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59章 闯滩(一)

第1059章 闯滩(一)


  峡江险,蜀道难,难如登青天。

  三峡险滩复杂多变。三峡内的主要险滩可能在一年中不同时段表现出不同的航道特点:某些险滩表现在长江洪水期,某些险滩表现在长江枯水期,某些险滩表现在长江中洪期。这些险滩由于产生的原因不一样,滩头地理地势不一样,因此危及行船的要害也不一样:有些险滩由于水位落差大而水流飞急;有些险滩由于乱石耸立而泡漩众多;有些险滩表现出碛沙堆积而拥堵河道。

  长江水从上游顺流而下,走过雄伟的牛肝马肺峡,进入陡峭的崆岭峡,流经秭归一段是由多个礁石构成的滩段,便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崆岭滩。江心耸立的一块巨石,将滩流一劈两半,水道分成南漕北漕。北漕礁石林立、交错,恶浪翻滚,险相环生;南漕泡漩密布,水流紊乱诡异,使人无法判断江中暗漩的位置。

  “诸位,可有什么方法渡过此滩?”刘师勇一早便从泊船之处乘一艘小船来到崆岭滩,上岸后向几个昨天寻到的当地‘滩师’相询道。

  “大帅可见江心分水的巨石!”滩师大概相当于水师中的引水,专司把握航向,引导船只过滩,长江中险滩众多,有经验的引水就被称为滩师。一阵沉默后,一个年岁最长的老者上前施礼道。

  “嗯,本帅看到了,昨日一艘战船便在此触礁沉了!”刘师勇点点头道。

  “大帅,崆岭滩就是水上的阎王殿,传言死在此处的水手,比滩下的乱石还多,船工常言:青滩泄滩不算滩,崆岭才是鬼门关之说,要过此处艰难万分……”老者言道。

  “勿要危言耸听,动摇我军心!”听老者说的险恶,刘师勇身边的亲卫眼睛一瞪喝道。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老水手被吓的一哆嗦,连连作揖道。

  “不得无礼,退下!”刘师勇却是皱皱眉,脸一沉训斥亲兵道,又转而向老水手拱手,“老丈勿怪,本帅赔礼了,尽可直言!”

  “小老儿不敢!”老头儿见了也慌乱的连忙回礼道,“大帅,这江心耸立的巨石,俗唤‘头珠’,下边的唤‘二珠’、‘三珠’,呈品字形排列在南北两漕的出口处。因为它们不常露出水面,所以人们把它们称为暗棋礁。将滩流一劈两半,分成南槽北槽。头大珠石身侧和礁石区、泡漩区之间,南北各有一条极为狭窄的航道,起初人们都想躲着大珠,直接滑进这条航道,却最终还是鬼使神差地被吸向大珠石,落得个粉身碎骨。不知什么时候,后来的人们心一横,干脆冲着大珠石去,于死路中去寻找一条生路。”

  “这乃是死中求生之法啊!”刘师勇听了惊道。他早已看过此滩水流紊乱诡异,即便军中最富经验的舵师也无法判断江中暗漩的方位。谁想到要驾船到滩头不变航向,直接朝着大珠石冲去,那样子就活象是去跟大珠石拼命。而到了大珠石眼皮下,再猛一转舵搭上回流,谁又知船便能顺顺当当过了大珠石。可机会却只在一霎那,慢了,则一头撞上大珠,全船粉身碎骨;快了,则被漩涡拖入江底,一行尽喂鱼虾,其中惊险想想就能惊起身冷汗。

  “大帅所言正是。”又有一位中年滩师接言道,“船过崆岭,惊险万状,特别是洪水季节,珠石尽埋江底,激浪翻滚,水柱冲天,更令人怵目惊心,行船若有偏离,概莫能存。而逆水行舟更是险上加险,过去通航之时在此沉没的船只不知凡几!”

  “哦,若此时溯水行舟已无可能了吗?”刘师勇扭脸看去,皱皱眉问道。

  “大帅,也……也非是不能,江水枯水之期南漕水流紊乱,舟船不可行,但可走北漕,不过却是只能行百石的小船,这官军大船皆是五百石以上的大船,万万是过不去的。”中年滩师犹豫了一下,可看到刘师勇凌厉的眼神,又不敢不说,低下头咬着牙道。

  “只能行百石小船?!”刘师勇听了心中一沉,喃喃道。此次西征选择在秋后进军,就是因为担心江水湍急,难以通过险滩。而此前制定计划时,也考虑到此节,出动的战船皆是中型战船和小型战船,到了夷陵后又征调了一批中型辎重船,减少单船载荷,却没想到依然难以通过。

  “正是,即便是小船也要将船上货物卸掉,或以小船,或以人力搬运到滩前,待空船过后再重新装载!”中年滩师壮着胆子再次回禀道。

  “汝等若是能将官军战船引领过滩,本帅不吝重赏,皆赏银百两!”刘师勇想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声开出了赏格。

  “大帅,小的等也盼官军能够收复川蜀,但是这实难从命,赏钱虽高却是没有命花啊!”几个滩师相互看看,皆是摇头苦笑,没有人敢接。

  “本帅记的书中所载,前时可通大船,此时却不能了吗?定是尔等通敌,故意阻官军入蜀!”刘师勇听了脸色骤变,指着几个滩师厉声喝道。

  “大帅饶命,非是小的等不尽力啊!”几个人见兵丁们纷纷抽刀弄枪,吓得纷纷跪下大呼冤枉,一时哀声大气。

  “大帅,小的知道前时确有五百石的舟船在秋水时节溯流而上,但是也要卸载重物,空船行舟。”这时一个年少的滩师惊吓之下大声言道。

  “哦,你起来回话!”刘师勇闻听面色稍缓,指指其言道。

  “谢大帅不杀之恩……”那滩师连忙磕了个头道,可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也吓的腿软了,还是两个亲兵将其拎了起来,不过两条腿也是抖的筛糠一般。

  “小的记得那年江水水位与今年相差不多,有一巨商急着回家,坐的也是大船,情急之下便冒险行船,尽管过去了,但是船帮也被岸边礁石擦伤,修理后才能成行!”年轻的滩师缓了缓才言道。

  “李狗儿,你不懂就不要胡言,那年还是老朽带船过的滩,水位是相差无几,可也没有那几块大石在江中。误了大帅的事情,你有几个脑袋砍啊!”那老年滩师听了却是歪着头大声斥责道。

  “钱爷,此时说也是死,不言也是死,只能试试了!”李狗儿哭丧着脸道。

  “你起来回话,到底是如何?”刘师勇知道事情重大,不能出现丝毫纰漏,否则大军只能无功而返,于是指指老滩师言道。

  “唉,大帅刚刚所言有大船可溯流而上也是真,但那也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老滩师未言先叹口气道,“小的那时尚在幼年,曾随老人行舟江上,那时即便千石大船也能畅通无阻,可后来江岸崩塌,无数巨石落入江中阻塞了河道。直到二十余年后,巨石被江水冲开,才勉强能行小船。其所言勉强能通五百石的船只也是真,但前两年又有山石滑落,挡住了水道,非是小老儿不肯尽力啊!”

  “以你之意,只要将水道中靠岸的那几块巨石移除,便能通行大船?”刘师勇眼前一亮道。

  “若是真能将那巨石移除,小老儿敢以性命担保王师大船可以通行。”老滩师拍着胸脯言道,可转而却又面色黯然,“大帅,那巨石重有千钧,岂是人力可为,即便以火烧碎石之法,可江水汹涌也无法为之。”

  “本帅自有办法将巨石移除,而汝等若能将船队平安带过险滩,本帅所言赏金也会依初兑现,绝不失言!”刘师勇此刻却是面露喜色,笑着言道。

  “小的等敢不尽力!”几个滩师相互看看,眼神中仍是不信,可命总算保住了,齐声施礼道。

  不过他们很快就相信了。刘师勇当然知道要以人力凿石扩充水道即便能行,也非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但是如今他们手中有了火药自又不同了。他立刻调动辎重军工兵营下水在巨石上开凿炮眼,然后填充火药,炸石开路。

  随着工兵的到来,工程立刻开始,而即便如此工程量依然不小,为了保证能一次爆破成功,每块巨石之上都开凿了十数个炮眼,最深的达数尺,口径也有数寸。刘师勇知道水情变化很快,一旦水位再度下降,即便将巨石移除也难以通行,于是下令必须在明日天明完工。

  于是乎,崆岭滩上篝火通明,凿石声持续到了半夜。黎明时分,随着持续不断的响彻山谷的爆炸声,水道中的十多块巨石化作了漫天的碎石雨,在江水的裹挟下向东而去。待爆炸声停止,硝烟散去,除去挡水的巨石,水道豁然开朗,水流也相对变得平稳,北漕水面形成一条五丈宽的新水道。

  不过三珠石尚在,仍然对行船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再者巨石虽除也使得水面之下的情况不确定,战船能否平安驶过,还是让众人心中没底儿,脸上不免浮上一抹忧愁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