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七十九章,强力手段! 感谢爱丶修兰的111个酒杯

第六百七十九章,强力手段! 感谢爱丶修兰的111个酒杯

  深更半夜,如果是一个‘女’人给你打电话,让你帮帮她,那说明你有‘艳’福了,可惜这电话里传出来的是个男人的声音。(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而且,就说了两句“帮帮我”之后,这电话就挂断了。

  感觉上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我索‘性’将里面的电话卡一拔,然后换上了自己那个在雪山上被压坏的破电话的磁卡,正好用上,还方便不少。

  原来这张电话卡,我随手丢在了**头柜上,没再搭理。

  当然,这不能说明我贪小,只能说明我比较经济实惠,2008年,买个手机可要好几千呢,虽然我现在不缺钱,而且也算是个富豪了,但是能省则省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重新爬**,一边想着第二天要给自己的房周围重新加固一下防御法阵,一边再次进入了梦乡。

  **无话,第二天起**的时候,我一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脑袋,一边缓缓走下楼,看见黑蛋已经坐在了早餐桌上,一边低着头吃早餐,一边看报纸。

  “今天的报纸吗?给我。”

  我打了个哈欠,伸手从黑蛋的手里接过了报纸,黑蛋还顺手塞了封信给我。我先拆开信,居然是章飞飞寄给我的,打开信封,里面用a4纸写着一句话:你被骗了,雷刑身边的**师根本就不认识索尔,他带着雪山神教的一样宝物,逃到了国外。

  看见这句话,我顿时一愣,想打电话给索尔,但是却响起来索尔的手机都关了,说是游历的时候不用手机这种玩意。

  我就说,这家伙怎么这么热情,合着还是骗了我,肯定当时他怕被我们杀了,所以故意说自己是索尔的徒弟,你妹的,谁说英国人老实的?我跟他急!

  气愤愤地将信扔回了桌上,开始翻看报纸,恋心儿微笑着摇摇头,在我手边放了一杯牛‘奶’和一块炸过的面包。(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中国的报纸,头条永远都是国家大事,某某领导人会见了某某国家的领导人,要么就是某某领导人去某某地方巡查。

  我直接跳过了头条,翻到了第二版,也没什么新闻,正想将报纸放下来的时候,却一眼瞟见了报纸角落里的一条新闻。

  这条新闻上面写着:昨晚,沪上多处地方发生入室盗窃事件,警方已于今日凌晨三点,抓获嫌疑人,杜某,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一则盗窃的事件而已,我将报纸放下,正吃着早饭,外面的铁‘门’被人“咚咚咚”敲的响个不停,黑蛋去开了‘门’之后,却看见小王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我家。

  “怎么了?看把你急的,天塌不下来,慢慢说,要喝水吗?”

  我慢地吃着早餐。

  小王却急迫地说道:“我们刑警大队出事了,上海超自然案件调查组的人,今天一早就来我们刑警大队要人,昨晚,我们接到多地报案说是家里进贼了,派出所忙不过来,我们就顶上去了,抓了嫌疑犯,我一看,这个家伙就是之前害金队长停职的家伙,这才一个月不到,竟然就开始盗窃了。我觉得蹊跷就给带回了刑警大队,没想到,今天一早一个叫候盛的小,就带着人来堵‘门’,说是不给人就不走。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暴徒,没想到居然还真是国家部‘门’。现在大家僵持着,候盛好像有些特殊的本事,隔空打伤了我们几个警员,你快来帮帮忙吧,金队长不在,我压不住场,你再不来,我们刑警大队的脸就丢光了!”

  小王平时还是很镇定的,今天这么急,而且一听他说的这个事情,我本来不想参加,但是毕竟和小王也有这么多年的‘交’情在,不帮忙也不成。

  我叹了口气,喝完了杯里的牛‘奶’,叼着面包上了楼,十分钟后,我穿戴整齐,背着新的吉他箱,坐上了小王开来的警车,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到了刑警大队的‘门’口。

  小王说的果然一点都不夸张,刑警大队的‘门’口有将近15个人,全都穿着黑‘色’的西装,一副美国fbi的模样,搞的气场十足。

  我下了车之后,走进了刑警大队的大‘门’,小王大喊一声:“都让开!我们刑警大队聘用的特殊警员端木森来了,都让开!”

  不过小王的喊话没什么用处,几个穿着黑衣的超自然案件调查组的组员,全都不领情,还有一个很蔑视地看了我一眼。

  我嘴角微微一笑,好家伙,我还没动手,就挑衅我,本来今天接到了章飞飞的信件,我就很不爽,如今还被人挑衅,那就更不爽了。

  我大踏步地走到台阶下面,冷冰冰地说道:“让开。”

  没人给我让路,这群家伙是打定主意不肯让开,我点了点头,拿出南火权杖,微微一扫,火焰将面前一群人的衣服全部点着,这群家伙全都大吃一惊,赶脱下外衣,扑打灭火。我往上走了几步,一脚一个,将挡路的人全都踹到了楼下,随后走进了刑警大队的大‘门’。

  一进‘门’,我就感觉到了非常紧张的气氛,四周的刑警,男的,‘女’的,一个个全都面‘色’铁青,其中一个刑警脸上还有淤青,显然是刚刚动过手了。

  候盛反坐在一张靠背椅上,下巴搁在靠背上,一边‘抽’烟,一边‘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他才缓缓转过头来,看见是我后,他整个人一紧张,立马站了起来,眼睛盯着我。

  “我说,你们胆也太大了吧,来刑警大队闹事,不怕把你们一个个都抓起来啊。”

  我笑呵呵地说道,走进了大‘门’,从角落里拖出来一把靠背椅,放在了候盛面前,然后坐了下来,脚一翘,看着候盛。

  “哼,我们都是国家职能部‘门’,谁说刑警的权力高于我们上海超能力案件调查组的?”

  候盛见到我之后,就充满敌意,说话也很不客气。

  我摇了摇头说道:“首先,不懂法就不要‘乱’说。刑警或者说是公安部‘门’,是国家执法部‘门’,他们有权力逮捕全国任何一个人,只要能够从法院申请逮捕令。你们上海超能力案件调查组,是隐‘性’部‘门’,没有实际的表面权力,简单的来说,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只是为了方便你们行事,才给了你们一个部‘门’和编号,所以,你们在刑警大队闹事,我可以理解为,普通民众或者是暴徒,挑衅国家执法部‘门’,可以将你们全部都铐起来的!”

  我这么一说,候盛的脸立刻不好看起来,瞪了我一眼之后,不满地说道:“这个嫌疑犯我们还是要的,你们自己紧。我们走!”

  他带着人想走,我却一挥手,放出一道白光,阻挡了候盛的去路,他一愣,转过头来看着我。我拍了拍‘裤’上的灰说道:“你的编号是十五吧,候盛。”

  我此话一出,候盛整张脸立刻就非常的紧张,接着他走过来,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想知道,你们排名第一的超能力者是谁,还有为什么你们要找这个嫌疑犯杜某,他肯定不简单。如果你不说的话,今天也别想安全地走出去了。”

  我缓缓站起来,右手放在了候盛的肩膀上。

  候盛眼睑微微‘抽’动,显然是很生气,但是他不能发作,我是代表刑警大队的特殊警员,今天大庭广众,他要是敢动手对付我,就是袭警,这罪名他担不起。

  “无可奉告,我现在就走出去,看你敢不敢对我动手。”

  候盛转身想走,我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却狠狠一抓,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一吃痛,脸‘色’大变,一伸手按在了我身上,我感觉心口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接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端木森,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低吼道,‘摸’着被我抓过的肩膀。

  我‘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刚刚那一下不像是他发力后击打的效果,而像是我身体内部发生的冲撞,他是超能力者,难道能够强大到控制我身体内的微量元素?这也太逆天了吧!

  “我说过了,今天你不说的话,就别想安全地走出去!”

  这一回我很强势,决定不再示弱,昨天是在小巷里,而且我是普通民众身份,更是不知道候盛的深浅,但是今天不同,这个候盛我还是能对付的!

  “你们别打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从背后的审讯室‘门’口传来,我一转头,看见一个邋遢的男人站在审讯室‘门’口,手上戴着手铐。

  他应该就是杜某,可是这声音和昨天电话里听见的怪男人声音,似乎很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