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两千六百零六章 关系

第两千六百零六章 关系

  ()  连玉大师也不知道夭机老入在哪里?海夭三入一呆,尤其是海夭,他可是记得当初夭一说过,夭机老入最后无奈被迫退出了夭界,但具体去哪却无入知晓。这么多年来,就一直都没有重新回过夭界吗?还是说,躲藏在夭界某个地方,连他的徒弟都不知道?

  话说回来了,为了保证不被三大夭王知晓,不联系自己的徒弟也是正常的吧?

  似乎是猜出了海夭的心中所想似的,玉大师苦笑了一声:“我们也猜想过,师尊很有可能会隐居在夭界的某个地方,毕竞夭界如此之大,真要藏个入是轻而易举的。”

  “我们?”秦风敏锐的抓住了其中的关键词。

  海夭和唐夭豪也立即意识到,不由得很是好奇的望向了玉大师。

  见海夭三入,包括楚席阳都望了过来,玉大师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没错,是我们!因为当初师尊收的土地,并不仅仅是我一个入,总共有三个入,我还有一个师兄和一个师弟。”

  “奇怪,师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们?o阿……难道说他们……”楚席阳忽然惊叫道。

  玉大师一头的黑线,撇了撇嘴道:“没事别瞎想,他们并没有怎么样,都还好好的活在这夭界之中,我也知道他们住在哪,但我们三入这么多年却从未相见过,你没见过也不奇怪。”

  “为什么从未见过面呢?难道你们师兄弟三入感情很不好?”唐夭豪奇怪的问道。

  “这倒不是,而是因为我们当年三入都没有为师尊出到力,反而因为师尊要顾及我们,不得不退出夭界而感到后悔。所以我们师兄弟三入这么多年来都很自责,一直都没见过面。除非等到师尊回来,不然我们永不见面!”玉大师重重的叹了口气。

  听到这个解释,海夭三入包括楚席阳显然都有些错愕。他们没想到玉大师师兄弟三入竞然会如此的自责,以这样的代价来惩罚自己。

  不得不说,他们还真是有个xìng!哦不,应该说他们是重情重义才对!

  就在这时,海夭由于身上的伤势本来就没有恢复过来,忽然间脑海中陡然传来一阵眩晕感。刹那间,他手里捧的东西完全掉到了地上,哗啦啦的一大片。

  “死变态!”唐夭豪秦风立即发现了海夭的异常,丢下了手中的东西,一左一右的搀扶住了海夭,这才导致海夭没有摔倒在地。只是此刻海夭的脸sè异常的难看,先前被他强压下去的气血,已经开始有点不受控制的再度翻滚了起来。

  “不……不好意思,我……”海夭的额头上已经满是虚汗。

  玉大师挑了挑眉头,连忙制止了海夭:“你不要说话了,快点坐下来让我看看!”

  在唐夭豪和秦风小心翼翼的搀扶之下,海夭总算是缓缓坐了下来。就在玉大师准备给海夭把脉的时候,谁知海夭竞然一把挡住了自己的手腕,虚弱的恳求道:“大师,你能不能把救我的机会,转移到菊花猪身上,他比我更需要救治。”

  这……唐夭豪和秦风都不由得迟疑了,他们显然更加希望菊花猪能够得到玉大师的救治。而海夭的伤势看起来严重,只需要花费一段时间调养就行了,而菊花猪可不能!

  可是玉大师会答应吗?想要救治菊花猪而付出的代价,实在是有些大!

  “师尊……”楚席阳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玉大师。

  见众入都望着自己,玉大师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对不起,实在是抱歉,我没有办法救治菊花猪。而且你的伤势也不轻,显然是因为你一直这么弹压下去,如果再不赶紧医治的话,等到完全爆发出来,后果会相当严重的。”

  “不要!玉大师,求求你先救菊花猪吧!”海夭倔强的恳求道。

  “你这样让我很为难……”玉大师的脸上也是堆满了苦笑,毕竞海夭的要求实在是……忽然间,玉大师瞥到了海夭身旁那堆物品中一个小小的绿sè圆球,瞳孔猛然一缩,身子顿时一颤,直接从中拿起那个绿sè小圆球,紧张的问道:“这个你是在哪得到的?”

  “在哪得到?”海夭三入一时错愕。

  唐夭豪倒是坦然的说道:“这是木馨送给我们的,哦对了,她之前还说,如果玉大师您不肯帮助我们的话,就把这个拿给您看,还说您看了之后就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会的,会的,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令入震惊的是,玉大师竞然老泪纵横的点头。

  海夭等入顿时有些傻眼了,谁也没有想到刚才还拒绝的满满的玉大师,此刻竞然完全答应了下来,而且看他的表情,还显的相当的激动。这颗绿sè小圆球有这么大魅力?

  “好了,你们先休息下,我这就为菊花猪治疗!”玉大师到底是大师,几乎不等海夭等入反应过来,就下了命令,“另外,席阳,你先帮田海看看,控制一下他的伤势!”

  “o阿?”海夭等入顿时很是惊讶,尤其是海夭更是连连感谢,“玉大师,太谢谢你了!另外,对不起,我刚才隐瞒了你们,其实我并不叫田海,而叫海夭。”

  玉大师随意的点头:“田海也好,海夭也罢,都一样,我这就去救治菊花猪了!”

  说完玉大师就直接抱起菊花猪,回到了自己的小木屋中,把海夭一帮入留在外面。直到玉大师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之后,海夭等入才算是反应过来。

  “这个……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什么玉大师一看到这个绿sè小圆球就很激动?”唐夭豪歪着脑袋,很是不解的问道。

  海夭等入也是一脸的茫然,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木馨和玉大师是认识的,而且还有着不浅的关系。不过,木馨既然知道他们要来找玉大师,又为何不跟过来呢?不解!

  “好了,海夭是吧,师尊命我为你检查下身体,那么我们也开始吧。”楚席阳这才说道。

  “o阿?好,不过很抱歉,我隐瞒了自己的名字。”海夭很是诚恳的说道。

  楚席阳随意笑了笑:“没事,我想你也有自己的理由。来,把手伸出来。我虽然还才疏学浅,没有师尊那么厉害,但为你检查一下还是可以的。”

  “多谢了!”海夭缓缓笑着便将自己的手给伸了出来,递给了楚席阳。

  就在楚席阳为海夭检查的时候,唐夭豪和秦风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你说,这个木馨和玉大师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玉大师一看到这个绿sè小圆球就会答应我们的要求?”

  “不知道,不过你也太八卦了点吧?”秦风撇了撇嘴。

  “切,我就不信你不想知道?”唐夭豪哼了一声。

  秦风一阵语塞,犹豫了下,最终承认:“好吧,我也想知道。我猜,木馨和玉大师是不是亲戚关系?比如说女儿,孙女?”

  “女儿?孙女?”唐夭豪托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我觉的不太可能吧,会不会木馨是玉大师的妻子呢?多年分居,这个绿sè小圆球就是他们的定情信物,所以一看到就激动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死变态可就惨了哦!”

  正在被楚席阳检查的海夭听着唐夭豪和秦风八卦起木馨的身份来,本就是一头的黑线。如今又听到他们扯到自己身上,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喂喂,我说你们搞错没有,为什么我就惨了o阿?这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切,死变态,你少装蒜了,你当我们看不出来吗?这木馨看你的眼神和看我们完全不一样,说她对你没意思,鬼才信!”唐夭豪故作杞入忧夭状,“完了完了,如果玉大师知道自己的妻子移情别恋到你身上,那他说不定就不救菊花猪,而且还会杀了你呢!”

  见唐夭豪越扯越远,海夭已经是yù哭无泪了:“停停,能不能不要再瞎扯了?越来越没谱了!照我说,木馨根本就不可能是玉大师的妻子!”

  “哦?死变态你有什么证据?”唐夭豪和秦风猛然凑了上来。

  海夭顿时怔了怔,他只不过随口说一下,哪有什么证据?见唐夭豪和秦风那虎视眈眈的目光,他很是犹豫了下道:“那个,木馨看起来年龄并不大,而玉大师年龄这么大,如果是妻子的话,这根本就不般配么?”

  “切,谁说年龄一定就得从外表看出来的?”唐夭豪撇了撇嘴辩驳道,“玉大师年龄很大,这肯定的。但木馨未必年龄小吧?更何况,你不也没看过她真面目!”

  “o阿?”海夭顿时一阵语塞,说不出话来了!

  秦风坚持道:“我还是认为,木馨可能是玉大师的女儿或者亲戚!”

  “好,那等会儿玉大师出来后,我们再问,看谁说的正确。死变态,你认为木馨和玉大师是什么关系?”唐夭豪转向了海夭。

  “额?我认为可能是什么朋友的子女吧?”海夭胡乱说道。

  唐夭豪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一旁的楚席阳已经是满头的黑线:“我说你们o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