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七章 人仙有别

第七章 人仙有别


  回家,呵呵,回家了!

  帝都雄浑大气,高大巍峨的城墙上,兵士挺立如铁,旗帜上大大的明字,叫人安心舒适!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骡马车轿往来不息,各式招牌旗幡迎风招展,叫卖噪杂的声音热闹得很,小童调皮地窜来窜去,悠闲的士子安步以当车,做活的、混事的、商人各行其事。

  一切都没有变样,与当年差相仿佛,每一口空气里,都让人心旷神怡。

  为免惊动人群,丁一早早就到了家宅附近,降落在一处人烟稀少的陋巷,整理衣袍,他头戴文士巾,一摇一晃,悠悠然,向家门走去。

  墙壁比当年要显得旧些,接地的墙角有些黄白之物,这些淘气的孩童,该打,家中下人怎么不清理掉呢?

  丁一转过街角,看着自家院墙,觉得家中整治得太差。

  赵府!

  怎么不是丁府?

  大门破旧,屋檐上长了些杂草,门楣上的瓦楞也残破不堪,大门也没开,仅开了个小小的侧门,一个木呆呆的年轻门子,倚靠在门框上,无精打彩!

  这门子一身青衣洗得翻白,领口之间隐见黄斑残迹,下摆有几根磨破的丝线耷拉下来,赵家人不富裕,连作为门面的门子都是这般模样。

  “劳驾,这不是丁府么?”

  那门子正在打盹,猛然惊醒,擦擦口水,嘟哝道:“你这人好没道理,看你头戴方巾,也是斯文人,斗大的赵府二字认不出来么。”

  细看时,吓了一跳,面前这人做书生打扮,一身白衣,卓然而立,却体态俊伟,温润如玉,面带微笑,眼中似有一个星河,转眼又即隐去,面上仿佛闪着光,竟是看不清容颜。实乃异人一流。

  再不敢呱噪,恭敬陪笑道:“丁府是十多年前的旧事了,当年丁家生发起来,车水马龙,往来都是官,咱这地界,实在不配高官显贵居住,他家早都搬去西城了!”

  京城素有东富西贵北尊南贱的说法,京城居,大不易,不同阶层的人,依着贫富、出身、职务等有着天然鸿沟,当个人阶层变化的时候,起居八座当然也要变化。

  丁一发家前,丁父早死,家中没有顶梁柱,没钱穷,没地位,还真只有南边才能居住,这儿大家都穷,治安一般,环境龌龊,贪鄙奸滑之徒与憨货懦弱之人杂处;

  安排接班后,家境略变,按说应该搬家,但依旧穷,没钱搬;

  后来西北回来,锦衣卫升职,口袋略有厚度,地位略有提升,搬到南边偏东,沾点富气,环境也得以改善,至少是中等人家,各各都有点家底,懂点礼数与规矩;

  但对于官宦人家来说,这儿还是不行,丁一走后,被封为子,成化帝宪宗死前,无比想念有神异传闻的丁一,加封为伯,丁家已经是大明有数的勋贵,所以,不搬才是怪事。

  “丁家的具体地址,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家只是一介小商人,后搬来的,没资格也没胆子去问丁家的事情呀,何况年深日久,真没注意,小哥不如问问别的老街坊?”

  丁家一度是锦衣卫高官,虽则丁一算是平易近人,可那一身官服不开玩笑,对小民来说,只有敬畏,何敢在门前聒噪。

  “好好,多谢小哥,我去问问别人。”丁一从怀里摸出两个大钱,塞到门子手里,转身去寻街巷枯坐的老人。

  一路问去,无一人知道丁家下落,丁氏搬家彻底,搬走后再没回到此处旧宅,搬家时,一帮军汉操持,动作快得很,邻居没几个能搭上话的。

  而丁氏是伯爵,却又不同于其它勋贵,家中伯爷常年失踪,是京城中的传说,反而是伯爵府第,普能人接触不到,也关注不了,至少丁家老宅的人关注不到。

  老人不知,附近商铺不知,甚至找当街衙役与混混都不清楚,这些人都太底层。

  天将傍晚,京城广大,一时间无法可想,丁一手指虚空描画,星星点点闪烁明灭,重重叠叠,上下内外勾连,几条亮线浮现,沟洄曲折,上下左右似乎独于有一个空间,然后又从立体变化为平面,组合成五张符篆,一大四小,飘飞空中,间或在符篆上还有几点星火喷溅出来,远远看去宛如灯笼鬼火。

  这些星点符篆,只在丁一眼中显现,普通人是看不到的,正所谓法眼无差,观照大千,无所遁形,修行到了,许多能力都会不可思议。

  丁一比较满意,这是真正的第一次画完全部符篆,路上练习之时,大多数线条未待画完便崩溃了,他挥手道:“去,寻找你们的主人!”

  符篆消散如烟,轻飘飘地散入夜空之中。

  这玩意确实是有够神秘,丁一虽然使用了它,还有些小地方,不是很明白,还得多试验。

  傍晚的大明京城,街面上人不少,热闹得很,丁一饶有兴趣地沿街观看店铺与人群,旗幡招牌随风招展,人来人往,饭铺的香气与墙角的尿骚气混杂一起,红尘烟火,别有滋味在心头。

  从始至终,丁一都没有想过去找以前的同僚和熟人,他离家十余年,走得又那么夸张,再找他们,感觉别扭,何况时空穿越,他的能力达到仙级,只要想,随时可以羽化登仙,这些旧日关系,都没有联系的必要了,唯一挂念的,也就是母亲与妻儿。

  在回到大明之前,他还曾经憧憬过见到同僚与上司下属是怎么样的,幻想过皇帝对他的态度,只是在渡雷劫后,猛然就知道了自己与普通人之间的天差地别,已经不是同类了。

  他现在真没必要吃饭了,随便吸口气,就能抽离出空气中的能量,包括水分和食物,甚至包括想要的味道,自然分解出来,一样刺激味蕾!

  也不需要排泄,随时都能把无用物质抽离出身体,消散入空气。

  更极端的是,理论上他甚至能够做到完全锁死身体,封住皮肤所有外接通道,各种物质不得进出,独立于天地之外,一样与天地同寿,日月同庚!只是这种方式他就不能有任何动作了,动一下就是消耗,没得补充。

  走进一间饭铺,叫了一碗杂酱面,青绿的黄瓜细丝点缀,黑酱敷在面上,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叫了碗面汤就食,夹起面条,大口吞咽,滚热的气息顺着咽喉下去,这感觉很充实,直达胃部,丁一这时候才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