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百七十章 新的时代 全

第九百七十章 新的时代 全

  (免费小说网)  这下,苏木手足一片冰冷。

  如果钱宁掌握了整个北京城的军队,以他的手段,不但太康,就连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不行,不行,不能坐以待毙,我得做些什么!

  钱宁听到皇帝圣旨,知道事态已经完全操控在自己手上,这一下,自己算是彻底地赢了。狂喜之中,他却没有听到苏木的低呼声。

  “臣遵旨!”他欢喜地一跃而起:“陛下,请赐给臣金箭令牌和玺印。”

  正德的呼吸声更粗重:“在……在苏木和杨廷和手上,你问他们要吧,苏木……苏木出来……”

  说着就转过头去,映入苏木眼帘的是一张已经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的脸。

  看到正德的目光,钱宁立即知道苏木就在里屋,大惊:“苏学士在里面?”

  苏木知道自己躲不过去,大步走了出来,一把扶起地上的正德:“陛下,陛下,你怎么了?”

  钱宁:“苏木,把陛下的玉玺交出来!”

  正德皇帝面上的潮红竟带着一层光泽,呼吸声也一阵响过一阵,到最后,竟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苏木心中一沉,知道皇帝因为听到这个惊人消息之后,心怀激动,病竟然发作了,而且看他模样,好象已经处于最险恶的关头。

  心中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大叫:“冲虚,冲虚,快快快!”

  现在,再去传太医来也没有任何用处,对于太医的常规手段,苏木是没有任何信心的。现在能够救正德命的大概也只有冲虚的推拿和气功。

  冲虚还没有动,钱宁就一把抓住苏木的肩膀。这一抓力大极大,只听得身上骨骼咯吱乱响,竟疼得苏木出了一身冷汗:“拿来,快拿来!”

  苏木大怒,回头狠狠地盯着钱宁:“混帐东西,都什么时候了,救陛下要紧!”

  苏木这一喝,却让钱宁手上一松。

  但冲虚却还是没有动,依旧低头站在那里。

  苏木大怒:“冲虚,还愣在哪里做什么?”

  钱宁刚才被苏木一声断喝吓得松了手,意识到自己丢了个大人,气得满面铁青,怒啸一声:“大胆苏木,竟然抗旨不遵,反了!”

  说中,又是一抓朝苏木的咽喉抓来。

  看他的架势,却是要将苏木格杀当场。

  劲风扑面,苏木本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躲得过这一招,心中一片冰凉:难道要死了,如果死后能够穿越回现代,却也是一件好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影闪过。

  却见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冲虚突然冲过来,右手在钱宁胸口上一拍。

  这一掌看起来好象绵软无力,可一阵清脆的骨折声在屋中响起。

  钱宁身体突然一翻,高高跃起,重重摔在地上。口鼻间都沁出血来,显然是活不成了。

  后来,尸检的时候苏木才知道,冲虚这一掌正好拍在钱宁的断骨上。断裂的肋骨瞬间刺穿了他的心脏,只怕钱宁还没落地就已经短气了。

  冲虚这一手真是漂亮,苏木虽然不懂武功,可成天同胡顺、胡进学、谢自然这样的武林高手呆在一起,眼界却是极高的。

  自然看得出来冲虚这一手正是漂亮的内家功夫,而且,看起武艺甚至比胡进学还高上一筹,这才是真正的武道大家。

  冲虚不是说他不懂武艺吗,想不到隐藏得如此之深。

  顾不得惊骇,苏木叫道:“冲虚,快救陛下,快救陛下!”叫着叫着,眼泪如雨点一样落下来。

  冲虚一掌打死钱宁之后,身体一滑,如同鬼魅一般闪到屋门,将大门关上,已经沉默不语地站在那里,只将门户紧紧守住,丝毫没有出手救正德的意思。

  苏木大惊:“冲虚贼子,你想干什么,这可是陛下啊!”

  冲虚还是不理。

  苏木正要破口大骂,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正德突然叹息一声:“子乔,别叫了,虚是慈圣太后的人。”

  “什么……”苏木一呆。

  这个时候,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过的冲虚点点头:“慈圣皇太后她老人家既是贫道的俗家侄女,也是贫道的主子,贫道自然要忠诚于乾坤宁宫。”

  苏木大叫:“来人了,来人了!”

  “别喊了,别喊了!”正德突然一把将苏木抓住,苦涩一笑:“没用的,朕快不行了,天底下没有人救得了朕,别浪费时间了。”

  “陛下……”苏木眼泪不住落下。

  正德脸上的红光已经彻底消退,代之以苍白和枯槁:“最是无情帝王家啊!不过,朕不怪她们,只有这世的亲人,再没有来世的……”

  皇帝话中的意思苏木自然是知道的,正德现在已经知道了福王的身世,现在死了,对大家都好。所以,刚才冲虚这才袖手旁观。

  “陛下,撑住,撑住啊!”

  “没用的。”正德无力地摇着头:“如此也好,如此也好。苏木,马上写一道圣旨,传位于福王。”

  “陛下。”

  “快,没时间了。”正德横了苏木一眼。

  苏木擦了擦眼泪,立即走到御案前,一挥而就,一道几十字的传位诏书写成,然后盖上玉玺,又将笔递给正德。

  正德强提起精神,在上面留下御笔。

  如此一来,福王接位一事总算是有了正规的法律传承。

  签好字之后,正德将笔扔到地上,指了指自己身边对苏木说:“聊聊。”

  苏木咬着牙坐下,竭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正德坐直了身体:“朕这一身中大概也只有你这么一个真正的朋友,朕弥留之时,钱宁想着要捉拿太康,而冲虚则等着朕死。也只有你,子乔大声叫人,想要救朕。有你这份友情,朕满足了,朕记着你的情分。”

  “陛下……大将军……”

  正德竭力一笑:“看来,福王是朕的侄儿这一点是没假的。如此也好,他做了皇帝,母亲和太康下半辈子也有个依靠,这算是朕对她们最后的看顾吧!苏木,朕拜托你将这个秘密埋在心里,什么人都别说。将来,好好辅佐他。”

  “恩。”苏木连连点头,泪飞如雨。

  正德:“对了,子乔你杂学天下第一,朕最后想问你一句。”

  “你说。”

  正德:“人有来世吗?”

  “有的,肯定有。”苏木肯定地点了点头。

  正德悠然道:“如果真有来世,朕希望做一个纵横沙场的士兵。骑着马儿,在春日的草原上奔驰。那片草原是如此地美,到处都是兰色的马兰花。朕踏花归去马蹄香……呃……”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突然停直了呼吸。

  先前还捏紧的拳头突然松开,一颗兵棋棋子落到地上。

  “陛下!”苏木长啸一声,再顾不得其他,抱着皇帝大声地哭起来。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千军万马的轰隆声,胡顺和胡进学的声音同时响起:“所有人放下兵器!”

  然后是杨廷和的厉声大叫:“放下兵器!”

  ……

  冲虚:“苏木,首辅和胡顺来了,大局已定,出去宣皇帝的遗诏吧!”

  “贼子,贼子!”苏木猛地回头,就要大骂。

  却看到冲虚如同一只米口袋一样瘫软在地,心中位置上豁然插着一根袖箭。

  显然是先前格杀钱宁时中的暗器。

  寻常人心脏若是中了这一箭,早已经死得透了,可冲虚却全凭一口真气坚持到现在。听到外面的局势已经平定,这才泻了气,撒手而去。

  ……

  一时间,殿中只剩苏木一人活着。

  外面传来杨廷和和正在内阁值房当值的杨一清的声音:“陛下,陛下!”

  苏木猛地站起身来,开了门,对着众人喊道:“陛下有诏,封闭京城九门、西苑、大内,戒严!”

  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正德皇帝大行了!”

  ……

  景阳钟轰鸣,响彻京城。

  金銮殿前,在京诸王、四品以上的官员都是一身素服。

  风吹来,大殿前的幔帐高高飞扬。

  福王咯咯笑着,在殿前的台阶上乱跑,张永和几个太监惊慌地跟在后面,可无论如何也抓不住他。

  苏木突然走上前去,一把将他抱住。

  福王:“苏师傅,原来是你,我们一起玩吧!”

  苏木板着脸:“只怕陛下是再不能玩了,这做皇帝是天底下最苦最累的活儿。”

  说着话,他抱着未来的皇帝大步走进殿中,里面,内阁、六部官员已经等在那里。

  福王还在挣扎:“放开我,放开我,苏师傅,我们去玩吧!”

  “身为皇帝,不能称我,要说朕!”珠帘之后,张太后威严地喝了一声。

  说来也怪,一向顽皮的福王突然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上了须弥座,奶声奶气地问:“皇祖母、杨阁老、苏阁老,可以开始了吗?”

  内阁苏木和杨廷和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同时走上前:“可以开始了!”

  风更大,满眼都是雪白。

  苏木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感觉自己好像是从小就生活在这个世界之中。所谓前世的生活,所谓穿越,那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境而已。

  我来了,我看到了。

  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