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六百零一章:醒了

第六百零一章:醒了


  ??战狼可不是一个炼药师,虽然是战堂佣兵团的副团长,但是他这个人生性淡漠。

  为人也是比较洒脱的,出门执行任务,也从来是不会携带多么好的疗伤丹药的。

  所以,此番也就只能这般静静的等待着周末的苏醒。

  所幸,在他看来,周末似乎真的是没有半点的伤势,在第一天晚上的时候,周末的面色还有些惨白。

  可是在睡了一觉醒了之后,战狼再去看周末的时候,周末的脸色已经是变得红扑扑的了。

  呼吸十分的匀称,而且不时还会发出几声鼾声,看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累坏了的人,在熟睡之中一般。

  耐心,是战狼拥有的优点之一,他每日就这般在溪流旁边垂钓,就好像是一个老人的生活方式一般。

  唯独当他取出自己那柄长剑擦拭的时候,整个人就会变得冰冷无比,似乎下一刻他就会化身为冷血嗜杀的凶狼一般。

  而这一切都在苏明浩等暗中守护周末一众人的眼皮子低下运转着。

  眼看着魔灵密林的历练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二十五天,周末也已经是在战狼搭建的木屋之中足不出户的到了第四天了。

  灵武将的强者,即便是一个月不吃饭都没有问题,可是一个活人若是四天滴水未进的话,这绝对是会让人担心的。

  苏明浩等人看的很清楚,战狼除了每天早上进去看一眼周末之外,就从来不会进入其中打扰周末。这点也就越发让他们担心了。

  若非是一旁的齐白一直在劝阻的话,苏明浩已经是完全忍不住要进去看看周末了。

  不过他们按耐得住,别人可是按捺不住了。

  战堂佣兵团此番也算是发了一笔大财,可是副团长战狼的迟迟未归,也是让战虎跟战狐两兄弟非常的担心。

  就在第四天的清晨,战狐孤身一人出现在了战狼的身后,而闭幕垂钓的战狼也是感觉到了自己这个兄弟的到来。

  慢慢的放下了手上的鱼竿之后,转过了头来。

  “你怎么来了?”

  听到战狼的话,战狐不由是苦笑了一声,他对自己这个出生入死的二哥说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好歹,他也是习惯了战狼这般淡漠的话语,当即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显得十分新的木屋,轻声说道:

  “周末还活着吧?”

  战狼站起身来,走到了战狐的面前,同样望着木屋,淡淡的回应道:

  “嗯,还活着,睡了四天了。滴水未进,但身体的情况很好。应该也快苏醒过来了。”

  “他没有受伤?”

  战狐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惊诧之色,当日那天雷之威,他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这很难让他相信,周末在那般被活埋了的情况之下,身体状况还能是好的。

  战狼却是依旧平淡的回应道:

  “刚挖出来的时候,浑身是血,但是冲洗了一番之后,我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外伤,估计是受了一些内伤。不过,他的自愈能力很强!”

  “哦?呵呵,他还真的是一个奇人啊。”

  战狐由衷的感叹了一声。

  而战狼则是已经迈开了步子,随口说道:

  “进去看看吧。等他醒了之后,我就跟你回佣兵团。”

  战狐微微一愣,他很清楚战狼的性格,除了偶尔的战斗之外,战狼似乎对于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什么兴趣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战狼对一个人的生死安危如此的执着,心中也是越发的好奇了。

  当即就跟在了战狼的身后,朝着那木屋走去。

  只是二人不知道的是,在战狐来到之前,周末其实意识已经是清醒了过来的。

  当时周末睁开眼睛,见到自己躺在一张竹床之上,周围的环境异常的陌生,差点是翻身而起。

  只是在白老及时的提醒之声发出之后,周末就安分了下来。内视查探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在感觉到自己的伤势已经痊愈,而且肉身经过此番磨练变得更强了几分之后,也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七脉灵诀倒是没有如同想象的那般,直接突破到玄阶!毕竟仅仅只是一个七品灵力之精而已。按照之前周末的估计,也至少得炼化四个七品灵力之精才能够让七脉灵诀再次进阶的。

  不过此番也是让他实力暴增,灵力已经是在不知不觉之间连跳两级,达到了四星灵武将的程度。

  从白老的口中,周末得知了。救下自己的人竟然是战堂佣兵团的那个副团长战狼之后。

  周末也是异常的惊讶,在周末的印象中,对于战狼的记忆是很模糊的,只记得对方似乎是一张死人脸,总是一幅淡漠的样子。

  这就更加让周末无法理解了。当时那般凶险的情况,所有人都被吓跑了。为什么这个战狼还留在原地呢?

  这确实是一个难解的题目,但是世间万般机缘就是这般的玄妙,无论如何若是没有战狼的话,当时周末既有可能已经是身死了。当然,前提情况是白老不会出手。

  但战狼始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份恩情,周末是铭记于心的。

  刚刚起身之下,就听到了外面两人的声音,周末也是微微一愣。

  而后心中对于战狼就越发的感激了。这么一个生性淡漠的人,竟然如此执着的将自己从那深坑之中挖了出来。这绝对是自己的运气啊。

  于是凑巧的一幕就这般出现了。

  在战狼跟战狐刚刚走到门前的时候,那房门却是从里面打开了。

  周末那面带笑意的少年面庞就这般迎着朝阳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这情况着实是让战狐吓了一跳,不过战狼倒是没有太过惊讶,在他的脸上虽然没有浮现出笑意,但是那眼神却是变得炙热了几分。

  “你醒啦!”

  “嗯!醒了。战狼大哥是吧。救命之恩,周末铭记于心!多谢了!”

  周末此时面对战狼莫名的就有一种亲切感,无论战狼对于外人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对于周末来说,他现在就是自己的亲人。

  “呵呵,周末小兄弟,你终于醒了。这可是让我二哥记挂了好几天啊。一直在这里守着没有离开。搞的,我都有些担心二哥是不是出事了呢。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战狼还没有开口,战狐已经是在一旁笑着说话了。

  他这话无疑是有些邀功的成分,很显然,是想让周末更清楚战狼对他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