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三十七章,玉兔

第二百三十七章,玉兔

  仙兽,这个定义其实是很模糊的,首先仙兽其实就是妖兽的一种,不过它们出生在天庭,并且开始修炼仙法,拥有了可以和仙人一般释放仙法的能力。(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但是如果不使用仙法,它们也就是妖怪而已,比如上一次我们遇见的那个天庭逃出来的老板,在金池的时候就是一只仙兽,不过离开了天庭,就是妖怪了。

  不过能够让蓬莱仙境供养的仙兽,恐怕大有来头。

  姬月急冲冲地带领弟们向着蓬莱仙境后山走了过去,我们几个也抱着热闹的心态,跟了上去,等走到了蓬莱仙境的后山处,果然看见在后山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色’大‘洞’,‘洞’口的封印,案台之类的都已经被打碎了,七零八落不说,而且整座后山都在摇晃,似乎这山‘洞’里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发怒,‘弄’的我们都是大吃一惊,这座后山也有上百米高,虽然不算是什么‘胸’围的高峰,不过也不小了。什么仙兽竟然能够撼动一座上百米的山峰?

  此时姬月指挥着四周的蓬莱仙境弟不断地重新运来祭品,一时间场面不免有一些‘混’‘乱’。我走到姬月的身边,却听见姬月问道:“‘玉’兔为什么发怒?快说啊!”

  此时孙天星低声说道:“不知道啊,之前一直在沉睡,今天醒来之后,忽然大哭大闹起来,还变出了本体,一个劲地撞山壁,说要出去找什么人。我们拦也拦不住,它发疯‘弄’坏了封印,我们端上去的祭品,它也不闻不问。看起来很是奇怪啊!”

  姬月皱紧了眉头,挥了挥手说道:“继续安抚,不行的话,就用强效的昏睡符。(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一旦睡着了,我们再加固封印。”

  这些话我听在耳朵里,心里倒是有一些奇怪,“‘玉’兔”难道还真是广寒宫里的那只兔?难道还是嫦娥仙的**物?这也太扯淡了吧。

  我正想着,忽然看见对面的大山猛地一摇,从‘洞’口冒出来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我一愣,这血红‘色’的眼睛看着还听渗人的,关键是,这一双巨大的血红‘色’眼睛往外瞧了一遍之后,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一愣,看了看四周,却看见一直巨大的白‘色’的‘毛’茸茸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指向了我,我往左边走了一点,它就跟着指向我,我往右边走了一点,它又跟着指向我,合着就是盯上我了!

  姬月也是奇怪地看着我,我身后的大叔和白骨哈哈大笑道:“小,有你苦的了,不过你放心,这矫情的兔,看不是什么坏人,过去也是我们一起的战友,好了,估计是想见见你,你准备好了被虐吧。”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却看见孙天星快步跑了过来,看了我一眼后,对着姬月说道:“老祖宗,‘玉’兔说,‘玉’兔说,要见端木家主。”

  我靠,还真是我啊,这仙兽要见我干什么?难道是姬月安排好的?可是听白骨和大叔的意思,好像这‘玉’兔还是故人。

  姬月转过身来,勉强一笑说道:“端木家主,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安抚一下这发疯的‘玉’兔?”

  我一愣,正要拒绝,白骨却勾住我的肩膀说道:“还是见见吧,你要是不顺着它,当心它把你骂的狗血淋头哦。”

  最后,我只能跟着孙天星走到了‘玉’兔的‘洞’‘穴’‘门’口,孙天星站的远远的,估计是害怕了,对着里面大喊道:“‘玉’兔大人,端木家主马上要进来了。小说网”

  我走进了黑‘色’的山‘洞’内,一般来说,妖怪的山‘洞’都是很脏很‘乱’的。这是我过去的经验,毕竟妖怪都不是什么爱干净的家伙,挖‘洞’也不是买房,到哪里不是挖,所以,自然是又脏又臭。

  可是‘玉’兔这‘洞’‘穴’,倒是让我吃了一惊,幽幽地透出来一阵香味,地面很整洁,墙壁上也被打磨过起了,虽然因为它发疯,很多的家具和装饰物都掉在了地上,不过整个‘洞’‘穴’还是很漂亮的样。

  我走进‘洞’窟之后,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一阵强风向我扑来,我赶忙后退,可是还没退出几步,就被一个庞然大物,扇到了山壁上,疼的我痛哼一声,落地之后,不满地抱怨道:“喂喂喂,搞什么啊?想打架是吧?”

  随后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声音探过头来,一双如同灯笼大小的眼睛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低下头来,我见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只秃,雪白的容貌,长长的耳朵,胖乎乎的脸蛋,当然还有那一双标志的红‘色’大眼睛,还真是一只‘玉’兔。

  它看着我,半响之后,居然口吐人言说道:“我感受到了罗焱的气息,没想到是不是他啊,真是的,不过你比罗焱长的好看,那家伙,就是个坏家伙,坏到股里了。”

  随后,我看见‘玉’兔身上仙气微微一放,接着在仙气之中,它缓缓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女’,穿着彩带组成的宫‘女’装,一头银发盘了起来,眉心中间有一片红‘色’的梅‘花’图案。

  “在下端木森,你真是仙兽?而且,还是‘玉’兔?广寒宫的那个?嫦娥仙身边的那个?”

  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这还不是因为太‘激’动了吗?说起来,要是‘玉’兔真的存在,那嫦娥仙也可能是真的存在,嫦娥仙存在,那我们小时候仰望星空,看见的月亮上的‘女’神,那真是存在的啊!这可是真正的国民‘女’神啊!

  ‘玉’兔所变的美‘女’白了我一眼后说道:“哼,提的问题也和罗焱那个坏家伙一样,是的是的,我是广寒宫的‘玉’兔,嫦娥姐姐也是存在的。好了吧,真是一点创意都没有,好了,换我问你问题。你为什么和姬月那个坏蛋厮‘混’在一起啊?”

  我一愣,解释了之后,‘玉’兔却哈哈大笑起来,它这一笑,音‘浪’震动整个山峰,也刺痛了我的耳朵。‘玉’兔笑罢,开口道:“你和罗焱还真像啊,你把一头僵尸当兄弟,他把圣兽当兄弟,你们……”

  说到这里,‘玉’兔忽然收住了声,随后眼睛一下变红,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这一前一后,极度情绪化的变化,让我都没适应过来,赶忙走过去,说道:“你没事吧?怎么了?”

  结果我刚一靠近,‘玉’兔又是一巴掌把我给扇飞了出去,我第二次和山壁来了个亲密接触,落地之后,我那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算按照白骨和大叔的说法,过去‘玉’兔是我们的战友,如今见到我,没几分钟就‘抽’了我两个耳光,这算怎么回事?

  我冷哼一声,就要往外走,‘玉’兔却叫住了我说道:“好了好了,别走,陪我说说话。”

  我白了她一眼后说道:“说什么话?让你多‘抽’我几个耳光?要不是我师傅说你过去是我们的战友,我早就还击了。”

  ‘玉’兔微微一笑道:“好了,不打你就是了,你且过来,我在这蓬莱仙境养伤也有好久了,对外面的世界知道的不多,你说来让我听听吧。”

  我和‘玉’兔这一聊,就聊了足足三个小时,‘玉’兔一直在点头微笑,还不时地提出一两个问题。我有时候会解答,说起来,这‘玉’兔要是不打人的时候,看起来还是‘挺’乖巧的一个姑娘。

  “对了,你说你在这里养伤?你受伤了吗?我怎么没看见啊?”

  我疑‘惑’地问道,‘玉’兔忽然摇了摇头,指着四周山壁角落里的一些黄‘色’灵符,我走上前去一看,这些黄‘色’灵符居然全都是顺风耳符,看来是明着监视‘玉’兔用的。

  我拿出真龙之泪,打开结界,将声音隔绝之后,‘玉’兔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真是憋死我了,姬月那个坏蛋,之前我从那个世界逃到这个世界里来。重伤之下,他救了我,在我的身上,种下了某种可怕的灵符,这种灵符关乎我的血脉,很是可怕。虽然这些年,灵符已经被我镇压了,不过还是无法彻底‘逼’出,我感受到了罗焱的气息,以为他来了,那就是救星到了,没想到是你小。”

  听‘玉’兔的意思,它好像是被姬月给‘阴’了,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玉’兔的双眼微微一转,忽然坏笑道:“只要你能打败姬月,那么我身上的灵符也就自己解开了。恩,我真是太机智了。端木森,我可以告诉你,这些年姬月在密谋什么!也就是他真正的‘阴’谋,和你好像也有关系哦。”

  我皱了皱眉头,怎么姬月的‘阴’谋和我有关系呢?‘玉’兔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姬月想要连接这个世界和天外残存下来的补天一族,然后控制这些补天一族,构建世外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