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94 章 血战一

第 94 章 血战一


  诅咒皇帝乃是诛九族的大罪,张勇表面说是可以商量,其实把丁一逼到了死角,话已至此,多说无益。丁一缩于墙后,交待大伙一会儿的战斗。

  张停阴着脸站在张勇身后,双眼射出凶光,冷冷地看着丁一躲藏的地方,对张勇道:“将爷,小丁本事一般,他的兵卒更不能与我西北边军相比,给我一伍兵卒,我为将爷取下小丁的人头。”丁一两下江南都未与张勇等人见面,他们对丁一的印象还停留在西北,那时候丁一的本事低微得很,实在不值一提!

  张澜笑道:“停哥,杀鸡何用牛刀,小丁不过是瓮中之鱉,釜中游鱼,何必亲自动手,让小的们立功就可以了!”

  房顶上出现许多兵卒,荷弓执弩,周围百姓惊惶逃窜,奔回家中,关门闭户,外面很快就清理一空。

  “别废话,速战速决,尽快完成任务离开现场,此地不宜久留。”张勇拉开大弓,呈半满状态,摆了摆头,示意动手。

  张停道:“随我来!”手提大枪,在房顶上如覆平地,踩得啪啪着响,当先向丁一所在地冲去,数十个兵卒执弓随在张停两侧,向前包抄。

  “走!”就听丁一大喝,放声长啸,当先窜过一堵围墙,向南京城方向驰去,只见丁一的部下贴着墙角,影影绰绰,跟着丁一快步离去。

  “哼,想跑?”张勇弓开如满月,箭如流星,“哧!”的射翻了一个露出半截身体的人。左手后背,又从身后箭筒里抽出一只箭搭上,跟在张停身后纵跃前行。

  张澜道:“弩手跟上,压制掩护。”原来刚才的弓手都已弃弓于地,各执兵刃随张停冲上,三十余个劲弩射手,留于身后,此时这些人随着张澜稳步前行,不急不躁,平端弩弓在脖颈以上,双眼在望山之后,步步瞄准,稳稳跟在大队后方十来步远。

  张勇带来的百余人全都向前,人人有一身不错的武艺,在屋顶上窜高伏低,依旧不见阵型混乱。始终占据房舍上的各个制高点,以合围之势迅速上前。

  除了沙沙的脚步声,只有房舍中的声声狗吠,这些人却安静异常,杀气腾腾!

  张勇前冲得几步,突然超过张停前头,蓦然立定,弓开满月,双指一放箭尾,长箭电闪般直奔丁一背部,就见丁一身体一歪,啊地叫声中,脚步踉跄,踏破了屋顶,屋瓦碎响中,丁一消失不见。

  张勇收弓站定:“去,给我把丁一请出来!”

  “是!”张停应得一声,带领六十余个好手以丁一坠瓦处为中心,围了过去,其中二十余人分成数组,前后左右围定了这所宅子的前后院墙各处,丁一插翅难飞,眼见着就情势不妙之极。张澜带领的弩手加快脚步,准备迅速与张勇汇合。

  丁一的部下纷纷隐入各自身旁的门户,张停等人懒得理会,那些人武艺低微,搞定了丁一,一会再搜杀不迟。

  张勇见张停围定,放声叫道:“小丁,你出来,弃械于地,我饶你不死!”

  气势沉凝,难言的沉默。

  “我数三声,过时不候,1,2”张勇开始读数计时。张停等人蓄势待发,只待三声一响,就要破开屋舍,把丁一砍成肉泥!

  张停身先士卒,离丁一所在屋舍最近,站于旁边屋的屋顶,嘿嘿冷笑,心中对丁一不以为然,这么多好手,别说丁一,就是云中飞也拿住了。

  突地一声脆响,脚下不远处屋瓦四散飞裂,一条人影冲天而起,手上两团寒光爆攻而至,如海潮般狂卷过来,张停措手不及,手上长枪只来得及横竖挡得两下,就被挑飞上天,一条胳膊离体而去,“啊!”地痛呼声中,从屋瓦上滚了下去。

  两团寒光突地一收,丁一又一次踏破屋顶,落了下去。张勇的利箭擦着丁一头顶射空,顿时大怒,弃弓于地,拨出长刀,飞身从屋顶空处追了下去。

  怒喝声从四方传来,张停之前率领的兵卒纷纷抢进。

  张澜大喝:“张停!”带领众弩手急急前赶。

  张澜正在前行,突感脚下有异,一杆长枪刺破瓦面,从下方袭来,张澜虽惊不乱,错足踏开一步,身形倒翻而起,头下脚上,手中长刀自空刺下,错开枪尖,侧刺来袭者,虽守实攻,正是战场上一命换一命的打法!

  唐天德突破瓦面,丈八长枪也不收回,手腕一振,举火撩天式变成力劈华山,枪势沉雄,变招奇快。张澜招式用老,避无可避,被一枪重重砸到,“彭”的巨响声中,远远地飞了出去,砸破旁边屋舍的瓦顶,落了下去,这下受力实在,伤得极重。

  众弩手急忙转身,松开望山,数十支长箭向唐天德射去,半空中唐天德长枪疾闪,舞出点点寒星,长箭被磕飞到四面八方,唐天德翻身落入院中,撞开隔墙,向落地的张澜扑去。

  弩手急急赶赴支援,屋瓦再次爆响,一条胖大身影冲天而起,无数寒光闪烁开来,向众弩手爆射而去。众弩手精力集中在张澜受伤落瓦处,这下子死伤惨重,十数人滚下了屋顶,有受伤的拨出暗器一看,竟然是铜钱。

  原来一早丁一吸引张勇追击,命无戒和唐天德留在原处,适当移动截击后队弩手,战斗中弩手的远程支援是比火枪和弓箭更恐怖的存在,对张勇的射术,丁一都没觉得有多可怕,却觉得必须首先清除弩手。

  怒喝声中,两团人影,撞破房屋,翻翻滚滚,从房屋中打了出来,丁一双剑连环,搂头盖脚,一浪高过一浪,不给张勇喘气机会。丁一攻,张勇退,一对一的战斗中,张勇竟然不是丁一对手。

  张勇高呼:“布三才阵!围杀,围杀,一个不留。”两名老卒,两支长枪突地从张勇腋下穿出,直奔丁一胸腹。张勇疾退,双手腕在两名老卒肩上一压,借力飞腾而起,长刀打着滚从空中向丁一落去。

  丁一急退,侧面又是两支长枪攻到,一柄地趟刀从下方袭来,一时间,两组三才阵,六件兵器笼罩了丁一的头上脚下胸腹两肋,不得已,丁一碎步急退,又回到了房中,当机立断,不待敌人攻入,从后窗跳了出去,消失在另一间房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