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02章 意会言传

第1002章 意会言传


  陈氏兄弟两人看小皇帝痛心疾首的斥责吕氏集团为祸大宋,他们也是深以为然。吕氏集团之首吕文德也算是大宋的一代名将,纵观他的一生,“自奋于兵间,周旋三边,大小百战”,创造了一系列辉煌的战绩,在宋朝抵御蒙古侵略的过程中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可谓是南宋抗蒙的中流砥柱。

  宋廷对其也极为倚重,“列之于三孤,崇之以两镇”。降蒙后的刘整曾谓:“南人惟恃一黑炭团。”亦可见其在宋军方的重要地位。但是吕文德也有非常腐朽的一面,其入京朝见,由赵希静代理统帅他的军队,结果发现吕文德的军队“军无宿储,万口藉藉,愤吕掊克”。贪污军饷,将朝廷养兵之赋入为己的情况也是常态。

  除了贪污腐败和素质低下以外,吕文德更为人诟病的还有阿重用私人和攀附贾似道,尤其是他大量起用自己的族人和同乡,形成庞大的军事集团,甚至将家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时人称“沿边数千里皆归其控制,所在将佐列戍,皆俾其亲戚私人”。此外吕文德还爱排挤他人,刘整就是遭吕文德阴谋排挤而降蒙的,给南宋造成了重大损失乃至威胁。

  在吕文德死后,其弟吕文焕成为吕氏集团的掌门人。在咸淳六年春天的时候,他率领一万五千人、兵船百余人想奇袭襄阳西北方的元军造船基地万山堡,结果被元军大将张弘范击退。此后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曾经派张顺、张贵两星第前来救援,虽然突围成功,送来了城内急需的盐、布等物资。

  但是张顺随后便战死,而张贵则在向叛将范文虎求援时被元军杀害。随着物资一天天被消耗,城内士兵越来越少,再加上元军的几次劝降和利诱,吕文焕最终在咸淳九年向元军投降,襄阳城宣告失守。对其的投降,蒙元如获至宝,这不仅由于襄阳的战略重要性,更加上吕氏家族在南宋举足轻重的地位。吕氏子弟不仅把握着大宋权柄,子侄遍布台阁,随着他们的投降,大宋在蒙元面前再无机密。

  吕文焕降元后,蒙元优待吕文焕、招降吕氏子弟与部下,并奉旨入朝觐见忽必烈,并主动为元朝策划攻打鄂州,自请为先锋。其跟随伯颜等征讨南宋,招降沿江州郡,陷沙洋、新城、鄂州等城。当时沿江诸将多是吕氏旧部,争相望风款附,宋廷多次派人请和,吕文焕不听。一路高歌猛进,直抵都城临安,率先入城,持黄榜宣谕军民,并与吕文德之婿范文虎参拜两宫太后。

  有了前车之鉴,所以陈氏兄弟对于小皇帝的忧虑深以为是。虽然吕氏军事集团在抵抗蒙古侵略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但在吕文焕投降以后,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倒向元朝一方,成为导致宋亡的重要因素,因此若如吕文德培植家族军事集团一般,是不利于大宋的长远利益的,且这种局面必须要打破才能够避免重蹈覆辙……

  “陛下之意属下清楚了,但是如何实施还请明示!”陈任翁已经意识到了消除军中宗党的意义,但是对如何操作却毫无头绪,施礼请教道。

  “要想改变军中现状,促成变革,兵部可谓责任重大,称为主导者也为过。”赵昺捋捋思绪道,“此事的关键在于扭转军中上下的思想,打破以宗亲、乡邻为纽带的利益团体,变为效忠国家的军队,而非效忠于宗族,明白国家的利益要高于宗族的利益。”

  “属下明白,但当下军中形势已成,若强行推动,恐怕会打破平衡,使得战斗力下降!”陈任翁已经明白皇帝的意图,可不无忧虑地说出自己的担心。

  “麟洲先生说的很对,我们当下的变革都要以不损害战斗力,不引发动荡为基础,因此军中的变革不仅需要时间,也需要讲究方式和方法,使用些技巧。”赵昺点点头,对其的意见十分赞赏。

  “臣对陛下的深谋远略真是万分钦佩,想陛下早在数年前就已开始布局此事,当下已经是水道渠成,缺的只是再推动一把而已。”陈则翁看看兄弟还是面带迷茫,不仅暗叹其在军中时间太长了,缺乏政治眼光和头脑,乍入朝堂难免不明所以,因而提醒道。

  “大哥,这……”陈任翁视线转向兄长,眼中还是透露着迷惑不解。

  “唉,你是当局者迷!”陈则翁轻轻摇头叹口气道,“麟洲,陛下成立新军训练旅,此事也是由你主持总不会忘记吧?”

  “当然,可与此事有关吗?”陈任翁点点头道,当年正是他受命主持新军旅,此事也是自己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新军旅组建时,挑选的学员不仅有各部的精锐,也有从士子中招募的,皆不分地域和出身。学成后分赴各部任职,担任基层军官,对不对?”陈则翁问道。

  “嗯……我明白了!”陈任翁听了恍然道。

  过去军中提拔军官多是从本部中选择有军功的兵丁,向上级推荐,这其中先不说给高级军官留下了提拔私人、亲信留下了空间。得到提拔的军官留在本部中,自然对自己‘恩公’感恩戴德,为其马首是瞻,不可避免的结成了利益集团。而在现在的制度下,基层军官多处于武学,提拔为中级军官也要到武学进行学习,然后再统一由兵部调配,不一定是回到本部任职,如此就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小团体的形成和发展。

  另外新的征募制度改变了过去一入军中,终身为兵的旧例,使得军中士兵的流动性增强,使得难以形成长久的利益团体。而征募和训练新兵现在皆由兵部负责,从各地征募的新兵无论来自哪里都被先分到不同的训练营,待训练完毕后,再由兵部分配到各军中,如此也打破了过去以地域和宗亲为主体的军队结构。再有三年一磨勘的升迁制度,这使军队内部不断更新的同时,也使得军官的流动成为常态,打破了形成小共同体的土壤。

  “所以说陛下已经为你下一步推动军改打好了基础,汝做起来便轻松了许多!”陈则翁言道。

  “当下兵部要进一步细化军功制度和保障制度,如此使得过去要依靠宗族和地域才能获得的东西,通过制度巩固下来,使得他们可以不需要结成小共同体便能够获得所需,进而使宗亲观念日渐单薄,国家的观念却得以树立。”赵昺言道。

  “嗯,属下记下了!”陈任翁点头道。

  “而今也正是磨勘的时候,一定要加强对军政系统的整训,他们不仅是军中幕僚,也是维护军制的监察者。可朕前时建康一行,却发现军政系统中,如严岳之流试图插手军事指挥,全面夺取军权。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也是过去以文治武的遗毒,必须要坚决予以清除。”赵昺再次叮嘱道。

  “属下定会自上而下对兵部进行整顿,将不宜从军者清除出去!”陈任翁再次施礼道。

  “嗯,很好。乱世用重典,军队乃立国之根本,绝不能够乱,对于乱军者绝不能手软!”赵昺对于其这种态度十分满意。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要加强,对军中上下要灌输国家理念,明白家国天下的含义,知道有国才有家的道理。现下。朕现下已经让陈墩在武学中推广,培养基层军官的大局观念,而汝也要在今年的新兵训练中加入相关内容。朕也会对各军颁布敕令,命他们开展相关的教育,兵部要积极予以配合!”赵昺言道。

  “是,属下遵谕!”陈任翁道。

  “陛下,请品尝!”在此时避出去的小哥俩估摸着里边的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亲自端着刚刚烹饪好的菜送了进来。

  “不错,可惜的是没有……”赵昺看过送上的有灸肚胘、灸鹌子脯、灸炊饼和炙脔骨,炙的意思就是烤,这让他想起前世的烧烤,每逢夏季几个人找个摊子,一边撸串,一边喝冰镇啤酒是多么的快活和酣畅,于是话便随口而出,但他也立刻意识到这个时代哪里去寻啤酒,便赶紧住嘴。

  “陛下,有何可惜?”皇帝的一句可惜,却让众人紧张不已,陈则翁赶紧问道。

  “哦,朕想起当年在海边捕上海鲜后便现场烤制,可如今再无机会了!”赵昺脑子转的很快,立刻想了托辞遮掩。

  “陛下,这虽不及现捕现烤的新鲜,却也是今晨刚刚宰杀的!”陈昌时也赶紧解释道。

  “好,味道不错!”赵昺当然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心意,拿起一块灸鹌子脯送到口中赞道。

  “陛下,再尝尝这些!”见皇帝吃的满意,大家才算松了口气,陈礼时也赶紧送上另外几道菜。

  “陛下,这是蝤蛑签、姜醋生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牡蛎炸肚、猪肚假江珧!”宫中少有这些菜,王德担心皇帝露怯,赶紧介绍道。

  “哦,这几道菜可是当年张浚宴请高宗皇帝的其中几道菜?”赵昺听了扭脸问道。

  “回陛下,正是!”王德没想到小皇帝竟然能说出出处,笑着回答道。

  “陛下,这些菜肴过去虽是难得,但菜谱流出后,京中各店都能烹制,也算不得十分珍贵了!”皇帝能说出出处,陈昌时却是一惊,担心会被责怪,赶紧解释道。

  “功名利禄皆是过眼烟云,当年张浚大摆酒宴招待高宗皇帝,用尽了心思,谁能想到今日身败名裂,被铸成铁像,长跪于岳武穆墓前。”赵昺叹道。

  不过赵昺也从中看出了陈家的小心思,这几样菜放到现代,只怕不解其意,也弄不懂其中的含义。古人对特色的东西有直呼其名的习惯。例如糯米直呼产地“吴兴”;“云梦豝儿肉腊”直呼其“云梦”地名。王公权酿酒产量有限,南宋人仿制,直呼“假公权”。这就是南宋仿酒“假公权”的来历,这是中浓香型带果味的烧酒,在此时已经很普遍了。

  而炸肚是南宋初期流行的一款调味品。炸肚与鲊的不同之处在于“鲊”是通过腌制发酵的酱,而“炸肚”是通过鱼肚和不同的调味品烹制而成的,口感相当的独特、新颖。御宴食单中的“江瑶炸肚”、“香螺炸肚”、“蟑蚷炸肚”都是把“炸肚”作为调味品使用的。因此“姜醋假公权”和“假公权炸肚”是属于种高级调味品。

  此外这几道菜尚有不为人知的内涵,反应出当下食文化的两个方面:第一,南宋宫廷因都城从汴京迁到临安府,南食北饌的交流和融合,使得海河鲜原料较大幅度地进入到宴席之中;其二,江瑶、蝤蛑、香螺、牡蛎、这些食材看出,庖厨选用的食材也非心血来潮。

  “以形补形“、“以脏补脏“是古老的中医食疗学说的一个观点,该观点在唐代广为传播,并且影响较大。“以形补形“的中心思维就是用动物的五脏六腑来医治人体相应器官的疾病,这就是中医食疗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法令“以形补形“,俗称“吃啥补啥“。

  宋代的庖厨跟天子以及一般市民都信任,吃牲畜的肚子就能补胃,而胃的功能好,就能加强接收功效,这几道菜就能更好地到达补肾造精之功能。而这些主要的食材皆是补肾造精之物,明为菜肴,实为纵欲提供补肾造精之食。

  不过在陈府中出现在自己的餐桌上,赵昺明白这代表的却是另一番意思。说明丈人家也希望他能够让女儿‘幸福’的同时,也能早日诞下龙种的意味。而这种话又不能明示,也只好以上几道菜的形式暗自表达自己的心愿和祝福。让他不得不感叹中国的食文化博大精深,若是不了解,根本意识不到其中不可言传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