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46 章 孙策

第 46 章 孙策


  江东建业,孙策的根据地,从江北退回后,全军驻于此处。

  阳光明媚,殿堂里却显得阴森恐怖,阳光被厚重的幄幕阻隔在外面,巨大的焟烛正在架子上燃烧,焟泪落在地上,形成一片云状,整个殿堂没有人打扫和走动。

  正中几案之上,摆着一个人头,人头经过了仔细的梳洗打扮,除了眼睛紧闭,宛如活人一般,脸上的肿胀还能看出用刑痕迹,四面烛光映得人头下一团阴影,大殿两侧数个侍从低头垂首,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茖外冷清凄凉。

  几案后,跪坐着一个四十余岁的白发妇女,这女人身躯挺得笔直,脸上没有化妆,泛着不健康的青白之色,神情间有着深深的疲惫,就是这样,依然显得美丽,年轻时肯定也是冠绝天下的美人儿,她是孙坚的夫人,孙策的母亲吴氏!

  吴夫人看到人头的第一眼时,满头黑发顷刻变白,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难抑,她却没有掉一滴眼泪。此时,她的双目紧盯着人头,声音象从地狱里传出来,嘶哑低沉,充满着怨毒和愤怒,带着深深的寒意:“丁一,此仇不共戴天!”

  案几前,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跪在地上,深深俯首。

  跪在前面的那人抬起头来,脸有泪痕,说道:“母亲,还请您老节哀顺变,我必为小妹报仇,诛丁一全族以祭小妹!”此人肩宽腰细,面容英挺,鼻如悬胆,正是有小霸王之称的孙策。虽然许都的探子数次送来信息,说丁一查无来历。孙策不相信,总还是探子职级太低,接触不到深层内幕,张紘被斩,孙策深恨之,此时旧恨又添新仇。孙策心内发誓,早晚他要找出丁一全族,必诛之!

  吴夫人惨笑道:“不必安慰我,广陵新败,损兵折将,不要因为你小妹就心急,还要整顿兵备,操练士卒。你小妹的事,以十年为期,把丁一的头颅献于尚香的墓前即可!”又对孙策身后的年轻人说道:“公瑾,你为我看紧了我儿,兵备不齐,士卒没有抚慰好,不许他再次兴兵北伐,我儿性情坚毅,勇盖天下,百战百胜却失之急切,你是良友,还要多加规劝!”

  周瑜深深俯首答是。周瑜姿容俊美,人才风流,在江东有美周郎之说,俗云:曲有误,周郎故,可见他的儒雅。他与孙策年少时就结交为友,是吴夫人看着长大的,跟她的儿子也没什么区别。

  吴夫人双眼紧盯着人头,命令道:“军国大事多多,你们不用守着我这个孤老太婆,生死离别我看多了,你父亲尸体拉回来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流干了。出去吧,尚香留在这里,我们娘两说说话!”

  从大殿里告辞出来,孙策抹去脸上泪痕,不发一言。

  孙策的一众亲属围了过来,当先一个碧眼短须的青年问道:“母亲怎么说?”这个人是孙策的二弟,十九岁的孙权,广陵败绩,损伤颇重,孙策认识到这个二弟军事上实在不行,下定决心,以后征伐,不会再用二弟,却没有责罚他。孙策对孙权的看法依旧是大才,可用来控扼后方,以后还要多加培养,孙氏并非豪族,家族每一个人才得十分可贵。

  不理孙权,对周瑜说道:“为我整备兵马,再行北伐!”

  周瑜道:“兄长,此事不可,广陵新败,朝廷又广布檄文,言孙氏叛逆,当此之时,人心惶惶,还是紧守江东,清理后方为上!”

  孙权道:“此次小妹实在不该偷偷溜去徐州,江夏黄祖未灭,我们北伐本就勉强,徐州那么远,汝南、寿春未下,广陵也没有夺取,她跑太远了。”孙权对孙策北伐有不同看法,他一直觉得长江南岸的江夏、长沙等地没有拨除,就渡江北伐十分不妥。败在陈登之手,他不认为是自己能力不足,却以为是战略错误。其实孙权具有一切政治家的禀性,就是亲情淡薄,在他心中,小妹孙尚香是自己找死,弄得孙氏现在进退失据,就算死了,他依旧怨她。

  孙策不满:“哼!荆州刘表、江夏黄祖,守户之犬尔,守在长江中段,急切难除。许都变乱,正是北伐之时,量这两人没胆子来轻捋虎须,惜乎败于陈登之手!一次不成,吾再伐之!这次做好准备,非得拿下陈登不可!”

  长史张昭上前道:“主公,丁氏传檄,要尽诛孙氏,眼下江东群臣,多有不安于位者,今日,又有三个县令挂印潜逃,此时,实不宜再起兵衅,主公三思!”

  忽然有一名官员奔来:“主公,袁绍派使者陈震到来,已经入城,等候主公召见!”

  孙策大喜,正在思谋再次北伐,就有袁绍使者来到,远交近攻,若能与袁绍结盟,共同发难,许都势必难以抵挡。当下大步向城门方向走去,要亲自去迎接陈震。

  孙策出府之时,路过门口,胸中郁积气闷需要发泄,砰地一拳击打在一指厚的大门上,力量巨大,咣当巨响中,门上出现一个大洞,群臣惊呼里,大门摇摇晃晃,脱轴倒下。

  走了一里多地,前面有数百人聚集,前导官员驻足不前,孙策让亲卫上前询问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亲卫回来报信:“主公,前面有于神仙过路,百姓们正在跪拜求告。”

  听得亲卫之言,孙策身后数个官员推推搡搡,就想越过孙策前行。

  前导官员没有回来向孙策汇报,也没有驱散人群,后面官员又不守本分,孙策胸中怒气又生:“站住,你等要做什么去?”

  官员们急忙回答,要去拜揭于神仙。

  孙策常年在外征战,对于什么于神仙,并不清楚,问左右此人是谁,左右见孙策面色不愉,急忙回答:“于神仙姓于名吉,为一道者,寓居东方,常年行走江东各地,为百姓施医送药,救人万病,无有不验,军民敬仰!当世呼为神仙,未可轻渎。”

  于吉阻路,官员要拜谒,左右说未可轻渎,孙策不喜,命令左右亲卒赶散人群,传于吉来见。

  人群驱散,孙策看得清楚,道路两侧,还摆着许多香案,上面香烟袅袅,于吉身着道装,身披鹤氅,手携藜杖,立于当道,见孙策而不跪。

  孙策趋前几步,怒道:“道人狂妄,见主君而不跪,是何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