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60 章 绝灭

第 60 章 绝灭


  (打算从第七十章开始,每章3000字吧,兄弟们好象都嫌字太少)

  “战士们都还在各尽其职,这么长时间的战斗,我们连深渊、地狱、天堂都闯过了,不能束手待毙!所有地方敌人都如鱼得水,我们甩不开,打不过,怎么办?”

  这时,一个战士跑了过来,敬了个礼,仓惶说道:“将军们,防护罩已经被敌人击毁,能量只够最后一次跹跃,请尽快做出决定。”

  “未来研究学者邓博士昨天找到我提出建议,他跟毛博士和周教授取得共识,凡是人类思想和作品中出现过的世界就一定会真实存在,这是时空中最大的奥秘,时空之力会影响各时空的思想,产生作品,这些作品就必须也必然存在,敌人对过往人类世界不可能有我们熟悉,只有在人类世界我们才有主场优势,也许这是我们唯一出路!”

  “这个理论已经出现一千多年,但谁也无法证实,最关键的是,我们没有最需要的时空坐标,不象天堂和地狱之类,在几千年的探索中,我们虽然不能进入,坐标早已明确!”

  “邓博士提议,摸着石头过河,既然是作品,都存在想象中,不必输入坐标,跹跃时,我们三人共同在心内观想最古老,世界观最完整的人类作品和历史就好。”

  “好,我觉得应该去...”

  “不要说出来,我们只需要观想大概,说出来敌人就会知道!再说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敌人才不可能确定坐标。”

  林、彭、刘三位将军手拉手站在操作台前,闭目冥想,人类的思想瞬息万变,人类的作品浩如烟海,这三人观想,连自己都说不清想到那一部作品的时候,时间战舰猛地一顿,从原地消失不见。

  在三人牵手时,毛博士一拍丁一肩膀:“走!”两人出现在了战舰外面。

  不等丁一看清时空战舰全貌,一大团黑色烟雾就向战舰裹了上来,空中现出一个大洞,时空战舰向大洞穿行过去。

  黑雾中现出一张脸,丁一怎么努力也无法看清,那张脸上一张大口张开:“回来!”丁一听不懂但就是明白那脸的意思。上下唇往下一合,巨大的时空战舰卡顿在黑雾脸的口中。

  脸孔狰狞,黑雾漫延包裹整个战舰,战舰就象落入网中的鱼,剧烈挣扎着,放出无量豪光,驱散黑雾!黑雾奔涌,驱散多少就又出现多少。

  那脸上两只大眼猛然睁开,鼻孔里喷出两道金光,击打在战舰上,就象被放在锻打台上的铁团,金光一闪一缩,不停重复,在金光一下接一下的打击下,变成了一块金色的牌状物体,丁一发现,这块金牌纹路分明就是自己在大白象国王宫得到的那一块,金牌在打击下迅速变小。

  空中突然现出一人宽的裂缝,一个须发皆张的高大老人出现在裂缝前,‘啊,那是毛博士’丁一看看身旁的毛博士还在,空中出现的毛博士大喊:“去死吧!”手上不知道什么武器,亮光闪动,直击怪脸的右眼。

  怪脸右眼一闭,嘴里怒吼了一声,毛博士身侧出现两个指头,捏住了毛博士,毛博士在两指之间,就象一只小蚊子,轻轻一捻,毛博士变成了肉泥,肉泥中一个虚影倒退入小裂缝中,消失不见。

  怪脸怒吼时,金牌上下一震,穿入大裂缝中,同样消失不见。

  黑雾向大裂缝中冲去,却被大裂缝弹了出来,紧接着,大裂缝和小裂缝相继消失。虚空中唯独剩下一个怪脸咆哮!

  丁一身旁毛博士信手一挥,怪脸也不见了,只有丁一和毛博士立在虚空。

  毛博士看起来情绪低落,对丁一说道:“下次我再找你吧,我所在时空的人类最终灭绝场景给你看过了,现在我没有心情跟你说太多,再见!”

  ========

  肚腹间传来痛疼,河边一颗大石头上,丁一被人俯趴着放在上面,嘴里不停地冒出血水。

  丁一迷糊着睁看眼,只能看到石上的青苔,一个声音传入耳中:“爹爹,这人吐的都是血水,好吓人!”

  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来“那也得让他吐,喝太多水了,都好象没什么出气了,能吐出来就有救。”

  “爹爹,那把剑好重,俺都拿不动,不过好锋利,刚才俺拿木棍试了下剑锋,轻轻一放就断了!”

  “春儿,不要随便动人家东西。云哥,咱们救了人,这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知道,别惹祸上身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男子声音说道:“没事,这人不管好坏,伤这么重,都动不了手了!吐血吐成这样,还活着的真少见,只怕内脏都碎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希望他能活过来吧!他怀里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什么身份。”

  水里脱掉外衣,怀里的散碎银两肯定掉河里了。不过,听得这男子说什么都没有,丁一有点意外,用心感觉下,胸前与石头接触的部位确实没有金牌,内衣还裹在身上,缝在内衣上的金牌却没了,金牌那去了?

  “云哥,得去镇上请大夫来看看,这人吐血太多,还有腿上伤口撕裂了好大的口子,你只是用布缠紧,只怕不行!”女声又道。

  “看他的命吧,咱们胥民去请大夫,大夫也不会来,伤太重,又不可能背到镇上去,命硬自己抗不过,那也没办法,尽力了!”

  “爹爹,这个哥哥是个好人!”

  “春儿怎么看出来的?”

  “坏人都长得凶得很,就象村里的大牛,老吓唬我,脑袋大腰板粗!这哥哥长得不象坏人!”

  “咳咳...”丁一发出了声音。就觉得腋下一双大手伸来,那男子把丁一手大石头上搬下来,挪到河边草地上。

  丁一躺着被男子扶起半个身躯,看着面前的一对青年男女和儿童,虚弱地说道:“谢谢你们救了我,这是那里?”

  “卫河,河边上,你这是怎么了,受伤这么重?”

  “我叫丁昊,我是商队护卫,出新乡城往北走了不到两个时辰,碰到六个怪人,把我同伴都杀了,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见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锦衣卫对各种情况下的应对都有过训练,丁一不清楚这几人什么来头,编个慌话糊弄过去再说:“不用请大夫,我自己能好,等我好了一定重谢贤夫妇,只是那几个怪物离得不远,咱们还是快点躲开吧,他们见人就杀,凶得很!”

  商队护卫不能说是好人,也不能说是坏人,但至少有工作,男人放心不少,告诉丁一自己叫邱云,老婆叫王秀,他儿子叫邱春。

  邱云把丁一抱到船上舱房里,帮他躺好,出去后长篙一撑,向下游行去!

  春儿拖着丁一的转轮剑,送还给丁一:“大哥哥,俺能不能做护卫,爹爹说,做什么都比打渔强!”

  “当然可以,只要你学好本事!”丁一接过长剑,放于身侧,他的神光内功自动运行治伤,重新包扎好腿上的伤口,闲着无事陪小朋友聊天了解附近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