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73 章 传功

第 73 章 传功


  泰山派弟子从华山出来,一路慢行,观赏沿途风景,山陕之地乃是古秦国和唐朝龙兴之地,人文自然景观都十分吸引人,与齐鲁果有很大不同,直走了半月有余,才到达了恒山!

  华山派大弟子洒脱俊朗,恒山派有一位妙龄尼姑深爱之!淳于星死讯传入恒山,小尼姑仪真终日以泪洗面,跪于佛前不动半步,不住念诵超度经文,只盼淳于大哥早日飞升极乐或早日托生富贵人家,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衣带渐宽,瘦得脱了型!

  青灯古佛,寂寞如雪!

  无戒和尚站于庵堂,满面羞愧,一手叉腰,一手摸着光头,烦闷不已!此次下山本欲劫杀仇人丁昊,最后丁昊消失不见,梅林六仙尽数死难。无戒不管如何安慰引诱仪真,仪真只是默默垂泪,不发一言!

  突然小师妹李萼闯入庵堂,一把拉住仪真:“别哭了,杀死淳于星的家伙有消息了!”

  仪真红肿的双眼盯着李萼,语音干涩:“那人在那里?”

  “泰山派弟子说,丁昊派属下到泰山派接人,透露了行藏,丁昊居然是锦衣卫崇文门百户!师姐,我们可以去找他给淳于星报仇!”李萼语音清脆,几句话说清了丁昊的来历!

  “我不去,淳于大哥福簿,这是命,丁昊杀了淳于大哥,可他也杀了大魔头方长根,都是为了救我,淳于大哥不敌方长根,不得不跟方长根虚与委蛇,结交为友,我不怪丁昊,这都是我的罪,阿弥陀佛!”仪真落泪低声道:“不用找丁昊,我为淳于大哥祁福,希望他早日托生富贵人家!”

  “嘿!”无戒和尚叹口气,‘此人让我闺女伤心,却得杀了他出气’一溜烟再次跑下了山!

  丁一难得安静,日日练功不缀,十二正经的最后的经脉全部打通:足太阳膀胱经,手厥阴心包经。

  足太阳膀胱经循行部位起于目内眦睛明穴,上达额部,左右交会于头顶部百会穴。本经脉分支从头顶部分出,到耳上角部。直行本脉从头顶部分别向后行至枕骨处,进入颅腔,络脑,回出分别下行到项部天柱穴,下行交会于大椎穴,再分左右沿肩胛内侧,脊柱两旁一寸五分,到达腰部肾俞穴,进入脊柱两旁的肌肉,深入体腔,络肾,属膀胱。本经脉一分支从腰部分出,沿脊柱两旁下行,穿过臀部,从大腿后侧外缘下行至腘窝中委中穴。另一分支从项分出下行,经肩胛内侧,从附分穴挟脊三寸下行至髀枢,经大腿后侧至腘窝中与前一支脉会合,然后下行穿过腓肠肌,出走于足外踝后,沿足背外侧缘至小趾外侧端至***交于足少阴肾经。本经脉腧穴有:睛明、攒竹、眉冲、曲差、五处、承光、通天、络却、玉枕、天柱、大杼、风门、肺俞、厥阴俞、心俞、督俞、膈俞、肝俞、胆俞、脾俞、胃俞、三焦俞、肾俞、气海俞、大肠俞、关元俞、小肠俞、膀胱俞、中膂俞、白环俞、上髎、次髎、中髎、下髎、会阳、承扶、殷门、浮郄、委阳、委中、附分、魄户、膏肓俞、神堂、譩譆、膈关、魂门、阳纲、意舍、胃仓、肓门、志室、胞肓、秩边、合阳、承筋、承山、飞扬、跗阳、昆仑、仆参、申脉、金门、京骨、束骨、足通谷、至阴,单侧六十七穴,合计有一百三十四个大穴。

  手厥阴心包经起于胸中,出属心包络,向下穿过膈肌,依次络于上、中、下三焦。它的支脉从胸中分出,沿胁肋到达腋下3寸处天池穴向上至腋窝下,沿上肢内侧中线入肘,过腕部,入掌中劳宫穴,沿中指桡侧,出中端桡侧端中冲穴。另一分支从掌中分出,沿无名指出其尺侧端关冲穴,交于手少阳三焦经。该经脉腧穴为天池、天泉、曲泽、郄门、间使、内关、大陵、劳宫、中冲,共九穴,左右合一十八穴。

  十二正经一通,内力经各大脏腑、手足阴阳表里联接相传,周而复始,如环无端,全身气血通过十二正经搬运,内至脏腑,外达肌表,营运全身。内力循行几圈,全身滚热,丁一兴奋难耐,本是五心朝天端坐之人,直接弹射而起,穿窗而过,在地上翻起了筋斗,院里翻得两圈,一个筋斗翻上院墙,在墙上翻了两个,居然又翻上了房顶,房顶院墙只如平地,但见丁一风车般轮转不停,一会翻上一会翻下,折腾不休,直翻了两三百个。

  府中众人听得动静,纷纷出屋观看,但见丁一翻动如飞,尽皆错锷!见丁母脸有担忧之色,齐可欣急忙安慰丁母,说这是丁一武功大进,心情畅快。

  待得丁一折腾完全,落地站稳,脸不红气不喘,只是嘿嘿傻笑!

  丁母早让小红端了盘热水在地面候着,边用热手巾给丁一擦脸边笑骂道:“都快当爸的人了,怎么还象个小猴子一样上窜下跳。也没个当官的样子,我听人说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猴跳舞跳地,没地让府中下人看笑话!”

  丁一擦了把脸,笑而不答!自此以后,小无相功不需运转,如江流般自如运行,十二经脉与时间对应,分时分段搬运气血,内力自然日日增进,有歌为证:

  寅时气血注于肺,

  卯时大肠辰时胃,

  巳脾午心未小肠,

  申属膀胱酉肾位,

  戌时心包亥三焦,

  子胆丑肝各定位。

  无极指玄经剑理高深,无人讲解,结合易经术数与八卦,丁一学养不足,看得云山雾罩,此时并不着急,不过三千余字,越是拗口越是好记,如同小和尚练经,只管诵念,后来,倒背如流!知识这个东西,只要在脑子里就是自己的,早晚有一天能够理解吃透!

  某天,云中飞命人到百户所传唤丁一,对丁一道:“长空剑谱我已练成,此功法果乃我等大内残缺之人特有!你且看我演示一二!”

  瞻之在左,顾之在右,云中飞趋退如电,一团剑影转瞬间就袭遍了整个庭院,以丁一此时的功力眼光,居然看不清云中飞的身法,更不要说那一团剑光,如何进招变招,恍忽明白,如与云中飞搏杀,只怕无招架之力!

  见丁一面有讶色,云中飞哈哈大笑,停步在丁一身前,问丁一道:“听说你家小妾怀有身孕?”

  丁一惊魂甫定,刚才云中飞身法如鬼如魅,如露如雾,武功居然能练成这样,完全超越了人体速度的极限,回过神来,急忙应是。

  “我的剑法如何?”云中飞问。

  “没有看清,只觉快如闪电,目不睱接!”

  “你可愿学?我可以教你!”云中飞笑道。

  “这我能学会吗?”

  “能,待得你孩子出生,如果是男孩,能够传宗接代,你就可以随我入宫,我亲自教你,如何!”

  “督公恕罪,卑职家有老母在堂,娇妻美妾,实在是不能入宫呀!”

  云中飞哈哈大笑,转眼收声止住,却又神情萧瑟,仰天叹道:“非不能也,实不愿耳!不强求不强求!可怜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终究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一派虚妄,自欺欺人!狗屁叶轻候,十方大全法本乃神功,让他改得面目全非,滋养我太监残缺之处尽被此人改之,着实可恼可恨!”弃剑于地道:“武功天下第一又能如何?”

  丁一心中天人交战,几乎要忍不住告诉云中飞神光内功,几度思量,还是忠君爱国的思想占了上风,在大内皇宫,云中飞还是做个安安静静的美公公更加利国利民!

  云中飞默然半晌,转头看着丁一:“你最近武功练得怎样?”

  丁一躬身答道:“禀督公,卑职已经打通十二正经,正准备把除任脉、督脉外的其它奇经六脉一一打通!”

  “喔,你进境到快!”云中飞出手如电,一把拿住丁一手腕脉门,凝神体察!

  丁一不及反应,好在云中飞没有恶意,只得放松身体,就觉得手腕上一股浑厚的内力沿手太阴肺经循行而上,之后转入任脉,接着是督脉,然后攻入了冲脉,内力如策马奔腾的轻骑大军,一路打通了奇经八脉的其余六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与八脉相关的八处大穴公孙、内关、临泣、外关、申脉、后溪、列缺、照海都热烘烘的!(本来八脉可以写数百字,有书友反对,因此简化之!)

  云中飞的内力又在奇经八脉里缓缓流转两圈,把之前因强横打通而冲伤的经脉温养扶慰一番,就退出了丁一体内,云中飞笑着对丁一道:“你帮我带来长空剑谱,我帮你打通奇经,自己感觉下!”

  丁一体内,奇经八脉交错地循行分布于十二经之间,一方面能够时时壮大内力气血,另一方面能够蓄积和渗灌经脉气血、协调阴阳,以供体内运动和不时之需,至此,丁一的内力终于大成,大周天每日循行不绝,身体健壮,百病不生!体内主干道路已通,此外还有些细小经脉如十五络脉,纵横交错沟通全身,如乡间小路,已经不是十分重要,大周天之余,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慢慢打通!

  待丁一收功站定,云中飞道:“我欲南下开发夷洲,你可愿随行?待夷洲事毕,我等回京向皇爷报功,我保你一个正三品的武职!”

  此时路盛的奏表早已送入京师,只是朝中大臣不以为然,只有一直关注此事的云中飞才与皇帝面前数次进言,使皇帝对夷洲也产生了兴趣,只待时机一到,便会受命南下。

  正三品的武职?锦衣卫指挥使也不过才正三品,正三品是平常武职的最高级别,再往上的总兵是非常设的职级,除非有战争和突发事件,此外就是站于朝堂的一二品大员,那是自己仰望从来不敢想的位置。

  谁不想在史上留名,开发夷洲之事对中华民族功莫大焉,丁一怎会不愿,当下单膝跪地:“卑职愿随督公南下建功立业,与督公共襄盛举!”

  云中飞笑笑:“好!好!你且回去等消息,待京中事了我们就启程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