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40章 被怼了

第1040章 被怼了


  赵昺一番连珠炮似的回答,以此来验证皇帝御驾亲征非是自己别出心裁,诸多的前辈已经给他做出了榜样。而刚刚的对话也让他想到了自己这阵子郁郁寡欢的原因,虽然他是后知后觉。可心里同样明白已经丧失了亲征的良机,若是自己此时再去只怕不仅会引发文天祥的愤怒,也会引发自己的执政危机,要知道谁会喜欢一个朝令夕改,对属下疑神疑鬼的‘坏孩子’。

  但赵昺知道当下却不能服软,不说在众后妃面前失去了面子,且西征只是一系列收复旧土战役的开始,此刻不能让她们心服口服,以后自己别说亲征,就是想出宫都要‘钻狗洞’了。所以为了以后,他也要说服这帮‘心疼’自己的老婆,同时也为自己刚才的英明决定而沾沾自喜,若是再多几个,这个哭,那个闹,烦也被烦死了。

  “陛下刚刚说的不错,想陛下也知他们亲征的结果吧!”吴曦却没有被皇帝吓到,略一思索反问道。

  “这……宋武帝刘裕,我朝太祖皇帝及多位君王亲征均战果辉煌,创下了基业吗!”赵昺听了一怔,想了片刻才讪笑着道。

  赵昺其实对自己所言却也缺乏底气,只要有心梳理下历史上的皇帝御驾亲征就会发现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不论哪一种亲征,都有相当比例的皇帝要么被杀、要么气死、要么被活捉,或者一败涂地名声扫地,或者引爆矛盾国家而崩溃。

  不过他也注意到吴曦的称呼,别看官家和陛下都是对皇帝的称呼,但是官家一般都是私下中的称呼,适用于后宫或是较为亲近之人,当然也不排除像李逵那种没素质、没文化的鸟人;而陛下则是多用在正式场合,比如君臣之间、朝会之上,说起来都是外人。吴曦换了称呼,表明自己是在与他商议公事,而非私下论事。

  “陛下勿要以偏概全,混淆是非。”吴曦此时也板着脸言道,“宋武帝刘裕及我朝太祖皆是军旅出身,征战杀伐以为常事,又通晓治国方略,亲征自然能战无不胜。”

  “皇后只怕也是强词夺理,皇帝亲征,又有谁不想打赢的,而战场上瞬息万变,皇帝也非神仙,稍有失利或是挫折亦是在所难免,岂能一概而论!”赵昺言道。而心中也是暗骂那些亲征失利的皇帝们,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儿,这不是给自己当反面教材吗?可也知吴曦所言不假,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成功率自然高过外行指导内行,而世界上的皇帝却并非都是打仗的行家。

  “哼,臣妾看强词夺理的是陛下,明知皇帝擅长的应是治吏理政,而非是领军作战,那隋炀帝的前车之鉴,陛下定然也知晓吧!”这时陈淑插言道。

  “隋炀帝乃是昏君,其行惹得天怒人怨才导致亲征失败,难道朕亦是昏君吗?”众人听了陈淑的话,第一感觉就是贵妃真敢说,敢拿陛下与隋炀帝相较,简直就是指着鼻子骂人了。而赵昺听了自然也是满脸黑线,可架不住人家说的还真挨边儿,一拍案几怒道,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色厉内茬底气不足。

  实际上赵昺也是没办法,隋炀帝这位前辈在历史上毁誉参半,其开创科举、开运河、统一南北、取消酷刑等也算有为之君,在军事上也非是‘小白’,其即位前就曾参与与突厥、契丹之战事,皆有所获。大业五年,他亲征平定吐谷浑,设置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也建立了赫赫军威。

  不过隋炀帝在征高丽一事上确是错了,且错的离谱,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赵昺一路走来,自然清楚皇帝到了一线,实际上他的身份就从一国领袖自动降格为一军统帅,最急需的素质是指挥作战的实际经验,而非运谋紫宸的帝王政术。偏偏有些皇帝堪不透这一关,舍长而用短,到了战场就把屁股露了出来。

  隋炀帝自以为“高丽之众不能当我一郡”,征高丽将会是一场有征无战的战斗,故而他事事政治先行,命令诸军不得擅自行动,要前后照应、左右协同,把中华帝国的谱摆足。又下令对高丽实行征抚并举,如果高丽人愿降就停止进攻。诸军大将明知这种打法不对,也没人敢提出异见。于是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行军,光是大军出发就用了四十多天,完全丧失了主动权。

  到了逐城进攻时,高丽人一旦撑不住,便遣使请降。隋军大将不敢自专,一见敌人请降便飞报请炀帝决断。使者一来一回间,高丽人又做好防守准备,如此往复,隋军空耗兵力徒劳无功。高丽人的做法虽然近似流氓无赖,但战场上谁和你讲道理,你既然犯傻在先,就没法怪别人耍流氓。炀帝还犯了军中大忌,给每路大军配一名慰抚使,该使专管招降高丽人,不受本路大将节制,造成了一军二主、令出多门的局面。

  高丽人派其丞相乙支文德以洽谈投降的名义来探听虚实,此人是高丽头号重臣,大将于仲文本想将其扣留,不料慰抚使生恐背负阻挠招降的罪名,把乙支文德放走,白白放过一个削弱敌方实力的好机会。结果在炀帝的胡折腾之下,隋军诸将集体哑火,在互相掣肘、观望不进与空劳兵力中被高丽人拖垮,一百多万人的隋军被击溃。

  平心而论,招徕远人以威服万国,放到国家政治决策层面是没错的。错的是隋炀帝没有认清自己从皇帝变为前线统帅的事实,把政治决策就地当成作战方略指导军队,相当于用勺子吃面条、用筷子喝汤,把诸将弄的有劲使不出,焉有不败之理?

  “陛下熟读史书,当知东汉征伐蜀中公孙述之战和前赵皇帝刘曜反击后赵之战吧!”这时德妃章屏又笑着问道。

  “朕当然知道!”赵昺觉得章屏这丫头越来越像她传说中的爷爷,大有继承其‘满堂欢’雅号的趋势,她十分擅于处理人际关系,气氛不论多么紧张,只要她在往往三言两语就能化解。而现在场面就有些尴尬,自己在几人咄咄的逼问下,明显处于劣势,他想当然的以为其此刻发言定然是替自己说话了,因而十分温柔的点点头道。

  “那陛下定然也知刘曜亲征被擒,导致失国。而武帝刘秀遣将出征,虽连连失将却取得胜利吧!”章屏也十分温柔的回话道。

  “汝……汝,朕真是白疼你了!”赵昺听罢,笑容顷刻凝固了。好一会儿才捂着胸口以手指点着其,一脸悲愤地道。

  “陛下不也常言帮理不帮亲吗!臣妾以为皇后和贵妃所言在理,却绝无诋毁陛下之意,想必陛下也不会因为臣妾说了几句实话就不疼吾了吧?”章屏见状立刻起身施礼,诚惶诚恐地道。

  “好,你很好,朕以后还会好好疼你的!”赵昺看着貌似惊恐,却又嘴角含笑的章屏有心再怒怼两句,可又看到其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只能钢牙咬碎挤出丝笑容道。

  刚刚章屏虽然说的隐晦,但赵昺怎么能听不出来其是在变相的‘劝谏’自己。当年前赵皇帝刘曜为粉碎后赵的攻势,率军亲征洛阳。这位胡人老哥生性好饮,少年时就以能剧饮闻后,老来弥甚。结果醉酒出阵,重伤被擒。五胡十六国初期政权和军队组织形式都十分简单,其运行全靠皇帝或统帅本人维系,刘曜一被擒,本来尚可与敌一战的军队瞬间瓦解,被后赵击溃。

  而东汉征伐蜀中公孙述之战,汉军连续两员统帅都被公孙述刺客刺杀,光武帝刘秀立即令吴汉接替统军,汉军攻势依旧不减。而两个皇帝一死,北征大业要让位于皇权继承交接的顶级大事,无论时机多么难得、准备多么充分,也只能徒唤可惜了。

  章屏列举这两个例子,无外乎是想说一支军队的统帅被擒或战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军队覆没。但如果统帅是皇帝,影响就立即以几何倍数放大,形成一连串不良反应。可如果统帅只是一员大将,意外身故后,朝廷可立即换将,军队继续征战却是不成问题的。

  另外就是警告自己当下军中皆是以自己为尊,其他人是无法调度和控制军队的。若是亲征途中一旦出现吃多了拉肚子,遇到风浪船翻了,马失前蹄摔倒了,或是天降霹雳被劈到了等等意外情况,那么军队将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就会像刘曜一般不仅失身,还会失国,因此绝不能亲征。

  “宸妃是不是也有话要讲?”眼看三个有孕的对自己亲征十分有意见,赵昺也觉情有可原,毕竟打仗还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谁也不想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没爹。因而将目光转向其他两人,见宸妃王妤低垂着头,却不时偷眼看自己两眼,而手中已将丝帕揉搓的不成样子了,显然是有话要讲,可又欲言又止。他心中一喜,其必是担心触怒皇后等人,给其穿小鞋才不敢说,于是出声鼓励道。

  “陛……陛下,臣妾在家中时也曾听父亲讲史,记的说过北齐神武帝高欢率大军进攻西魏于沙苑,战前有人劝他分兵而进,使大军保持一定灵活性,他自以为敌寡我众不须分兵。发现西魏军于芦苇丛中伏兵后,有人劝说放火烧草,西魏人必死无疑,高欢又怕火烧后无法确认敌酋下落,再度拒绝。结果……”王妤被点名,站起身施礼后,怯生生地言道。

  “不必再说了,朕知道结果!”赵昺本想借王妤之口挽回点儿面子,可其却也‘背叛’了自己,黑着脸打断了其言。而那高欢亲征的结果自然是在东魏大军死板地进攻下,众将只能眼睁睁看着西魏人以灵活地奇袭战术取得了战场的主动权,最终高欢的亲征陷于大败。

  “忠言逆耳,虽然陛下不喜臣妾所言,但还是要说的。”这会儿王妤却抬起头鼓起勇气道,“皇帝乃是国之中枢,不论身处何地,可对周边之人皆有波及。且皇帝亲征不比大将出师,国家之政局、皇帝之威信,都与战争成败直接相关,故而无论皇帝本人还有各级将领,往往显得慎重有余灵活不足,甚至往往因为过于求稳放弃奇正变化。而陛下也常言战争历来是不拘成法、崇尚奇诡的,皇帝和将军们若是抱着求稳的心态则等于捆住了自己的手脚,不要说打不出漂亮仗,有时往往会失去自我,频出昏招。”

  “宸妃居然有如此见识,很好、很好!”赵昺有些发火,可看其一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似的,还是忍下了。不过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其所言不无道理,只能讪笑着道。但转眼间却看到其暗暗的冲其他人以手比了个‘V’字,立刻意识到自己再次被耍了,顿觉血往上涌,眼前一黑。

  “哼,高欢之败还算好的,毕竟人没死,还有机会重来。可女真的海陵王完颜亮则一个不心,把性命都断送在亲征中。”而不等赵昺缓过口气来,李三娘冷哼一声又道。

  “对,很对,可朕后悔了!”赵昺此时已经欲哭无泪了,居然连最为信任的李三娘也对自己开怼了,且更加‘恶毒’。

  在金正隆六年十月,金帝完颜亮发三十二总管大兵南下攻宋,大军号称六十万,比当年金军灭北宋时实力犹有过之。若单论军事实力对比,宋军非其敌手,战争初期金军连连取胜,兵锋直抵长江北岸,一时有饮马江南之势。

  然而完颜亮的倒行逆施早已积下祸根,加上他又有杀兄夺位的恶名在先,完颜乌禄——即后来的金世宗趁大兵尽出自行称帝。后方政局有变,本该迅速撤兵敉乱,完颜亮却执迷不悟坚持过江攻宋,结果采石一战金军惨败,军中人心浮动,遂于瓜洲渡暴发兵变,完颜亮惨死,结果连个谥号都没捞到,被草葬于荒野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