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3907章 霸气

第3907章 霸气


  叶浩然懒得理会芬丽是怎么想自己的,他想了下,对芬丽开口说道:“带我去警局,我要去看一看死者的尸体状况,另外,去医院,现在需要先从这些过敏者入手,看一看这些事是有人指使诈骗,还是因为被人暗中下毒导致的。”

  芬丽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带你去。”

  芬丽换了身衣服,就和叶浩然一同朝着公司外走去,公司门口的停车场停着一辆红色的丰田suv,芬丽和叶浩然上了车,然后就朝着警局驶去。

  到了当地的警局,芬丽说明了原因,然后让人带自己去法医科查看尸体,那警察看了芬丽一眼,然后说道:“你好,必须是经手办理的警察才有这个权利,请你去寻找当时办理这个案件的警察。”

  芬丽皱了下眉头,说道:“昂科警官现在不在警局吧,为什么需要他出面才行,我们作为当事人,由律师查看死者尸体,应该是很正常的吧,也符合你们警局的规定。”

  “这可不符合我们的规定。”对面的警察看着芬丽,嘴角带着几分不屑的笑意,他当然看不去芬丽与叶浩然,因为这两个人太年轻了,而且也沒有带律师一起來,看得出來应该沒什么经验。

  芬丽无奈的转头看叶浩然。

  叶浩然皱了下眉头,他觉得有点不妥,看來这个案子和自己想象的挺不同的啊,一进警局就被刁难,难道对手就在警局里面,而且还特意的交代过。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进了警局,那个人脸上带着刀疤,一脸的冷酷之意,他进了警局之后,直接朝着法医科走去。

  “喂,你干什么。”先前那名警察拦住了那个刀疤中年人,这中年人正是叶浩然在火车上的遇到的那一个。

  叶浩然看到是那刀疤中年人,也是一愣,他对这个家伙的印象还是挺好的,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來到这里。

  那警察走过去,拦住了飞蒙迪,他看到飞蒙迪脸上的刀疤,有些不耐烦,开口说道:“喂,你干什么,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警局,你往这里瞎闯什么,赶紧给我出去。”

  飞蒙迪冷冷的看了眼那警察,然后手中的三棱刺甩了出去,刷的一下搭在了那警察的脖子上,“不想死的话,给我滚。”

  冰冷的杀气直接喷吐而出,打在那警察的脸上,那个警察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感受得到飞蒙迪身上的那股浓烈的额杀气,不由自主的就往后面退去,他惊恐的看着飞蒙迪,想要喊來人,却是沒有喊出声來。

  飞蒙迪两处一个凭证,冷声说道:“我的妻子尸体在这里,我來看看,谁敢再來阻挡我,我不会客气的。”说完,飞蒙迪大步往法医科盛放尸体的地方走去。

  叶浩然对这个飞蒙迪更为好奇了,他拉了下芬丽,说道:“咱们更上去看看。”

  芬丽愣了下,还沒反应过來,就被叶浩然拉着朝着法医科那边走去,先前那名警察胆怯的站在原地,一时间忘了阻拦。

  到了法医科,法医看到飞蒙迪的凭证,倒是沒有为难飞蒙迪,他看了下飞蒙迪手中的信息,然后拉出一具女性的尸体,开口说道:“很抱歉先生,不过还请节哀顺变。”

  飞蒙迪上前,轻轻的掀开那个床单,白布下面露出一个已经苍白而略显干枯的脸,看到那张脸,芬丽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她赶紧往一边的姓名单上看去,看到姓名,芬丽吓了一跳,她赶紧拉着叶浩然的胳膊,开口说道:“那个,叶先生,咱们先回去吧。”

  叶浩然奇怪的看着芬丽,问道:“为什么。”

  芬丽低声的说道:“这个躺着的人,就是其中一名化妆品中毒者,你看这个人这么凶狠,咱们……咱们是不是要先避一下风头再來,性命第一啊,他万一发疯了,咱们两个性命堪忧”

  叶浩然停了芬丽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他开口说道:“你怕什么啊,咱们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正好看一看这尸体到底怎么回事。”说着,叶浩然朝着那尸体靠近了一下,他也沒理会飞蒙迪,直接再次掀开了尸体,看到尸体脸上的若隐若现的瘀斑,叶浩然皱了下眉头,接着叶浩然伸手就捏开了那女尸体的嘴巴,然后看了眼女尸体的舌头。

  “你干嘛。”飞蒙迪猛地抬头,瞪着叶浩然。

  叶浩然沒当回事,说道:“我也是个医生,我看一看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一边的芬丽都吓的差点尿裤子了,她躲在叶浩然的身后,一个劲的拉扯叶浩然,想把叶浩然拉回去,她心中对叶浩然可是埋怨的够呛,这个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疯啊,难道她不知道这个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沒看到他手中的那个军刺,简直就是个死神的镰刀吗。

  芬丽很恐怖,她想要让叶浩然离开,只是叶浩然还是沒事人一样的站在那里,只是,最让芬丽感觉惊讶和不可思议的事情是,这个飞蒙迪竟然沒再说话。

  这个暴躁的大汉,竟然沒有反驳叶浩然的话,反而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叶浩然做这些事情,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么暴躁的大汉竟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叶浩然的花了吗。

  芬丽很是不解,不过她心里的确开始佩服起叶浩然來了,这个人虽然看起來年轻,而且做事情也很莽撞,但是他的胆量可真够大的。

  飞蒙迪当然不是一个轻易相信人的人,可是他知道叶浩然的身份,不,不应该说知道叶浩然的身份,但是他见识过叶浩然在火车上的表现,知道叶浩然的确是个挺厉害的东方医生,所以他才沒有阻挡的。

  飞蒙迪看了眼叶浩然,随后转身看向那个法医,他开口说道:“你好,我妻子是怎么死的。”

  法医看到飞蒙迪手中的三棱刺,微微往后退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这个……最终的检验报告还沒有出來,不过,恩,据其他法医分析,应该是,恩,死于化妆品中毒,好像是一种中药制作的化妆品,叫什么百草香的。”

  飞蒙迪的手指握紧了一下,恶狠狠地说道:“是化妆品,就是那个华龙集团的化妆品吗。”

  “是……是的。”法医有些紧张,开口说道。

  “你说谎。”叶浩然突然开口,猛地看向那个法医,叶浩然的目光在一瞬间十分的凌厉,再加上叶浩然这一嗓子非常的突然,那个正在说话的法医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差点直接跪倒在地上,他看着叶浩然,咽了口唾沫,开口说道:“我……恩,我沒有。”

  叶浩然走过去,看着那个法医的眼睛,冷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你在说谎,你很清楚这个人的死因不是化妆品过敏,而是,中毒,舌尖有淤血痕迹,眼睛发红,明显是急性中毒的特征,如果是化妆品中毒或者是过敏,反应可不是这样的,而是面部肌肉腐烂,或者是出现僵硬,但是很显然,这个死者不是这样的,请问,你为什么要说谎,你是不是想要隐瞒什么。”

  那个法医看着叶浩然,他不知道叶浩然的身份,他只能后退两步,说道:“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这检查结果报告不是我出的,不关我的是请。”说着,法医转身就要走。

  飞蒙迪手中的三棱刺猛地就搭在了那法医的脖子上,“你再往前一步,就要流血。”

  法医愣了下,说道:“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警局,是……是警局。”

  “我管你是什么地方,任何人想要谋害我的妻子,都得死。”飞蒙迪说道,“现在,你來告诉我,我妻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你……你……好,是,是化妆品中……”

  这法医还沒说完,噗嗤一声,飞蒙迪手中的军刺直接刺在了法医的胳膊上,三棱刺透骨而过,直接把法医的左胳膊给废掉了。

  “啊。”法医大声的痛叫起來。

  飞蒙迪脸色沒有任何的变化,他手中的三棱军刺猛地抽出來,然后死死的抵在了法医的脖子上,他开口说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我妻子的死因,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一次法医吓的脸色都白了,死亡的威胁笼罩着他,他根本不敢再说其他的谎言,他只是说道:“真实的死因,我……我不清楚,不过,不过,应该不是化妆品中毒。”

  “那你刚才为何要说谎。”飞蒙迪冷冷的问道,随后大声道:“快说1”

  法医吓的直接尿了裤子,他开口说到:“是……是昂科警官,是昂科警官让我这么说的,我也不知道原因,我真的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昂科。”芬丽一愣,重复着说道:“沒想到竟然是他,怪不得,怪不得这件案子我们公司会处处都受到牵制呢,原來这个昂科竟然会是凶犯之一,就是他做的伪证。”

  “你认识昂科。”飞蒙迪看着芬丽。

  就在这时候,我i啊面突然间传來很多的脚步声,显然是防暴警察到了。

  飞蒙迪眯了下眼睛,他开口说道:“先出去再说,从后门走。”说完飞蒙迪直接朝着法医科的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