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21 章 杀掉一个

第 021 章 杀掉一个


  丁一出身大明锦衣卫,是我大明的锦衣亲军,为天子耳目和爪牙,以侦辑不法、拱卫皇权为目的,平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无法无天惯了。他不是愚腐的书呆子,也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大侠,见少林和尚依足江湖规矩报身份的时候,只有觉得好笑,皇室争位,动辙千万人头落地,想当年明成祖朱棣得位,诛十族的事情都能做下,这和尚还温良恭俭让,这种人来参预这种事,丁一真心同情少林寺!

  逮得空当,丁一便突袭杀了上去,他的目的明确,杀掉李世民,一了百了,玄武门之事便可以终结了。

  丁一不来,这个时间,李世民便是本方位面的天命之主,战场上的无敌统帅,对危险极其敏感,他的武艺远不如丁一,也不如少林四棍僧,反应却先人一步,丁一刚刚作势跃起,李世民已经拨出了身侧的横刀,看也不看,信手向身前横扫,他就是知道,敌人一定会出现在这个位置,这是老天给他的直觉。

  丁一跃起超过高台,双刀轮斩,刀势凌厉,未料身前一溜刀光拦腰挥来,虽惊不乱,他的武学天赋高,反应快,左刀回收,刀柄砸在李世民刀身之上,右手刀虽然略缓了一下,仍然向李世民当头落下。

  一根木棍自下冲破木架高台,疾刺而上,越过丁一左手横刀,抢入中宫,贴着胸腹,向下巴点去,来势劲猛,简单至极,却有神妙无方,此招若中,从下巴往上,整个头颅都得爆掉。

  丁一空中无处借力,左腿一屈,膝盖顶在木棍棍身,感受到木棍上孕含的沛然巨力,借着棍身的弹动,后退半步,右手刀姿势不变,从李世民额前掠过,几根发丝飘飞而起,惊险之极,李世民不自觉地闪身后退,他左脚重伤,受不得力,身体稍动就是一个后仰,被旁侧长孙无忌和杜如晦扶住,感觉到伤腿,大叫道:“杀了此人,孤王赏良田百顷!”。

  “喀拉!”爆响中,觉远穿破高台台面,一手握住木棍,一手五指并拢,向前插了出去,这手掌刀快捷无双,绝不拖泥带水,分明是要把丁一开膛破肚,哪里还有和尚该有的半分菩萨心肠。

  觉远两侧,一根木棍越过觉远肩头,对着丁一脖子疾点,另一根木棍穿过觉远腋下,点刺丁一大腿,招式因为简单,毫无花巧,反而让你躲无可躲,除了硬接就只有后退,因为简单而威力无穷,这几个和尚功夫还在当初无生教副教主莫天苍之上,得了大道至简的真蒂。

  丁一落足尚未站稳台面,就蓦地向后滑动,又从台子边缘掉了下去,双手横刀在身前舞出十余朵刀花,将三人的功击尽数挡了回去,下落中,双刀不停,砍断了数根高台木柱。

  方一落地,足尖轻点,横斜变向,丁一变成了拆迁工,高台木柱纷纷被砍碎,满天木屑木块纷飞,高台不堪重负,吱嘎作响,摇摇欲坠。

  台上的人东倒西歪,李世民本是高手,可惜断腿,自顾不瑕,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会点粗浅武艺,却不足以在这种情况下自保。上台的三个和尚觉远、志信、了然无奈,三人一人扶持一个,纵身远远跃出。

  修闭口禅的明宗,表情木讷古拙,肃容呆于原地,从一开始就未随几人冲上,他本身就不赞同参预宫廷政变,积极性不高。

  漫天飘飞的木屑木渣木块如同飞针、飞蝗石、飞刀,在丁一有意控制的情况下,灌满内力,射向高台下方的明宗,仿佛一个精擅满天花雨手法的暗器名家,不停地掷出无数的暗器。

  明宗面无表情,长棍顿地,立在身侧,他的僧袍大袖如同两片白云,在身前不停翻卷,无一片暗器沾身。

  战斗一爆发便火力开满,斗得惊心动魄,院中本要出去支援尉迟敬德的军卒,不敢离开,在杜如晦的命令下,迅速摆开战阵,把李世民三人卫护其中。三个和尚在阵前品字站开,各持长棍摆开架势,专心戒备。院墙边的军卒也都跑了过来,全都手执强弓,对准场中,箭尖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一有机会就会对丁一射来。

  整个高台垮塌了下来,丁一与明宗破台而出,起在空中,阳光明媚,刀光在烟尘里不时闪现,两团挥舞的白云被切得片片飞起,高台落地,隆然巨响。

  丁一在攻击中有意识移形换位,他变到里侧,明宗则背对众兵卒,丁一步步进逼,明宗不停后退,木棍未来得及拿,双臂变成光杆,远观之,隐然有血光迸现,似乎力有不逮,不是对手。

  觉远、志信、了然一挺长棍就要冲上相助。丁一在玄武门侧给李世民印象太深,他知道这四个少林僧加在一起只怕也非丁一的对手,在长孙无忌和杜如晦扶持下,李世民脸色阴沉,当机立断,右手用力一劈,大声下令:“射!”

  令行禁止,一呼百诺,李世民语音刚落,数百张强弓射了出云,象一团小小的乌云直奔原高台位置的明宗和丁一。

  距离不过二十步左右,近距离攒射,两人如何躲得开,明宗的少林金刚护体神功有了相当的火候,刚运起内力到了背部,就是一阵叮当之声,利箭射到他的背上,如同射中的钢铁,但机括之力是如此强劲,尖锐的箭尖依旧射入了体内,虽然最多的也只不过只进了一个箭头,架不住数目太多,内力消耗巨大,明宗亡魂大冒,心中怒极恨极,张嘴大吼:“李世民,我......”多年苦修的闭口禅一朝告破,胸中之气一泄,皮肤上蓄积的内力如破堤的洪水,转眼变得极浅,惊惧之时,想要回头望去,胸前一柄利刃突然刺进心脏,一搅一拌,明宗闭口的时间太长,此时有太多话想说,可惜再也说不出来了。

  明宗最后的意识是胸前衣襟被一只大手揪住,整个人被提得双脚离地,被敌人举在眼前拖着行走。

  满天箭矢扑面而来,丁一亦被射中十余箭,他全身经脉俱通,缩骨易容乃是锦衣卫的必修课,立刻缩成了一团,足足变小了五分之一,在明宗惊惧的同时,他整个人撞入了明宗怀里,右手刀直直刺入对方心脏,一击毙敌,左手弃刀,揪住对方领口,以其护身,迅速后退,用背撞破万春殿木质板壁,退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