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一生一世笑皇图 > 221 再犯就跪上一整夜

221 再犯就跪上一整夜

  夜魅:“……”

  这是第一次,听见北辰邪焱拒绝自己。

  她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还是这个人移情别恋了,居然对自己的提议表示反对?还想不想过日子了?!

  她语气一时间也恶劣起来:“去不去?”

  北辰邪焱冷嗤了一声,漫不经心地看着天上的云朵,缓声道:“不去。你就算是打死焱,焱也不会去的!”

  哼。

  九魂去打猎了,她就要去打猎?

  自己还要表示赞同?

  开什么玩笑?!他看起来傻么?

  夜魅:“……!”她还真的没想到,北辰邪焱竟然会忽然变得这么“有出息”,说出来一句,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去。

  问题是,她只是喊他一起去打猎啊。

  又不是去干什么不能接受的事儿,他为啥这么抗拒?

  钰纬这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家殿下这么有出息的样子,虽然这句话说的也不是那么霸气,什么打死都不去,但是比起以前那种千依百顺,已经是很好了。

  他心里特别欣慰,简直已经在内心为北辰邪焱竖起大拇指,深深地感到自家殿下,总算是有点一家之主的样子了,怎么能总是被四皇子妃压着欺负呢。

  看他当真是不去。

  夜魅顿时觉得很没面子,她恼怒地站起身:“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

  北辰邪焱:“……”

  难道不是应该,他不去,她也不去吗?

  什么叫做,他不去就算了,她自己去?

  而且。

  因为男人不听话,而十分不爽的夜魅,在走出去几步之后,冷声怒道:“今晚你自己睡!”

  这话一出。

  钰纬只觉得自己面前一花,接着,原本躺在地面上的四皇子殿下,顿时就不见了,霍然出现在夜魅身侧。

  并优雅地缓声道:“焱方才就是开个玩笑罢了,能与夫人一起打猎,焱实在求之不得!”

  钰纬:“……”能不能有点节操了?

  司马蕊:“……”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看来拒绝一起睡,其实是个杀手锏。

  等与骁钦成婚了,日后说不定也能用上。

  正在军营里头,研究草药无辜躺枪的骁钦,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见着他忽然出现在自己的身侧,夜魅还愣了一下。还以为他能牛逼到什么时候呢!

  看夜魅的表情,还是很不愉悦。

  四皇子殿下,叹了一口气,缓声开口保证:“夫人不要再生气了,焱保证,再也不与夫人唱反调了!”

  在知道自己不去,她也还是要去的时候,他就已经稳不住了好么?自己不去,是给情敌和她制造独处的时间吗?

  更别说这个女人,还说出让他今夜自己睡的话。

  夜魅扭头看了他一眼,厉声问:“若再犯呢?”

  看着她的脸色的确不好看,北辰邪焱也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倒可以说,这是他第一回看见她,这样生气的态度,他也明白,自己若是不好好哄,这事儿怕是难善了。

  于是。

  默了默之后,他似乎叹息,轻声道:“若再犯,焱便在夫人的房间门口,跪上一整夜。”

  夜魅:“……”好吧,这么看起来,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诚恳的。

  钰纬:“……!”我真希望我是听错了什么!

  毕竟我前没一会儿,还在内心感叹,四皇子殿下,终于有一丝的一家之主的样子,可以为男人扬眉吐气了。

  现在倒好,连在门口跪一整夜都想的出来,也真的是不容易。

  说话之间,二人已经走进了山林。

  眼见已经没有什么外人了,夜魅瞪了北辰邪焱一眼,冷声开口道:“你知道我最生气的是什么吗?我最生气的不是你不肯乖乖跟我去打猎,而是你竟然当众忤逆我,我被你弄得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北辰邪焱:“……”寻常追求这种面子的,不都是男人么?

  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相处模式,只怕是真的有一点的问题。

  四皇子殿下,再次叹气。

  最终缓声道:“焱明白了,不管人前人后,焱以后都听你的。”

  夜魅这才算是满意了。

  眉宇中的冷气敛下,浮现出潋滟的光彩来。看着她这般神情的变化,想了想自己的行为,四皇子殿下默默地认为,若是能让她高兴,自己没出息……

  那便没出息吧。

  ……

  皇宫。

  北辰翔和司徒曌,以给皇后侍疾为由,在宫中商量了很久。

  最后,北辰翔脸色难看地开口道:“此二人着实可恶,还有钟山,也将本殿下骗得太惨!夜魅和北辰邪焱,倒是不足为惧,因为军中有本殿下不少人,到时候大战起来,暗中杀了他们便是。”

  他这话一出,司徒曌却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大皇子殿下,是指那五名对您忠心耿耿的将军?”

  北辰翔点头:“不错!二十万大军,有一半在他们五人手中,想要趁乱杀了北辰邪焱和夜魅,并非什么难事。”

  司徒曌却并没有这么乐观。

  他开口叹息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北辰邪焱武功盖世,怕是大军都很难近身,更别说,夜魅的身边,还有一个九魂。想要取他们的性命,太难!”

  北辰翔看了一眼司徒曌,开口道:“那舅舅有何高见?”

  听到高见这两个字的时候,司徒曌的内心,其实非常的欣慰,大皇子总算是认为自己的想法是高见,而不是拙见了。

  想起自己上次在这里,险些被气得吐血,在想想今天的状态,他简直都要喜极而泣。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后,盯着北辰翔开口道:“现在当务之急,是破坏陛下对他们的信任!”

  “哦?”北辰翔皱起眉头。

  司徒曌继续开口道:“陛下眼下虽然对他们有所不满,但却十分信任,陛下似乎是认为,只要不刻意激怒北辰邪焱,就能与他们二人,和平共处,直到陛下百年。所以陛下才会因此,决定给北辰邪焱机会,但是如果,打破了陛下对他们的信任呢?”

  北辰翔蹙眉,立即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舅舅觉得,具体应当如何做?”

  司徒曌眸色一冷,开口道:“首先,我们要让陛下,重新相信当年那个四皇子,于国不祥之言。其次,要让陛下和神慑天都认为,夜魅有谋夺皇位的野心!”

  司徒曌作为大皇子一派,唯一的一个冷静聪明的人,一直不被信任,今日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大皇子开口道:“可是,夜魅有什么谋夺皇位的理由?”

  司徒曌冷声道:“没有理由,就给她制造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