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钻!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钻!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钻!

  融合工作对于只有一只手能用的海天来说,并不算困难。

  融合最主要考验的是炼器师们对于材料特性的理解以及控制能力,如何有效的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不同特性的材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对于大多数年轻的炼器师们最大的考验。

  器炼之法和心炼之法在融合工作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器炼之法需要炼器师不断的注意炼器炉中材料的稳定性。

  而心炼之法则不同了,只要用剑识锁定并且控制住就行了。

  海天有着超强的剑识,根本就不用担心融合会失败。再加上他现在所学的乃是心炼之法中最为上乘的《九重叠浪》,技巧性更是领先于各个炼器秘法。

  在那强力的剑识控制之下,海天将这几团提纯完毕的材料迅速放置在了一起,并且开始进行融合。

  好几种不同的材料被融合在一起,一定会产生抗性。

  现在海天的身前,这几团材料被他强行融合在一起,立即产生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不过海天却是仿佛早就预料到似的,没有一点的慌张。

  强劲的剑识将这几团液体糅合在一起,使得它们之间能够完美的契合!

  周围的炼器师们都发现了海天这怪异的炼器方式,不约而同的惊叫出声。这下不仅是场上的炼器师们,就连观众席上面的大部分的观众们都将注意力聚集到海天身上来了。

  身为主持人的炼器师公会长老自然也看到了海天的炼器手法,嘴角立即张得大大的。上次海天在炼器师公会门口教训福伯的时候,他和其他长老一样都赶了出来,自然是认识海天。

  他可不是那些普通的炼器师,自然是知道心炼之法的存在。一直以来,他认为海天不过是一个修炼天赋高一点,战斗能力强一点的少年。但从来没有想过,海天居然还是一名炼器师,而且还是一名使用心炼之法的炼器师!

  在他们整个桑玛帝国炼器师公会中,就只有阿龙索一人使用的是心炼之法,其他无一人懂得心炼之法,甚至很多人都没有见过。

  “奇怪,这个小子是从哪里学会的心炼之法?怪不得会长大人那天会如此的大献殷勤。”长老紧皱着眉头低声自言自语。

  他口中的会长,指得自然就是帝都炼器师公会的会长周云龙。只不过他所不知道的是,周云龙之所以对海天大献殷勤,可不是因为海天的炼器手法,而是因为海天那背后的势力。

  “好了,我完成了!”长老正低头沉吟间,忽然听到了海天的呼声。

  长老抬头一看,只见海天身前漂浮着一团银灰色的浓稠液体,看不出有一点的杂志。这团浓稠液体,正是海天先前将那些炼器材料融合在一起形成的。

  长老心中计算了下,从比赛开始到现在,海天大约花费了五十多秒的时间,比之第一组的四阶炼器师金熊还要快。

  这让他心中吓了一大跳,金熊那可是四阶炼器师,海天只是一个小小的一阶炼器师。难道说心炼之法真得就这么厉害吗?

  心中虽然是如此之想,但他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向着海天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海天可以安然过关。

  见到炼器师公会长老的点头,海天微微一笑,同时将目光瞥向了不远处的史库比!

  此刻史库比正好也看向了海天,双方的目光在空中交火了下,最后很快就以史库比的扭头而告终。

  这倒不是说海天的目光火力有多么强大,而是史库比实在是没有脸去和海天对视!因为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完成融合!

  耻辱!这绝对是巨大的耻辱!

  他堂堂三阶炼器师,无论是在提纯工作上还是在融合上,竟然都被一个小小的一阶炼器师给比了下去,这让他这个三阶炼器师的脸往哪放?

  更重要的是,一旦输了的话,他就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钻海天的裤裆!让他这个三阶炼器师去钻海天这个一阶炼器师的裤裆,这是何等的耻辱?

  “长老,我好了!”一声清脆的声响忽然传了过来,史库比扭头望去,见到距离他不远的一名三阶炼器师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融合工作。

  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炼器师先后完成了这轮比赛,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三阶炼器师。

  这可是大大的刺激了史库比,要是万一他在这场比赛中被淘汰的话,那么就完全没脸了。不仅被海天打得大败,连第二轮都没过去。

  怒!绝对的愤怒!

  在史库比的紧追之下,他总算是以第十名的身份完成了这一轮的比赛!

  当长老宣布比赛结束时,广场上立刻响起了一片哀嚎之声,不用多说,肯定是那些失败的炼器师口中所发出来的。雪琳也是其中之一,她很可惜,未能进入下一轮的比赛。

  通过第二轮比赛的炼器师们,除了海天以外全是三阶炼器师。他们大多都是面带笑容,为自己的过关而感到高兴,只有史库比一人脸色阴沉,一点没有高兴的样子。

  众人刚刚准备退场,雪琳便拉着海天走到了史库比的跟前,大声叫道:“怎么样?你输了吧?海天就用一只手打败了你!现在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钻海天的裤裆了!”

  雪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这话说得是无比的响亮。不仅是周围准备退场的炼器师们,就连观众席上的观众们,都听到了。

  众人一脸的惊愕,不明所已的望着海天与史库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史库比脸色阴沉,他现在是根本说不出叫嚣的话来了。因为海天确实是只用一只手就搞定他这个三阶炼器师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史库比冷着脸望着海天。

  海天却是一脸的轻松,不在意的笑了笑:“我不想怎么样,是你想怎么样?当初提出要钻我胯下的,是你自己,可不是我逼你这么做的。如果你不想钻的话,大可以直接离去,我不会阻止你的。”

  “你……”海天这话看似是在为史库比开脱,实际上却是把史库比逼上了死路。

  要是史库比今天真得不守信用而直接离开的话,那么他在整个炼器圈子里的名声就完全臭了,日后不仅会被同行唾弃,还会被普通的剑者看不起。

  可要真得钻海天的胯下的话,那么他的脸面将会彻底丢光!

  他死也想不通,为何海天这个一阶炼器师,在伤了只手的情况下,在比赛中还能够打败他这个三阶炼器师。还有,海天所施展的怪异炼器手法到底是什么?

  见史库比一再的沉默,海天望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们这里。海天微微一笑:“不如让我帮你征询下大家的意见吧。”

  还不等史库比反对,海天却已经郎声道:“大家说他要不要钻啊?”

  这句话,海天甚至用上了剑灵力,在整个广场内不断的回荡。毫不客气的说,即使是广场外面的人们也能够清晰的听到这句话。

  似乎是为了回应海天的问话似的,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在场的观众们异口同声的大声吼道:“钻!钻!钻!”

  震耳欲聋的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断的冲击着史库比的耳朵,他的嘴角隐隐有些抽搐,海天这招实在是太狠了,根本就是完全断了他的后路嘛?

  “看吧,这是民意!如果违背了民意的话,当心走不出这广场哦?”海天双手一摊,微笑着说道。

  别看海天脸上挂着的是微笑,但在史库比眼里却是恶魔的微笑。早知道如此的话,他当初就不会鄙视海天了。但是他哪能想到,一个一阶炼器师的炼器技术竟然比他这个三阶炼器师还要厉害,对方伤了一只手还能够彻底的打败他。

  “钻!钻!钻!”群众们的怒吼声是完全不停歇,所有人都望着史库比。

  “好!我钻!”史库比咬了咬牙,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海天一笑,张开了双腿:“钻吧!”

  众人屏息凝视,整个广场瞬间安静下来。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史库比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双膝跪在了地上,缓缓的向着海天的胯下爬了过去。

  众人望着一名三阶炼器师竟然真得钻了海天的胯下,在佩服海天的同时,不禁打了个冷颤,幸好他们没有和海天发生冲突,不然的话趴在地上钻裤裆的恐怕就是他们了。

  虽然距离只并不远,只有短短的几步路。对于史库比来说,却是那么的漫长。他紧咬着牙关,眼眶中荡漾着悔恨的泪水,一步一步的钻过了海天的裤裆。

  今天,无疑是他人生中最为失败的一天,他为自己的嚣张和自大,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在成功的钻过海天胯下之后,众人一片欢呼,没有什么事比这更兴奋的了。一名三阶炼器师当众钻一阶炼器师的裤裆,相信这会成为帝都市民们以后一段时间茶余饭后的谈资。

  史库比迅速的站起身来,恨恨的瞪了海天一眼离去了。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他哪还有脸留下来?

  据海天后来了解,第三轮的比赛史库比是直接没有参加,弃权了。

  在解决了史库比之后,海天的心情却并没有放松。他明白,史库比说到底只是一个小虾米而已,不远处的金熊,才是他在这届炼器大赛上最大的敌人。

  海天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层层的阻碍,望见了同样是冷眼望着他的金熊,心底里默默的念道:金熊,你等着吧,即使是在炼器方面,我也一定会打败你的!一定!

  ________

  ps:今日第一更!求打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