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此消彼长

第九百三十八章 此消彼长

  师尊那边刁……大师兄一怔,发现不仅仅是左拉,在场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虽然他们表面上没说,但内心中都还是比较害怕的,毕竟阿西克大师的名声在他们中间实在是太响亮了,没有一个人不对此重视的。

  如果换作是平常的话,大师兄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阿西克大师的全权授意,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去说了:“左拉师弟,你放心吧,师尊现在正沉浸在修炼状态中呢,外面的一切事务交由我负责。”

  “这是真的吗?那太好了!”,左拉兴*奋的同时,心中一直悬着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了下去。若是这事不解决的话,他还真放不下心来呢。

  既然左拉没事,其他的师弟们也都开始蠢蠢欲动。大师兄防区看出了众人的想法似的,摇头警告道:“我说你们可千万别独自行动,要不然被师尊发现,那么不仅是你们,我们大家都要倒大霉的。”,众师弟们被大师兄戳穿子心事,一个个都面色涨得通红,连忙摆手:“不会不会,我们绝对不会私自行动的。”

  “恩,那就好,你们先继续修炼吧,我去师尊那里看看。免得师尊等会儿苏醒过来,会找我。”,大师兄挥了挥手后便离开了众人,朝着山顶上的大殿走去,同时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亲自下去战斗一场

  快步来到大殿之后,大师兄径直走了进去。

  这时的阿西克大师仿佛感应到大师兄到来似的,微微睁开了双眼,轻笑着问道:“怎么样?结果如何?”,“回师尊,根据您的授意,我让左拉师弟下去战了一场,结果对方那个五层法则高手被左拉师弟在一两分钟内就被解决掉了然后左拉师弟又顺手解决掉了十几个一两层法则的高手。在四大家族的高手们到来之前赶了回来。”,大师兄将先前的情况大致的讲述了一遍。

  阿西克大师听后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恩,战绩还算不错。现在你明白了吧?为何之前我没有让你们下去战斗而现在却让了。”,“是的,师尊*……”大师兄答道,“先前对方的士气正盛,左拉师弟下去肯定会有一场硬仗,即使能够胜利也不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而且还搞不好会受伤。如今左拉师弟下去时憋了一口气,而对方的士气已经全部泄完,此消彼长,自然是我们胜利*……”

  “不错,看样子你已经完全明白过来*……”阿西克大师欣慰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应该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吧?”

  “接下来*……”大师兄一怔随即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应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他们还会派出更为厉害的高手前来叫阵。我们此刻不能出战,拖他个几天,然后到拖不下去之后,再派个师弟出去,正好一鼓作气的消灭对方。”

  阿西克大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过我还要提醒你一点,派出去的弟子一定要比对方稍微厉害一点点,这样我们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消灭对方,而不会被对方高手纠缠住。”

  “是!师尊!”,大师兄连忙点头,若是四大家族的高手们中途违反规则,那么他们可就是哭都来不及了,一切当以保存实力为鼻一要素。

  “好了下去吧,有要事的话就直接进来禀报给我。”,阿西克大师挥了挥手道。

  大师兄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后快步走了出去。不得不说,师尊这个方法真是棒,一来可以削弱对方的士气提升自己这边的士气。二来也可以不露痕迹的拖延时间,毕竟他们现在这点人想要和对方硬拼是根本不可能获胜的,只有等海天回来才有希望。

  还有这第三点不时的出战一下,对于他们器门的名声不仅没有丝毫的损毁反而还会更加的响亮。

  铁血峰外,气不过的应君德再次派出了一名高手。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派出了一名六层法则高手。为了挽回上回丢失的面子,应君德并没有从召集过来的高手中选人,而是派出了他们应家的嫡系高手。

  “应南,这一场战斗对于我们应家来说至关重要,你可绝对不能输!而且还要打出我们应家的气势来,让神界所有人都意识到我们应家的可怕!”,应君德临走之前不忘叮嘱。

  他身前的那个中年人,也就是应南,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是!家主!我一定不会辜负家主对我的厚望!”,“很好,那你去吧,我等待着你胜利凯旋的消息!”应君德重重的点了点头。

  应南告辞了应君德,独自来到了铁血峰的禁制前面,身旁还跟着四大家族的那些个一两层法则高手,不停的对着铁血峰叫骂。

  “铁血峰的胆小鬼们,快点出来!快到你应爷爷这来受死!”,应南此时也是憋了一股气,应家的荣耀就是他的荣耀,应家丢失了脸面,他自然也是抬不起头来。此刻他迫切的想要战斗一场,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之气。

  可是铁血峰上面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走出来战斗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这让应南*急。不由得再次怒吼起来:……器门的胆小鬼们,都快点滚出来。!

  只是,依然没有人理他,这让应南感觉好生没趣,喊了几遍之后,他自己索性坐在了地上,让身边的那些个杂兵们帮忙去喊。

  这阵阵的呐喊,随着清风自然的飘进了铁血峰中,只是铁血峰内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这倒不是说铁血峰和器门的高手们有多么的冷静,像刚才出战的左拉,自然而然的再度请战,只不过却被大师兄给无情的拒绝了。

  “左拉师弟,上一次我可以帮你,但你不能这么快又去呀?万一师尊突然要叫你怎么办?”,大师兄开始办起了黑脸,现在出战的时机根本不成熟一旦出战恐怕会陷入巨大的危险,这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可是大卑兄……A整~理”左拉本来还想说些什么。

  只不过却被大师兄一下子给打断了:“好了你别说了,我不会同意你出去的。

  再说了,他们骂就让他们去骂好了,就算我们损失了名声,可刚才那一场战斗神界中人谁会小看我们?你们还是先安心修炼吧。”

  “这…………”左拉等人不禁迟疑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刚刚还夹持他们出战的大师兄,此刻竟然大变脸,不同意他们出去了,他们还真有点搞不清楚大师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正因为着大师兄的强力约束,使得第一天又这么平淡无奇的过去了。铁血峰外面的叫骂是一刻不停,可却根本没有人出战,搞得应南好不郁闷。

  没有应君德的命令,他根本不能回去休息只得就这么坐在这里守候着。这也幸亏他早已领悟出了法则,心境有了很大的提高,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忍受得住这种寂寞。

  第二天一大早,应南奉应君德的命令,再次高声叫骂起来。只是那铁血峰依然是那么的平静,仿佛外面的世界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本来士气旺盛,准备挽回应家颜面的应南,在这样的消耗中士气是一点一点的流失。他能够修炼到如今的境界自然能够明白自己的情况。可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这铁血峰搞不好就是在拖,拖的他士气全无,然后再出来闪电般的战斗,随后再赶紧离开。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反应不过来中铁血峰的奸计!

  想到这点,应南连忙报告给应君德。只不过这时的应君德根本听不进其他的意见,只想挽回他们应家的颜面。

  “你给我回去继续叫骂,我不相信他们能够这么一直忍耐着不出来!”,应君德冷声命令应南,让应南觉得颇为无奈。应君德的命令他不能不听唉!应南无奈的叹息一声,只得返回前线,继续执行着应君德的命令。

  相比起应南这边的郁闷铁血峰上面的情况也是非常的不好。第一天还行,第二天众人的气氛已经隐隐有些不对了。第三天许多人都要求请战。

  到了第四天几乎所有的师弟们都聚集了过来,强烈要求出战。大师兄按照着阿西克大师的命令,再次强压子一天。

  直到第五天,众人的气氛是再也压抑不住了。大师兄发现众师弟们一个个都红着眼睛,仿佛要吃人似的,心中不禁讶然。以众师弟如今所表现出来的情况,恐怕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甚至是一百五十的战斗力呢。

  不愧是师尊,考虑的真是周到,懂得如何有效的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反观应南那边,已经完全是垂头丧气,叫喊的声音也不如前几天那么响亮了。就连应南自己,都有些怀疑起来,难道说自己估计错误了?

  铁血峰根本不是在泄他们的士气,而是压根不想出来?

  要不然的话,怎么会骂了好几天都没反应呢?

  “大师兄!就让我们出去吧,我们快受不了了!”众师弟们纷纷怒吼道,“我们绝不能让他们这样看不起,为了我们天断山的名声,哪怕是死也值得!”

  望着犹如一堆干柴似的师弟们,大师兄明白现在是再也压不下去了。再压,师弟们恐怕就不会听他的话而要独自行动了。

  “好了,你们都说成这样,那么我也不再反对。我只要求一点,既然要去,那么就一定要打得敌人抬不起头来,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大师兄正色说道。

  “大师兄,没问题!就由我去吧!”说着,一名师弟直接从人群中窜了出去飞下了铁血峰,搞得其他的师弟们一个个都十分的惋惜,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傻,不提前跑出去呢?

  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有人去了,他们就不会再去。他们天断a,还做不出二打一这样丢人的举动,而且就凭他们那位师兄(弟)的水平,教训一个六层法则高手,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