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喜不断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惊喜不断

  才着雪朝皇带而前红人的非引,海天等人宗奉用不着栖硼都嘻嘻岩浩的塑着那磅样大气的建筑物口

  他们这群怪异的组合自然是引得周围的太监和侍卫们是凭凭侧目口特别是当他们看见带路之人以及脸上的半青半紫的伤痕时,脸色都不由得变戍了瞥紫色。

  这可不是吓的,而是憋笑憋出来的!

  这些咋,太监和侍卫们自然无法和海天身萧这位皇帝面红人相比,见到这么个精况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自然是憋的十分难受。

  身为事件中心的那个太监自然能够感受到旁人的拈拈点点,心中是更加的嫉惧,眼中闪过怨姜的神色,瞥了一眼谈笑风生的谗天等人,心中暗道:到了我的她盘里,看我还不整死你们!

  在那个太监的带领之下,诲天芋人来到了一座偏殿处。

  “你们先等一下我去案极陛下!”鉴于对海天等人心中的恐惧,即侦是到了自己的她盘上,这位皇帝面红人依然是才些害怕。

  诲天等人癌也不太在意榨了抨手:“帜去快回!”

  见诲天芋人并没才在意,这人心中大喜他最怕的就是谗天跟他们一起进去,这样他就不好告状了。只耍皇帝丰先听了他的话,那么就算不是海天的错也是海天的错了口

  进入宫殿之后,这立即大声哭叫起来:“陛下!陛下!”

  此时的桑玛帝国皇帝正在办公,听得这姨厉的袁嗓声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只见被自己派去召见海天入宫的心肢太监回来了,只是却满脸淤青,惨不忍睹口

  “桂喜,这是怎么四事?你怎么会搞冉这个样乎的?”皇帝大惊,立即从龙座上走了下来,由此可见他对这个名叫程喜的太监信任程度。

  “陛下,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桂喜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痛哭流涕,把诲天的“暴行”添油加酷的诉说了一遍,还说海天和秦家如何如何不尊重皇权等等。

  听得皇帝是勃然大恕:“混帐!这个谗大和秦家太不像话了,简直没把联给放在眼里嘛?他们在外面是吧?快把他们都给联叫进来!”

  听列这话的桂喜是心中暗喜不过表面土却故意装作扰豫了下:

  “哼!快去,一切都由联为你做主!”皇帝看起来是真恕了,他已轻从他们皇室的老租宗莫问天那里听说了谗大只是一个二星夕师口

  之所以耍召见海天,一是为了老租宗的武柞,二也是为了括揽谗天口可没想到的是,一个小小的二星夕抒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殴打他的心旗,这不是等于在打他的脸吗?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到皇帝如此表特,程喜心中仿佛吃了案糖一样他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时他立即站了起来,也不哭了,急忙叫道:“陛下,奴才这就去叫他们进来。”

  皇帝不耐蚜的辉了样手,胸口还不断的起伏波动着,看的出来他心中相当的愤恕。为了撰持皇帝的戚严,他又再度回到了龙椅上去了。

  得到了皇帝支持的柱喜,趾高气昂的走出了殿门对着嬉笑中的海天一行人辞了脾手:“陛下叫你们都进丢!”

  说完,也不管身后的谗天等人自己单先进入了殿门。

  和先前截然不月的态度,看的海天等人是一楞一楞的,唐天豪更是高叫道:“这家伙怎么突然转性了?”

  “管他呢,进去者看就知道了。”施天随意的样了下手,带头就走进了宫丽堂皇的宫殿。

  唐天豪一行人是紧随其后曾经来过这座宫殿的秦云啸主动介绍道:“这里是书房,也是陛下径常办公的地方。”

  海天等人点点头穿过长长舟走廊,立耶就者到了宫殿最深处的一个龙座上,生着一个身着龙袍的戚武中年人,并且面带怒气。

  先前来非引他们的太监桂喜,正一脸得色的站在皇帝旁边口

  此时皇帝一眼就看到了走在前头的诲天和唐天豪只不过他一下乎就分辨出了海天口原因无他,因为他曾经听老租宗莫问天讲过,谗天虽然是二星夕师,但夕识卸达到了夕皇巅峰。

  他曾经请楚的记得,当时听到这个符息的震撼性。以海天那夕皇巅峰的夕识身为七星大夕抒的他,是根本不可能者穿海天实力的口

  而诲天身旁的唐天豪,却是被他一眼就毒穿了,这下乎他自然知道哪个是诲天了。

  只是他却皱了皱眉头他记得自己只是叫海天和秦风到来而巳,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正当他唯备怒问罪的时候,却者到了海天身后那群人的面目,吓得脸色立即变了几变。

  站在一旁的程喜并没才注意到皇帝的脸色,反而是板起脸来喝道:“大胆!见到陛下还不下跪,难道你们想造反吗?”

  一听这话,旁边的皇帝吓得差点连魂都跳出来了立耶对着旁边的柱喜喝道:“泰奴才,雅让你那么多估了?

  桂喜惊侣的望着满脸恕容的皇帝,他没想到刚才还关心他特况的皇帝此刻竟然会说翻脸就耕脸,简直不伶他思考的时间。

  即便心中非帝的不满但皇帝的权威却让他不得不退了下去,满脸委屈怨恨的瞪塑着海天一行人,他明白这些忻况都是海天他们给他带来的口

  只是,柱喜的惊悍还没才结束就见到皇帝一脸惶恐的从龙椅上走了下来,急急忙忙的走到诲天身后的一个老者身,惊喜叫道二“辈!辈,我锋于找到你了!”

  众人怪异的望着满脸惊喜的皇帝,以及他身的老者。

  海天更是狐疑的问道:“卫析你认识他么?”

  原来,皇亭关注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卫赫。只是此时他却是一脸的迷茫,塑着惊喜不巳的皇帝,疑惠的问道:“你是雅?”

  “前辈?您不纪得兼啦,我是小天赐啊?记得当年您救过我一命!”皇帝激动的拉着卫赫粗粒的手掌叫道口

  不远处的在喜听的却是心中大惊,海天一行人或许不请楚但他这个皇帝身边的心腹却是请楚,天赐更是皇帝的本名。只是如个的桑玛帝国,没多少人敢叫而巳。

  众人凝望着卫赫特别是素牧岚,心中夹是徘细不巳,不断的思索着,卫赫怎么会和桑玛帝国当个皇帝认识的?

  “这个,我突在是想不赶来。”沉冲了段时间的卫赫,苦笑着拇了拇头。他当年也算是行侠仗义救过不少人,自然不可能是都记得口

  像卡尔家菲的恐鲁巴那样的牛竟是少数口

  见卫赫想不起自己来身为皇帝的天赐失落的笑了笑:“都过去这么久了,前辈会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不过耶侦辈忘记了,我也不会忘记前辈当年的大恩的。”

  桂喜脸色大变他觉皇帝陛下竟然不再自称是“联”而是“我“特况才点不妙口

  “卫赫你当年任是救了不少人啊?先萧给我整出一个夕宗高手,现在又冒出一个皇帝口以后会不会又给我冒出一个炼器师来呀?“海天笑着说道口

  只是这证听在莫天赐耳里却是相当的刺耳,他当耶勃然大恕,立即恢复了皇帝的威严,对着海天恕喝:“大胆!你怎么能这么和辈说证?”

  众人一怔,紧狡着都棒旗给皆大笑起来,特别是唐天豪这小子笑的最欢最没才风度。搅得莫天赐和柱喜两人是面面相砚,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最后还是卫赫站了出来,他旭允的笑了笑:“这个”他是我师叔口”

  “师叔?”莫天赐一听这话眼珠乎都差点瞪出来了,他做梦都没才想到,曾轻救过他一命的辈竟然会是诲天这个二星夕师的师侄!

  这就更别说是柱喜了他脸上阴睛不定,形势裁来越不妙了口他最大的依靠就是皇帝了,而皇帝竟然亲切的称呼那个叫卫赫的老者为辈,态皮又是表现如此的谦恭,一点不招皇帝架子。而海天又是这个高手的师叔,他再想整海天岂不是不可能了?

  一想到这里社喜脸上再无得色,手脚一片冰凉。

  “给农卫兄,看样乎你和海天小哥的关系,憨怕大部分人都精不出来哟。”素牧岚从后面也站了出来笑道口

  这时莫天赐才注意到秦牧岚等人,他掠骇的现这群人中,除了泰云啸和秦风这对父乎他认识,其他人根本不认识。更可怕的是,除了诲天,唐天豪以及秦风外,其他人的气息他根本就察觉不到一丝!也就是说,这些人比他都要强,甚至是绥很多!

  特别是冈才站出来说笑的老者身上不时的散出一丝若才若无的压力,这种压力,他莫天赐只在老租宗莫问天和莫问夕身上感受过口

  由于才了先的影响使得皇帝莫天赐不敢再拐皇帝威严了,他明白这伙人想耍捏死自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莫天赐小心翼翼的问道:“额?这位是?”

  听列皇帝的问春牧岚毫不扰豫的自我介绍道:“秦家秦牧岚!”

  “毒牧理!毒牧鲁!”素牧岚身后的两个老者相继说道口

  这下乎,莫天赐桂喜都不由得伍吸了口浴气他虽然没才见过秦家三位高手,但是名宇却是听过的口

  “那这位是?”莫天赐望向了量后的柱卡。

  “乌山枉卡!”枉卡简浩的说了一句之后,就站到了卫赫身后表明自己的立场,而卫赫却是站在了海天身后这其中的寓意,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口

  只是,莫天赐听到这些名宇之后,却是心中大惊!这些个传说中和他们皇室齐名的老租宗的人物怎么会跟随着海天一起来呢?

  特别是卫赫这咋,曾经救过他的辈和身为九皇之一的枉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