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20 章 少林和尚

第 020 章 少林和尚


  两仪殿出来,丁一发现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中院的大半人手都冲出去与李元吉战斗,西院李元吉的人马控制了局势,正在向中院进攻,所有人都在紧张地战斗,没人再注意丁一。

  丁一随手扯两面旗帜,在脸上一通乱擦,之前在西院近距离斩杀千余人,他满脸满脖子都是血红,也难为宝儿还能认出他来,这时脸上干净舒服多了,又在旁侧防火灾的大水缸里,把旗帜泡水,把自己脸面和手洗了一下,清爽了。

  刚才杀人太多,心情其实极度不适,洗了下脸,好象连心灵都洗涤了一样,丁一心情好多了。

  当前,丁一面临两个选择,从背面杀进敌群,接应友军进入中院,另一个是继续向东侧行走,去寻找李世民和李渊。杀李渊或李世民是第一要务,李渊一出现,李元吉道义上就受制于人,且可以调动满城兵马,实力上也会受制,接应友军进中院反而不是最紧急的事情。

  丁一急步向中院与西院之间的献春门走去。

  “止步!”献春门在两仪殿东侧,被两仪殿挡住了视线,守门军卒没看到丁一刚才的行为,而中院军卒大多随敬德杀了出去,少数被张公谨喝止,正在迎击西院攻势,竟没有提醒这边。他们职责所在,拦住丁一,问他有何事!

  “宜秋门西侧失守,敌人攻打宜秋门甚急,大事不妙也!我要禀告秦王,还请秦王早点应对。”

  “稍等,待我去禀报一下!”虽然杀声震天,此地等于李世民的中军,军律森严,守门军卒是李世民亲兵,忠于职守

  听到守门军卒的语气,知道李世民在此,丁一那里耐烦等候,那人刚一转身,丁一手腕轻抖,斜持在身后的两把横刀就刺入了两个守门军卒的身体,一中前心,一中后背,丁一双手微搅,拨出双刀,冲了进去。

  冲了几步,丁一就笑着停下了,院内与想象不同,没有漫空喊杀冲过来的军卒,反而安静得过份,映入眼帘的,数百军卒各司其职,在院墙上紧张地忙碌着,大约在补充着箭矢和救治伤患,还有两百余人正在旁侧不远处列阵,这些人都没有看丁一。

  “啪啪啪!”好整以瑕,缓慢的手掌拍击之声,万春殿旁侧高台上,李世民坐在一张胡椅上,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丁一,他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文士打扮的,三十余岁的家伙,高台下方,是几个内侍,好奇地看着丁一,那目光似乎格外干净。

  丁一双手交叉,横刀刀尖向下,双手抱了下拳,胡乱拱了拱,说道:“见过秦王殿下,不知这几位内侍都是什么人,劳烦介绍一下。”之前与李世民见面,双方兔起鹊落,都没有仔细打量过,这时见到这位后世有名的唐太宗,忍不住细细打量,李世民体魄雄健,额宽眉粗,双眼细长,鼻翼下两撇八字胡,额下一丛并不很浓密的卷曲胡须,果然是异人异貌。

  见丁一打量自己,李世民笑道:“将军,孤王等你多时了,不知道你姓甚名谁,我在太子和齐王手下有不少暗间,居然没人汇报过有你这号人,你是太子的人还是齐王的人,太子已死,可肯助孤?”

  除了那几个内侍眼里神光开合,默然不语,似有古怪外,其它普通军卒并不放在丁一眼里,到了这个地方,并不怕李世民飞上天去,他也不急,回答道:“某家姓丁名一,我很好奇秦王为什么一定要杀太子夺位,给个理由呀!”

  李世民微微一笑:“这还要什么理由,狼群的狼王一定要经过争斗才能得到,突厥的王也要实力强悍的才能做,难道我大唐不该是孤王这样的人才能做天子么?”好象按胡族风俗,亲兄弟,亲父子为了王位兵戈相见寻常事也。

  丁一笑道:“子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秦王怎么看?”

  李世民道:“所以孔夫子一生颠沛流离,孤有大志欲申于天下,岂能因循守旧,勇猛精进才是正途,孔某人所为孤不取也!将军如愿助我,高官厚禄倚马可待,何必相助李元吉这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家伙呢?”

  丁一双刀舞个刀花,笑道:“手底下见真章吧,说多了也没用,秦王算无遗策,知道我来,不知道安排的敌人是谁?”

  李世民笑着伸手向下示意:“这几位大师来自少林,是孤王的方外之交,武艺还过得去,还请丁将军指点!之前没想到能碰到丁将军这样的人才,孤王没带他们一起,失算了,这次想来他们不会让孤王失望,丁将军请吧!”这几个少林武僧是李世民为了保证成功率,特意传讯从少林寺叫来,安排在杜如晦身边,用于对付李渊身边武艺高强的千牛侍卫,没跟自己在一起,他们也不负所望,让杜如晦有惊无险地成了事。

  李世民是军事天才,担心李元吉与自己一样,会有直取首脑的行为,因此这会把这几个武艺高强的大和尚带在身边,果然就用上了。

  少林?十三棍僧救唐王?没想到在大唐皇宫里居然能碰到少林和尚,少林后达摩东渡之后,便是禅宗祖庭,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居然伪装成内侍为秦王效力,看来李世民下的工夫当真不小。

  “阿弥托佛,贫僧觉远,见过丁施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丁施主如若离去,贫僧愿与丁施主相约,保证丁施主将来的安全!”觉远和尚眉清目秀,五官标致,二十七八岁,很是年轻,一手放与胸前辑首,另一只手伸到高台的木架之后,很自然地取出一根两头包着铁箍的丈二木棍,面上带了点微笑,脑袋左右摆了摆,那顶内侍的帽子掉落了下去,露出九个戒疤的光头来。

  这些少林和尚似乎地位很高,并不完全惟李世民之命是从,有自己的处事方法。

  “阿弥托佛,贫僧志信,见过丁施主!”这个志信和尚脑袋大脖子粗,身块庞大又不显臃肿,岁数大一些,约三十余岁,志信说完话也伸手从木架之后扯出一根木棍。

  “阿弥托佛,贫僧了然,见过丁施主!”了然与觉远一样大,长相粗犷,皮肤也很糙,手掌宽大,骨架子很大。

  第四位僧人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觉远替他说道:“这是我师兄明宗,他修的闭口禅,就不与施主说话了。哎,你怎么.....”顾不得说话,觉远手上的木棍突然朝天一棍,刺破木架,原来丁一在几个和尚介绍之时突然启动,瞬间飞上了高台,双刀当头向李世民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