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剑神重生 >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将计就计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将计就计

  没办法,唐天豪只好把白天的事情再说一遍,当然他说起来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的。若不是白少华那么一搅和,他很有可能连八强都进不了。

  和其他人一样,带三位大师听说白少华竟然知道海天等人暗杀苗剑的事情后,一个个都大惊失色。这事情可是极为恐怖,真要是宣扬出去,不仅仅是海天他们,恐怕是连他们三个也难逃干系。当年天机老人以自己退出天界为代价换来三位大师的安危,但不代表紫薇天王他们就可以任由三位大师搞破坏,只要这三位大师敢对付他们,他们就会反击。

  更别说,杀了苗剑这位城主,可是一种极为严重的挑衅行为。恐怕到时不仅仅是紫薇天王一家,另外两大天王也会参与进来,这真是一场灾难。

  “奶奶的,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出去和他们拼了!”玉大师忽然间激动的站了出来大吼道,“不就是紫薇天王吗?我们当年就该死了,但却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赚了!”

  “二师弟,不要冲动!”雷大师挑了挑眉毛,威严的说道。

  “大师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冷静?难道我们一定要等紫薇天王杀上门来才肯甘心吗?”玉大师很是不满的吼了起来,“当年若不是为了我们,师尊他老人家也不会那样。”

  这番话也着实说到了雷大师的心里去了,但是他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何尝不想替他师尊,也就是天机老人报仇?奈何就凭他们现在的力量。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二师兄。我知道你心里急,但是都这么多年了,你再急又有什么用?”圣大师也在一旁劝慰道,“就算我们三个人活腻了,早该死了,但是天豪他们呢?总不能和我们一起死吧?他们还年轻,还有着大好的前程,虽然行事鲁莽了点。带未尝不是可造之材。”

  “诶!”玉大师很是无奈的重重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海天等人都是大气不敢喘,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三位大师如此苦恼的一面。往常在他们眼里,三位大师都是很有气质,很是沉着,谁能想到会像今天一样失态?

  尤其是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时门新等新加入的人,更是好奇的瞪大着眼珠子。

  雷大师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望向了海天:“小子,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海天身上。就连海天自己也稍稍一楞。但多年的经历,让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沉吟了一下道:“雷大师,我认为这件事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时候。”

  最糟糕的时候?不用说,自然就是天界三大天王联手打来。

  “即使不是到最糟糕的时候,也差不多了!白少华和他的师尊刘佳伟是敌非友,绝对不肯放过我们的,想必他们一定会把事情说出来,好让我们遭受到天界三大天王的追杀。虽说或许只有紫薇天王一家出面,但就凭他们一家,我们也承受不住。”秦风在一旁说道。

  “阿风,你说的没错,但如果白少华他们真的要这么做的话,那么也就没有必要特地来告诉我们他们知道,而且还讲条件,直接公开说好了,哪还用的着这么复杂?”海天点了点头,沉声分析道。

  圣大师听到这话眼睛不由得一亮:“海天,你说的有点道理,不过白少华他们为什么要过来给我们讲条件呢?他的水平可是明显比天豪高,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关于这点,我也没有想通,实在是不太理解。”海天苦笑着摇了摇头。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白少华无论是经验还是水平,都比天豪要好的多。换句话说,现在的天豪还完全没有资格当白少华的对手,那么他为何要这么坚持打压呢?

  “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白少华发现天豪的天赋很高,怕他将来超过他呢?”一直未说话的时门新忽然插了一句嘴。

  只是他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脸上,搞的他很是莫名其妙的:“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不是,你说的这点很有可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天豪虽然现在的炼丹水平还很低,可是他的天赋已经展现出来,只要不出意外,假已时日,未来必定会非常出色。”雷大师点头,“而白少华很可能就是看出了天豪的天赋在他之上,所以现在就想开始打压!”

  “打压?就这么直接认输,又有什么作用?只要以后再嬴不就行了吗?”王冰纳闷。

  “这你就不懂了,其实白少华这么做有两个目的。”接过这话茬的是玉大师,“第一,白少华可以握着天豪的把柄,让他每次比赛都认输,这样就可以不会超过他。第二,时间一长,天豪很容易在对上白少华的时候,形成一种心理弱势。”

  海天有点明白了:“大师的意思是,形成这种心理弱势之后,就会永远输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一旦形成心理弱势,那么内心之中就对那个人产生了恐惧心理!”玉大师说道,“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除了考验水平之外,其实也是考验心理。我见过不少平时炼器炼丹非常出色的人,可是一到关键时刻,就全都失败,这就是典型的心理弱势。”

  “靠,这个白少华也太狠了,居然这样做!”唐天豪忍不住站起来吼道。

  众人都纷纷深以为然的点头,之前他们还不能体会出白少华这么做的辛苦用心,现在经过三位大师这么一解剖,却是完全明白过来,这简直就是软刀子杀人。根本不见血。

  雨蓉极为担心的抓着唐天豪的胳膊望着众人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等比赛的时候。真的让天豪认输吧?一次还好。次数多了,可就会让白少华得逞了!”

  众人再度沉默了下来,虽说是看穿了白少华的真正用心,但却没有破解之术。

  白少华这招真的是非常的毒,而且可以算作阳谋,即使众人看出来了,也很难破解。总不至于,让他们完全不管白少华的条件吧?先不说天豪能不能战胜的了。就算战胜不了,一旦让白少华看出天豪不是故意放水的,那么他就会公布出苗剑之死的真相。

  一旦传扬开来,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该死的,到底怎么办?死变态,要不我们干脆也把白少华给杀了吧!”唐天豪很是窝火,一肚子的火却是没有地方可以发出去。

  众人都摇了摇头,这招显然不可能。白少华不会料不到这招,肯定做好了反制措施。

  “我说,你们都这么沉闷干什么?开心点好了。反正这次的比赛天豪是输定了,至于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时门新忽然道。

  “胡说。我怎么可能输定呢?”唐天豪一听这话就叫了起来,“你小子该不会是时门新派来的卧底吧?怎么老是帮他说话?”

  时门新哭笑不得的指着自己:“卧底?别说他区区白少华了,哪怕是他师尊刘佳伟也指挥不动我。别人可能要依靠刘佳伟的除魔丹,我可不需要!”

  “你……”唐天豪气呼呼的指着时门新的鼻子,准备再度破口大骂。

  不过海天却是忽然喊道:“等等!时门新,你刚才说反正天豪这次输定了是不是?”

  “对,是我说的。”时门新点头承认,“既然输定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众人都有些不解的望着海天,有点不知道他问这句话是干什么?可是海天却是紧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这次天豪的确是输定了,我们有点太杞人忧天了!”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海天也说出这样的话来?

  天豪有点不解的望着海天:“死变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时门新点通了我,既然这次天豪输定了,我们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完全可以将计就计,让白少华认为我们已经不得不遵从他的要求。”海天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而且我们也完全可以在以后的几次比赛上,多输给白少华几次。”

  “死变态,你这到底是什么招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你该不会也让我进入对白少华的心理弱势吧?”唐天豪很是不解。

  倒是雷大师忽然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说,故意麻痹白少华,然后在一个关键时刻出击,彻底击溃他?”

  “对,就是要先麻痹对手,让他放松警惕,露出破绽,我们才好下手。”海天笑着说道,“这一点算是解决掉了,而另外一点,一旦白少华将我们杀苗剑的事公布出去,我还没有想好反制方法。不过现在天豪认输,那么白少华就不会公布出去,就给了我们充足的时间。”

  圣大师也是欣慰的点头:“不错,有了时间,我们就可以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海天,你果然与众不同,怪不得能够成为他们的头儿呢,连我们都比不上你。”

  “哪里哪里,圣大师您太夸奖我了。”海天谦虚的笑了笑。

  不过猛然间,海天的心头闪过一丝念头,似乎无论是白少华的真正用意还是那不成熟的反制方法,都是在时门新的提示之下想出来的。

  难道说,时门新早就想到了这些,故意不说破,反而暗地里提示?

  看着和众人欢笑成一团的时门新,海天的心头升起一丝警惕,如果这真是时门新先想出来的,那么这个家伙的智商未免太可怕了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