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凌迟(上)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凌迟(上)


  “啊?是你们?”路bō三人看到从逆天镜中接连走出来的那bō刘谈等人后,顿时惊骇不已!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那bō刘谈这些人竟然还活着,“你们居然还没死?”

  “想我们死?哼哼,很不凑巧的,我们就是活了下来!”那bōyīn沉着脸哼了声。

  他对路bō是最为愤怒的,要不是当初为了怒斥路bō,他也不会被那些树人趁机攻击,从而他导致身受重伤呢?最让他寒心的是,路bō临走之前竟然又想杀他们而后快。这么狠毒的心思,让他心中如何不怒?是个人恐怕就受不了。

  听到那bō这话后,路bō三人的脸sè一片惨白。他们明白刚才的那个谎言,恐怕是骗不到海天的了。不用看海天的脸sè,单单看那bō刘谈他们那愤怒的脸庞,就知道他们要倒霉了。

  那两个两域高手很是害怕的求饶:“海天大人,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只是投靠了帕鲁,其他的一切,都是路bō做的,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们两个!”路bō很是愤怒的瞪望着这两个家伙,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把自己也给卖了。

  其实也难怪,这两人之所以会叛变,投靠到帕鲁的麾下,还不是怕死?如今海天等人势大,而他们自然又是非常的怕死,想要恳求海天饶恕他们的xìng命。

  “你们说怎么处置他们三个?”海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头问着那bō刘谈他们。

  “杀!不杀不足以平息我们心中的愤怒!”那bō想也不想就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他们原本只是想在逆天镜中看着海天杀死路bō替他们报仇,然而没有想到居然天赐良机,帕鲁和北域的孟富涛战了起来,给了他们可乘之如今海天将这三人给生擒了过来如果他们不好好报仇的话,恐怕也就不是他们了!

  刘谈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不错,这样的叛徒,即使雷大人知道也是极为震怒,早晚会杀了他们!海天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杀死他们的时候,能不能让我们来幼手?”

  “不不不!”海天轻摇了摇头“不仅仅是你们来动手,应该是我们大家都来动手!”

  一开始听到海天说“不”,那bō刘谈心中还一个咯噔,以为海天不同意呢。然而听到后半句话,他们又是欣喜不已。而路bō听到海天他们要杀了他,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路bō心里明白,他反正是难逃一死,与其在这里求饶还不如多骂几句呢。与他截然相反的是另外那两人,虽然身受重伤,但却依然是不断的求饶,想要让海天饶恕他们的xìng命。

  海天则是压根不理会他们,望着那bō刘谈等人笑道:“他们三人已经身受重伤,我看不如先将他们的伤势治愈之后再进行惩处吧?要不然一下子就死了,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对对对!”那bō听后连连赞同,真要是一刀杀了路bō他们,那还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那bō他们对路bō心中的怒火,已经累积到了一个顶点,不好好发泄一下,恐怕对他们日后的修炼也有着很大的影响。海天自然是明白这样的道理,而且说实话他对路bō也是十分的痛恨,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提出自己要参与进去了。

  很快海天便拿出了小生命之树。只是当众人正准备把受伤颇为严重的路bō三人给抬进去时刘谈忽然间皱起了眉头:“海天大人,要是他们恢复了过来,万一和我们战斗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路bō三人的实力可都不弱不然帕鲁也不会特意招揽。一旦真的打起来他们虽说能够稳操胜券,然而却有可能直接把他们在战斗中给杀死,这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这的确是个问题。”听到这话,海天不由得微微的挑了挑眉毛,然而转瞬间他便抬起头来嘿嘿一笑,“这样吧,只要我们封住了他们体内的星力,那么即使他们的身体恢复,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是不是?”

  “有道理!”众人大喜,二话不说开始联手封印路bō三人体内的星力。

  “混蛋!放开我,有本事直接杀了我!”由于海天等人的讨论完全没有规避路bō他们三人,使得他们三人顿时明白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情况,不由得惊恐的挣扎喊叫了出来。

  只可惜现在的他们是身受重伤,这么一挣扎不仅没有挣扎开,反而动到了自己的伤口,疼的他们是好一阵子的龇牙咧嘴。很快,那bō他们就不费吹灰之力的将路bō三人体内的星力给彻底的封印,这样即使他们恢复,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在感觉不到体内的星力之后,路bō三人是越发的惶恐,奋力的喊叫:“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快呀,杀了我!”

  海天压根不去理会他们的狂吼,一挥手,便让那bō刘谈他们将路bō三人给抬进了小生命之树中。有了小生命之树能量的作用之下,三人身上的伤势,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虽说他们是很快恢复了过来,而且海天并没有将他们给绑住,但此刻没有星力的他们,完全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人家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

  路bō三人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因为他们明白根本跑不掉。

  “海天,我告诉你,你休想取我的xìng命!”路bō恶狠狠的瞪着海天,随即就想用头撞击地面来个自尽身亡。只可惜他太小看海天了,既然不绑他,海天又怎么可能会不防着他自尽?

  还不等路bō的脑袋撞下去呢,海天一脚已经踹到了路bō的身上,直接将他给踹飞了出去。

  失去星力保护的路bō,被海天这一脚可是踢的当场吐血,他满脸怨恨的瞪着海天,同时也是面如死灰。他的心中明白,他现在是连死亡的自由都没有。

  “嘿嘿,在没有我的同意之下,你可死不了!”海天冷笑一声,“把他给我带进去恢复下。”

  没过多长时间,路bō是再麋完好无损的从小生命之树中走了出来。只是有点不同的是,这次他两边都有人架着他。显然海天可不希望他再度做傻事,还是保险点的好。

  “路bō,你之前不仅背叛东域,居然还想杀我们灭口,你真是太狠毒了!”那bō提着自己的混沌神器就要冲上去,“今天你就给我去死吧!”

  “慢!”还没等那bō的混沌神器刺进去呀,旁边的海天忽然间阻止了那bō的行动。

  那bō很是不满的瞪着海天:“海天大人,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我要找他复仇!”

  “我没有丝毫要阻止你的意思,只是想说一句,你就这么捅他一下,是不是太简单了点?”海天嘿嘿yīn笑了下,目光不时的在路bō的全身上下打量着。

  那bō听到海天不是要阻止他,也就不在不满,只是微微皱起眉头:“那你这话………………”

  “在我的家乡,有一种刑罚,名叫凌迟,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海天冷声说道。

  凌迟?在场的一众高手们在嘴中暗自念叨了两下,不约而同的摇起了脑袋。他们还真的是没有听说过这种刑罚,而且海天的家乡,距离他们真的有点远。

  见众人不知道,海天便耐心的解释起来:“凌迟这种刑罚,被誉为是史上最为残忍的刑罚。它是用一种薄薄的小刀,从人身上割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不割完之前,是不准死的。”

  “割肉!”那bō刘谈等人很是吃惊的叫了起来。

  路bō也是疯狂的惊叫:“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只可惜失去星力的他,就和普通人一样,又怎么可能挣脱的开两名高手那铁钳一般的手心,只能够被死死的架着。

  那bō听了海天的话后,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个需要割多少刀呀?”

  “总共有三种级别,最初级的只需要割三十六刀!换句话说,带把他身上的肉,割三十六刀之后,才准他死!而中级的,则是需要割三百六十刀!这种级别的对行刑人的水平要求就比较高了。还有最高级的一种,则是需要割三千六百刀!”

  “三千六百刀!”饶是那bō等人听了后,也不由得惊呼了起来,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他们平常杀人,都是这么直接一杀,哪有那么多道道?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中不由得开始为海天家乡的人默哀起来,要是受了这种刑罚,谁受的了啊?

  似乎是看出了众人眼中的心悸,海天不由得笑了笑道:“这种刑罚一般不常用,主要是对付那些罪大恶极的人!路bō背叛了我们,而且还想杀我们灭口,难道你们心里就不恨他吗?”

  “恨!怎么能不恨?”海天这一袭话,立马勾出了那bō刘谈等人心中的怒火。

  海天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你们如此之恨,那么又何不用凌迟来执行呢?”

  开始那bō刘谈等人对这个刑罚还有点恐惧呢,然而一想到路bō之前是那样对他们,让他们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烧旺了起来。

  “好!就对路bō用这个凌迟之法!”那bō刘谈等人纷纷赞同。

  见他们真要用这个恐怖的刑罚来针对自己,路bō三人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对着海天矿吼:“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