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回到明末玩淘宝 > 第六百一十章 做媒

第六百一十章 做媒

  方原在金山寺和公主缠绵了三日,便一起回了苏州的摄政王府。

  小苑、陈圆圆,还有儿子方和、方信,女儿方沐、方瑜早就备好了喜宴,迎接他的归来。

  方原在王府享受了几日天伦之乐,小苑、陈圆圆两个爱妾,也雨露均沾的,一人宠幸了三日。

  与方原一行归来的,还有在山东之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对方原,对玄甲军忠心耿耿的刘一良。方原曾答应过他,与独立核算团团长秋霖的婚事。

  方原开门见山的与小苑商议了,他的安排,小苑是无话可说,便叫来了秋霖与刘一良相见。

  等秋霖盈盈的进了大堂,相亲主角之一的刘一良站得笔直,虽故作肃穆,但却忍不住偷偷以眼角余光偷瞟。

  秋霖与小苑是自幼在同一个牙行相识,小苑十二、三岁被卖给方原时,秋霖也就十一岁不到,比小苑还要小上两岁,只有不到二十岁的年龄。

  而且按照牙行的行规,本来挑选出来的就是美人坯子,自幼又经过各种仪态、礼仪,琴棋书画的培训,比之一般的民间美人,无论从姿色上,还是从举止,都要胜出一,两筹。

  何况秋霖还是小苑的亲信,这些年单是培养出来的气质,在女人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

  从秋霖进大堂门口,到向方原、小苑行过礼,刘一良一直在偷偷的瞧着,越看越是喜欢,若不是方原的恩赐,他是做梦也不敢想能娶回这么个妙人儿。

  秋霖行过礼后,方原呵呵笑道,“秋霖,这次叫你来,就是给你安排一门亲事。”

  秋霖是何等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子,否则也当不了小苑的心腹。她自进大堂,虽然没正眼看过刘一良一眼,但眼角余光还是将他扫了一遍,初步印象就是其貌不扬,但看衣着,应该是个有一定军职的军中汉子。

  她不用追问也知方原要安排的亲事,就是这个与王府大堂格格不入的刘一良了。对这个刘一良,她谈不上满意,也谈不上不满意。比之她的主人摄政王方原,肯定是大大不如。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她唯一关心的是,这个刘一良的前程到底如何。

  秋霖轻声说道,“奴是摄政王,苑夫人买来了,无论摄政王、苑夫人怎么安排,奴都无话可说。”

  方原摇了摇手道,“秋霖,不用奴来奴去的。男女相交,重在你情我愿。我是征询你的想法,若你不应允,我也不会勉强。”

  秋霖故意以退为进,就是在等方原这话儿,忙顺着梯子往上走,“摄政王,我能否亲自问他几句话呢?!”

  方原摊了摊手,令她尽管去问刘一良。

  秋霖缓缓走近了刘一良,刘一良只闻到一股香风袭人,心跳突然开始加速起来,忙低了目光,不与她目光对视,支吾着道,“我,叫刘一良,是个军中粗人,没字没号。”

  秋霖凝视着刘一良那久经战场磨砺的脸颊,开口问道,“刘一良,你在玄甲军任什么职务呢?!”

  刘一良在战场上杀人无数,也没这么紧张过,如实的答了,“我,是玄甲军......”

  他还刚说了个开头,方原已接口道,“他是玄甲军的营统领,算是高层军职吧!”

  秋霖转身望着方原,反问道,“摄政王又在诓我,玄甲军各营的统领,副统领都是些什么人,我耳熟能详,没听过有刘一良这么号人。”

  方原被她顶了回来,微微一怔,小苑担心惹怒了方原,忙打圆场道,“秋霖,怎么这么和摄政王说话的?”

  秋霖忙冲方原跪了下来,盈盈行礼道,“那我不问了,还是摄政王直接安排,我遵命就是。”

  方原被她将了一军,不由得失笑道,“秋霖,你啊!就是跟着苑夫人学会了刁钻。刘一良他是战场猛将,却不善言辞,你想问什么,我代他来答了,问吧!”

  秋霖见他这么好脾气,抿嘴一笑,问道,“摄政王,他到底是什么军职呢?!”

  方原答道,“他之前是步战营的指挥使,但我说了,现在他是营统领。只是这个营才刚刚成立,你不知晓罢了。我堂堂一个摄政王,还会胡言乱语来骗婚?!”

  有了他的金口一诺,纵然刘一良此时此刻不是营统领,将来升个营统领也是顺理成章,这一关便算是过了。

  秋霖又问道,“摄政王,刘一良是什么出身?!”

  方原之前也考察过刘一良的身世,就是之前因罪牵连,被罚没在玄甲军中为奴的军奴,如实的答了,“他是玄甲军的军奴出身,但这些年凭着浴血奋战得来的军功,晋升成了步战营的指挥使。这一次在山东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甚至连我的性命也是他浴血奋战救下的,乃是我今后重点培养的青年将才。”

  秋霖听了也在暗自判断,玄甲军的考核、升迁之严,她也是心知肚明。刘一良能从军奴升到指挥使,必然是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再者方原都承诺要重点培养,未来的前程也是不可限量。

  这一关,又算是过了。

  秋霖又走到刘一良的面前,凝视着他的双眼,缓缓的问道,“刘一良,你当着摄政王,苑夫人的面如实的回答我,你将来若是飞黄腾达了,要纳多少妾呢?!”

  刘一良这么些年,就只碰过一、两个妓女,连一个老婆都没娶回家,哪里还想过纳妾?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是夫人,你让纳妾就纳妾,不让纳妾就不纳妾!”

  秋霖粉脸儿微微一红,娇嗔道,“我答应你了?谁是你夫人?不要脸!”

  她抛下这么句话,就将尴尬至极的刘一良扔在一边,冲方原、小苑恭恭敬敬的行礼道,“摄政王,苑夫人,我先告退了!”

  她相亲相到一半,答复也没给,就这么走了。刘一良愣在当场,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摄政王,这,这,成还是没成啊?!”

  对这个神经大条的猛将,方原悠悠的品了一口茶,笑而不答。

  小苑起身说道,“公子,那我也告退了,去挑选黄道吉日,进行婚事的筹备。”

  待小苑说出这个话儿,刘一良才回过神来,婚事便算是成了。若非在方原面前,立刻就会兴奋得跳出来,大灌一坛酒。

  方原起身到了刘一良面前,缓缓的说道,“刘统领,你也准备准备吧!”

  刘一良从亢奋中回过神来,想起之前方原说了要新成立一个营,他就是这个营的统领,忙问道,“摄政王,新成立的营是什么营?”

  方原望着他的双眼,淡淡的说道,“坦克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