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死亡名牌 > 第九百四十二章

第九百四十二章

  通天之塔七层

  此刻的七层,平静的就如同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如果不是两年前的那件事,那么前面的如同或许就可以去掉了。

  两年的时间,整整两年的时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人找到当初在演唱会上闹事并且杀死他们范家无数高手的人究竟是谁,哪怕现在的七层看似好像已经安静了下来,但是在这份安静之下,那骇人的波浪掀的有多凶狠,就只有哪些站在波浪上的人,才看的一清二楚。

  因为那次的事情过于特殊,毕竟当日死在那里的不仅仅有范家的人,同样还有执行者的存在。他们本想与执行者那边共同找出凶手究竟是谁,但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执行者那边脑子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对这件事情完全不予理会。

  甚至还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他们绝对不会插手这件事情,范家想要怎么闹或是查找那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是跟他们执行者没有任何关系。

  这突如其来的答案也让范家的那些人一脸懵逼,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向强硬的执行者在这件事情上竟然变的有些软弱起来。

  但是对于执行者他们的决定,范家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改变的,但他们坚信酒店执行者并不想插手这件事,他们也一定要把这件事背后的罪魁祸首给找出来,因为他们范家的亏绝对不能白吃。

  但想法永远都是好的,那天晚上出现在演唱会的人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他们如何努力寻找,都找不出任何的结果来,这重重的一拳就如同打在棉花上一般,任凭你用的力量再大,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而且更让范家恼火的是,史家不知为何,突然取消了之前的订婚,虽然他们范家之前也想到了,毕竟有演唱会的那件事情在先,所以史家取消之前的订婚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但让范家恼火的是,就算当时取消了,但是之后照样可以找个时间重新安排。

  可不知道为什么,史家总是一拖再拖,而史家的少家主史明松更是打听不到和他有关的半点消息。范家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估计是史家的那名少家主,又跑到某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躲避着了。

  但是面对范家的质问,史家除了沉默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这一次,就算是史明松的父亲也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根据下属的报告,范家的那次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儿子做的。

  这对于他而言,可以说是一件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先不说自己的儿子去对抗范家这种事是否理智,但是他们成功了,他们杀了范家无数的高手,而且还毫无损伤的逃了出去。

  或许他们也受伤了,但是他相信那些人却绝对都获得好好的,因为他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如果他们的人出现了问题,那么他们绝对不可能离开,他们一定会跟范家死缠到底,哪怕是回来求这个他或许一直都看不上眼的父亲,也绝对不会将这种事草草了结。

  但是他们究竟去哪了,怎么会突然间就如同凭空消失一般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了,而且还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半点他们的踪迹,这种事情似乎比一个人被外星人绑架了还要更加玄乎。

  又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史明松的父亲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最近的事务似乎有些格外的多,但是他仍旧习惯性的每天晚上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想想自己的儿子,他究竟会去什么地方。虽然嘴上他可以说着那个小畜生爱去哪去哪,该自己屁事,但是他却永远都不可能这么做,毕竟他是一个父亲,就算是史明松自己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跑到东域,他都可以不担心。

  毕竟谁说东域就一定会死,就算是他出不来,两个人永远都见不到,但他却仍旧有可能好好的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更何况如果哪一天他出来了呢?这或许也算是一个父亲对于自己儿子的盲目信任吧,但是当自己的儿子突然消失而且还杳无音讯时,他还是慌了,因为自己连他去哪了都不知道,连一个能够勉强安慰自己的理由都找不出来,他作为一名父亲,你该如何才能让这样一名父亲安下心来。

  不可能,无论是谁都绝对做不到。

  因为那个人,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而自己终究是他的父亲。

  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样的情景似乎每天都会发生一遍,每天都会让他在忙完工作轻松的那一瞬间,再将轻松的心情给压下来。

  但是他却不知道,就在这一瞬间,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人,几乎书同时,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们虽然所处的地方不同,但是他们看的方向却是完全一样的。

  “他...回来了...”

  一模一样的话,从两个不同的人嘴中说了出来,如果将两个人放在一起,或许场面会有些诡异,但是两个人相隔甚远,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

  “终于回来了么?等你也等的快有些不太耐烦了呢,看样子原本的休息计划也要取消了呢,毕竟对于我而言,你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呢?”某处大殿的深处,一名青年的男子,脸上露出漂亮的笑容,安静的说道。

  “不过也不知道,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你究竟会不会喜欢呢?但愿不会吧,如果货的话,那可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你了呢,所以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青年缓缓地抬起头,脸上的笑容越发天真,甚至有些稚嫩。

  “等着我吧,很快了,马上我们就能在见面了呢,不知道你会不会很想我呢?不过没关系,只要我想你就好了,哪怕是换了个模样,你也永远都不会变的啊...”声音逐渐低沉,青年的身影也缓缓消散,就如同一道光影,停电之后,余电一点点的耗尽,而他则一点点的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