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2 章 两军相逢

第 012 章 两军相逢


  二龙山的两个头领都老于军旅,武艺高强,按说应该带出一只令行禁止,彪悍的军队,其实不然,人的天性决定了他的高度。

  花和尚鲁智深天生便是个随性大气的,自从去了军职,出家做了和尚,又没了寺庙管束,落了草,活得潇洒自在,每日里只顾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闲瑕时演武得瑟,他嫌训练喽啰麻烦,最多呼喝两句,便算是管理到位。

  青面兽杨志家学渊源,当年将门杨家守御边关,祖上杨业杨老令公出身北汉,卓号杨无敌,辽军曾经见他旗号就循逃,极其了得,后来因友军王侁失约退兵,独木难支死节。杨业的儿子杨延昭威震边庭,人们称杨延昭守卫的遂城为“铁遂城”,杨六郎把守三关的故事渊源流长。杨氏满门忠烈,杨志以落草为耻,意志消沉,又总被鲁智深拉着喝酒,不陪喝就是不仗义,他酒量浅,每日醒生梦死,渐渐地也就淡了操练的心思,随了大流。

  桃花山的打虎将李忠,不过是个街头卖艺的,那里懂得军规条例,桃花山的匪类比二龙山还要不如。

  花和尚积威所至,大伙悄悄出了树林,向宿营地摸去,见到敌人就在不远处,终于有人因为紧张和兴奋,挥舞着手中的连枷,抢步冲上,嗷嗷叫喊。

  这一开嗓就不得了,众匪徒压抑过久,有人带头,马上就嚎成一片,有人还拉长了声音,喊出了凄厉的花腔,花和尚再想约束,来不及了。

  营地里被惊动,虽然昨日喝酒不少,但这些年西军跟西夏经常战斗,而西夏人少,大多数时候采用的是袭扰的游击战,这些人又是西军中精选出的精锐,不少人还做过斥候,反应也是快极,刚一惊醒就抓住兵器,翻身起来摆出防御姿势。

  只是未防在大宋地界,还会遇敌,都未着甲,准备不足。

  钱松长期处于后方,起来还有些懵,不知南北西东。

  汪元德只看了一眼,黑暗中借着月光,判断敌人人数众多,但兵器服饰杂乱,明显是乌合之众,并不太担心,他提着把朴刀,高叫道:“迎敌,迎敌!各自为战,各自为战!”

  这些精兵从各军抽调,都是武艺精熟之辈,让他们结阵而战就是侮辱,还不如各自发挥。

  丁一身旁,王三郎翻身跃起,伸足去踢丁一:“快走,去船上躲着!”

  丁一翻身爬起,反应很快,动作稍慢,王三郎足尖刚刚触碰到丁一,就听丁一说道:“好,你小心!”半夜起来仓促,丁一病体未愈,本来就吃得不饱,吹了夜风,肚里痛疼,这会儿竟然想拉屎,他哆嗦着,走路奇慢,要磨菇到船上是件大工程,脑海里却还在想:“真倒霉,好象又要病了!”。

  王三郎话音未落,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足尖一挑,箭筒到了手上,顺手甩动,负到背后,不再理会丁一,快步向钱松方向跑去,跑动中,弓弦不住绷响,利箭一支支飞向闪动的黑影。

  “直娘贼,烂泥糊不上墙!”花和尚鲁智深被手下的吼叫搞得恼火,大骂声中,甩开膀子,提着禅杖,一步五六米,快步冲向营地。

  飕飕飕,眼前数点寒星,突兀出现,分别锁定面门、咽喉、胸膛等处。

  鲁智深脚步如趟泥,大步变小步,身躯扭动,手上禅杖带着巨大的呼啸,月牙铲如一面芭蕉扇,拍飞了四支羽箭,小步倏然间又变成大步,两步跨入了营地。

  当面一条军汉对撞过来,如同被大象撞击的小树,两人刚刚接触便远远地倒飞出去,在地上抓拿半天也没爬得起来。

  鲁智深侧后不远,青面兽杨杰单手持着枪尾,如同一根自天划过的慧星,紧随着也撞进营地,当面的军汉被他一枪点掉手上钢刀,顺势拍到肩上,跪倒在地,摇晃了一会,到底撑不住躺倒在地。

  身后稍远处,两个啊啊呼叫的喽啰胸膛中箭,扑翻在地,前翻两个滚,不动了。

  两方刚一碰面,就是一片人仰马翻,火星撞地球般激烈。

  汪元德见了敌方头领的威势,马上知道无法力敌,他放声狂吼:“结阵,结阵,护着东主上船,徐大个带队阻击,辙退,辙退!”这时候再不考虑手下的面子问题,命令大家结成军阵,护着钱松快跑。

  汪元德喊完,挥舞着朴刀,向鲁智深扑去,徐大个补在他的侧后,其它十来名军汉各自选位,转眼间十余人结成了常阵,所谓常阵,是大宋军方常用的阵型,包括几个小阵组成:以汪元德为首的先锋阵,左右侧方护卫的拒阵以及后方的殿后阵,这种大型常阵本是大形战斗所用,这些精锐仓促之间无法组成小队阵形,无意识地跑动中,结成了常阵。

  王三郎丢下弓箭,一手挥着直刀,与另一人一起,两人提着钱松,大步向船上跑去,没一会就超过了丁一,还不忘扭头催促丁一:“快走,快走!”。

  七八个军汉护在钱松身后,从丁一跟前跑过,丁一苦笑,病没好,腿软,已经很努力,走不动呀。

  鲁智深冲得太快太急,已经到了营地正中,军汉们扑击上来,隐约间,十数件军器长短配合,仿若天罗地网。

  鲁智深吼道:“痛快!”骤然止步,两手交错,尾端的月牙铲插入身前沙地,猛然划了个半圆,许多沙子带着风声,飞了起来,众军汉面前象掀起了一张布幔,眼前一黑,急忙伸手护住面宠,啊啊的惨叫中,衣襟上被打出许多小孔。

  鲁智深单足踏地借力,脚下陷出一个大坑,他飞纵而起,捏着禅杖中段,直直冲撞入军汉群中,大笑声中,脚步颠倒,左右错杂,身躯东摇西摆,搅乱了众军汉的阵型,啪啪的响声中,禅杖又拍翻了两人。

  汪元德不住闪动进击,却总是抢不上手,那禅杖太大,鲁智深就象一团龙卷风,他的朴刀递不进去。

  杨志见鲁智深一人应对众军汉,并不落下风,急步从鲁智深旁边冲了过去,跃过众军汉,半空中踢翻一个,叫道:“先抢财货,夺船,别让他们跑了!”

  一众喽啰大呼小叫,越过激斗的中场,向两条船冲去。

  鲁智深笑骂道:“直娘贼,都不来帮俺,叫俺斗得痛快,财货先把来换酒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