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44 章 斩首

第 044 章 斩首


  少女被两个亲卫反抓着手臂,不住挣扎,绑的时间太长,哪里还有力气,更象是小白兔被提着耳朵的挣动,见没有效果,少女半抬臻,喘着粗气,凝目荀攸,嘴角还喷着血沫:“你认识曹婴?你是谁?”

  荀攸后退一步,拱手施礼道:“在下荀攸荀公达!你是何人?曹婴何在?”

  少女笑了,半肿的脸显得有些诡异,说道:“荀攸荀公达,背主之贼,小姐当然还在江东!”

  荀攸皱眉道:“何谓背主?曹公是我好友,却非我的主公,荀某效忠天子,何错之有?”

  少女鄙视的眼神十分明显:“你伙同外人灭曹家满门,也配说是人家好友,我呸!小姐每日以泪洗面,都是拜你这种好友所赐!”

  见荀攸神情低落,丁一笑着安慰荀攸道:“何必在意小女子的看法,为国除奸难道还有错了。天籁小说WwW.』⒉再说灭曹氏满门,乃丁某一力所为,与荀氏无关。荀氏但求削平群雄,还天下安宁,功莫大焉!”说是安慰,轻飘飘的,心结终究要本人慢慢解开,何况荀攸智者,丁一觉得他不可能受人鄙视两句就会走不出来。

  “既然不是曹婴,你们继续审讯,让她供出同伙!”谁管对方是不是佳人呢,对方都要杀自己了,丁一还可能客气吗?

  丁一转身示意荀攸出去,荀攸叹口气,吩咐道:“对待女人还是不要太酷烈才好!”两人相偕离开。

  少女还在喝骂,亲卫随手弄个布团,塞入少女口中,又一次把他吊在梁上,他们是丁一的亲卫,不是荀攸的亲卫,现在要的是审出同伙,怎么可能不酷烈。

  刚刚回到房间,密谍司朱淼来访,在白天丁一入城之时,他不愿意与徐州众文武见面,在糜竺迎接前悄悄离开,此时摸清了白天刺杀的情况,又听到下属汇报广陵郡战况,专门来找丁一和荀攸汇报的。

  “二位大人,在城门刺杀的那帮人是孙策的人马!如果不是卑职去迎接两位大人,城内兄弟一时不好联络我,这些家伙跟本就不可能搞了事来。”朱淼一来,就斩钉截铁的为刺杀盖棺定论。

  朱淼成竹在胸,徐州城为刘备所夺,密谍司一直在暗处活动,孙策在徐州暗伏人马,早已为他侦知,只是他早先巴不得刘备出问题,所以本没有通报徐州衙门这件事。

  朱淼这次来见丁一和荀攸二位,还有关于广陵详细战况的汇报。

  孙策势如烈火,一统江东,江东人士把他当霸王项羽,呼为小霸王,孙策自视甚高,此次想要北伐许都,全军北上,他自己先是攻取了皖城和居巢等地,又以亲弟孙权为先锋,直取广陵郡。照孙策的计划。攻下广陵郡,后方安定,就可以北上攻取合肥、寿春、徐州、汝南,这些地方能够拿到手上,占了半壁江山,就有了席卷天下之势。

  计划很好,可惜广陵郡守陈登乃天下英杰之士,雄气壮节、沉深大略。刘备给他的评价是:“若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意思是:“像元龙这样文武足备、胆志群的俊杰,只能在古代寻求。当今芸芸众生,恐怕很难有人及其项背了。”刘备素有识人之名,这个评价可见一斑,因此孙策大意,以碧眼儿孙权去攻略广陵,马上就悲剧了。

  孙权军略甚为一般,以十数万人马,十倍于陈登,进攻广陵郡,陈登下令紧闭城门,偃旗息鼓,示弱于敌,孙权大意,扎营未半,就为陈登突袭,死伤惨重,大败而归。

  孙策大怒,亲自引兵到达,昼夜攻打,陈登却守御有方,无论是穴地,还是高建楼车,或者蚁附,均为陈登所破,本抑一鼓而下的战斗打成了胶着,待到徐州援兵赶到,孙策进退两难,再到张辽突袭他的根据之地皖城,孙策不得已辙军,辙军之时,又为陈登伏兵所败。

  孙策此次北上,可谓伤筋动骨,短期内应该再没北伐能力了。

  丁一以手抚额,笑着对荀攸道:“好在此人非刘备托徐州之人,否则这徐州城咱们可进不来!孙策不取广陵,直取汝南岂不更好?”张辽的行动出了丁一意外,本以为张辽直接去支援广陵郡,没想到他突袭了皖城且得手,张辽这打蛇打七寸,破袭了孙策的后军重地。

  荀攸笑道:“刘备乃是糜竺妹婿,他虽高看陈登,到底更相信亲眷!否则,徐州托付给陈登和关羽,都不是那么好得手的。”

  朱淼笑道:“孙策不能不攻广陵,当初陈登协助曹公打败吕布,便主动要求去镇守广陵,他的一位长辈曾任江东某地太守,为孙策所杀,陈登深恨之,一向图谋孙策。有陈登在侧后,孙策没胆子放心北上!”陈登此人,治理地方卓有成效,本郡之人都乐于效死,广陵的位置紧邻江东,对孙策来说,是如芒在背,必欲除之而后快。

  荀攸道:“既然陈登与孙策有深仇,此次伐吴,此人可以大用!”

  丁一点头认可。

  广陵战事谈完,又转到刺客身上,朱淼说刺客已经相继辙出徐州,恐怕追之不及,但是晚间在府内刺杀丁一之人,他可以去看看,因为当初曹公也很关注江东展,他也数次去江东探查,说不定那个女刺客他认识。

  这次丁一和荀攸懒得再去看了,两人在房中喝茶谈天,等朱淼回报。

  “哈哈,一条大鱼,大鱼呀!恭喜大将军,恭喜荀刺吏!那女子是孙策亲妹,孙尚香啊!”朱淼几乎是蹦跳着进屋,满脸喜色,进门就连呼恭喜。

  荀攸唰地站起,喝问道:“此事当真?”

  朱淼道:“千真万确,正是此女,我去江东探查之时,对孙氏族人特别关注过,此女好武,常常出行射猎,因此见过,又兼人美,小人印象深刻,决不会认错。刚才我识破此女面目,她才招供,说是想要为兄分忧,特来徐州潜伏,准备协助夺城。听闻朝廷说要诛孙氏满门,大将军南下主持伐吴,她就动了刺杀的心思,白天刺杀也是此女主张!”

  荀攸转对丁一道:“恭喜大将军,此女可解入许都,作为人质!”

  丁一笑道:“天子亲自下令要诛灭孙氏满门,要什么人质,来人!”

  门口亲卫急忙进门待命,丁一肃然道:“传我命令,将女刺客斩,级装入木匣,送到我处!”

  荀攸急忙制止道:“且慢,孙策精强,有小霸王之称,江东富庶,恐怕急切难下,不如留此女以为缓冲!”

  丁一笑着对荀攸说道:“与谋逆之人,何必缓冲,我正是要表明态度,要江东群臣多多思量,到底是忠于汉室还是忠于孙氏!”转对亲卫道:“还不快去,斩,送来我处!”

  又对朱淼道:“稍后劳烦你派人送于孙策之母吴夫人处!”朱淼急忙接令。

  荀攸见自己意见不被采纳,闷闷不乐地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