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996章 拜访泰山

第996章 拜访泰山


  在后世宋朝被称为士人最幸福的朝代,赵昺以为并非没有原因的,不说官员们有丰厚的俸禄,还享受可与现代相媲美的假期。

  北宋沿袭了唐代的十日一休沐惯例,官员每月休息三天,全年三十六天,而节庆假日则多达七十七天,包括元日、寒食、冬至、天庆节、上元节共计五个七天“黄金周”,还有天圣节、夏至、先天节等七个三日假,以及立春、清明、端午、天祺、天贶等二十一个单日假。旬休与节庆假相加,宋人可以享受的法定假日就总共有一百一十三天。

  至于探亲假、婚假、丧假等官吏们的私人假期,宋代的规定与唐代大体相同。此外,皇帝、皇太后的生日、忌日等也有天数不等的休假,比如忌日假,大忌十五天,小忌四天,总体而言,宋代的休假比唐朝有过之而无不及,堪称历史上假期最多的朝代。

  南渡之后,假期教从前稍有不同,规定的节假日为:元日、寒食、冬至各休假五天,圣节、天庆节、开基节、先天节、降圣节、上元、中元、下元、夏至、腊日各休假三天,天祺节、天贶节、春社、秋社、上巳、重午、初伏、中伏、末伏、中秋、重阳、人日、中和、七夕、授衣、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大忌各休假一天,共计六十七天。从天数上可以看出,公休假日比之从前有所紧缩。

  朝臣们除了轮值者都休息了,公务暂且停止,赵昺的需要处理的公文自然大为减少,他便想着趁此机会抓紧时间将盖伦船的设计图纸进一步完善下,为最后的模型制作做好准备。但是当他处理完公文,出了书房前往工作室的时候,却看到陈淑坐在湖边,无聊的用一根树枝抽打着水面。

  “好清闲啊!”赵昺想起这几天正是陈淑轮值,可自己每天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还吃饭都在工作室或书房解决,而回到卧室时往往其已经睡着了,连说话的机会对没有,想着自己不觉冷落了她,便悄悄凑过去说道。

  “官家,今天怎么有闲?”陈淑被吓了一跳,扭脸见是皇帝,嗔怪地反问道。

  “唉,哪里有闲,事情多的做不完!”赵昺挨着其身边坐下叹口气道。

  “官家每日都忙忙碌碌,臣妾都看在眼里,但是朝廷的事情这么多,又岂是能一时做的完的。”陈淑将树枝在水中使劲抽了一下,将聚过来的一群小鱼惊散道。

  “是啊,每天的事情千头万绪,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赵昺看其充满哀怨的样子,也是无奈地道。

  “臣妾不求官家每日陪伴,但也要注意龙体,不要累坏了身子,歇息一两日,天也塌不了。可官家身体有佯,臣妾的天却塌了!”陈淑扭脸看向皇帝叹口气道。

  “淑儿说的对,朕近日也觉得身体时常疲累,是应休整一下了。”赵昺点点头,前世还讲究个忙里偷闲,劳逸结合,当下他不分昼夜的连续工作了近一个月了,也常常觉的精神不济,注意力不集中了,深以为是地道。

  “哦!”皇帝的回答显然出乎陈淑的意料,她惊疑地看向其,不大相信地低呼一声。

  “淑儿想家吗?”赵昺突然笑笑问道。

  “当然想了,自进宫后已有半年未曾见过爹娘了……”陈淑听了眼圈立刻就红了,但她也知后妃出宫省亲非是易事,尤其的那排场浩繁。而小皇帝最不喜这些,且家中亦被搅得不得安宁,折腾的脱层皮,因而即便近在咫尺也难以回家一趟看看。同样父母要进宫一趟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毕竟君臣有别,身份已经不同了。

  “咱们今日便回去看看如何?”赵昺笑笑说道。

  “官家是说带臣妾归省?”陈淑惊喜的道,可转而脸色又黯然下来,“官家,归省岂是玩笑,不要哄臣妾开心了。”

  “朕是说真的,不过是要悄悄的回去,而非大张旗鼓,你可愿意?”赵昺轻声道。

  “这……官家的意思是偷偷出宫,与臣妾回家探望父母,只怕不合规矩!”陈淑知道皇帝又想偷偷出宫,可又担心被人撞见惹了麻烦,迟疑了下道。

  “宫中的人不一定都认识朕,出了宫门更是少有人识,无需担心,何况这几日休沐,没人会进宫议事。而太祖皇帝便喜欢微服去臣属家逛逛,也没有谁说三道四啊!且刚刚朕也打听清楚了,今日两位陈尚书在家宴饮,并没有出门,若是错过了,便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赵昺看出其已经心有所动,继续诱惑道。

  “官家微服出宫,若是遇到歹人如何是好,还是不要去了。”陈淑想到皇帝的安危,还是拒绝了。

  “朕自幼习武,几个歹人如何是对手,且朕还有利器傍身,十个八个也足以应付。”赵昺拍拍胸脯说道。

  “臣妾以为还是带上几个侍卫的好,万一有事也有个帮手!”陈淑还是没能抵挡的住回家看看的吸引,还是同意了。

  “好,咱们这便去更衣!”赵昺有些兴奋地道,毕竟他也少有机会出宫,更别说逛街了。

  稍时,赵昺换了衣服出来,穿着件素色长衣,头发用一个小金冠束起,脚下一双矮腰皂色薄靴,上面打了无数的小孔,倒也不闷热。而陈淑则是浅黄色长裙,脸上略施脂粉,简单的梳了个发髻,带了一顶宽沿斗笠,又有薄纱遮面,挡住炙热的阳光。

  赵昺却有些犯愁,自己头一次登老丈人家门总不能空着手去吧!可带两包点心,卖点水果也太过寒酸了。郑永倒是带回了不少上好的香料,还堆放在冷泉堂没动,弄两包胡椒粉送去,价值也算不菲,可自己都想乐。而自己的这个女婿也不大合格,根本不知道老丈人喜欢什么东西。

  赵昺忽然想到,郑永还带回了些宝石、翡翠、珍珠、玛瑙之类的东西,能送到他手里的肯定也不是凡品,且体积小,便于携带。可惜的是他对这些东西好坏没有什么概念,反正觉得他们送来了两大箱子也不少,便每种抓了一把,找了个提盒乱起八糟盛了,算是给老丈人家的见面礼了。

  那边王德和谭飞也领着四个近卫早就准备好了,皆是家丁打扮,走在街上也不显眼,就像一个管家领着几个家丁,陪着公子、少奶奶逛街。可赵昺知道以谭飞的谨慎绝不会就带着这么四个侍卫,肯定暗中还有侍卫混在人群中保护。而他和王德早有默契,其自然想好了敷衍其他人的方法,安排好了人给小皇帝圆谎,绝不会出纰漏。

  “陛下,属下已经重新擦拭,装好弹药了!”谭飞这时走上前,双手捧着一物送上道。

  “这是什么东西,莫非就是官家刚刚说过的防身利器?”陈淑却看得清楚,谭飞送上的东西不过半尺长,形似短火铳,可是长了大脑袋,十分丑陋。

  “娘娘勿要砰,小心走火伤人!”谭飞见贵妃伸手就要拿,赶紧转了下身子堪堪挡住了其的手道。

  “哦,火枪吾也会使,不必大惊小怪的!”陈淑有些不满地道。

  “谭飞所言不错,这个叫多管手枪,比之长火枪大为不同,胡乱碰触便会走火,伤了自己!”赵昺拿过来在陈淑面前晃了晃,便将它收入枪套中道。

  “这么个小东西,还能比火枪厉害吗?”陈淑皱了下鼻子冷哼声道。

  “看怎么说,若是及远自比不过火枪,但是三十步内仍能贯穿铁甲伤人,且可以连续发射,以一敌众。”赵昺比划了下后,撩起衣襟将枪套别在腰带上,又用放下抚平,若不仔细查看,却也难以发现。

  “有什么了不起的,吾还不稀罕呢!”陈淑见此翻了个白眼不屑道,便当先向外走去。

  赵昺笑笑也随后追上,别看陈淑不稀罕,可知道的人无不想得到一把。他知道在战斗中,理论上要想击败数倍于己的敌人,在单位时间内的杀伤量必须就是要是对方的数倍以上。所以可连发的武器就能够胜负的关键,但当下的技术还是难以达到。

  赵昺其实也想对火枪进行改进,提高射速。但是现下的问题不是出在枪上,而是子弹上面。若想实现快速设计,就需要子弹和引信的良好结合,这就需要一种灵敏度更高的触发药,才能造出碰触性引信,可这也成为他短时间内难以逾越的瓶颈。

  如此一来,赵昺只能另辟蹊径,通过机械来实现连发。而他造出的这种大头手枪,其实可以称作机械式连发武器的先驱,转轮枪的雏形,通过多个枪管装药来实现连发,正名叫做燧发式多管手枪。发射原理与燧发式火枪基本相同,只是在射击完成的同时,另一根枪管随即转动到击发位置,以此来完成多次射击,直到将每根枪管预装的子弹发射完毕。

  不过在历史上这款手枪虽然存在,但因为技术工艺等问题,其可靠性不足,成本也不低,所以并没有大规模的普及使用。那时的人们往往同时携带多支燧发枪以保证火力的连续性,活跃于近代的海盗往往随身携带多支燧发手枪,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赵昺通过改进工艺提高了发火率,使其能够实现较为稳定的射击。但是有些天生的缺点依然无法克服,如在射击完毕后,需要较长的时间进行二次装填,才能够继续射击。再有多个枪管在前难以实现精确瞄准;另外便是由于装药量少,导致射距和威力都大大的减小。

  但赵昺以为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他以为还是有着积极的意义。多管的形式,可以实现在短时间内的连续射击,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敌人击毙或击伤,赢得先机;其次在近战中,可以弥补火力的不足,且短兵相接,几乎是面对面的厮杀,也不需要精确瞄准,只要概率瞄准就能命中目标。

  赵昺以为最大的意义是弥补己方骑兵战斗力不足的问题。当下宋军虽然已经陆续建立了几个骑兵旅,而赵昺却不敢让他们随意出战。蒙元骑兵多是游牧民族组成,他们天生就是合格的骑兵,其马上作战技巧远胜于通过后天训练的骑兵。

  所以赵昺几次动用骑兵多是作为掩护两翼使用,进攻战也都是在敌骑屡屡受挫,伤亡惨重后展开的追击战,并没有一次实打实的对面对冲战斗,他就是担心在近战中吃亏。而有了多管有枪就不同了,在近战开始前就可以用手枪不断杀伤敌军,清楚威胁最大的对手。

  不过手枪研制出来后,还处于试制阶段,产量很低,当下只有侍卫营装备了一批试用。却很快赢得大家的喜欢,尤其是执行暗中护卫的任务时,火枪枪身长,难以隐藏,且只能击发一次就的装药。而手枪便于隐藏,又可以连续击发,那些缺点也便都成了可以忍受的了……

  几个人出了内宫后转向北行,沿途的侍卫们看到皇帝一行人的打扮,不需问就知道什么情况,所以只当没有看见,任其大摇大摆的出了宫。北门外不需几步便是御街,向东行不多远便是过去亲王贵胄们的住宅区,当下成了朝中高官们在京中的府邸。

  陈氏兄弟当下即是朝中高官,又是皇亲,自然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赵昺只知大概方位,却不知具体地点。好在谭飞的宅子也在附近,对这里十分熟悉。想着这些朝臣们都认识皇帝,便也寻些僻静的街巷前行,同时警惕的看着四周。

  赵昺却是一脸轻松,他边走边看,这里是高官们的住宅区,离着宫城又近,治安情况自然不错。也许是天气炎热的缘故,可并行两辆马车的街道上行人并不多,而路两旁长着参天大树,周围深宅大院,高墙林立遮蔽了阳光,竟然有种阴森的感觉。转过几个街口,前边出现两座相邻的府邸,不用问,赵昺只看陈淑热切的眼神就知道陈府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