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七百四十八章,三毒擂台

第七百四十八章,三毒擂台


  我们所在的南疆准确意义上来说,是处于广西中部,大面积的密林包围,地广而人稀,算不上是人特别多的地方,不过还是有少数民族的寨紧挨着,当然也有大一点的城镇和城市,可是‘交’通依然不方便。小说网

  火家村便是这样的一个村,在南疆最受尊敬的有两个职业,一个是毒师,一个是蛊师。真正的小村里,来个什么脏东西,或者是生个病什么的,基本不去医院,而是请毒师或者蛊师来治一治,这一点和东北的出马仙有些相似,不过东北的出马是由一个头领弟,也就是弟马带领着一个堂口,给人看病,如同请神。

  但是在南疆,毒师或者蛊师给人看病,却很少有收弟,多是独来独往。

  而真正有能力收弟,那都是称霸一方的高人,比如我这一次要对付的老毒头。老毒头的真名几乎没人知道,年龄和来历也不是很详细,但是他这人品‘性’不好,可是用毒的本事不小,而且善使毒虫毒粉,在南疆也算是一个狠角‘色’。

  这一次‘玉’罕被他盯上,也是他起了‘色’心,却不想祸及了‘玉’罕所在的火家村,老毒头为‘逼’她就范,已经用慢‘性’毒粉侵害了火家村,却没想到,如今老毒头的手段居然用在了孩的身上。

  在南疆的毒师和蛊师圈里,有这么一个说法,七岁之童不可施毒,亦不可下蛊,此为大忌。

  因为南疆本来就人丁稀薄,所以毒师和蛊师圈定下了规矩,七岁以下的孩不能施毒也不能下蛊。

  南疆多雨,此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天空很暗,雨水倾斜而下,地面开始变的泥泞,外面的密林看起来颜‘色’更深了,雨水落在树叶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我坐在‘门’框边上,‘玉’罕抱着孩,孩睡着了,呼吸很虚弱,黑蛋轻声问道:“这毒,很致命吗?”

  听见黑蛋的话,‘玉’罕点了点头,孩的脖上有黑‘色’的树叶包裹着,她轻声说道:“血毒粉,一般是通过食物进入人的身体,毒‘性’随后进入血液里,越是年轻,血液越是流动的快,这毒就越厉害。孩都喜欢蹦蹦跳跳,新陈代谢比常人要快,血液流动的也迅速,老毒头选择孩下手,真是卑鄙极了!”

  黑蛋伸手‘摸’了‘摸’孩的脸,瞳孔之中微微有血芒亮起来。我嘴上还叼着烟,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黑‘色’外套的领竖了起来,回头轻声说道:“恋心儿,你配合‘玉’罕照顾一下村民。索尔和周易警戒,一旦发现再有可疑人物出现,立刻杀掉。”

  此时黑蛋走到我的身边,外面昏暗的天空中忽然有闪电划过,接着隆隆的雷声传了过来,电光之下,黑蛋的瞳孔中有血‘色’外放。

  “黑蛋,你和我去老毒头那里打声招呼。都是邻居,他这么对待我们,我们可不能等到明天再去拜会了。”

  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在头上放了一张铁壁符,就这么走出了房,踏入了雨中。

  根据‘玉’罕给我的地图,我和黑蛋两个人在密林中穿行,在行进了将近2个小时之后,我感觉到附近有人盯梢,这很正常,没有警戒的人,我反而会觉得可疑。

  “要不要做掉他们?”

  黑蛋轻声说道,手上的妖气已经渐渐外‘露’,指甲已经不自觉地变长变尖。

  我摇了摇头,拍了拍黑蛋的肩膀说道:“不急,等一下,留着力气,回头好好杀个痛快。”

  这些盯梢的人没有对我们出手,很显然,黑蛋外放出来的妖气很强,这些盯梢的人多少也有些灵觉,不可能感觉不出来。

  又走了一个小时,我远远地看见了前方一个比火家村大两倍的大寨,简直就可以被称为是小镇了,这寨四周都由木桩围着,木桩全都是高5米左右的原木组成。我所在的位置比较高,看见寨里摆着三张巨大的擂台,看着很诡异,‘门’口没人守卫,不过在寨的尽头,却围着很多人,黑蛋视力比我好的多,它告诉我,一个秃头的老家伙坐在人群中间,看起来应该是老毒头。

  我点了点头,背着手,从小山坡上划了下来,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了老毒头的寨‘门’口。

  寨的大‘门’上有一块木牌,写着:毒村。

  在这木牌的两边挂着两个白‘色’的牛头骨,在南疆凡是少数民族的寨,要是‘门’口挂上牛头骨就表示寨进入了戒备状态,无事之人不要进‘门’来,免得惹了杀身之祸。

  “毒村?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黑蛋冷声说道,我却笑了笑,走进了寨的木‘门’。

  我一进木‘门’,木‘门’就在我的背后轰然关闭,应该是有什么小的机关,三张擂台的远处人群缓缓散开,果然‘露’出了一个老头的脸,秃头,身上穿着蓝‘色’的大褂,也不知使了什么法术,却没见到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反而被无形地隔离开来。

  这老头面‘色’红润,但是很瘦,虽然穿着大褂但是却敞开了‘胸’口,肋骨根根分明,他腰间挂着三个宽大的红‘色’布袋,指甲很长,全都是黑‘色’,脸上没有胡,眼神很冷。

  不过,我却注意到,他的手腕上挂着一个银‘色’的镯,按理来说,南疆人戴个镯不算稀奇,可是他这镯很有讲究,这银‘色’的镯上反‘射’出来的光为三‘色’,红蓝黄,被称为三‘色’镯,这是南疆毒堂的信物,南疆毒堂是一个由南疆用毒高手自发组成的组织,已经有超过5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灵异圈里很有名气,能成为南疆毒堂的一员,就代表已经有了用毒大师的等级。

  这无疑说明了这个老毒头肯定有几把刷。

  不过我倒是不怵他,双手依然背在身后,高声说道:“在下端木森,初来南疆,本想明日再来拜访,却因为等不及一睹前辈风采,所以来这里拜拜山‘门’,还请关照。”

  我这话说的很客气,但是我没行后辈之礼,甚至连拱拱手都没做,这其实是一种不尊敬,也是我故意为之。

  果然,对面的人群等我刚一说完,立刻就‘骚’动起来,几个人大声呵斥道:“该死的中原人,好大的胆,叫板都叫到我们毒村来了,找死吗?”

  声音很响,我却没有说话,脸上的冷笑更盛,老毒头却不发话,也不动气,他挥挥手,身边一个头发散‘乱’的男走了出来,这男人打扮和老毒头很像,不过只有35岁左右的年纪,左臂有纹身,纹的似乎是蛟龙,他大声说道:“‘阴’阳代理人协会总会长驾临,我们毒村蓬荜生辉。不过,既然你要来拜山‘门’,就要遵守我们这边的规矩。过我们的三毒擂台,若是能过,我们自然将你们奉为上宾,若是死在这擂台上,我们毒村也不负责任。你可敢?”

  三毒擂台,就是我面前的这三张擂台,分别代表,毒粉,毒虫,毒魂。三毒擂台,一个比一个凶险,一个比一个狠毒,而且最后的毒魂擂台,我虽然知道,但是却没有经历过,想来很不简单。

  我点了点头,和黑蛋一起走上了第一个擂台,毒粉擂台!

  我们刚一踏上擂台,四周就有鼓声传来,“咚咚咚……”一声声鼓声伴随着长长的牛角号的响声,毒粉擂台四周有粉‘色’的粉状雾气飘了出来,这毒粉我叫不出名字,如果‘玉’罕在的话,或许还能对症下‘药’,不过我和黑蛋却有我们自己的方法。

  天空中的雨水下的更大了,四周的粉‘色’毒粉却没有一点被雨水冲散的意思,木质的擂台上,被毒粉腐蚀了一个个巨大的坑,这说明这粉‘色’的毒气毒‘性’很强。

  我飞出一把匕首,这匕首没入毒粉之中,没一会儿,就变成了一片铁粉掉落了下来。

  不过粉‘色’的毒粉蔓延地很慢,我和黑蛋站在擂台中央,却也没动。

  对面老毒头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嘲笑的表情,低声说道:“两个城里来的家伙都吓傻了。”

  “还想给火家村的那个娘们出头,真是不自量力。”

  “看他们等一下被毒粉‘弄’死,化作血水,真爽!”

  只是,他们的笑声还没持续多久,却听见一声巨响传来“轰隆!”,接着,他们看见第一个毒粉擂台轰然坍塌,巨大的木质擂台,被一股大力给彻底拆了,粉‘色’的毒粉更是被一股烈焰烧了个‘精’光,一丝一毫都没剩下!

  “怎么回事?哪里来的烈焰?”

  有人大喊,此时一直然自得的老毒头眼角微微一动,看见我和黑蛋从容地从烈焰之中走了出来,我冲他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毒师,所以破擂台的时候,稍稍用力了一些,希望你下面的两个擂台比第一个要结实,能让我好好享受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