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路争锋 > 第八十三章 归队

第八十三章 归队

  在天地间浮沉的目光终于落在观景台众人的身上。

  原来福地之外果然有人窥视吗?唐劫心中暗惊,大脑已飞快回忆起自己自进入福地以来,有做过什么Kěnéng暴露自己的事。

  幸好唐劫之前足够谨慎,在许多事上已做了防范,就现在看来,他做的许多事或许会引起惊叹,比如夺神煞让蓝玉失神,兵字诀轰碎法宝,却都有说得过去的解释,前有四九真言,后有蛮力爆发,还不至于让大家认定他有什么Wèntí还不许人爆个种了?”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反倒是这么快就冲击脱凡带给人的震撼更大一些,尤其是他在没有明师指点的情况下走到这步,其实比起败蓝玉碎兵等事更让人难以置信。

  而这点是唐劫最不担心的,反正这事无论他们怎么关注都不Kěnéng和远在九绝诛仙阵的唐劫何冲联系起来,就只能理解为唐劫准备充分,天资过人。

  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确认自己没什么解释不通的事后,唐劫明显松了口气。

  不再理会外面的人,唐劫目光回收,正看到远处天边一柄小剑飞来。

  这是洗月派专用的传书飞剑,剑身无锋,小巧轻便,所设禁制皆为飞行所用。

  待到那小剑飞的近了,唐劫一招手抓过,上面正绑着一纸书信,打开一看却是叶天殇写的,原来是刚才看到了唐劫冲击时的霞光,问他是不是有宝物出世了。

  这段时间由于大家得了宝物就先藏起来,因此霞光在福地已经有段时间见不到了,就是偶有出现也是一闪即逝。唐劫冲击脱凡的光华维持了好一会儿时间,自然免不了有人要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要趁机携宝离开了。

  至于说冲击脱凡,大家想都没想过这种事,一来时间上太不可思议,二来也没见过谁冲击脱凡就冲出这种场面。

  这刻看到叶天殇来信,唐劫想了想,回道:“没事,见面谈吧。”

  随手将那小剑掷出,让它沿原路飞回。

  他既已脱凡,自然就再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福地西侧的一片空地上,彭耀龙正在和叶天殇对战,不远处围坐着洗月派的其他学子,在一旁边看边叫好。

  卫天冲叫的最是起劲:“打他!打他!打他!大师兄好样的,干死叶天殇那龟儿子!”

  他在真传之争中,第一次任务就被叶天殇追的屁滚尿流,直到现在还对他充满怨念,眼见彭耀龙铁拳如锤,砸得叶天殇连连后退,兴奋的大喊大叫。

  叶天殇冷笑一声:“有这么容易吗?给我开!”

  飞沙剑舞出一片剑华冲向彭耀龙,彭耀龙大喝一声不退反进,却是迎着剑光冲如,铁拳上更是鼓荡出一片罕见光潮,撞在那剑光上,荡出大片彩光。

  这正是彭耀龙的气血并行之法,使灵气入血,暂时叠加于体魄,迸发出更大威力,一击之下打得剑光消散,气劲震的叶天殇直接飞起,嘴角现出一丝血花。就在飞出的同时,叶天殇左手突然又多了把剑。

  玄阴剑。

  左手玄阴剑对着地面一划,随着剑光乍起,大片阴寒弥漫全场,一道犀利剑影正砍在彭耀龙手臂上,斩出一道血痕。

  论实力,彭耀龙其实比叶天殇强一些。不过唐劫传给叶天殇的十二秘漩法见效更快,提升更明显,这些日子叶天殇苦修十二秘漩,实力已是突飞猛进,再加上新得了玄阴剑法宝,实力再增,因此这一番对决竟是和彭耀龙斗了个棋逢对手。

  这刻叶天殇落地,看彭耀龙被自己打伤,哈哈笑道:“可惜这玄阴剑不合我修炼的法门,用起来太不趁手,只能偶尔为之,否则此战你必败。”

  “切。”彭耀龙撇了撇嘴:“错过这次,你以后就更别想赢老子了。”

  他的气血并行法如今也已小有所成,威力正在初见端倪,待到再过些时日能够完全发挥,一举手一投足间都带有莫大威力,叶天殇的剑再快,也是被他一拳轰散的命。

  两人正在斗嘴,却见天边剑光飞来。

  叶天殇一抄手抓住,看后喜道:“唐劫要来。”

  “这小子终于肯现身了吗?”彭耀龙大喜道。

  自从进了琅琊福地后,他就没见到唐劫的人。本打算借福地之战帮唐劫一把,没想到这小子交代过一些事后就溜走修炼了。

  虽然说福地资源丰富,效率数倍于外界,但就是修炼那么十几二十天能有多大好处?再者大家的实力都是共同进步的,你修炼其他人也修炼,考虑到天赋关系,天赋低的人在这里得到的好处还不如天赋高的,因此彭耀龙对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是不屑一顾的。

  不过既然大家都支持唐劫的想法,彭耀龙也不好一个人清高,只能陪着大家一起。

  这刻听到唐劫说要过来,其他人也都兴奋起来,卫天冲道:“终于出来了,就不知这些天他修炼的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有学子道:“一共也就二十多天,就算福地灵气浓厚,一天当五天使,也不过是相当于三月苦修,以他的资质连灵海中期都到不了。”

  “青原,你这么说是看不起人吗?”有学子笑问。

  “哪有。对于唐劫的战力我是佩服的,不过修炼非一蹴可就的事,我也不过是就事论事,至少在境界上,他始终处于末游。”那叫青原的学子忙回答。

  “正是,我敢打赌他再如何苦修,也不Kěnéng比少名更快。”龙焘接口道。他对唐劫始终没好感,逮着机会就想讽刺几句。戚少名入灵海已近一年,如今已是灵海中期,这些日子在福地修炼,进益斐然,已然快近后期了,在所有参加的灵台学子中,就属他的境界最高。

  没想到独自站在旁边一棵大树下的戚少名却抱着剑冷冷道:“那也未必。”

  “恩?少名你这话什么意思?”龙焘一楞。

  戚少名回答:“我了解唐劫,他不是个会做无用功的人,他所决定做的事,如果不是他能得到最大的好处,那他就不会干。这些日子大家一起修炼,全都有所提升,但我敢肯定,没有谁会比他提升的幅度大。”

  龙焘冷笑:“怎么?你戚少名堂堂玉门九转的天才,难道还要在修炼上输给他一个玉门五转的?”

  戚少名回答:“输给唐劫,我没什么不服气,反正不是输给你就行。”

  “你!”龙焘被他气的语塞。

  他还想说什么,戚少名已又道:“刚才鱼唇石那边先是霞光劲放,接着就是唐劫说要归队。若说这两者之间没有关系,我是不信的。”

  这话一出,众人互相看看,显是一起意识到这话背后的含义了。

  正面面相觑之间,远处一道人影已向着这边飞来,不是唐劫又是谁?

  “飞来的?”叶天殇最先领悟到此举背后的用意,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他不会是……是……”

  他震惊的后面几个字说不出来,然而人人已明白他的意思。

  脱凡!

  唐劫竟然脱凡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龙焘还在瞪着眼睛看:“不,这不Kěnéng!他不Kěnéng这么快的!这个家伙一定是先跑到附近然后才飞起来的。”

  众人一起用不屑的眼光看他,彭耀龙更是不客气的哼道:“蠢货,飞剑传书刚到才多长时间,唐劫就到了,谁能跑这么快?”

  听到这话龙焘的脑子嗡的响了一下。

  是啊,飞剑传书前脚刚到,唐劫这边就飞至,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唐劫是一路追着飞剑而来,要说他没有脱凡,绝对做不到这点。

  唐劫竟然脱凡了。

  他怎么能,怎么会这么快就脱凡?

  别说是他,就是戚少名卫天冲等人也震惊地看远处唐劫,虽然戚少名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唐劫在短短二十多天时间里,从灵海初境一下跳到脱凡,还是让他们彻底震撼了。

  这也太颠覆常理了。

  此时唐劫已驭风而至,来到众人近前落下,对着众人拱手道:“唐劫见过诸位师兄。”

  “唐劫,你脱凡了?”彭耀龙沉喝道。

  尽管已有猜测,彭耀龙还是不吝废话再多问一句。

  唐劫点点头道:“恩,托福地之功,侥幸脱凡。”

  这话一出,所有人全部沸腾了。

  “太棒了!”众人一起欢呼起来,卫天冲更是大笑着冲过来抱唐劫,惟有龙焘和两个与他关系Bùcuò的学子面色阴沉,不为此消息所喜。

  彭耀龙上前一把抱住唐劫道:“好小子,四年半冲上脱凡,虽说还未能破学院最快脱凡的记录,至少在玉门五转中,却是没人比你更快了。最难得的是临阵脱凡,战力提升,赢下比赛的把握更大了。”

  唐劫笑道:“天神兽炼已败,七绝门和天涯海阁应该比不上我们和千情宗联手吧?就算没有我,以大家的实力想必也可以拿下的。”

  “多一分实力总是多一分希望。”叶天殇笑道:“怪不得你小子一定要在这段时间苦修呢,敢情早有准备了吧?说,是不是我们的那些福地份额带来的好处?”

  唐劫笑笑,也不瞒大家,直接道:“有幸Zhīdào了一些就地取材,吸纳灵材的方法,若是不用未免可惜。”

  “果然是这样。”叶天殇给了唐劫一拳:“你小子匕帚自珍,也不告诉我们。”

  唐劫苦着脸道:“别的能教,这个不行啊。传出去上师们还不得把我撕了。”

  学院的规矩,自己搞到的,那是机缘,随意乱传可就犯了忌讳,唐劫自不Kěnéng把这些东西教大家。好在大家也明白此点,明白了唐劫是怎么提升的后,只能赞其好运,竟然连这种法子都能搞到。可怜龙焘身为真人之子,都不Zhīdào提炼灵药之法。

  二十多天没见,这刻碰了面,大家一阵嘻嘻哈哈,唐劫也了解了一下这些天福地内的情况。

  第一天战斗结束后,事情并没有象唐劫想的那样就风平浪静。

  天神宫和兽炼门虽然退出,但还留了几个人在福地里不肯离去,想要寻找机会创造奇迹。而在打败两派后,七绝天涯与洗月千情的关系也随之变得微妙起来,从合作伙伴转为竞争对手。四派的人再不敢分离,各占了福地一角,洗月在东,千情在北,天涯在西,七绝在南,彼此之间遥相呼应,互为声援。

  期间双方也曾有过几次接触,试探着打过几场,大多是洗月千情这边占据上风。不过由于不急于出福地,因此彭耀龙他们也没急着斩尽杀绝。

  “那十宝应当也都出来了吧?Zhīdào杜门旗在谁手里吗?”唐劫问。

  戚少名接口:“不清楚。十宝应该都出来了,但具体情况不了解,因为大家都很谨慎,谁也没有拿出来,所以除了太乙清玄杯确定是在林忘手中外,其他宝物其实并不清楚出了多少,又都落在谁手里。”

  “林忘还没走?”唐劫惊讶问。

  大家一起笑:“他七绝门一共九个人,走一个就少一分实力,哪里敢走,不过也好,正给了我们机会。”

  按逍遥宫的规矩,学子们得到宝物贴身存放满六个时辰后就可以离开,确认为十杰之一,不过也可以留在福地不出来。不过这样一来,到手的宝物就依旧有被抢走的Kěnéng。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抢走的宝物,不需要再遵守六个时辰的时限,因为其已经有主了,当它被抢走时,其实不是作为此次竞赛的目标被抢走,而是被作为参赛者的个人所获,也正因此,即便抢走了也不属于十杰。

  因此只要林忘不走,大家就可以从林忘手中抢夺太乙清玄杯,当然太乙清玄杯的十杰身份已注定了是林忘,与他无关,就算杀了他也只是让十杰变成九杰。

  “那我们找到几件?”唐劫又问。

  “两件。”彭耀龙道:“一件由我守护,另一件还未决定好,唐劫你可有兴趣?”

  唐劫摇摇头:“我只对杜门旗感兴趣,你们自己决定怎么处理吧。”

  “可是杜门旗现在在谁手里我们都不Zhīdào啊。”有学子道。

  “这还不简单。”唐劫笑道:“亮宝就行了。”

  “亮宝?”彭耀龙的眼睛亮了:“你的意思是……开战?”

  唐劫笑嘻嘻回答:“是,开战!”

  对唐劫而言,既然自己已入脱凡,那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作为实力占优的一方,他自然要积极主动的寻求决战。

  听到唐劫这话,彭耀龙哈哈大笑起来:“就等你这话了。”

  彭耀龙等这一天早不耐烦,要不是因为要修炼的是唐劫,而唐劫又对自己有传功之恩,彭耀龙早就发动大家打过去了。

  如今听到这话,洗月派学子一起兴奋起来,就在他们要亮宝寻求决战的时刻,远方突然亮起两道霞光。

  霞光自南方亮起,如戳天之柱,久盛不衰。

  那一刻所有人都读出了它所代表的含义:

  寻求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