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722章 众人齐反对

第1722章 众人齐反对


  ?众人的表情都很奇异,叶谦不断在旁边细心的留意察看着,当邹双提到叶正然的时分,魏寒元、沈友、苗南、薛芳紫的表情都有点想要逃避似的,似乎很不情愿听到这个名字,眼神之中还有着一丝的恐惧,这样的表情,不得不让叶谦觉得非常的疑惑,为什么他们听到本人父亲的名字会是这样的表情呢,难道他们知道什么事情,又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H a o 1 2 3 中 文 网 ]

  有一点叶谦可以一定,那就是他们四个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陈旭柏的表情也是一样的奇异,脸上带着些许幸灾乐祸的表情,目光不时的瞥向四大宗派的宗主,似乎是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似的,叶谦的眉头不由悄然的蹙了一下,很快的恢复如常,几人的各种表情,让叶谦越发的觉得事情有些奇异。

  叶谦也留意到了沈友身后的那个中年女子的表情,他似乎也在察看着几人的表情,当看清楚他们的样子时,眉头也是悄然的蹙了一下,仿佛也猜到了什么似的,这样的表情让叶谦也是异样的困惑不解,假设说几大宗派的人那样的表情代表着他们隐瞒了什么事情,知道一些本人父亲的什么事情,无名又怎样会是这样的表情呢,而且,那表情之中分明的还夹杂着一种杀意。

  虽然叶谦并不是很一定那个中年女子就是无名,但是,叶谦的感觉却是非常的相像,不离十,一个人的容貌经过一些特殊的手法或答应以改变,稍微的化装,就可以,但是,一个人身上的气质却是很难改变的,除非那个人真的太擅长伪装了。

  “邹老,你的话我不是很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别拐弯抹角的。”魏寒元说道。

  “很复杂,我也是为了武道着想。”邹双说道,“我希望可以化解各大宗派之间的矛盾,重新的挑选出一位适宜的人出来接替叶盟主的地位,大家也应该都很清楚,当年叶盟主跟魔教付十三决战之后,由于伤重,不治而亡,从此之后,我武道也渐渐的陨落,没有了昔日的光芒了,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天网和地缺这个组织吧,他们不断都对武道虎视眈眈,我也得到音讯,天网和地缺的人也来了武道,他们想要消灭我们武道,假设我们大家再持续这样各自为战的话,只怕我们武道最后的结果就会被消灭了,所以,为了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应该重新的选举一个人出来指导武道,大家以为如何!”

  “邹老,我没有听错吧,重新选一个人做盟主。”苗南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什么天网还是地缺,他们能有多少实力,假设他们敢来的话,我青龙宗派就完全可以摆平了,选盟主,哼,那我想问邹老,以为谁最适宜呢!”

  “是啊,邹老,这么多年来,我们武道不断都是这样,事出有因的又要选什么盟主出来啊。”薛芳紫说道,“而且,假设一定要选一个人做我们的盟主的话,那也要让我们心服口服,不是吗,邹老又觉得谁集适宜呢,假设一定要选,那也一定是从我们六个人之中选,我们也都知道邹老德高望重,但是邹老不是不断过着隐居般的生活嘛,一定也不情愿出来做什么盟主吧!”

  薛芳紫的话说的很高明,一下子堵住了邹双的后路,而且,意思也很分明的表示出来了,在座的人无论是谁被选为盟主,只怕都很难让其别人心服口服,只是,她没有料到邹双并没有想要本人做什么盟主,而是想做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幕后操控者。

  面对众人的质疑,邹双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表情丝毫没有任何的紧张感,淡淡的说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嘛,能够你们并不清楚天网和地缺的实力如何,但是他们在当年就可以跟武道齐名,可想普通,虽然说他们名声并没有武道的响亮,那是由于他们做事低调,可也正是由于如此,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假设他们要打我们的主意,那是防不胜防啊,武道能有明天,是很不容易的,我想,大家也不希望你们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就这样得到了吧。”顿了顿,邹双又接着说道:“其实,你们大家心里也都很清楚,你们都想要吞掉对方,消灭对方,这又何必呢,与其两全其美被别人捡了便宜,为什么不能结合起来,再现武道的辉煌,我置信只需我们大家肯心心相印,武道的权利也将会越来越大,而且,我也明白大家,大家都很想要去外面见识见识,不是吗,只要我们武道的权利弱小了,才有谈判的资本,才会让上头允许我们不必在伸直这里!”

  “邹老既然这么有诚意,那我想问一句。”沈友说道,“当年叶盟主创立武道,将他毕生所学的很多武功都留在了武道学院内,希望可以经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不和共处,一同壮大,可是,这些年来,邹老的做法似乎有点背道而驰,各大宗派的弟子在武道学院所学的都只是一些很皮毛的功夫而已,邹老既然这么有诚意的想要促成联盟,那我想问,邹老是不是也情愿把武道学院内的那些叶盟主留下的武功拿出来跟大家分享呢!”

  “是啊,邹老既然那么想结合,想必应该不会吝啬吧。”苗南也附和着说道。

  冷笑了一声,魏寒元说道:“我看邹老只怕是不情愿,邹老韬光养晦了这么多年,如今突然出山,我看邹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假设邹成本人想要做什么盟主的话,直言就是,没有必要拐弯抹角,跟我们说一堆的大道理,你说呢!”

  面对众人的质疑,邹双的表情没有任何的紧张或许愤怒,很是淡定,淡淡的笑了一下,邹双说道:“我想大家都有些误解了,我都是为了武道好,为了大家好而已,我可没有想过要做什么盟主,我这次约大家过去,也是想引见一个人给大家看法。”接着,邹双的目光落到叶谦的身上,指着叶谦引见道:“这位年轻人想必在座的有几位应该看法了吧!”

  “当然看法,你武道学院里一个文明课的教员嘛,他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魏寒元冷声的说道。

  “邹老,你别告诉我,你是想推举他做我们武道的盟主吧。”陈旭柏说道。

  “正是。”邹双说道,“我想,我有必要给大家正式的引见一下。”接着看了叶谦一眼,说道:“你本人引见一下吧!”

  悄然的点了点头,叶谦说道:“在下叶谦,谦逊的谦!”

  “武道学院文明课教员的身份只不过是他其中一个身份而已,其实,他是叶盟主的独子。”邹双说道,“由他来继任武道的盟主,我想大家没有人会反对吧,叶盟主当年天纵奇才,创立武道,惋惜英年早逝,他的儿子承继父亲的大业,这也是理所该当的,你们以为如何!”

  沈友身后的那个中年人,听到邹双的话,眉头不由的锁了一下,眼神中迸射出一阵喜色,瞪了叶谦一眼,充满了责怪的意味,眼神里没有任何的诧异之情,很显然他是知道叶谦身份的,这让叶谦愈加的疑惑了,这个中年人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无名吗,假设真的是无名,那他有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是责怪本人不该暴露本人的身份,还是责怪本人以这样的身份出现想要一致武道呢。

  众人的表情不由的一愣,分明的惊惶不已,心里也都在暗暗的想,难怪总觉得叶谦的样子你们熟习呢,如今细心一看,真的跟叶正然非常的相像,他们第一眼看到叶谦的时分,也都有过这样的猜想,可是,他们却又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如今邹双这样的引见出来,他们倒是有点置信了,不过,置信归置信,可不代表着他们一定会承受。

  当年,他们就是由于不喜欢被人所约束,所以才做了那样的事情,如今,又怎样会再次的承受被一个年幼无知的小子管束指导呢,而且,还是叶正然的儿子,万一他知道了那件事情,那怎样办,不过,细心的想想,邹双怎样会这么傻呢,怎样会明知道他是叶正然的儿子还要捧他做盟主呢,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秘,或许,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是邹双找过去冒充的呢。

  冷笑了一声,魏寒元说道:“邹老,你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他会是叶盟主的儿子,哼,我们凭什么置信,大家都知道,叶盟主的儿子很小的时分就失踪了,江湖传言是被付十三杀害,这才有了叶盟主跟付十三的决斗,你如今告诉我们他是叶盟主的儿子,岂不是可笑吗!”

  “是啊。”陈旭柏也附和着说道,“权且不说叶盟主的儿子是不是真的死了,就算他还活着,邹老又有什么办法证明他是叶盟主的儿子呢。”看首发请到

  请分享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