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七百四十六章,难道是她?

第七百四十六章,难道是她?

  两年前,赵云倾从洲际酒店的天台上跳下来的一刻,是我人生中一段无法抹去的灰暗。

  我依然记得那一天的每一个场景,记得那一刻赵云倾对我说的话,记得她对我微笑。我一直以为她失踪了,直到后来,我在国字号第五组的军事基地内得知,她还活着,只是被十常‘侍’给控制了起来。

  这让我坚定了要打败十常‘侍’的决心。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蒙’着脸,但是头发很长,手上没有任何的饰品,可是手指却很漂亮。我无法判断她是不是赵云倾,但是周易却说很像。

  吸血鬼对于‘女’人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我相信,周易的判断没有错。

  “你是,云倾吗?”

  我轻声说道,放松了警惕,看着眼前的人。

  但是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将黑‘色’的小箱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踩在乌云之上,准备离开。我冲过去,想要拦住他们的去路,可是才跑了两步,就看见眼前这个‘女’人没有回头,但是反手一甩,一道粉‘色’的光芒落在地上,然后快速地弹了起来,就好像是会折‘射’一般。

  这粉‘色’的光芒擦着我的头发飞了出去,我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他们脚下的乌云驾驭着他们的身体,重新飘上了天空,随后乌云快速移动,离我越来越远。

  我没能留住她,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来得及留住她,还是不愿去留住她。我很害怕,赵云倾不会法术,赵云倾不可能这样木讷地对待我,但是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却会法术,甚至毫不犹豫地对我进行了攻击。

  如果她不是赵云倾,我还能出手杀她。如果她是赵云倾,已经投靠了十常‘侍’,或者已经被某些法术控制了,我是不是能对她出手呢?我是不是能面对这个曾经为了我死过一次的‘女’人呢?

  我看着天空中的乌云渐行渐远,却久久地没有说话,没有任何的动作。

  直到周易拿着地上的黑‘色’小箱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才叹息了一声,回过神来,打开了小箱。里面是一大块海绵,在海绵的中心放着一枚小小的戒指,这戒指看起来样式很古老,上面有一个刻纹,看起来像是字,但是却又更像是符号,我不明白十常‘侍’为什么给我送这个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十常‘侍’的人要和我接触,林动派他们来,难道不怕我灭了他们吗?

  只是,或许这个神秘的‘女’,真是赵云倾,林动知道我下不去手……

  虽然不明白戒指的用意,不过我最终还是将黑‘色’的小箱收了起来,回到已经破烂的山庄里休息了**,第二天,冯烈被我灭掉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欧洲灵异圈,乃至整个世界灵异圈。

  而此时的我,索尔,周易等人,已经坐在了周易的‘私’人飞机上,回到了上海。回到了我的新家,我一进家‘门’,就看见火家两兄弟等在客厅里,看起来脸上有些焦急。

  “会长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俺们哥俩等你好久了!”

  我一愣,这哥俩在上海的小日过的不错,虽然本事不大,但是普通的招招魂,灭灭鬼还是没问题的。而且上海的生活条件比他们南疆好多了,因此他们不愿意回去也是正常。

  “怎么了?”

  我一边放下行李,一边问道。

  “俺们老家出事了!”

  火家老大急切地说道,我一愣,将行李‘交’给了黑蛋,让它却放好,自己则坐在了沙发上,疑‘惑’地望着火家老大。小说网

  “慢点说,我记得‘玉’罕还在你们老家呢,她可机灵呢,应该有的是主意啊。”

  我疑‘惑’地问道。

  火家老二此时也非常着急,‘插’话道:“就是‘玉’罕大姐大的事儿啊!这两年你在外面,不知道情况,‘玉’罕大姐如今已经是我们南疆的用毒高手之一,名气‘挺’响的。不过我们南疆养毒虫,用毒物,‘挺’讲究辈分。这一回,我们南疆一个老毒头看上了‘玉’罕,要收她当自己的老婆。‘玉’罕大姐不肯,两边斗了起来,这老毒头有几分本事,不过‘玉’罕大姐也不怕他,两边‘交’火的厉害。最近好像这老毒头又使了什么‘阴’招,‘玉’罕大姐打电话回来求助,让你去帮忙呢。”

  听了这话,我一愣,紧张地问道:“什么时候接到的电话?”

  火家老大立刻回答道:“昨天下午,诶,打会长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别提多着急了。您您是不是能和我们跑一次?”

  我先没动声‘色’,要了‘玉’罕现在的手机,给她回拨了过去。两年没见这个小妮,声音却还是一样的爽朗。

  “老大啊,可算等到你电话了。嘿嘿。”

  ‘玉’罕傻笑了一声,听起来‘挺’轻松的样。

  “怎么了?在南疆和人干上了?让我们去帮忙不?”

  我嘴里的口气也不紧张,同样笑嘻嘻地说道。

  “不用,那老毒头70岁了,还想娶我?这不是扯淡吗?不过老大你放心,他还奈何不了我,我打电话回来,主要是提醒一下你们,老毒头可能会对你们下手,你们多担待点。回头等老毒头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就回上海来看你们。对了,纯前几天也给我来了信,说这两年在日本有命的斐伊川修行,据说是在寻找传说中日本的高天原。不过最近也会归队。”

  听了‘玉’罕的话,我微微一笑,应了一声之后挂了电话。

  如今,只有李迅没有消息了,他说他去了五台山,寻找道缘,如今两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找到了道缘。

  既然‘玉’罕不需要帮忙,我打发走了火家两兄弟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好吃的,给周易和索尔接风。

  我们一群人,围坐在一起,说着这两年来的经历,我会突然间发呆,感觉时光好像没怎么变化,当年也是我们这几个人,如今还是,无论道行有多深,无论本事有多大,却没有改变我们心里的那一份友情。

  吃过饭后,大家都很累了,各自回房睡觉。我在**上躺着,脑里其实一点都不平静,两年没见赵云倾,再相见的时候,她却有可能成了十常‘侍’的人。

  我其实想问一问妖姬,是不是国字号第五组那边有更多关于赵云倾的资料,但是妖姬和牛老他们去没了踪影。

  要么就是在重建军事基地,要么就是在别的地方进行秘密工作。我联系不上他们,反而更加深了我这个念头。

  我在脑海中试想,若是在遇到赵云倾,我们来兵戎相见,不得不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大打出手,那是不是会变成一段悲情剧呢?

  在**上想了半天,睡不着,我从**上坐了起来,靠着**背。就在这时候,**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号码,是‘玉’罕的。

  疑‘惑’地接听之后,‘玉’罕在电话里大声说道:“我刚刚接到线人的情报,前天老毒物派了杀手来上海对付火家两兄弟,老大,你一定帮忙保护好人啊!”

  我挂了电弧,披上衣服,叫了周易和黑蛋,急冲冲地出了‘门’。如今火家两兄弟租住在外面的公寓里,我虽然有地址,但是也是第一次去,找了半天才找到他们的房。敲了半天‘门’没人开。我心中有些不安,难道是已经遭了毒手?

  我让黑蛋一脚踹开了大‘门’,也顾不得惊动四周的邻居,冲进了房内一看,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地上,桌上,都是‘乱’糟糟的,地上有明显的血迹。

  周易打开了灯,放假你是两室一厅,我推开了两边卧室的‘门’,都没见到火家两兄弟。我赶忙打了他们俩的手机,手机铃声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

  我皱着眉头,推开了卫生间的‘门’,浴缸里,全是鲜血,火家两兄弟,躺在浴缸之中,浑身僵硬,面‘色’发黑,脖里还有伤口,十根手指的指甲都断了。

  他们两个人,都死了……

  我和火家两兄弟的‘交’情其实不算很深,两年前,他们来投奔我,还给我带来了制作大巫级别南火权杖的材料,我很感‘激’他们俩。

  这两个兄弟本事不大,但是人很好,很善良,很讲义气。

  其实一个人不一定很有能力,只要心灵善良,这样的人,同样也值得别人的尊敬!

  虽然他们不能够成为我身边的战斗人员,但是却是值得一‘交’的朋友。然而,如今这两个人却死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火家两兄弟凄惨的死状,深深呼吸,尽量平静地开口说道:“明天出发,去南疆,这笔血债,我要讨回来。惹到了我的头上,就是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