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29 章 止啼 28

第 029 章 止啼 28


  《太平要术》共分三卷:天地、人、鬼神

  天地卷开篇:天地虽大,其化均也;万物虽多,其治一也;人卒虽众,其主君也。天籁小说WwW.⒉君原于德而成于天,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以道观言而天下之君正,以道观分而君臣之义明,以道观能而天下之官治,以道汎观而万物者应备。故通于天下者,德也;行于万物者,道也;上治人者,事也;能有所艺者,技也。技兼于事,事兼于义,义兼于德,德兼于道,道兼于天。故曰,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无为而万物化,渊静而百姓定。记曰:“通于一而万事毕,无心得而鬼神服。

  讲的是天地与人的关系,有点象哲学范畴,说国君要治理天下,要顺其自然,最后的结论是:通晓大道因而万事自然完满成功,无心获取因而鬼神敬佩贴服。

  天地卷讲述:天道运而无所积,故万物成的演化规律。天道是自然变化的规律。天道规律行得通,万物昌盛,一岁一枯荣的原因何在!讲的是人要顺天。

  人卷讲述的是人体本质,说道“通天下一气耳”教授体悟天道,“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便是如何聚气,如何运力,如何脱离大千世界,成就真正的自由,能够:“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人到了极致,便是与天地一体,混然为一,我呼吸便是天地呼吸,天地运转便是我运转,最终达到盘古之境,与天地同!是一条脱离天地桎梏,个体脱之路!

  鬼神卷一些术的运用,包括奇门循甲,如何运用天地大势对人进行影响,包括撒豆为兵,剪纸为马,白日升腾,夜间神游大千,通阴阳,晓古今,当真是神乎其神,妙到绝巅!

  好书是好书,可惜古人云:知易行难,太平要术之中道理讲得明白,叙述却简之又简,所谓法不传六耳,没有师父引领前行之路,打开方便之门,想要从此书中得到真正的大道,任重而道远,非一日之功,甚至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把上面的东西融汇贯通,难怪张角死后,黄巾军没有再出现能服众的核心人物,估计就是没人能够领悟上面的东西,其它太平道的人员拿着书,就是入宝山而空回,望洋兴叹,却眼睁睁败落,连这几卷书都落入大汉朝庭之手,估计曹操也是从大汉的库藏中找出来的,虽然放于寝室,从明光宫的交手来看,曹操也没能学到东西。

  通篇读下来,只有鬼神卷中白日升腾之术若有所悟,冥冥中,丁一总觉得自己可能最先悟通这个术法!

  将几本书小心地用油纸包好,放入怀中,摸着胸前的金牌印痕,不知道毛教授通晓时空之谜,对这个太平要术会不会多一些理解,下次见到毛教授得向他请教一下,毛教授也没留个联络方式,只能很被动的等他招呼

  “大人,大人,请用饭!”有些娇弱,怯生生的话语惊醒了丁一的思索,刚才过于认真,门外有人居然没有现。丁一暗自警醒,不管有什么事,安全都是第一位的,以后再不能这么专心了。

  “拿进来!”丁一命令。

  两个梳着双丫髻,脸容俏丽的十二三岁少女,提着个食盒送了进来,低着头,小心翼翼,把食盒中的饭菜一样样摆在案几之上,最后还取出了一壶酒和几个杯子。

  “把酒收起来,我不喝酒!”丁一双腿盘膝坐在席子上,有些不满,汉末还没有桌椅,坐在席上跟坐在地上也差不多,十分别扭。

  “是!”两个少女急忙把酒壶和酒杯又收进食盒,双手轻轻抖动,脸色煞白,冷汗都下来了。

  丁一冷声问道:“我很可怕吗!”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大人饶命,大人饶命!”两个少女扑地跪倒在地上,不住磕头!头上的双丫髻都磕散了。

  丁一哭笑不得:“起来,别磕了,有没有听清我说什么?我是问我很可怕吗?”

  两个少女不敢起身,半挺着身体,不住哆嗦却说不出话来。

  “起来!”丁一大喝一声。

  少女条件反射地猛然站起身来,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不停落下。

  两个站岗的士兵在门口探出身来:“大人,这两个丫环惹您老不高兴了?要不要拉出去杀了!”

  “去,去,没你们的事。”两个士兵急忙又缩回头去,站得笔直,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丁一无奈道:“行了,别哭了,我问话呢,再不回答就拉出去砍头示众,我问最后一遍,我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怕我!”

  左边那个胆子似乎大点,止住悲声:“大.....大人不......不可怕,奴......奴婢是进府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的,大人饶命呀!我们保证不出去说!”

  “什么不该看的,说清楚!”

  少女偷偷看了丁一一眼,看他寒着脸,更加害怕了,语声哽咽:“就是进府时,喂到好大的血腥气,墙上......墙上还有没刮干净的血渍,在墙角还看到半根手指头。大人饶命!”那个少女又跪倒在地,砰砰磕头,另一个少女从头至尾没有坑气,此时也跟着扑地跪下,磕了起来。

  宰相府很大,说起来虽然才六进,但院里套院,足有百多间房屋。昨日夜间克厮杀半夜,死人太多,院里血气太冲,时间有限,清理得不够干净,吓到这两个小丫环了。好在因为第四进第五进杀得太惨烈,丁一暂时住在第六进,两个小丫环从后门进来,还没到第四第五进,否则直接吓死都有可能。

  原来如此,丁一喝道:“不许哭,不许磕头,不然砍头,起来!”两个丫环跟安了弹簧一样,瞬间站起来了。

  丁一喃喃道:“我又不吃人,没那么可怕,你们坐在旁边,跟我说说我大汉的事,说说许都的事!”话音刚落,却听到噗通两声,一个丫环摊倒在地,另一个丫环也抖如筛糠,嘴里还嘀嘀咕咕:“还要吃人,还要吃人!”看来一个是吓摊了,一个是吓傻了。

  “唉!”丁一叹口气,看来自己在许都以后也可以止小儿夜啼了。不再想着交流,埋头大口吃起饭来,没一会就吃完,大声叫门口士兵进来收拾碗筷,顺便把这两个少女好生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