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951章 来不及了

第951章 来不及了


  回回水军万户马合木率全军随着潮水的退却从淮河入海口冲入海中,他乘坐的帅船是一艘三千石的三层大型战船,可搭载数百名水军,紧随其后的五艘战船皆是二千石以上的战船,上面不仅配置着拍竿、抛石机这样的重型武器,还有三百余名弩军,二百多名战兵。

  在以大型战船组成的先锋船队后,便是是由二百余艘五百石至千左右的拔都船及一些伴随左右的小型哨船组成的中军和后军。拔都船上除了水手,搭载的皆是战兵,他们进入外海后将承担突击敌方船队,夺取战船的任务。而哨船则负责侦察敌情,传递消息,抢救落水的己方士兵的任务。

  马合木站在帅船顶甲板上扫视着四周海面,他的眼神有些忧郁,回回水军隶属枢密院,是侍卫亲军中唯一的一支水军部队,也是在荆湖水军、龙兴水军和海运漕军损失殆尽后的最后一支水军。整支军队皆是由随成吉思汗西征虏获的波斯、大食等中亚小国的士兵组成。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编成的回回军第一代皆已老去,当下回回水军中的军兵已经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了,虽然还保留着先祖的信仰和生活习惯,但早已忘记了故国是什么模样。即便作为万户的马合木也是承袭的父爵,在平定江南时被改编成水军,参加过一系列争夺江淮地区的水上战役,战后作为探马赤军留守淮安,镇守山东和河南地区。

  作为朝廷的战略部队,他们没有参加远征日本及安南的对外战争,而是在当地娶妻生子,渐渐的将这里当做了家乡。在江南平定后,经过一系列的整编,回回水军吞并了周边的一些回回屯驻军及工匠千户,成立了回回水军万户,下辖六个正军千户、四个屯军千户和一个工匠千户所,还有附属于他们的由驱民和新附军组成的百户所。

  军屯是按照军队组织系统进行管理的,有关军屯的一切事宜,都由枢密院决定,呈报皇帝批准。军屯的土地,主要是因战争破坏而荒废的空地,均由朝廷发给耕牛、农具和种子,或者给钞作兴建屯田之资。屯田的士兵,有的就地落户,或全户入屯;有的是单身入屯,定期轮换。每个屯田军人所耕种的土地,大体为每人三十亩,但是军屯的土地归仍朝廷所有,屯军还要按规定交纳粮食,作为地租和赋税。

  随着战争的远离,一切安定下来后,马合木虽没有机会再展示他的军事才能,却体现出继承于祖先的商人本色,利用自己占据江淮地区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及属下士兵有技术,擅于经营的优势,将生意做到了大江南北,赚取了巨额的财富。又通过贿赂朝中的同族高官,不断的扩充实力,现下他已经是身兼辖地军政大权的一方大佬,管理着一州之地和十数万军民。

  生意越做越大,也就需要更多的资源,马合木大胆的将正军转入军屯,除了应付枢密院的点检外,训练也逐渐减少,战船也改装成商船,却挂着水军的旗帜游走于江河湖海,贩运货物。而他也需要朝中有人支持和包庇,在金银的打点下过的也算是顺风顺水,即便宋军攻取了江南,战船游弋于外海,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发展,反而促进了他与江南物资的交流。

  但随着新汗真金要再次攻取江南的计划出炉,右相伯颜的入主,马合木的好日子也随之结束,驻守两淮的各万户府都进入了战备,随时准备出兵。而按照他的心思与南朝达成和议是最好的,不仅自己可以将生意做到江南,还能将江南的物品贩运到江北,因此他也曾上下打点,欲促成此事,可却遭到伯颜的严厉训斥,令其整训军队,随时准备参战。

  马合木知道伯颜深受新君的信任,凭自己是无力与其抗衡的,无奈之下只能忍痛收拢部队,召回散在各地的船只,进行训练。但是散放的羊,虽然拢会圈中,也需要时间适应。而已经习惯了陆地生活的兵丁,要重新上船也非易事,况且其中许多人因为疏于训练,已经不悉水性,且没有参加过实战。

  但是马合木发现当下最缺乏的却是战船,堂堂的水军万户缺乏战船可用称得上的是笑话了。当年参与生意的战船为了能更多的加载货物,皆已将配置的重型武器拆除,且业已多年未曾添置新船,可当下造船已经来不及了。他情急之下,一边以万户府的名义征收辖地内的民船和商船,一边加紧改造,添置武器,最终拼凑起了一支船队。

  不过马合木也清楚自己征发的民船多是江船,平底的结构并不适应于风浪大的海上,但若是只限于渡江还是勉强可用的。至于南朝水军所用的战术和配置的武器,他知道的只有传闻,其它可以说知之甚少,只能凭借自己以往的经验加以训练,但还是希望自己最好还是赶来的高丽水军能助自己躲过这一劫……

  在蒙古军中,蒙古人处于领导地位,而色目人因为被征服的较早,受到蒙古人的信任,便成为仆从军中地位的较高者,而后期的新附军和高丽军则属于底层的炮灰。那么前来增援的高丽水军也就成了马合木渴求的一根稻草。但世事难料,高丽水军及新训的水军皆被堵在了外海,尚需要他去解救……

  严令之下,马合木还是领军出战了,他依据伯颜的战略制定了作战计划。其几乎动员了回回万户所有的力量,打算以兵力优势抵销战斗力低下的短板,而按照的他的计划就是借助退潮的势能集中军中的所有巨舰为先锋,以排山倒海之势,首先冲垮南朝水军的隔离线,与高丽水军会合,然后以中小型战船缠住南朝水军,接应高丽水军进入海口。

  但当马合木率军冲出入海口后,却发现南朝水军并没有迎战,而亦是借助潮水退去。他不由的心中一喜。暗道皆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南朝水军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厉害,与当年一样怯战,一见风头不好便会落荒而逃。

  “万户,南朝水军逃了,正可追上掩杀,此乃大功一件啊!”副万户伯力哈上前施礼道,“可右相也是太过谨慎了,南朝水军如此不堪一击,居然让其惊惧不已,使得二十万大军列于大江北岸,迟迟不敢渡江,错失良机!”

  “伯颜虽然智勇过人,但终归老了,再无年轻时候的胆气了!”马合木捋捋胡子摇摇头,轻叹一声道。

  “是啊,其利用大汗的信任,怂恿大汗实施什么汉法,将我们的财路都给堵了,弄得现下各处怨声载道。而传说朝廷财政困难,今年官员俸禄都要减半,可各处的屯军租税却要再提高三成。今日即便胜了,只怕朝廷都拿不出金银来犒赏!”伯力哈愤愤然道。

  “是啊,今年亏大了,耽误了农时,歉收已成定局。且集结备战,也让我们的生意搁下了。即便胜了,只怕赏钱、抚恤也得算在咱们头上!”马合木想起也是肉疼,嘬嘬牙花子道。

  “万户,我听说高丽水军出航就没带足粮草,在明州滞留多时就是因为筹集不到粮食而迟迟没有前来。后来右相强令明州筹措了七日粮草,且答应到达淮安后一定补足所欠。可其哪里来的粮草,还不是落到都万户府身上。可巴儿术那小子早就眼红咱们水军万户,这份钱粮最终还得派在咱们头上!”伯力哈又道。

  “哼,想的倒是很好,我马合木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咝……”马合木恨恨地道,却没想到手上劲儿打了些,将胡子薅下来好几根儿,疼的他一咧嘴。

  “是,万户岂是随便任人揉捏的,咱们朝中也非没有人!”伯力哈媚笑着道。

  “有些不对啊,高丽水军怎么没有迎战,与我们夹击南朝水军,却向南去了?”战船已经驶入外海,逼近了战场,战场形势一目了然,可马哈木却发现高丽水军却没有依计划向前配合他们行动,会攻南朝水军,他吃惊地道。

  “万户,我看高丽水军是靠不住了,他们是想借机溜走,先咱们一步逃进入海口,怎么办?”伯力哈仔细看看,也讶然道。

  “这帮混蛋,忘恩负义!”马哈木在栏杆上锤了两拳气恼地道,“令各船降低速度,想耍我没那么容易!”

  “禀万户,有一支船队向我们侧后驶来!”这时有望哨报告道。

  “可看清旗号?”伯力哈急问道。

  “万户,他们未升帆,也为悬挂号旗。但其战船形制非我水军所有,像是传说中南朝的龙船!”望哨迟疑了下回答道。

  “不对!”马合木顺着望哨指示的方向望去,果见一支船队向他们侧后袭来,他们是逆着阳光而来,难以看清战船的形制。而余光中他发现另有一支船队向东南方向驶去,那正是高丽水军行驶的方向。而视野尽头,他又看到几艘战船已经露出顶甲板,逆风向北行驶,显然是想切断他们的退路。

  “万户,我们中伏了,赶紧转向回港吧!”伯力哈再傻也明白了,被算计的是他们,有些惊慌地道。

  “来不及了,现在正是退潮,入海口水流川急,想回也回不去了。”马合木摇摇头道。看来当面的南朝水军并非是怯战,而是在追击高丽水军,引诱自己进入外海,然后以伏兵切断己方回转的退路。此刻回去不仅难以入港,且正撞上封堵海口的南朝水军,人家在占据了上流,顺水而下,吃亏的是自己。

  “万户,怎么办?”伯力哈慌了,声音发颤地问道。

  “怎么办?拼死一战!”马合木有些厌恶的看了自己副手一眼道。若非其擅于经营,是个敛财的高手,自己怎么会力保其担任副万户,但是打仗却是个草包,根本指望不上了。

  “令各船全速追击,务必击溃当面之敌。告知高丽水军,与我们夹击南朝水军,违抗军令者就地正法!”马合木毕竟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他业已看清形势,南朝水军这摆明了挖好坑是要将他们尽歼,也意识到此战将是一场生死之战,只有拼尽全力才可能死里求生。

  “万户,南朝水军明白着是挖好了陷阱,等着我们往里钻,还是避一避,保存实力要紧啊!”伯力哈听了却是更加惊慌,半是请求,半是哀求地道。

  “进则生,退则死!通令全军,有动摇军心,无令后退者,立斩!”马合木瞅都没瞅伯力哈,下令道。随后走上将台,令鼓手击鼓催促众军加快速度,亲自挥舞令旗调整阵型,由两路纵队改为横阵,准备与敌接战。

  随着马合木决心一战,催军猛进,战场的形势再度发生变化。高丽水军在转向之时,不得不降低航速,而宋军趁机迫近开始施放火箭弹予以拦截,一时间空中火龙飞舞,落下时又如飞龙入海,炸起了一根根冲天的水柱。而水雾中,一艘艘龙船脱离大队,如离线之箭衔尾追击,而高丽水军也展开反击,万箭齐发射向龙船,并拉起拍竿,准备给迫近的敌船以致命一击。

  与此同时,宋军一队战船也调整航向,让马合木不解的是他们居然没有列成横队接战,却是排成纵队向北逆风行驶。但他很快意识到宋军是在抢占上风头,同时避开己方战船的冲击,然后在得势后转向顺风,侧击己方的左翼,分割己方船队。

  “令各军加速前进,投石机准备!”马合木意识到危险后,急令各船再次加速,趁敌逆风行舟航速较慢的时候追上去,给予其毁灭性的打击,否则倒霉的便是自己。但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缺乏训练的己方战船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