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凌迟(下)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凌迟(下)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凌迟(下)——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凌迟(下)

  “魔鬼?”海天满不在乎的一笑,“你不是第一个这么称呼我的,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这么称呼我的。不过毫无例外,凡是这么称呼我的,最后都难逃一死。好了,那bō,刘谈,你们到底谁先来试验一下?”

  那bō和刘谈等人听到海天这话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海天,你这个凌迟之法好是好,可问题是我们这里没有人玩过,谁都不会。要不,你先来给我们做个示范下?”

  “对对对,来做个示范,好让我们更直观的了解一些。”其他两域高手纷纷赞同。

  “示范啊?”海天这下子倒是头疼起来,“这个……我也不会。”

  “啥?你也不会?”听到海天说自己也不会凌迟,那bō刘谈等人都高叫了起来。而路bō三人倒是非常显然的松了口气,凌迟之法光是听听就感觉到极为恐怖。

  海天很是无奈的一摊手:“的确是这样,我是不会。”

  “你怎么能不会呢?这招还是你提出来的呢!”那bō有些急。

  “没办法,我的确是不会。再说了,这招虽说是我提出来的,可这并不代表我就一定会吧?”海天叹了口气,“我说了,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刑罚,使用的次数并不多。由于这个刑罚的技术xìng,使得会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练。”

  那bō刘谈等人听后顿时眉头一皱:“那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三人吧?”

  听到众人的话,路bō三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却是没由来的一松。他们宁愿现在一死,也总好过这样无尽的折磨再去死吧。

  “对了,我有办法了!”沉默了一会儿,海天忽然抬头欣喜的叫了起来,“既然不会,那么我们可以慢慢学嘛,反正时间又不紧张,有的是机会。”

  “现在临时学?”那bō刘谈等人都流lù出一丝疑huò的目光,显然是有点不太明白。

  而海天倒是嘿嘿一笑:“我们虽说是不会,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学嘛。套路其实很简单的,就是这么一刀一刀的割。关键的技术在于,能割规定的刀数,而且目标还不死亡。”

  “是呀,我们又没有学过这些刑罚,下手不知轻重,万一没达到规定刀数就割死了呢?”那bō刘谈等人一直都在担心这一点,毕竟这刑罚的技术xìng太强了。

  海天打了个响指:“各位,难道你们忘了我们还有小生命之树吗?把他们割的快死了,没关系,放进小生命之树中恢复过来,然后再重新进行。每个人务必都要学会这招,必须要割满三千六百刀,才能够让他们咽气。要不然的话,就得重新来!”

  众人听了这个主意是目瞪口呆,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方法。不得不说,海天这么一说,倒是令他们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升腾了起来,一个个都不怀好意的望着路bō三人。

  由于海天对众人的解释,并没有回避路bō三人,使得他们三人自然也是听的清楚。

  海天的那一番话,已经完全把他们给吓傻了!这绝对是比凌迟还凌迟啊!

  要是换了熟练的人来凌迟,虽然痛苦,可就那么一下!可让这帮从来没玩过的人来对他主刀,那还不得翻来覆去的折腾好多次?

  一想到这里,路bō三人的内心就接连不住的打颤,其中那两名两域高手更是吓的跪地求饶:“海天大人,饶过我们吧!饶过我们吧!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路bō虽然心里也有了求饶的念头,可是奈何他终究是抹不开这个面子,而且他的身体还被两域高手给架着,就算是想跪也跪不下去。

  那两人的求饶,并没有令海天心软,相反,他的心肠是越发的硬!他知道,对于敌人他可以手下留情,毕竟各为其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然而对于内部人员来说,却必须狠!如果不狠,就有可能背叛而去,特别是针对这些个两域高手。

  至于唐天豪他们,海天倒是根本不担心。因为他们不是利益结合的了,而是完全依靠兄弟情,战友情联合在一起,不是依靠利益就能够背叛的了的。

  “海天大人,就这么办吧!”那bō刘谈等人纷纷看向了海天,意思非常的明显。

  现在海天已经为他们提供了这么好的舞台,不报仇,那才真是枉为君子。

  那bō刘谈等人的一句话,吓的路bō也是不得不跪了下来。虽说还有两人架着他们,但恐惧的他却是强行跪了下来:“海天大人,我们知错了,饶了我们这回吧!”

  “饶了你们这回,难道你们还想来下回?”海天哼哼冷笑一声。

  路bō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摇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

  “行了,你不用说了!”海天直接打断了路bō的话语,“你所做的一切,自己心里非常的清楚,根本就不是一死就可以解决的了的。那bō,就由你先来吧!只要不是直接割死,就没有任何事情,反正有小生命之树在,一点事都没!”

  得到海天的鼓励,那bō是眼睛大亮!只是他很快又苦恼了:“海天,我的hún沌神器似乎不太适合,没有你说的那样的小刀。”

  “这个很好办,我给你当场炼制一个!”海天拍着xiōng脯道。

  虽说很高级的hún沌神器他炼制不出来,但是一把普通的小刀他还是能够炼制的出来的。尤其是利用了宇宙中的材料,那也是削铁如泥!割路bō他们,特别是失去星力保护他们的ròu时,那是绝对的锋利,一割一个准。

  很快,海天就炼制出了一把极为锋利的小刀,整个刀口特别的大。由于是刚刚炼成,看上去十分的新。路bō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理问题,他甚至感觉的到这个刀刃出还闪烁着犀利的寒芒,让他的心中是越发的恐惧。

  “不……不要!不要过来!”那bō接过海天递给他的小刀,缓缓的靠了过去。出于恐惧,路bō是极为害怕的叫了起来,身子是奋力的挣扎着,只是奈何旁边有两名大汉守着,根本挣脱不开。而越来越近的那bō,也让他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秘秘的汗珠。

  那bō嘿嘿yīn笑着靠了过去,纷纷两旁的人把路bō给他控制好喽,让他不要luàn动。

  如果是以前他们恐怕会觉的非常的费劲,然而现在失去星力的路bō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们让路bō不动,路bō就动不了分毫。

  很快,那bō就来到了路bō的跟前,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在选择哪里下手似的。

  想了想,那bō觉的在胳膊上下手最好。特别是肩膀附近,那里ròu多,而且又不接触中枢神经,可以给路bō巨大的疼痛,又不至于他死亡。

  随后,那bō就在路bō的胳膊上,用海天刚刚炼制出来的这把小刀chā了下去,紧接着挖出一大块ròu出来。

  “啊!”那凄厉的惨叫声陡然间从路bō的口中传了出来,钻心的疼痛让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一颗一颗的往下掉。胳膊上被挖掉一大块ròu,顿时鲜血淋漓。如果是往常,海天他们一定会感觉到一阵恶心,然而现在的他们却只感觉到一阵快感。

  他们没有忘记,路bō是怎样背叛他们的,更没有忘记,路bō是怎样想杀人灭口。对于这样的叛徒来说,是不用讲任何人xìng的,只有用最残忍的刑罚才能够消除他们心中的怒火。

  “好!”伴随着路bō那凄厉的惨叫声,刘谈等人是纷纷叫好。

  就在那bō准备下第二刀的时候,海天却是忽然喊停:“那bō你先等等,你虽然下了第一刀,可是你有没有觉的这第一刀下的太大了?你挖掉了这么大块的ròu,可是接下来呢?要知道一共有三千六百刀,你认为他身上有这么多ròu给你挖?”

  “额?”那bō一楞,看了看被挖掉的那个伤口,又打量了一下路bō全身。

  他不得不承认,按他这种挖法,路bō身上的ròu根本撑不到三千六百刀,看样子得挖小一点才行,要薄薄的,要不然恐怕几百刀就完了!

  钻心的疼痛让路bō根本没有力气再去呼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没有等他缓解下胳膊上传来的疼痛呢,紧接着那bō又下刀了!这一次拿bō下刀还是在原先的地方上,只不过挖的ròu要比刚才少了许多。

  要知道挖的越少,那也就越是痛楚。而且这一下,那bō甚至是直接挖到了路bō的骨头上。森白的骨头lù了出来,周围还附着着一些殷红的鲜血,看起来极为的醒目。

  强烈的剧痛让路bō根本顾不得去求饶或者是咒骂,他只知道凄厉的惨叫:“啊!”

  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经验之后,那bō下刀也是更加的随意了。别看这凌迟好像只是割ròu,但里面的细活儿还是tǐng多的。

  huā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路bō就被那bō将四肢身上的ròu全给割光了。只是路bō再也叫不出来了,这并非是他已经死了,而是直接昏死过去。而且海天还感觉的到,路bō的气息已经是越发的微弱,如果再不救治,就会彻底送命。

  没办法,海天只好立即让人将路bō给送进小生命之树去救治一下,而那bō才割了一百多刀。换句话说,他的第一次凌迟行动,算是失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