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茅山道士传奇 > 第二章 鲁班小泥人

第二章 鲁班小泥人

  我将泥巴人拿了出来,那泥人虬髯满脸,凶神恶煞一般,背后还弯弯曲曲写着几个看不懂的字,一时看得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豁然,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家里的时候,我听老人说过,有一些修房子的工匠会“鲁班法”,由于种种原因有时候会开房主的玩笑,比如在梁上或墙内放一个折好的小纸人儿或是泥偶,就会让家里闹“鬼”,看到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但是全都是幻觉。

  而且当时听到老人们讲的还是有鼻子有眼的,不像说假。老人们还说了一个我们村的真实例子,说以前的那些民间的木工、泥水工有会鲁班术的,他们只要口中念念有词就能出异象的,老是以害人来达到利己的。

  而我们村曾经就有这么一个老木工,他的侄儿装修房间,因听说他会“鲁班术”而不请他做工,请二个年轻的木工来加工。

  某日,木工在干活,这位老叔到楼上去看了一圈就回去了。木工也没在意。房子装修好后,这侄儿搬进去住了。不久,侄儿出外做生意去了。他的老婆夜晚在房间睡觉时,只要关了灯,就见一个大蝴蝶在床前飞舞,灯亮着就什么也没有。

  怎么办呢?只好打电话给老公啦!

  老公回来后,果然是这样。百思不得其解!有人建议他们到某地去问神。据说,当时我们邻村就有新立起来的神,很灵。他们接受建议,就去问了。那里的神告诉他们,你家的天花板上有东西。你把某块板挖下来,上面有个彩纸蝴蝶,拿下来就没事了。

  小夫妻回家后,按请神时问到的,把木板挖下,在横梁上果然有个纸蝴蝶。取下后,去问那二个木工。木工指天划地的发誓说没干这种事。小夫妻再问他们,有谁来过。他们回忆说,你的老叔来过,他只进去看了一下就走了。

  小夫妻当即去责问老叔。老叔开头不认帐,说没有。小侄儿就骂开了,是谁怎么怎么地……

  老叔想,你敢当着我的面骂?看我再弄你。于是,旁人只见他老叔嘴唇动动,随即小侄儿倒地口吐白沫。他的侄儿老婆就赶忙跑去问那个问神的怎么办。对方回答她:抓一把香,焚起来后,跪在天下,一句皇天一句他的老叔的名字,不停的叫,他就会好的。

  侄儿的老婆如是做,果然如此!

  这下老叔倒大霉了!被他的小侄儿老婆骂得“体无完肤”,小孩也没事了,老叔的本事也当场失灵,再也没用了。

  事后,我们村与邻近的其他村,凡是请这位老木工建造房子的,全部换栋梁,共一百九十余间!

  这个故事说的有根有据,虽然故事里的木工在我懂事时早就不存在了,但是必竟说的是本村的故事,所以我是深信不疑的。

  我虽然不迷信鬼神,但是我却对鲁班术很是深信,因为我从小就从老人们口中得知,在古代,木匠代表着三教九流中的最高技艺,因为以前建房子主要是木结构,因此,古代的木匠其实就是建筑师,是艺术家与工程师的结合体。当年,木匠如同四处传道的儒家一般,周游四方去揽活。这种揽活可不象现在的民工,处于社会最低层。

  木匠在古代是很受尊敬的职业,一般主人家建房子都会好酒好菜款待木匠师傅,就怕侍候不周,木匠在上梁时使坏,使房子结构不稳,变成凶宅。

  当时还有一种传说,木匠由于经常孤身一人周游四方,为防万一,都有技艺防身,其中最为神奇的就是“鲁班书”。

  《鲁班书》并不是讲修房造屋的,而是一部讲符咒法术的奇书!《鲁班书》,又叫《鲁班全书》、《鲁班神书》。民间也直接称之为“上下册”,有秘传和显传两种。就显传而言,它分为上下两册,上册以正法、治病为主,下册则为邪术、害人为主。

  秘传的《鲁班书》,据说言的是通天透地的内容,法术众多,这一系统的鲁班法,一直以来受到严格禁止!世人流传学《鲁班书》的人,必占“贫”、“夭”、“孤”、“残”等字,所以也叫“缺一门”。也正因如此,世人将鲁班法当成了“绝法”,让人望而生畏!

  当然,如今民间到底有多少种《鲁班书》,多少鲁班法鲁班术不得而知。行内有句俗话说:“鲁班法,四百八”,足矣说明鲁班法之多。其中民间法师手抄本种目繁多,不过所载均为整人小术甚为阴毒,比如多有玉尺邪法,放蛇毒,金蛊毒,目痛金枪数,放黄蜂毒,大芒蛇,蜘蛛精法,天白蚁,黄泉路,蜈蚣王,起灵法,金鲤鱼法,九牛咒,飞会精,金牛角,放七杀,金飞剑,铁铃角,金锁喉,铁牛法,铁烟鹿,等等邪法。这种鲁班术层次低,然习之见功快,但对人伤害大,所以老人们都说不能学啊,了解了解就可以了。

  因此,主人家建房子,更加不敢怠慢木匠,因为新时代的木匠已经不需要从结构学上危害房子的稳定性了,他只需要在上梁时画下符咒,定下年月,到时,房中所住之人必定如咒语所言,蒙受灾。于是,木匠便由高尚的建筑师沦落为江湖术士,人人生畏。

  不过,我也听老人们讲,学这种鲁班法也是对自身极为不利的,因为鲁班法是“绝法”。

  所谓“绝法”是指绝后之法,即修习此法的,只要修成了,必然绝后,无论修习之前还是之后你有没有后代。哪怕你曾生过不少孩子,却也会无一人存活。正因为如此,《鲁班书》的下册扉页多书有“阅此书者,做也断子绝孙,不做也断子绝孙!”的字样。在我们这里,是绝无人敢乱看《鲁班书》的。

  正是由于习此法者绝后,所以这类人在我们这里被称为“一世人”,意谓无祖无后,独身一人。

  其实对鲁班法绝后一事还是好理解的。我村里的老人就曾说过:“术法道功,窃运天机,为天所恶,习者有碍!”意思是说,法术之类,是观天地之机,识自然之根,逆天而行,天必谴之。所以学法的人,总是有损的。要么绝后,要么绝寿,或者绝财,或者绝禄,不一而足。通俗地说,你既然窃了天地之机,那就得付出代价。这就是江湖术士多是盲聋哑驼者的原因。

  不仅习法者如此,就连知天机者也要受到惩罚,如“阴阳三代灭,道师三代绝”这个说法,就是说阴阳先生、看风水的、道师等习法之人,家传最多只能三代,否则将绝后,这是上天对窃天机者的惩罚。不管是真是假,总之这类人在我心里还真不看好。

  想到如此种种,我不得不摇头苦笑了笑,这还真是虚惊一场,想想那工匠也着实可恶,这两天来真是将我吓了个半死。我还以为真的闹鬼呢,原来多半是这该死的泥人作的怪。于是我将泥人拿了出来,然后往窗户外面解恨似的用力一摔,摔了个粉碎。

  将窗户关了起来,心里就踏实多了,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可是就在这时,忽然却发现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了……

  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害怕,所以一进屋就将门关得死死的,那……到底是谁将门打开了呢?

  就在这时,我梳理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因为我从镜子里除了看到自己,还看到了另一个“人”!

  她,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很长,遮着脸,露出一双红红的眼睛正站在我身后,一双长着长长指甲、干瘪得如同枯树枝一般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并传来了空洞飘渺的声音:“要不是你将那个泥菩萨扔掉,我还真是进不了你这个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