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086章 炮火洗地

第1086章 炮火洗地


  蒙古骑兵经过灭金和西征的诸多战役,通过掠夺获得了大量的财物和兵器、盔甲,并俘获了诸国的能工巧匠,使得发展重骑兵成为了可能,搞出了自己的全装具重骑兵,在骑军中的比例也不断提高,一个万人队可达到四成左右,成为蒙古骑兵的一支主力。

  所以此次蒙古军出动重骑冲阵,赵昺并不感到意外,而他多年间为战胜蒙元,恢复大宋故土,也在孜孜不断的寻求破敌之道。随着宋军全面换装火器及一时间难以改变缺马的事实,他围绕着现有装备的火枪和火炮,在战术上进行变革,当下逐步形成以火枪步兵为输出,骑兵负责掩护的模式。

  除了火枪,为了弥补火力输出的不足,赵昺还‘发明’了多种火炮,组建了专门的火炮部队,并不断进行优化。为了让沉重的大炮更好的动起来,他以在实战和生产中积累的经验,在不降低火炮威力的情况下,通过缩短炮管的长度,减轻了炮管和炮架的重量。

  再有,赵昺变过去的利用单行挽马牵引为双行拖曳,这样使用六匹马便能拖拉一门能发射十斤炮弹的重型炮车,四匹马拖拉发射六斤炮弹的中型炮车、火箭发射车,或是佛郎机速射炮,还炮手们装备了“当牛做马”更方便的肩具,让装备的火炮具备了很强的机动能力。

  与此同时,赵昺又给炮车装上了铁制的轴杆和结实的大直径车轮,通行能力大幅增加,可以在崎岖不平的地形上行进。他指导火器工坊造成了更加精密的正球体和直径精确的炮弹,保证了炮的射程和精确性,并减少了炮的装药量,结果又进一步减轻了炮管的重量。此外,赵昺还用预制好的弹药筒代替了过去的弹药和弹筒分开的状况,用分层标尺和炮身调节装置提高了法军炮手的射击速度,从而进一步提高了炮弹发射的速率。

  “陛下,倪都帅请令!”谭飞看到主将发出的旗语后,上前禀告道。

  “朕已授予其机宜之权,自可放手指挥,勿需请示!”赵昺依然端着望远镜看着战场,沉声回答道。

  “是!”谭飞立刻令观通手回复,想了想又让手下侍卫传令加强警戒,并调亲卫团在望楼前布置防线。

  “紧张了?”赵昺见状放下望远镜回头问谭飞道。

  “嗯,属下有些不安!”谭飞点点头,并没有否认。

  “呵呵,我军还是头一次面对这种大规模冲阵的场面,朕也是如此啊!”赵昺笑笑道,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紧张道。

  在琼州,由于作战方式的限制,蒙军数次犯境都是以海上为主战场,能够登陆的敌骑有限,根本机会发起成规模的冲击;在泉州之战中,敌军以汉军为主骑军兵力有限,最大也就是千人队的冲锋;而收复江南的战役中,最大规模的对抗骑兵作战是在皇陵区,但是宋军占据有利地形,并修筑了完备的防御工事,敌骑军难以发起如此规模的战斗。

  所以面对数万骑兵冲阵的战斗,不仅赵昺是第一次经历,大家也皆是如此,能否顶得住,能否能够取得胜利,其实大家都没有底儿。但他觉得万事皆有第一次,且各部皆经过对抗敌骑兵冲击的演练,又是依托军寨据守,而地形上也对敌骑的发挥不利,还是让他有了对攻的底气。

  “倪都帅,为何还不下令开炮射击,敌骑兵都快到鼻子底下了!”王应麟眼看着大队敌骑铺天盖地的呼啸而来,迅速逼近,而我方前沿步军后撤,已经为炮兵让出了阵地,但是并没有开火射击,不免急躁起来,拍着栏杆道。

  “王知事勿急,只打前队不能遏制敌军冲锋势头,只要将其后队打散,才能挫败敌军的进攻!”赵昺言道。

  赵昺十分清楚蒙军在进攻时最常使用的作战方法是在轻骑兵掩护下,将部队排成许多大致平行的纵队,以很宽的一条阵线向前推进。当第一纵队遇到敌人主力时,该纵队便根据情况或者停止前进或者向后稍退,其余纵队仍旧继续前进,占领敌人侧面和背后的地区。这样往往迫使敌人后退以保护其交通线,蒙军乘机逼近敌人并使之在后退时变得一片混乱,最后将敌人完全包围并彻底歼灭。

  而蒙军冲阵时,标准的战斗队形是由五个横队组成,每个横队都是单列的,各横队之间相隔很宽的距离,前两个横队为重骑兵,其余三队为轻骑兵,已便能够保持机动的同时,前队和后队可以恣意穿插变换队形。此外在这五个横队的前面另外还有一些轻骑兵部队负责侦察掩护。

  当敌对双方的部队越来越靠近时,位于后面的三列轻骑兵便穿过前两列重骑兵之间的空隙向前推进,经过仔细瞄准后向敌人投射具有毁灭性力量的标枪和毒箭。接着,在仍然保持队形整齐的情况下,前两列重骑兵首先向后撤退,然后轻骑兵依次退后。即使敌人的阵线再稳固,也会在这种预有准备的密集乱箭袭击下动摇,有时光靠这种袭扰就能使敌人溃散,不必再进行突击冲锋。

  如果纵队指挥官认为预备性袭击已使敌人完全瓦解,那么就下令让轻骑兵撤退。但如果需要,这时就命令重骑兵发起冲锋。但是如果位于中央的部队已经跟敌人交火,那么两翼部队便向翼侧疏开,绕向敌人的两侧和后背。在进行这种包抄运动时,常常借助烟幕、尘土来迷惑敌人,或者利用山坡和谷地的掩护。完成对敌包围后,各部即从四面八方发动进攻,引起敌阵大乱,最后将敌人彻底击溃。

  包围运动是蒙古军队常用的作战方法,而且他们特别善用计谋来实施此种战术。但当下由于作战方式的转变,蒙军不能失去扬州,因而从战略上说其实处于守势的地位,加上地形所限,作战区域狭小,使他们无法发挥机动力强的优势,采用两翼大迂回的战术,只能退而求此次集中兵力于正面战场,进行硬碰硬的作战方法。

  “开炮!”眼看敌骑越发迫近,其果然如同以往开始变阵,两翼的轻骑开始放缓速度,在后的敌重骑兵从预留的空隙中穿插而出,加速向己方防线冲来。而此时敌骑也全部进入了火炮的打击范围,正是最佳的战机,赵昺忍不住挥拳低吼道,仿佛自己正在前沿指挥一般。

  ‘轰、轰、轰……’在前指挥的倪亮就像与小皇帝心有灵犀一般,几乎同时下达了开炮的命令,接令的炮兵旅统制刘鸣将旗一摆,呈梯次配置的火炮阵地中,火箭团和中、重炮团率先开火,阵地上瞬间便被硝烟所笼罩,只能看到炮口喷射的火焰及火箭弹亮丽的弹痕。

  随后便见火箭弹群率先在敌后军中爆炸,腾起一朵朵烟云,周围的敌骑立刻陷入其中,而能从其中挣扎而出的敌骑已是十不足半数。而火炮射出的开花弹虽然没有火箭弹那么绚丽和有震撼力,但是落地后也炸出一个个巨大的火花,破碎的弹片夹杂着迸射的泥土和石子四处飞溅,成辐射状射出,二十步之内瞬间是人仰马翻,非死即伤。

  “呼……”赵昺舒了口气,随着己方大炮的轰鸣,蒙元骑军的战心开始混乱,骤然受到炮声惊吓的战马有些失控。可蒙军毕竟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兵,战斗力虽不不比往日,但底子还在,在第一轮火炮轰击过后的间隙,各部的军官迅速收拢各自的部队,调整队形,继续向己方冲来。

  “啊……”眼见敌军只是被炮火轰击后,只出现了短暂的混乱,连马都没有下,在奔跑中便重新调整好阵型,再次猛扑过来,本来见到己方火炮群射之威,变得兴奋起来的王应麟又紧张起来,哑然失色道。

  ‘轰、轰、轰……’在敌骑距己方阵地尚有两百步的时候,布置在中军前的速射炮开始发威。速射炮的霰弹装药子筒中装有五十枚小弹丸,在火药的催动下出炮口五十步外就散射开来,分布扇面达能达数十步,当然距离越远,散布的面积越大。当下距离虽远,可激射的小弹丸威力不减,即便半寸后的铁板也能洞穿,而敌重骑兵的装具虽然内套锁子甲,外罩铁叶子层层拼接的扎甲,可也被瞬间穿透,正应了那句‘火器之下安有完铠’之说。

  速射炮因为采用子筒欲装药,射速很高,不等敌骑冲进百步,已然发射了三轮,生生的将敌骑兵阻于前沿百步之外,从高处看去,敌军阵线已然在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凹部,就像一轮弯月一般。而此时火箭炮和火炮完成了再次装填,重新校正射距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炮火覆盖。连遭炮火打击的敌骑军,这时已经是伤亡惨重,遗尸遍地,但在进攻的惯性下,依然滚滚向宋军防线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