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986章 还可如此玩

第986章 还可如此玩


  赵听了周翔的反问愣住了,其实螺旋提水机只要将其反装,便能够变成以水为动力的传动机构,早期的水电站很多都是采用类似的结构。如今在这个没有电和发动机提供动力的情况下,风和水便成了不多的选择,而两者相较,他以为在驱动机械方面水输出的动力最为充沛,且具有良好的可控性。

  过去工坊驱动机械的多是用水车,不过却会受到河水流量丰欠及季节的影响,而有了螺旋提水机不论何时都可以将水提升到高处的蓄水池中,然后再将另一组提水机反接利用水下泄产生的势能产生的动力驱动机械,从而获得可持续、稳定和充沛的动力。

  赵吃惊的是自己是靠前世的知识知道的,而周翔却只是刚刚接触,原理只怕都不明白,但是其凭着经验就想到还可以反过来用。想想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知识都是从实践中获得和积累起来的,而自己不过是站在历史巨匠们的肩膀上的,只要自己将所知传授给他们,说不定便会取得更高的成就,开发出更多的功用。

  “陛下,属下所说不可吗?”见小皇帝只是深深的凝视着自己,摸摸脸也觉没有什么不妥,周翔心中有些发慌,疑惑地问道。

  “非也,朕觉得你说得很好,我都没有想到!”赵听了好像‘回过神儿’来似的,又颇有些感叹地道。

  “陛下也以为可行?”这会儿轮到周翔吃惊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创意居然得到了小皇帝的认可,可又有些怀疑地道。

  “当然可以。”赵十分肯定的点点头,又道,“只是现在朕事情实在有些多,你可将这个带回去,与诸位大匠研究一下,如何投入生产之中!”

  “是,属下遵命!”周翔得到皇帝的认可,当然十分高兴,连忙将模型揽在自己身前,好像怕皇帝反悔似的。

  “此次升汝接任工部右侍郎,朕的压力也很大,一定要将事情做好。”自有小黄门将东西收好,又送上凉茶,赵挥手让他们退下,喝口茶道。

  “属下明白,那些士人们总是瞧不起我们这些没有功名之人,总是觉的高人一等,看我们都是白眼儿多。”周翔呲笑着道。

  “呵呵,此次在工部,如仍然要主管修造和都作院,仍兼管军器监,这些事务你比较熟悉,待慢慢熟悉了部务后,再另做安排。朕对汝的期望还是很大的,来日可为朕分担更多的事情。”赵听了也是轻笑着道。

  “属下必殚心竭力,为陛下分忧!”周翔深施一礼道。他听了心中也是十分感慨,想当年自己不过是一个军器监的都指挥,管着一帮工匠,本以为也就到头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大宋突然完了,自己的饭碗也砸了,跟着行朝颠沛流离。可谁又知道机缘巧合的碰到了小皇帝,这下时来运转踏上了人生的快车道,而听皇帝的意思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自然让他喜不自胜。

  “这次临安城改造,一定要做成可造福后世的百年、千年工程,汝也可此彪炳史册了!”赵点头道。

  “是,属下绝不负陛下所望!”皇帝抬举自己,周翔自然要接着,而他也明白此前自己只是掌管军器打造,当下却是要管理工部,整治临安城虽然阻力重重,但是做好了这件事情,便也能奠定他在工部的地位,进而在朝中也算站住了脚。

  “好,甚好。朕也知此事不容易,确也难为你了!”赵点点头,却又黯然地道。

  “陛下说的哪里话,为君分忧乃是属下之责,别说只是有些难办,便是刀山火海那也是万死不辞。”周翔拱手施礼肃然道。

  “嗯,此事牵连甚广,朝廷又不愿意拨钱,朕内藏库当下也不宽裕。但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有困难尽管说与朕,自会与你做主,尽管放手去做!”赵看其这话却不像藏私,欣慰的点点头道,他清楚这种事情必然会得罪人,以周翔的肩膀是扛不住的,而只有自己才能顶得住来自各方的压力。

  “陛下是不是有难言之隐,可否说与属下听听,也许还能为陛下解忧!”周翔知道为改造临安城之事,小皇帝与朝中众臣闹得不太愉快,且也明白此事艰难,弄不好还会有损声名。而他也清楚小皇帝不是糊涂人,非是不懂的趋利避害,可其却一意孤行的要想方设法的做成这件事,肯定是为点儿什么,否则何必惹这么大的麻烦呢!

  “此事说与你倒也无妨!”赵喝了口凉茶,略一沉吟道,“改造临安城从大里说是为国利民,汝也知临安城河道淤积,污水横流,垃圾遍地,是十分容易引发疫病的。朕查问过,临安城近三十年间共发生过大疫十余次,小疫年年都会爆发,甚至两三次之多。因此死的军民少者数百,多者上万,皆是以此有关。”

  “另外城中侵街严重,除了御街,次干道皆被侵占,更不要说厢坊间的通路。而汝也知道路并非只是为了通行方便,还有隔离防火之用。当下城中毗邻相接,一旦火起,又无隔断,弄不好便是火烧全城,不仅会造成惨重的伤亡,又有多少人会流离失所。”

  “陛下所言极是,前些日子招贤坊民居失火,离着火药工坊只有两条街之隔,幸亏发现的早,在护军和巡铺的联合扑救下没有酿成大祸,可也烧毁民房三十多年。若是引燃火药库,整个军工坊爆炸,只怕半个城北都会被夷为平地。可如此利国利民之事,那些朝臣们怎么就不能理解陛下之仁爱之心呢?”周翔愤懑地言道。

  “再一个,朕也是有些私心的。”赵苦笑着道,“如今临安城中房价畸高,行朝自琼州迁回后,许多人竭尽多年积蓄,也难以换回一处宅子。即便是左相倾其所有也只能买的起一处三进的宅子,一家三代挤在一起。而应师傅也未攒下什么钱,回到临安后根本买不起宅院,而家中的子弟纷纷来投,他们避难多年,也根本拿不出钱来,若非朕赐其一处宅院,只怕也得在外租房。”

  “陛下说的是,朝中能在京中买起房的确是不多,若非陛下仁慈赐下宅院,许多执宰都难在京中立足!”周翔点头称是道,其实他也是靠着陛下多年赏赐积累下的些钱财,才在临近外城处买下了一处两进的宅院,十分局促。

  “虽说朕赐下了些宅院,但是他们一旦离任,还是要腾出来的。而这些追随朕多年的老臣,此时在京中却没有立足之地,是多么凄凉。而那些品级低下的官员则更加悲凉,本来薪俸就不高,却还有花费一笔不菲的银钱租屋居住,每每想到他们当年与朕一同出生入死,可去晚景悲凉,连一处房产都没有。一旦他们致仕,也只能归乡养老。”赵凄然地道。

  “原来陛下是想利用腾让出来的土地为臣属们建屋,使得大家都有栖身之所!”周翔听罢惊诧道,而心中更是感动。其实他也明白小皇帝所言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不过历朝都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虽然宋朝的官员薪俸较高,但都市人烟浩瀚,人多地少,房屋自住率不高,许多市民都得租房居住。北宋初年,甚至连宰相也是租房住的,仁宗朝宰相韩琦说:“自来政府臣僚,在京僦官私舍宇居止,比比皆是。”朱熹也说:“且如祖宗朝,百官都无屋住,虽宰执亦是赁屋。”甚至连宰相也不例外,身为宰相的寇准曾感叹说:“历富贵四十年,无田园邸舍,入谨则住僧舍或僦居。”他也因此被称为“无地起楼台”的宰相。

  事情直到神宗时,朝廷才拨款在汴梁皇城右掖门之前修建了一批官邸:“诏建东西二府各四位,东府第一位凡一百五十六间,余各一百五十三间。东府命宰臣、参知政事居之;西府命枢密使、副使居之。……始迁也,三司副使、知杂御史以上皆预。”这批官邸,只有副国级以上的宰相、参知政事、枢密使、枢密副使、三司使、三司副使、御史中丞、知杂御史才有资格入住。部长以下的官员,还是“僦舍而居”,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临安居民,也多租房,但大多数官员都租住在政府提供的公屋中,以致自来政府臣僚,在京僦官私舍宇居止,比比皆是。由于租房需求旺盛,租赁市场一直很火爆,你要是拥有一套像样的房产出租,基本上就衣食无忧了,正是所为一房可养三代。

  “正是如此!”赵言道。

  “陛下,恕属下无理。”周翔沉默片刻施礼道,“陛下若是为每位朝中官员提供住所,属下以为此想虽好,却也难以实现,一个不好还会令臣僚不满。”

  “哦,你且说说看!”赵有些惊异地问道。

  “陛下,临安城中土地稀缺,可谓寸土寸金之地,而城中文武官员大大小小,林林总总少说也有数千人,要盖多少房屋才能满足,且每年又有多少新官赴任,旧官离京,若是皆赏赐于个人,只怕满京城的房子也不够用。”周翔说罢,见小皇帝点头,又接着言道。

  “俗语言:升米恩、斗米仇。来人无房可赐,岂不让人生恨。因而属下以为,仍仿照旧制,赴京官员执宰及勋臣可赐宅居住,但离任或故去则需交还朝廷。另可修造一批官舍,供诸多臣僚居住,按照品级赐屋,按月缴纳租金,可比市面上便宜一些。他们一旦调任出京、或致仕、或获罪,皆要腾出房屋。”

  “如此与现在何异?”赵皱皱眉道,他的意思是将房屋作为赏赐,给那些为复国做出殊勋的官员,而不仅仅只是给他们在京暂时提供住所。

  “陛下之意,属下明白!”周翔笑笑道,“属下以为可以另行修造一批大宅,名义上是可售与臣僚及大户,只要有足够的银钱都可购买,陛下也自可作为恩赏赐于如属下这样的有功之臣了。如此嫌弃公屋简陋,却不缺银钱的,自可前去购买,无钱者也自有公屋可租住,谁也不会抱怨,还会感激陛下仁慈。”

  “此议不错,待建成之后,朕便先赏赐汝一套!”赵笑笑道。

  其实他也听出来了,如此既能减少来自朝中的阻力,因为这是为所有官员谋福利之事,谁反对岂不成了公敌,大为减少了自己的压力;再者这与现代的市场经济有异曲同工之妙,政府只提供保障房,个人需求可通过市场来调剂,虽然这其中并不完全;另外让他全部恩赏一是自己有心无力,二也如其所言,大家都一样,没了区别,自己还是会落个有失公正之名。

  “陛下金口玉言,属下先行谢过了!”周翔起身再施大礼道。

  “呵呵,汝这就赖走了朕一套宅院。不过以汝的功劳,又岂是一所宅院所能及的!”赵指点着其大笑着道。

  “那便赏赐属下两所宅子便是!”周翔伸出两根手指笑着顺杆爬道。

  “哦,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不过临安岂是久居之地,待我们收复中原,另立新都时朕赏你个大大的府邸!”赵张开两臂笑骂道。

  “好,属下便当真了,届时讨要,陛下可不能赖账!”周翔再施礼道。

  “好,咱们击掌为誓,朕绝不赖账!”赵伸手与其相互击掌道。

  “陛下,属下以为只是为朝臣建宅并不妥帖,还需为穷苦百姓提供些便宜,减免些租金或是租税,才能彰显陛下的仁义啊!”周翔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易就得到了一套房子,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居然在皇帝心中有如此高地位,心中感动不已。可又想起了什么,收起玩笑道。

  “这其中又有和说道?”赵本已经觉得自己逐渐明白了这个时代的种种玩儿法,可没想到还有许多自己为明了之事,皱皱眉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