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细胞渗透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

  看完神灵宇宙的发展,吴辉朦胧间似有所悟,仔细想来又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百撕不得骑姐,吴辉只好暂时将其放下。【舞若小说网首发】

  吴辉制造和观察这些宇宙,耗用了数万年,在这期间,人类以众多八维战士为代价,最终培育出近百个九维战士,这使得人类首次在高端武力上获得了优势。

  人类大肆培养高端武力,让托德一族震惊莫名,因为他们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人类能够在短短的数万年时间里,连续培养出近百个九维,而他们这几十个个九维则是通过无数年里积累出来的。

  稍一琢磨就能明白,人类必然掌握了一种独特的技术,可以极大提高升维成功率。托德也想开发类似技术,但是想想人类的身份,他们就只能颓然放弃。

  因为人类的背后是灵魂界,可以想见,人类这种独有技术必然是灵魂运用方面的,在这方面它们没有任何优势,别说一无所知,就是真的知道什么,恐怕也很难研制出来。所以托德最后只能酸溜溜的恭贺一番,擦完口水继续玩自己的了。

  人类高端武力的脱颖而出,终于让人类在于萨拉、托德打交道的过程中,能够获得一点底气和保障,不至于全面的落后,至少还有一个可以对抗的地方。

  数万年的时间,对于其他托德和萨拉可能是弹指一挥间,当对于人类来说,就会显得漫长得无以复加,在这数万年时间里,科学院终于获得了突破。

  科学院经过经过长久的研究,并且利用虚拟世界加速的方式,在时间领域进行了将近200万年的研究,终于迈过了时间科技的门槛,换句话说,人类已经已经解开了十维的枷锁。

  吴辉听到这个好消息非常振奋,但是他感觉很奇怪的是,研究时间的那些科学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这种情况让吴辉非常不理解,因为千足虫没有骗他的必要,为什么萨拉和托德不能触碰时间科技,而人类却安全无恙呢?

  怀着这个疑问,吴辉拿到科学院的成果,开始学习时间科技。

  按照科学院的研究成果,时间是一种状态量,当同时它又表现出一定的物质性,它同时具备这两方面的属性。按照科学院的定义,时间同时具备场特性和粒子特性。

  如果说微观粒子具备波粒二象性,那么时间就具备场粒二象性。

  在微观上,时间可以被抽取,这一点是有着实例证明的,当初那个双子星黑洞,它在刚形成的瞬间,人类监测到光速减慢效应,这其实就是因为黑洞抽取了部分时间,导致了这种变化。

  而时间核,那其实是时间的循环场效应的一个侧面应用。

  科学院发现,在广阔的宇宙中,各个地点的时间流速并不相同,比如两个相邻的三维宇宙之间,就会存在细微的时间差,而遥远的两个三维宇宙,它们之间的时间差会更为明显。而跨越不同四维宇宙、五维宇宙的时候,这种时间差已经非常清晰。

  这种时间差实际上是各处时间场的特性不同导致的,就像地球上的海洋,虽然所有海洋都是联通在一起的,但是其中每一处的盐度都是不同的,这和洋流、温度、降雨等因素息息相关。在整个物质界的范围下,时间场的区域差异,也存在类似的模型。

  实际上笼罩着整个物质界的时间场并不是平静安详的,它想一个巨大的海洋一样,时刻存在着暗流和浪涌,只不过通常时间场的尺度比较大,这种时间层面的波动不容易被观察到。

  但是像大海一样,时间也存在着波动的叠加,当某些因素刚巧凑到一起的时候,就会产生时间潮汐,甚至会形成时间漩涡。

  每当出现这种时间场的特殊波动,就会出现山上方一日,世间已千年的独特景象。

  时间场具备一定的流动性,同时它还具备粒子性,所以有些时候,可以将时间单独抽取出来,而失去时间覆盖的那一部分空间,就会出现一些非常奇异的特征。【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

  比如那个空间里,物质的运动会彻底停止,基础粒子彻底失去了波粒二象性,而仅仅展现为粒子性,量子也失去了不确定性,电子不再是电子云,而是显出身形,固定在原子核旁边。

  从这个角度讲,物质对时间存在强烈的依存性,抽取了时间场,物质就会凝固,彻底失去了活动性。

  时间同样存在极性,或者说矢量性,科学院发现,时刻存在于物质界的时间场偏向于正矢量性,但是理论上应该存在负矢量性的时间场。

  既然时间成为单独的研究目标,那么时间是否可以倒流呢?科学院的观点是,假设一处空间,被施加了负矢量性的时间场,那么这处空间内的物质,就会表现出反向的运动规律。

  就是说,在这个空间里,物质运动像是倒带一样,物质运动规律是彻底相反的。如果将这个负矢量性时间场的范围无限扩大,那么时间真的会倒流。

  按照科学院的预计,如果真的找到负矢量性的时间场,然后为某个星系施加逆转的时间场,那么这意味着要抵抗巨大的环境压力。

  因为这个星系如果时间逆转,那么所有与这个星系相关的因果链条和命运链条都将被强行改变,这种改变必然需要突破重重阻力。

  吴辉很快将这些时间科技充分理解,科学院解析的只是初步的时间科技,不过目前已经足够吴辉前往十维体验体验了。

  十维,按照科学院的推论,应该处在一种时间长龙状态,无数个不同的时间截面同时存在,组成一个完整的时间长龙。物质界从诞生一直到毁灭,应该都可以在时间长龙上体现出来。

  就是说如果吴辉进入十维,就能够从时间层面上俯视物质界,任意观察它的历史和未来。

  不过科学院无法确定一件事,那就是时间悖论将如何解决。

  科学院有几个相关推论:第一条是吴辉无法影响其他时间截面;第二是可影响,但是会形成另外一条时间长龙;第三是可影响,并且会对各个时间截面产生影响传递,这回导致时间悖论,具体后果未知。

  除此之外,第四个推论是,时间长龙中的各个截面是同向向前移动的,可以任意影响,但是这些影响仅仅被局限在某个截面内,因为所有截面是同向移动,所以这种影响永远不会扩散。

  吴辉在前往十维之前,做好了各种准备,他像交代后事一样,做好最坏打算,给人类做好各种布置,选好自己的接班人。

  吴辉并没有着急走,而是在选好接班人之后,扶上马又送了一程,直到接班人已经被人类个种群彻底接纳,交接班平滑过渡完成之后,吴辉才抛开一切,准备进入十维。

  在吴辉准备进入十维的那一天,人类高层为他准备了一次小范围内欢送会。为了防止对人类造成不利影响,吴辉进入十维的消息,将会尽可能被隐瞒下来,不会向外族扩散。

  处于保密的原因,欢送会比较低调,都是一些人类的高层和吴辉的老朋友前来送行,一番殷殷话别之后,吴辉最后回望他守护了数万年的人类,突然消失在物质界,跨入了时间的长流……

  吴辉刚刚进入十维,还没来得及观察这个十维的世界,他的心神突然被吸入一个特殊空间,然后一个意念接入他的意识,无数的信息向他涌来。

  良久,吴辉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这个空间似乎是一片星空,周围是无尽的星辰,他独自出现在这个空间中。

  “明白了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明白了!”吴辉心绪不定,但是语气出奇的平静。

  “那什么时候开始?”

  “稍等,反正已经等了这么长时间。”

  吴辉说完闭上了眼睛,他的所有精神力喷薄而出,让这个空间荡起一圈圈涟漪。

  因为获得的那些信息,吴辉对这个空间非常熟悉,所有散发出去的精神力全都有的放矢,快速奔向各自的目标。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吴辉终于睁开眼睛,所有精神力咻的一下收了回来。

  “开始吧……”

  ??????

  在昏暗的实验室里,从肮脏的窗户上透进一点斑驳光影,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扭曲的躺着一个人,这人似乎感觉不太舒服,扭曲辗转,眼皮轻微跳动。

  吴辉费力的睁开眼睛,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刚从冬眠中醒来的狗熊,醒来晕头转向,思维迟钝,四肢不协调。他挣扎着都地上坐起来,结果发现旁边正蹲着个人,小心的看护他。

  “……厂长?”吴辉非常惊讶喊到,他不知道自己的惊讶从何而来,但是这种感觉毫无来由的出现在心头。

  “小吴啊!怎么样?感觉如何?”

  “……还好!”吴辉迟疑着答道,他感觉自己现在状态非常不好,精神恍惚,心思不属,仿佛整个世界都分外的陌生而飘渺。

  吴辉下意识的向四周的打量,他惊讶的发现,他正躺在厂里微生物实验室的地上。

  “我这是怎么了?”吴辉下意识问道。

  “那台该死的培养器又漏电了,你又被它给电了。我来实验室找你,正好看到你躺在地上。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都要打120了。”

  “……哦……”吴辉有些茫然的回答道。

  吴辉四下环顾,周围的景物似乎那么遥远又那么切近,遥远得仿佛远在天边,就像是泛黄老照片里的记忆;切近得仿佛近在眼前,一切都那么熟悉,似乎昨天还在眼前。

  “小吴!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看看有受伤的地方没有。”厂长小心的搀扶着吴辉,帮助他一点点站起来。

  吴辉右肩膀依靠在厂长身上,左手扒着实验台,浑身酸软的慢慢站起身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实验台上那台老旧的显微镜,那显微镜上正放着一个载玻片,这个显微镜显得那么熟悉,仿佛昨日重现一样的熟悉……

  “头晕吗?”厂长关切的话语打断了吴辉的思考。

  “还好!不太晕。”

  “来,你先坐会。”厂长把吴辉搀扶到一个凳子上。

  “现在感觉如何?”厂长关切的打量着吴辉,“四肢反应都正常吧?”

  吴辉活动下手脚,“嗯,都挺好的。”

  “那你感觉哪里疼或者麻没有?”

  吴辉仔细体会下全身的感觉,“没有。”

  “唉!真是对不住你了,厂子里条件不好,没有资金换新设备,害得你三番五次被电,我这当厂长的真是惭愧啊!”厂长一脸愧疚的说道。

  “……厂长,我不是挺好的嘛,再说这事也怨我,也是我没注意保护好自己,下回操作培养器的时候,带上绝缘手套就好了,可是我总会忘记。”吴辉下意识的安慰厂长,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厂长的面孔好遥远、好陌生。

  “来!”厂长抄起墙脚的水壶给吴辉倒了一杯热水,“喝点热乎水吧,暖暖胃。”

  吴辉接过那个老旧的水杯,这个水杯他用了快两年了,里面积满茶垢和水垢,也懒得刷它,一直这样将就用着。吴辉喝了一口水,温热的水顺着食道流淌下去,一直进到胃里,将途经之处都滋润得暖烘烘的,让人分外舒坦,吴辉舒服得长长缓出一口气。

  厂长看吴辉这样,立刻笑得脸上都开花了。“小吴啊!再喝两口,再喝两口!”

  吴辉又喝了点水,这个过程中厂长一直目不转睛的观察着他。见他真是没有大碍了,立刻热情洋溢的建议。“小吴,这个屋子又潮又暗,我扶你去院子里转转,晒晒太阳吧。”

  吴辉将水杯放下,就在实验台靠着显微镜的位置。

  在厂长的护持下,吴辉迈着酸软无力的步伐,来到室外。那是一个非常熟悉而又陌生的院子,对面是仓库,现在正半敞着门,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那只名叫臭球的看场黄毛土狗在门前转悠。

  侧面是机器隆隆的厂房,不用过去吴辉也知道,里面现在应该有十七个工人在忙碌着,他们正在忙着生产一个广州客商的货。

  厂长扶着他,在场院里转悠了一会,感受着太阳的热力,吴辉感觉活力又回到身体里,似乎无论从身体还是到思维,终于都回复到正常水平。

  见他好了,厂长似乎轻松多了,愉快的安抚吴辉,“小吴啊!今天放你一天假,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吴辉点头答应着,循着记忆的路线,拐出厂子大门,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在大街上,到处可见熙熙攘攘的人流。街市上的店铺招牌、楼房建筑、街边的水果摊、馒头店,看着都熟悉不已,就是店老板还有讨价还价的顾客,有不少都看着脸熟。

  本来应该转身想宿舍走去,但是没来由的,吴辉停住了脚步,鬼使神差的向市中心走去。

  这里,这里,这里……

  所有一切都像是隔着一层鸿沟,遥远而陌生,又显得那么的熟悉。

  吴辉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于何处,但是这种感觉似乎是从潜意识中生发出来的,怎么也抹不掉挥不去。

  吴辉神智有些恍惚,他好像得了离魂症,梦游一般信马由缰,由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带走,不管走到哪里,看到什么,他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感觉脑子不够清晰,看到和接触到的一切都带着强烈的隔离感。

  吴辉恍惚的走到中心医院,他突然站住,一个美丽的笑靥出现在眼前。

  “八婆!你给我站住,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今天我要正正家规!”

  两个娇笑嬉闹的小护士从大厅里冲出来,互相追逐着冲向大门,跑在前面的小护士让过愣在路中间的吴辉,等追打的小护士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一下撞在吴辉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婴儿肥的小护士连忙赔着不是。

  吴辉恍惚间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但是又很陌生,他愣愣的望着这张脸,似乎想要从中找到些什么。

  小护士被吴辉憧愣的眼神弄懵了,仔细看看,似乎不认识,再看看对方,目不转睛的目光里既没有仰慕的爱恋和心动,也没有熟悉的色彩,似乎只是简单的望着,那目光似乎透过她的身体,一直聚焦在遥远的天边。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小护士被瞅得火了。

  “小伟!”另外一个护士跑过来,将小护士拽走,边走边说,“那人眼神好怪,赶快走,没准是个神经病……”

  神经病?

  吴辉对这个评价无动于衷,他的目光紧紧跟着小护士,瞅得那小护士愤愤不已的回瞪一眼,然后被另外一个护士拉走,迅速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