妻同席宴餐的豆、笾、簋、篮、俎,这意思与民间“以后吃一锅饭”是一个意思。但饭也不能先吃,入洞房的第一项任务要先要祭拜神灵,向天、地、祖宗表达敬意。

  也就是所谓的‘合卺礼’,接下来就是祭神、祭祖宗,赵昺和皇后每祭拜一次,则由尚食进一次饭,饮一次酒,就是民间所谓的“喝交杯酒”。卺即瓢,合卺本意是把剖开的瓠合为一体,古时多用之盛酒。把帝、后各自瓠内的酒掺和到一起,共饮,即是“合卺”古时,把一只葫芦剖成两个瓢,新郎新娘各执其一,喝交杯酒,取合二而一之意。

  合卺宴开,赵昺与吴曦相对而坐。新娘斟酒一杯,递给新郎;新郎抿一口,交给新娘,新娘一饮而尽。新郎斟一杯酒,交给新娘;新娘抿一口,还给新郎,新郎一口喝干。这样的好处是到了上床前肚子也饱了,不至于食色两饥了。因为饮了点酒,还可以把双方的情趣调节到位,也算是上床前的一种调情手段。

  上床也要讲秩序。行合卺礼后,就是喝了交杯酒后,下面该上床了。但是皇帝当新郎官,那床可不能随随便便就上的,要分先后顺序,也就是要讲秩序。皇帝纳皇后入洞房是这样上床的:皇帝被侍寝的宫人带到房间,脱下冕服,换上便衣;而皇后先被宫人引入帐内,宫人先将她的礼服脱了,这才把着便衣的皇帝引入内,与皇后睡到一张床上,共度花烛良宵。

  但是大婚礼成,余波仍未尽。次日,赵昺与皇后吴曦以礼前往坤宁宫朝见皇太后,而后还要携皇后祭拜列祖列宗。他便拜便暗自庆幸幸亏宫中只有太后一个老人,先帝的其他嫔妃全都被蒙古人‘请’走了,否则以他爹的好色之名,自己今天脑袋都磕破了也不一定能完成。

  要知道他爹做皇太子就以好色出名,当了皇帝后还是这样。根据宫中旧例,如果宫妃在夜里奉召陪皇帝睡觉,次日早晨要到合门感谢皇帝的宠幸之恩,主管的内侍会详细记录下受幸日期。其刚当了皇帝时,有一天到合门前谢恩的宫妃有三十余名。想想有了名号的‘小妈’就知会有多少?

  可有利就有弊,给太后请安后,赵昺御驾前往垂拱殿诏告天下大婚礼成,吴曦则以皇后的身份率领众妃子叩拜皇帝,然后再次前往太后寝宫拜见,太后则会向新婚夫妇赠礼,设宴祝贺,小妈们少了,收到的赠礼自然就少了许多。而此时赵昺到大庆殿接受王公大臣祝贺,最后设宴款待皇后家人,并赐礼物,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不过当天赵昺便以后日便是元旦大朝会,自己需要好好休息,并进行准备为由从寝宫搬会了致远堂,而吴曦自然也不能再住下去,随之搬到自己的宁福宫中。也就是说两人别说蜜月了,连三天都每到,只同居一夜便分居了,也算是破了项纪录。

  “官家怎生这么快就匆匆搬了回来?”小皇帝回来,最高兴的莫过于苏岚了,作为皇帝的女人之一,昨日热热闹闹的场面却与自己无关,可以想见她心情如何了。当下高兴又疑惑地问道。

  “朕多日未曾休息好,实在是有些累了,而那几个随皇后陪嫁过来的侍女笨手笨脚的,什么也做不好,连杯茶都不会泡,想想还是自己的窝里自在舒服,便找个理由搬回来了!”赵昺进屋后在苏岚的帮助下,更衣洗漱后,躺在软榻上伸个懒腰言道。

  “官家只住了一夜便匆匆而归,皇后怕要不高兴了。那里住着不舒服,也可去陈姑娘,或是李姑娘那里啊!”苏岚收拾着小皇帝换下的衣物道。

  “那岂不是自找麻烦,我若是离开寝宫便到那几位宫里去,皇后的醋坛子还不打翻了,引起些事端来还得朕去收拾烂摊子。这里是朕的常住之地,回来谁也不会多说什么的。”赵昺翻个身言道。

  “既然官家清楚的很,那回到这里岂不将几位娘娘都得罪了,以后的日子将更难过。”苏岚听了一愣,接着轻笑道。

  “朕这些日子烦都烦死了了,哪里还会去想那么多,先安生几天再说吧!”赵昺摆摆手道。

  “官家,大喜的事情一件接一件,怎么会烦呢?且皇后温贤淑良,又善解人意,怎会让官家心烦呢?”苏岚莞尔一笑道。

  “唉,朕连续几天起了大早,又折腾了大半天,还喝了几杯酒,一上床就睡着了,大早晨起的又去请安忙了一天。其有什么温贤淑良,朕还真没看出来!”赵昺轻叹口气道。

  “官家,这是哪里来的香薰球,奴婢记得陛下从来不戴这些东西的。”正收拾衣物的苏岚,忽然发现小皇帝的衣物中多了个物件,十分奇怪的问道。

  “嘘,小点声,这是朕从皇后那里偷来的!”赵昺听了一把抢了过来,心虚地道。

  “偷的……”苏岚听了愣住了,小皇帝从前没有佩戴香囊之类的习惯,更没有‘偷’女人东西的爱好,今日怎么刚大婚便将皇后的香薰球偷了。

  “不许跟外人说,你看这个香薰球可好?”赵昺口中虽然这么说,但却摇了摇手中的香薰球,在苏岚眼前晃动着道。

  “这香薰球看着十分精巧,却非是什么稀罕之物,官家又为何偷拿呢!”苏岚看了一眼却是不解地道。

  “难道如此精巧的东西还不稀罕吗?”赵昺大为惊诧地道。

  今晨他是无意间发现吴曦放在床前的香薰球,他觉得好奇拿过来把玩,发现其由于装置的两个环形活轴的小盂,重心在下,利用同心圆环形活轴起着机械平衡的作用,故无论熏球如何转动,只是两个环形活轴随之转动,而小盂能始终保持水平状态。使小盂中盛放点燃的香料,不致于因反转而洒落。

  这个发现对于他来说十分震惊,香薰球玲珑剔透,转动起来灵活自如,平衡不倒,其设计之科学巧妙,令人叹绝。要知道其持平装置完全符合陀螺仪原理,这一原理在欧美是近代才发现并广泛应用于航空、航海领域,而中国最晚却在在这个时朝时就已掌握了此项原理。那么他就可以将这项发现用于航海,以便能更好的掌握船只的状态,所以顺手偷藏了一个带了回来。

  “官家,据奴婢所知在唐时就已经有了这种香薰球,悬挂在犊车之旁,车驰过,香烟如云,数里不绝。当朝富贵官宦人家仍在使用,看这球小巧玲珑定是皇后藏于袖中的,使身体上能保持香气不断,夜间也可放于被中,却被官家给顺手牵羊了。”苏岚淡淡地说道。

  “唉,朕还以为得了个宝呢?原来早就成了寻常之物了,可朕怎么没有见姐姐用过啊!”赵昺颇为失望叹了口气,又奇怪地问道。

  “奴婢知道官家向来不喜脂粉之气,也不喜焚香熏衣,因而也不曾用过。而宫中向来缺少女眷,官家没有见过也就不稀奇了。”苏岚笑笑说道。

  “哦,原来如此,难怪昨夜朕在寝宫觉得那么不舒服,如不住的想打喷嚏,还以为是感了风寒,原来是被脂粉味熏的。”赵昺揉揉鼻子道。

  “官家勿要轻视,要不召太医看看吧,后日便是大朝会了,还有诸多的事情要做,千万不要病了!”听小皇帝这么一说,苏岚便紧张起来,伸手摸摸其的额头说道。

  “不要紧的,给朕泡杯热茶就好!”赵昺摆摆手说道。

  “官家……”小皇帝可以不当回事,但是苏岚却不能,还是让小黄门去寻司食尚宫给小皇帝熬上副去风寒的药汤。可待他回到堂中,之间陛下已然将那个香薰球拆零碎了,正仔细的研究琢磨,她叹口气将热茶放下,转身从柜子中取出纸笔放在案上,悄悄的退到一边……

  由于娶了媳妇,宫中年节的一切事物就由皇后吴曦主持,转眼就到了除夕,而今年宫中添人进口自然比之往年热闹了许多,太后也十分高兴,赵昺和几位妃嫔陪着其熬夜守岁,直到寅时放散,准备元日的大朝会。如果把元旦到除夕视为每年上演的一台大戏,那么元旦一早的大朝会便是这台大戏的揭幕典礼。

  这种规格的大朝会每年只举行两次,除去元旦,就是冬至,它是彰显一个王朝内在精神和外在华衮的最盛大的排场,连任何一点微小的细节也要像军国大事一样高蹈唯美的。加上今年皇帝大婚、且要在今日太后彻底退出政务,交由小皇帝亲政,更显的隆重和热闹。

  今年的大朝会由于是在新落成的大庆殿举行,所谓万象更新就更加显得名副其实了。大庆殿无疑是宫城内最重要的建筑,它是一个政权的礼仪象征,凡是有关王朝体面的各种典礼都在这里举行。就像一个大明星常常有好多艺名一样,它也是一殿多用、因事揭名的。正朔大朝时,这里称大庆殿;进士唱名,称集英殿;祀神祭天,称明堂殿;庆贺皇帝和皇后的生日,又称紫宸殿……当然,它还有一个更流行的俗称——金銮殿。

  大年初一天还没有亮,文武百僚就开始在丽正门外排班。负责议程的御史更是神气活现,并没有受到前时丁琦获罪的影响,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当然是对朝臣们,眼下即便是皇亲国戚也要被他们呼来喝去地支使。

  小人得志是要有气候的,大朝会的庄严隆重赋予了他们骄横跋扈的底气。他们逐队厉声喝问:“班齐未?”禁卫人员逐一应答:“班齐!”那阵势就像军队结集时检查口令一样。队伍整顿完毕,宫门尚未开启,大家只好瑟缩在寒风中等待五更报时。皇宫内计时的更漏比民间短,宫中五更过后,民间四更才结束。因此宫中打过了五更,梆鼓声就交替响起,称为“攒点”,也就是发布标准时间的意思。

  五更攒点的梆鼓声终于在城楼上响起。这时候,透过大庆殿殿角上的鸱吻犹见疏星点点。于是宫门缓缓打开,门轴吱吱呀呀的磨擦声尖利地划过晨光熹微的夜空。百官蹑手蹑脚而又神情整肃地鱼贯而进,祥兴九年的元旦大朝会开始了。

  但严格地说,今年的大朝会其实并不“大”,文武百官和各地的贺岁使应该来的当然都来了,一个也不会缺。且今年比之往年更加庄严、肃穆,新制备的卤簿仪仗,像法驾、伞扇、仪卫、雅乐等等都被用来撑场面。而当年在琼州之时,一切都是拼凑的,从未有过今日的气象。

  但是说不大,是因为虽然回归故都,但是是缺了四方朝贺的外国使节。所谓“万国衣冠拜冕旒”,那是汉唐气象不去说了,即便是在东京时朝贺的外国来宾也还是相当可观的,南渡后也还有些邦交小国前来蹭吃蹭喝。但是今时蒙元已经称霸天下,万国归附,谁敢来大宋找不自在。起初礼部还想找些蕃商来撑场面,却被赵昺一口回绝了,觉得那还不够丢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昺的亲政大典少了‘万国来朝’的场面,但是丝毫没有能影响到他的心情,因为他清楚的很。若想被人瞧得起,当爹一样贡着,那么首先得有让人瞧得起的本钱,却不是用钱买来的,也非是可以哄来的,而自己就要开创一个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