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战鼓响起,千古宫殿内死斗开始!

第一百七十四章,战鼓响起,千古宫殿内死斗开始!


  宽大的白‘色’道袍,黑‘色’的长发,金‘色’的眼睛,我看着蒋天心踏在白云之上,眉宇之间寒芒外‘露’,一挥长袍,我看见白‘色’的仙气就好像是山峰一样出现在蒋天心的背后,缓慢而凝重地散开,我抬头仰望他,见他身边的仙族英烈之魂跪在地上,不敢抬头,恭敬到了极点。小说网.

  在场的上千人,全部都看向了天空,猎猎大风吹过,吹‘乱’了他的长发,他低头看着我,我们之间隔着一片虚空,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我看见大叔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习惯‘性’的痞一般的笑容,亦如很多年前,我站在孤儿院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那时候面对强悍的‘阴’司,修为被压制住的大叔也是这样如同痞一般的微笑。

  十二年的时光中,我和大叔聚少离多,但是我们的心却永远联系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我遇到什么困难,无论我的对手多么强大,第一个站在我身边的人,一定是他。

  呼啸的风中,我听见大叔傲气凌然地说道:“小,我回来了!”

  千言万语,却在此时变成了这么一句,但是就这么一句就足够了!

  他从空中落下,带着一众仙族英烈之魂,落在了我们的面前,仙气化作数条白龙冲着四周的人咆哮,将一群想要靠近大叔的人全部震开,光是走路,就带有如此强悍的气势,大叔,霸气回归!

  我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说道:“就等你了!”

  弑君和白骨从远处走来,三大高手齐聚,弑君看了看一群仙族的英烈之魂,我原本还担心因为仙族和天庭的矛盾,只是这三个高手聚在一起后,却出现了我没想象的一幕。小说网

  一身白‘色’道袍的蒋天心站在左边,灰‘色’长袍腰间别着酒壶的弑君站在中间,穿着黑‘色’的大衣瘦弱的白骨站在右边,三个人并排着,同时看向了天空中的巨大宫殿,竟然没有一丝惊讶,甚至没有一丝惊骇之情。

  我听见大叔傲气地说道:“不就是一座大一点的破城,姜尚既然敢来犯,那就直接灭之。”

  弑君拿出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之后高声说道:“又看见这座千古宫殿了,很久没见了,当年它被罗焱打烂了,今天,就让我们三个老家伙来代劳,让它再也飘不起来!”

  白骨双手有金‘色’的焰燃烧,冷冷地说道:“我们进入千古宫殿之后,应该也算是脱离了这个世界吧,许佛法阵对我们修为的压制应该无法继续控制我们了。我可是好久没有大展拳脚了!”

  大风中,飘浮的巨大宫殿之下,我看着他们三人的背影,仿佛感受到了一种我还无法触及的感觉,他们三个代表的是另一个灵异世界的伟大时代,更代表的是老一批强者的荣光。

  远处的天空中,传来“铛铛……”的巨响声,好像是有巨大的铜锣被敲响了一般,接着有长长的战号声响彻整个天空。

  三个高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之后同时回头对我说道:“小森准备好了吗?战鼓已经敲响,他们已经发出了挑战,我们要去将这千古宫殿打碎!”

  我笑着点了点头,迎着大风,带着豪迈的笑容,走到了三大强者的中间,大叔挥动手臂,飘来一大片白云,落在了我们的脚下,我们四个人向着天空中的巨大宫殿飘去。小说网

  远处有直升飞机在盘旋,一些是媒体记者,一些是北京的警备力量,很快他们就看见了我们,当然我们是被白云包裹起来的,站在云端上,远处的千古宫殿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和我所想象的不同,整个千古宫殿看起来很破败,甚至中央的巨大主宫殿都已经被打碎了,有几个人站在宫殿的废墟中,中间的一个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这一次北京大难的始作俑者——姜尚。

  白云包裹着我们四人落在了千古宫殿之上,两边一照面,立刻爆发出了惊人的敌意。

  我一步跨出,伸手一指坐在废墟中的姜尚喝道:“姜尚,我们如约前来!”

  落地之后,大叔挥手间散去了四周的仙气,姜尚的眼睛扫过我们四人后,笑着说道:“魔尊徐福,仙族后裔如今的仙族大长老蒋天心,天庭第一天才弑君,加上你这个少典血脉的传承者。看来你的阵容不错,和我所想的一样。那么我来说一下今天的战斗,如果像是野蛮人一样‘混’‘乱’地打成一团,那就太没意思了。我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决斗应该是公平的一对一。你看见了我方算我在内,也只有四个人,那么就单个对单个的战斗吧。”

  姜尚竟然决定用这种类似比武擂台的方法来决斗,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很快对面就有一个人走了出来,对面的四个人包括,**,妖神,姜尚,和这个走出来的家伙。

  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男,脸‘色’看起来很差,我看见他的两条手臂上不断地往下滴水,连头发都湿漉漉的,活脱脱就是一副被人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样。

  “我没有自己的名字,姜尚大人捡到我的时候,给我取名叫雨人。我来为姜尚大人打头阵,还请多多手下留情。”

  这男人对我们拱了拱手,看样就是一副很是怯懦的模样。不过姜尚手下的炮灰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这个雨人肯定不简单,才会一直留在姜尚的身边,直到今天才现身。

  而且听名字就知道他是使用水行法术的高手,我扭头,却看见白骨一步踏了出来,手心里的金‘色’烈焰再次一爆,竟然比之前在地上的时候要凶猛数倍。

  “你们既然出来一个雨人,那我们这边头阵就由我来代劳吧。”

  说话间,白骨将身上的黑‘色’风衣猛地一甩,抛上了天空,一身洁白骨架的白骨此时散发出了一种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气质。

  过去的白骨也很强,可是打不过百里长风,在如今看来,应该算是个二流高手,但是我知道它的修为和大叔一样在这个世界里被压制了,对于他的真正实力,我一直没有一个概念。此时我们三人往后退,中间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大叔站在我身边,双手背在身后,低声说道:“白骨前辈好像回来了……”

  我一愣,疑‘惑’地望了一眼大叔,却听见另一边的弑君也说道:“当年这位魔尊在另一个世界里,硬接了断****一百招,即便是我这个山野之间的仙人,也不由得很是惊叹。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焚天灭地!”

  战鼓被敲响,我看见进入战场的雨人也将外衣脱了下来,干瘦的如同骷髅一般的身体,洁白的几乎可以算是惨白的皮肤,还有不断往外冒出来的水滴,让我感觉太怪异了。

  当战鼓停下的一刻,我却看见雨人的脸‘色’瞬间变化,刚刚还是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此时此刻,刹那间就变成了恐怖的‘阴’冷笑脸,双手上冒出蓝‘色’的水来,只见他双手一握,两只手里的蓝‘色’雨水顷刻间变成两条水鞭,向着白骨的头部狠狠‘抽’了下去。

  水行法术一直是五行法术中最难控制的,因为水是无形之物,拥有万千变化,但是直接控制水流,并且将纯粹的水流变成水鞭的人,我眼前的这个雨人还是头一个!

  这说明了一点,他在水行法术上拥有极高的造诣,在我看来,白骨这一战一定是场恶战。当水鞭落下的一刻,我却看见白骨躲都没躲,我吃惊地想要大声提醒,可是大叔却低声说道:“小森,白骨前辈的战斗,不需要提醒,他的战斗经验可比你丰富多了。”

  我一愣,却看见水鞭就要‘抽’在白骨头部的一刻,白骨身上有金‘色’的焰燃烧起来,水鞭在碰到这金‘色’的水鞭的一刻,连一秒都没坚持住,全部都变成了蒸汽!

  攻击没有成功吗?白‘色’的蒸汽遮蔽了白骨的身体,我们所有人都看不清楚,但是片刻之后,我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而此时对面的雨人望着面前的白‘色’蒸汽,也是愣住了,眉头之间微微皱了起来,正要走上前去看个究竟,却望见白‘色’的蒸汽在空中散开,金‘色’的魔熊熊燃烧,白骨全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望着雨人冷冷地说道:“我难得有机会全力出手,你要是太弱的话,我会很失望。这种程度的招数还是别使出来了,因为,实在是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