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14章 棋在局外

第1014章 棋在局外


  “官家,左相和右相有要事请求觐见!”正当赵为蒙元汉法派失势而激动时,有小黄门进来禀告道。

  “哦,这暴雨如注,两位丞相怎么来了?快请!”赵听了有些惊诧,一时也猜不出两人为何而来,可想着必定也是大事。他一边让人传谕有请,一边让人收拾下,布置桌几座位,准备茶水。

  “陛下真是好雅兴,在这大雨中也能安然自处,批阅公文!”陆秀夫两人在小黄门的引领下沿着廊道来到四面亭,他看看桌几上的一摞公文便明白了,笑着施礼道。

  “免礼,朕哪里会什么文雅之事,只是屋里太闷了,这里四处通风又凉快!”赵连忙抬手让他们免礼,又吩咐小黄门道,“快拿丝巾给两位宰相擦擦,勿要着了凉!”

  “无妨,无妨,这些日子是太过闷热了,淋淋雨确也凉快!”陆秀夫接过递过来的丝巾擦擦脸上的雨水笑着道。

  “是啊,天天雨下个不停,滴滴答答让人心烦!”文天祥也凑过来言道。

  “文相是政务缠身,被各地的水情弄得心烦意乱吧?可这也不能怪在雨水上啊!”赵笑笑打趣道。

  “还好,还好,鞑子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却也在兴修水利上下了些功夫,才使得没有酿成大灾,倒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文天祥苦笑着自我解嘲道。

  “坐吧,先喝些热茶,只怕以后没有这便宜事儿了!”赵招呼两人坐下,小黄门送上刚煮好的茶,摇摇头笑道。

  “陛下想来也知道蒙元朝中人员更替的事情了!”文天祥与陆秀夫对视一眼才相询道。

  “嗯,二位宰相冒雨而来也不是陪朕来听雨的吧!”赵也不是傻瓜,只凭他们的眼神中便也觉察到他们二人很可能也是为了蒙元高层变动的事情来了。

  “呵呵,什么也瞒不住陛下,臣与文相前来便是想与陛下商议此事。”被小皇帝叫破来意,陆秀夫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笑笑后肃然道,“当下蒙元汉法派失势,伯颜北调和林主持西北军务,而以玉速帖木儿主持两淮军务,又以近臣月赤察儿兼领枢密院,是不是要再次大举南侵?”

  “不会,蒙元不仅不会南侵,反而会派员来议和,并再议开榷场之事!”赵喝了口茶摇摇头道。

  “陛下为何如此判定?”文天祥见状,不知道是小皇帝嫌弃煮的茶不好喝,还是已经掌握了蒙元的意图,不解地问道。

  “那文相以为真金大动干戈是为了什么呢?”赵反问道。

  “此次真金对中书和尚书两省宰执进行调整,应是因为伯颜今春作战失利,又耗费两淮税赋大修城防,遭到了汉法派的弹劾,不得不将其调往西北抚军。可其又见汉法派势大,才将大举削弱他们的实力,而启用怯薛出身的亲信之臣以稳固朝政,并试图对我朝再次南侵!”文天祥道。

  “陆相亦以为如此吗?”赵听了点点头,扭脸问坐在自己右手旁的陆秀夫道。

  “臣以为文相所言正是,那玉速帖木儿在蒙元之中也是新一代的名将,将其南调恐意在进取江南,陛下不要轻忽啊!”陆秀夫言道。

  “玉速帖木儿确实不错,但只怕将其南调非是意在南侵,而是防犯我朝北伐!”赵看看两人道。他知道玉速帖木儿此人确是不简单,不仅有大根脚,且个人也有本事。

  玉速帖木儿出身蒙古阿儿剌氏,乃是成吉思汗十大功臣之一,开国四杰博尔术之孙,也就是那个陪成吉思汗睡觉比老婆还多的那个博尔术。其二十岁时袭父职为右翼万户那颜,统阿勒台山部众,继受忽必烈汗召见,任宝儿赤,掌怯薛之御膳事,可见不想当厨子的将军不是好将军是多么的贴切。

  至元十二年,玉速帖木儿拜御史大夫,赐全州清湘县一万七千九百余户为食邑,任职二十年,为维护和扩大御史台的监察权力作了许多努力。后统军随忽必烈征叛王乃颜,三战三捷,驻守杭爱山防范海都,可谓是文武全才形的将领,其深受忽必烈的宠信,也成为真金的一大助力。

  “哦,陛下为何如此笃定?”陆秀夫对小皇帝的自信,十分惊疑地道。

  “因为棋在局外,而非一定是决胜于沙场!”赵笑笑道。

  “这不会又是陛下布下的棋局吧?”文天祥看着小皇帝神秘莫测的笑容,似有所悟地道。

  “陛下刚刚看过兵部的奏报,便言蒙元灭亡指日可待了,自然一切皆在陛下的妙算之中了。”这时王德插言道。

  “陛下此言怎讲?”王德是小皇帝的身边人,自然清楚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文天祥立刻意识到这其中必有蹊跷,探探身子问道。

  “蒙元朝局此次变动看似是两派的纷争,导致伯颜被贬到西北,汉法派获胜。可结果咱们已经看到,汉法派反而也遭到了打压,反而是一直被冷落的桑哥复起,主持朝政,这其中的深层次原因可曾想过呢?”赵喝了口茶,皱皱眉道。

  “还请陛下明示!”陆秀夫和文天祥确是没有想到其中还有另外的缘由,骤然听小皇帝说起一时也琢磨不透,齐齐施礼请教道。

  “此事归根结底,其实还要落到一个钱字上。伯颜去职前往西北也是因为耗费巨资修筑江防,从而导致本以蒙元困顿的财政雪上加霜,真金不得不将其暂时调离,即可避免在此风头上受损,也可稳定西北;而李谦,叶李等人被迫离开中枢,也是因为钱,因为他们执政两年以来不仅未能解决财政问题,反而使得日渐入不敷出!”赵说着示意让王德将手边煮的茶撤去,换上泡的清茶道。

  “陛下之意是因为汉法难以取财,才被罢黜的,这似有些牵强吧!”陆秀夫听了皱皱眉道。想那些北方的儒士,也皆是信奉的孔孟之道,修习的圣贤之说,与他们乃是同源,小皇帝如此说让他颇有不服。

  “朕并无贬损圣人之意,但这也事实,士人出身的官员往往最为忌讳言利,对所有的言利言辞一概予以否定。想两位执掌朝政多年也应有体会,这种偏激的做法也是必然行不通的。同时有些儒臣也往往是空言学术,不通时务,难以胜任取财之道。”赵咂了口新上的清茶看着二人言道。

  “这……”小皇帝的话让二人不无尴尬,可他们官已经做到了极致,自然明白陛下所言是实,没有钱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的。而往往又避讳此事,起码表面上要做出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样子,实际上也是取财乏术,被说中了痛处的两人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作答。

  “朕之言也许你们也许一时难以接受,但是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蒙元西域的回回法中也具有某些合理的成分,而汉法派所坚持的汉法也具有其局限性。回回理财官员在任期间都厉行勾考,拘刷文卷,这对于澄清蒙元吏治不无作用,而回回官员对政府效率的强调同样亦具有其积极的一面。且理财大臣对户口的管理、对加强海外贸易等增加中央财政收入的措施,同样对我们也可借鉴其中的方法。”赵见状继续言道。

  “陛下,既然蒙元贼酋深信异域之回回法,为何还要屡次将他们罢黜,重新启用汉官,推行汉法呢?”文天祥听了觉得小皇帝过于贬损士人,争辩道。

  “朕业已说明,两法各有所长,用谁弃谁还要因时度势,才能决定到底是用回回法的实行理财钩考、国家垄断各项事业以开利源;还是如汉人儒士大夫们主张的约束政府、藏富于民。”赵言道。

  “而此时真金继承汗位,为稳固自己的地位,他迫切需要大量财宝赏赐予各封王,加上开支繁重,所以财政日渐紧张。可以儒臣派官员认为元朝应该节省经费、减免税收。反之以色目人为主的理财派官员认为,民间藏有大量财物,应该没收以解决朝廷的财政问题,而这个问题在蒙元立国后朝就没有停止。”

  “既然蒙元启用桑哥以解决财政困难问题,那陛下为何却以为此乃蒙元亡国之始呢?”陆秀夫对小皇帝所言深以为是,但是又不能直言,只能转换话题问道。

  “这其实说起来简单也简单,回回理财之法无外乎有三:一者发行新钞;二者理算;三者增科。若是能妥善实施也可解决问题,可若是妄行却也不免有亡国之虞……”赵解说道。他作为后来人清楚桑哥理财的三板斧,但他不能明说,只能掐头去尾隐晦了其中的一些内容,但也算将事情讲明白了。

  桑哥首先采用的办法是发行新钞兑换原有的中统钞,比率一比五。同时却又规定市面上的东西不准涨价。估计桑哥的原意是欲以新钞兑中统钞,最终恢复纸钞信誉,为展示自己的决心,他甚至毁掉了中统钞钞版。可无论决心如何大,只要皇帝用钱,桑哥就得给。

  皇帝除了跟人动武,还经常赏赐臣下,一赏就是几十万锭。桑哥只好拿出阿合马的老手艺,增发。大家都能看出来了,这显然是滥发大额货币,增发的后果就是物重钞轻,引发通货膨胀,当纸币滥发成灾,必然导致财政崩溃,进而使国家灭亡。

  理算就是清查中央和地方国库的亏空,钩考仓库。而桑哥理算的范围,甚至包括到元朝建国以来历年漏征的赋税,搜括极广,波及到各个行省。想想几十年的空额要在短期内被清算完毕,那肯定是弄点中央和地方皆是人心惶惶,鸡飞狗跳。如此必然得罪不少人,遭到弹劾也是必然的。

  增课程最简单理解就是增加税赋。这本是件极为严肃的事情,可在桑哥口中却是轻松有理,其称:国家经费既广,岁入常不够支出,往年计算,不足百万锭。自从尚书省钩考天下财谷,以所征补偿,未尝征敛百姓。但今后恐难再用此法。因为仓库可征者已少,敢于再偷盗者也不会很多。好像做得理直气壮,但重税之下不知有多少人会因此破产。

  想想急功近利之下,这三种方式确实能在短期之内解决入不敷出的局面,赢得大汗的宠信。但是后遗症也会逐步显现出来,国库经常没钱,没钱然后就印钞票。这种敛财方式在纯粹的农业社会印钞票对于民生其实影响也许不大,因为农民手里有粮食就行,买东西也可以用粮食来换。但是对于基层的地方官员和普通士兵来说,通货膨胀逼着他们贪污受贿、抢劫杀掠。

  而桑哥为元廷多方搜括,解决了迫在眼前的问题,他的权势也必然随之日益显赫。而色目人固有的本性使他会迅速将权力化作财富,他既得专用人大权,一些官员便走他的门路,纳贿求官,出高价者即可得逞。且财权在握,经营私产,掠取财货也是自然。

  所以总得来说,长而久之必然会使元朝中枢内讧严重,国库财政困难,军队迅速失去战斗力。而地方政府权力大,但是基层治理极其薄弱,加上蒙古和色目官员对于中原大地的治理,太不接地气了,导致普通汉人对于蒙古统治者离心力很大,忠诚度很低。而蒙古皇帝此时也当然得不到臣民的拥护,想汉化也来不及了……

  “陛下,既然如此,我朝当如何应对?”小皇帝对蒙元这次内讧的结果已经下了定论,仿佛北伐成功之日已近在咫尺,陆秀夫听了也是热血沸腾,施礼再问道。

  “修德政、积钱粮、练精兵,对敌仍采取攻势,蚕食其地盘,待时机成熟,一鼓作气收复中原!”赵站起身也是意气满满地道。

  ‘咔、咔……’小皇帝话音刚落,忽然电闪雷鸣,几声霹雳在耳边炸响,几个人都是一哆嗦,而文天祥看向陛下的眼神却满是不信,他不相信小皇帝会循规蹈矩地行事,其中不知道又打着什么主意,否则老天怎么都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