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三十五章,轻唤你一声父亲……

第二百三十五章,轻唤你一声父亲……

  我和俞甜的聊天在此时停止,我转身冲向了大叔的房间,冲进大叔房间的时候,“咚咚咚”急促地敲响了大叔的房‘门’。小说网@!..

  大叔睡眼朦胧地拉开了‘门’,一脸不爽地说道:“你小深更半夜的干什么啊?还让不让我睡觉了?”

  我却‘激’动地问道:“大叔,俞甜和端木宇,是不是我的父母?”

  大叔一怔,一时间竟然没有说出话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外面之后,让我走进了房间。看见大叔如此郑重的样,我对于自己的猜测,又确信了几分。

  二十二年的孤儿生活,虽然大叔对我来说是师傅,是恩人,更被我视作自己的父亲。可是,自己的父母是谁,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知道了还有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之后,我更加确信,自己的父母一定很神秘,而且很可能是在那个世界里死去的人。

  其实之前登上蓬莱仙境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端木宇和俞甜,我长的虽然和他们不像,但是那种来自灵魂的联系,那种莫名的亲切感,都让我觉得很奇怪。

  就在刚刚,看见俞甜的头发在风中摇曳的时候,或许只是一个契机,或许只是偶然,但是我似乎抓住了某一些关键,俞甜,也许在上一世真的是我的母亲。

  师傅看着我的脸,坐在了我的对面,平静地开口说道:“他们不是你的父母,这一世不是,上一世也不是。”

  大叔对着我当头浇下的一盆冷水,让我的心里凉透了,可是我依然没有放弃,开口说道:“师傅,我,我拥有罗焱部分记忆,我见到过上一世的俞甜,怀着孩,被迫跳入了轮回之中。小说网端木宇应该在上一世身具北天一脉的血脉,那么,我应该就是他们的孩,我也姓端木,我……”

  大叔却摇摇头,脸‘色’严肃地说道:“我告诉过你了,他们不是你的父母。你之所以会拥有这样的错觉,是因为你背后的破魔长剑。”

  我一愣,之前就感觉到破魔长剑的抖动,我却因为心里太‘激’动,而忽略了这个小细节,此时拔出破魔长剑,却看见破魔长剑上三‘色’的光芒微微闪烁,特别是黑白两‘色’,变的异常兴奋。

  大叔叹了口气说道:“小森,你的破魔长剑,红‘色’代表的是赤霄宝剑,黑白代表的是仙魔剑桎梏。之前仙魔剑出世,也是因为吞噬了一个魔魂的原因。而那个魔魂,才是俞甜在上一世落入废弃的六道轮回中的孩,那个孩才是俞甜和端木宇在上一世怀上的孩,而你却不是。”

  失望,很大很大的失望,充斥着我的心灵,我紧紧地握着破魔长剑的剑柄,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其实还想开口辩解,但是我知道那不过徒劳地挣扎,勉强笑了笑后说道:“大叔,那你早点休息吧,打扰了。”

  我失落地站起身来,想要走出去,可是才走了一步,大叔却忽然开口说道:“你是不是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我全身一个‘激’灵,猛地转身,看见大叔坐在月光下,表情凝重地望着我。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大叔又是一声叹息,说道:“这件事情,其实也终究到了要告诉你的时候,你坐下来,我慢慢告诉你。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因为,这件事情会超出你的想象。”

  我连忙坐回了椅上,却看见大叔在我面前第二次点起了烟,并且吸了一口,没有开灯,黑暗中我看见燃烧的烟头上有耀眼漂亮的‘花’,他吐出一个个青‘色’的烟圈,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你曾经在林动的带领下,在圣焰古堡内,看见过千古一战的画面吧。在那个世界里,千古宫殿并不是属于我们人类的,而是属于上古补天一族的宫殿,而当时我们战斗的对象,叫做始皇,当然并不是华夏历史上的嬴政。我们对付的始皇是补天一族的最强者,强到一度让我们绝望。断****揭下面具,超实力爆发,也在始皇手上走不过十招。当年我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祖罗焱,在他的手上同样不堪一击。那是我们打过最悲壮的一战,千古宫殿被打穿,断****,罗焱,一大批高手全都险些陨落。”

  我大吃一惊地说道:“这么强,这个始皇,居然这么强!”

  大叔点了点头,说道:“那一战里有很多故事,星梦被白骨强行放逐进了虚空,林动因此发狂。洛星看着自己的弟慧儿化身成‘女’娲圣树,牺牲自己封印始皇却失败了。断****重伤之后,将自己的血液给师傅喝下,因此师傅才会拥有了突破极限的力量。却也只是勉强打败始皇,最后依然没能杀死,因为鸿元出现,仅仅一招,便将整个补天一族毁灭。太多的回忆了,太凌‘乱’了,你没有经历,永远不知道当时的惨状。”

  我点了点头,急切地问道:“那我的父母是谁?”

  大叔又吸了一口烟,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你没有父母,小森,我经过这些年的调查,特别是和司马天见面,司马天恢复记忆之后的比对,他告诉我,小森,其实,你是被创造出来的。”

  我浑身一震,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我有一些恍惚地说道:“我知道啊,司马天说过,我身上的血脉,除了少典血脉之外,全都是司马天为我凝聚的,可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师傅却挥了挥手说道:“不仅是你的血脉,你的**,你的灵魂,还有你的造天之力全部都是被创造出来的。始皇在最后罗焱逆天的时候作为对手,被罗焱他们打败了,可是他虽然因为战败最后被鸿元杀死,但是他本是盘古真身,所以**虽然碎裂,但是却还有碎片存在。逆天失败,鸿元被封印之后,司马天拿着这些碎片,央求‘女’娲,让‘女’娲以造人之法,创造出了一个胚胎,而那个胚胎就是你。所以,你其实是始皇的‘肉’身所化,你不是被人类正常‘交’合所生,而是被创造出来的一个胚胎长大而成。”

  我彻底愣住了,彻彻底底地惊呆了,甚至半响说不出话来,大叔继续说道:“罗焱造天之后便消失不见,我们大家一开始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后来才发现,他在最后关头牺牲自己封印了鸿元。司马天在那个世界里找到了你,为了帮助你成长,便在你的身体内种下了血脉可是。接着便是罗焱的馈赠,而你的灵魂,你的灵魂和北天一脉的天赋,则是由……”

  说到这里大叔‘欲’言又止,我却急切地‘逼’问道:“大叔你说,快说!”

  大叔第三次叹气道:“你的灵魂,其实是由上一世里罗焱的一个兄弟,名叫王郁。此人乃是遗落在人间的补天一族北天一脉的末代帝皇,你的魂魄便是罗焱之后收集起来,重塑而成,就连造天之力也是当年他给罗焱的。所以,你的‘肉’身是始皇的盘古真身所化,你的灵魂是北天一脉末代帝皇魂魄重塑所成,你的血脉是司马天为你找来,少典血脉,梦境之力还有造天天赋,是罗焱传承给你的。小森,你是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我不知道,你能不能逆天我也不知道。但是,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是我们所有人的孩,小森……”

  大叔说到这里忽然看见我低下了头,接着听见我惨然地笑了起来,最后轻声自语道:“原来,我没有父母啊。小时候,我看西游记的时候,还笑话孙悟空是石头里蹦出来的,笑话他没有父母。没想到,我也是这样,原来我也没有父母。我还以为,俞甜和端木宇是……”

  我终究没有说完,低着头一步步向着外面走去,大叔追上来,说道:“小森,我不是有意瞒你的,只是害怕你被打击,我知道这样的结果很难让你接受,可是小森,你已经长大了,你……”

  我却转身抱住了大叔,将头顶在大叔的‘胸’口,大叔愣住了,手放在了我的头上。我轻声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师傅,谢谢你。其实我不是没有父母的野孩,我也有自己的爸爸,不就是你吗?从我小时候就一直保护我,十岁那年带我出道,照顾我,帮助我。我嘴里喊你师傅,可是心里却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父亲。你就是我的爸爸,有你在,就足够了……”

  大叔愣住了,彻彻底底愣住了。

  长夜漫漫,我轻唤师傅一声:“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