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四章,抢占上风!

第二百六十四章,抢占上风!


  陆吾的防御能力下降,对我来说反而是个好消息,因为,就算一个人的再生能力再强,我把他的灵魂给灭了,还不是一样要完蛋?

  倒是如果防御能力太强,我的所有攻击都没有效果,这才会让我感到真正的绝望。(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抬起右手,暗淡的金‘色’光芒闪烁出来,在这个世界里的半个月里,我已经渐渐‘摸’出了一些规律关于我的造天之力为什么会被限制的原因。

  因为这个世界,不是罗焱创造出来的,我的造天之力是罗焱传承给我的,但是他创造的是我的那个世界,这个世界却是鸿元所创,造天之力在这里和原本的世界之力相冲,所以会变的非常微弱。

  但是,变的微弱不代表不能使用了,我有信心,以我的造天之力能够挡住陆吾的全力一击,但是第二击,我不一定能够挡下,所以,我只有一次反击的机会,或者说,我必须在第二次的时候,将陆吾拿下!

  陆吾看着我身上的暗淡金‘色’光芒,低声说道:“造天之力吗?看来你就是那个在这个世界里传的沸沸扬扬,说要逆天的男人,不过在我看来,你们这都是无稽之谈。”

  我却没有答话,等着对面的陆吾向我冲过来,陆吾见我不答话,也闭上了嘴,双爪一挥,仰起头冲着天空怒吼一声,一脚踏出,落在了地上,身上的妖气就后像是喷泉一般外涌。

  随后其双爪闪烁出了不同的属‘性’和能量,左爪有微风环绕,右爪上闪烁出金属‘色’的光泽。

  风属‘性’和金属‘性’的联合攻击,看来陆吾也渐渐地要使出全力了。双脚再一次在空中一蹬,我以为又是和刚刚一样的强大冲击,但是这一次却不同,陆吾反方向冲上了天空,站在空中之后,陆吾右爪首先抬起,我看见我的脚下,有无数的金光闪烁,不断地有光芒冲向我的眼睛,我向后退了几步,很快我看见土地里冲出来无数把尖锐的利刃,而且,这些利刃从土地里冲出来之后,竟然全部化作飞刃向我砍了过来。(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撒丫狂奔,身绕着整个中央盆地狂奔,四周的黑蛋周易他们想要帮忙,可是这一刻陆吾却抬起了左爪,手心里的微风慢慢扩散出来,吹在我的四周,很快就在我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由飓风组成的狂风屏障,将黑蛋他们一群人阻挡在了外面。

  陆吾冷冷地说道:“我正在享受狩猎的乐趣,你们这群人,最好不要打扰。”

  陆吾手指点向地面,不断地有利刃冒出来,虽然还没能伤到我,不过看来,还是因为陆吾不愿意直接伤到我,它在享受猫爪老鼠的快感!

  我越跑越快,速度不断地提升,此时莫良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对着我焦急地大喊道:“主人,再一次使用鬼纹极变吧,我们还行,让黑木助你高飞,离开了地面,就会变的安全很多。”

  我直接切断了和莫良之间的联系,吼道:“陆吾,这叫狩猎吗?真是好笑,这样的狩猎有意思吗?有本事,近身和我一战!”

  陆吾听见我的话后,脸‘色’变的有一些难看,我继续吼道:“这样下去,根本就杀不了我,你难道不喜欢鲜血喷溅,杀人的快感吗?”

  陆吾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我眼见自己的‘激’将法有用,立马喊道:“陆吾,你要是不敢和我近身战斗,也不要用这种可怜的战斗方式来侮辱我,我是个战士,就算是死了,我也是一个战士,你就是这么侮辱一个战士的吗?”

  陆吾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从空中俯冲而下,自己加入了战局,这正是我在等待的,他从空中落下的一刻,果然双爪齐出,这一刻,我发动了造天之力,将它的攻击给挡了下来,它一愣,双爪狠狠撕扯,我的造天之力已经被这个世界压制到了极点,和我猜想的一样,仅仅只是抵抗了一招之后,就被撕扯成了碎片。此时陆吾的第二招又一次发动了,身在空中一转,蹿到了我的身后,利爪刺入了我的肩头,将我从地上顶了起来,鲜血顺着它的手臂流进了它的嘴里,它吞咽着我的鲜血,喝道:“哈哈,真是甘甜美味的鲜血,我好久都没有喝道过这么美味的鲜血了。”

  我忍着肩头的剧痛,身颤抖个不停,但是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艰难地低声说道:“喝吧,尽情的喝吧,我的鲜血可不是这么好喝的!”

  此时,我抬起手臂,刑天的鬼纹微微一闪,古神出现在了陆吾的身后,红‘色’的眼睛闪烁在陆吾的身后,陆吾一惊,转头看着刑天,吃惊地说道:“战神!”

  刑天没有任何表情,一斧头砍在了陆吾的身上,陆吾惨叫一声,黑‘色’的巨斧斧面没入了刑天的‘肉’里,血液喷溅出来,陆吾想要一脚将刑天踢飞,刑天却一个转身,一斧头砍在了陆吾刺穿我肩膀的利爪上面,这一斧头,势大力沉,将陆吾的利爪整个都给砍了下来,陆吾惨叫一声,身向后退,我落在了刑天的肩膀上,刑天接住我后说道:“没事吧?主人。”

  我摇摇头,艰难地将自己肩膀上的利爪给拔了出来,疼痛感让我双手都在颤抖,我声音颤抖地说道:“战斗还没结束,不过我们已经占了优势,这个家伙,它的再生能力已经被我破坏了!”

  此时从远处地上爬起来的陆吾狂吼着说道:“端木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再生能力消失了?为什么我的妖气在变弱的?”

  我却哈哈一笑说道:“我说过了,我的血不是那么好喝的。”

  当初在巫族大地上,我为了救黑蛋,让它吞咽了我的鲜血,当时我不知道,还以为少典血脉足够强大和尊贵,能够帮助黑蛋治愈伤势。但是却没想到,最后害了黑蛋,虽然其中的原因我到现在还有一些奇怪,但是妖族和我的血脉冲突,这是我早就知道的,所以,当我看见陆吾忍不住吞咽了我的血液的时候,我心里就明白,他这一次,必输无疑。

  之前,他提了好几次我的血脉,很显然是想要吞咽我的血脉,所以,我冒了这一次的险,不过不得不说,我赌对了。

  陆吾的防御力低下,再生能力和自愈能力被我的血脉破坏,甚至连妖气都在减弱,战斗到了现在,我们终于占据了优势。

  我一笑,这伤口就被拉伸,痛的我直‘抽’‘抽’,刑天缓缓飘了过去,战神对上了上古神兽,这一场大战却也是为了给我准备时间而为之。要想灭杀了陆吾的灵魂,唯一的方法,便是金‘色’巨人,只是我现在受了重伤,我想要召唤出金‘色’巨人,需要很长时间,这段时间,刑天会为我来争取。

  刑天扛着巨大的战斧,走到了陆吾的面前,陆吾眼神里有一丝丝的惊慌,不过这家伙掩藏的很好,看见刑天之后,它冷笑着说道:“身为曾经的上古战神,如今的你居然认了一个人类为主人,真是可笑至极。”

  刑天却冷冷地说道:“要打就打,你屁话真多。”

  我不得不说一句,战神真是太酷了,一句话就将陆吾的一堆屁话给憋了回去。陆吾不敢进攻,只是装装样在旁边徘徊,刑天红‘色’的眼睛一闪,整个身主动冲了过去,一斧头砍向陆吾的头颅,陆吾以自己的双爪挡住,刑天向后一跳,落在了陆吾的身后,一脚踢在了陆吾的腰上,它吃痛,整个人跪了下来,刑天抓住陆吾的脖,正要劈砍,陆吾却一咬牙,身向后一撞,将刑天给撞飞了出去,刑天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好几步,陆吾却趁机逃出了刑天的攻击,刑天站定之后看着陆吾说道:“哼,上古神兽?只会逃的老鼠吗?”

  陆吾的脸上那叫一个‘色’彩缤纷,有苦说不出来,刚刚它的优势很大,可是嘴贱地吞咽了我的鲜血,造成了现在的劣势。

  陆吾从地上爬起来,眼角微微跳了跳,随后低声说道:“哼,看来还是要使出我压箱底的本事。你们以为我在金鳌岛看‘门’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受到圣主的照顾?错了,我看么你这么多年,其实是为了获得更高级的道法,谁说妖族不能修道。是因为人类道士不敢让我们妖族修道,因为我们天生与道亲近。承‘蒙’圣主恩泽,我获得了圣主留下的一丝道痕,如今就让你们我真正的力量!”

  这一刻,陆吾手指指天,声音带着剧烈的颤抖,我看见它竟然真的召唤出了黑白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