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至死亦战!

第二百六十五章,至死亦战!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陆吾本就是上古妖族,竟然还真被它掌握了道法本源的力量,,无论它能够使出多强的道法本源之力,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刑天这一场大战难打了,而我刚刚建立的一点点优势,此刻也是‘荡’然无存。(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道法本源,是一个很玄妙的词,因为每个领悟了道法本源的人,表现出来的效果都是不同的,简单的来说,也就是道法本源无人知道其终点,更无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道。

  当代道教普遍认为,是三清创造了道本身,但是在我看来,这个观点,并不正确,因为在我看来三清是跳出了道之外,能够看见并且看清道,并且利用道的力量,但是要说他们创造了道,这我保留观点。

  不过,在得知了鸿元的存在之后,我有一些怀疑,道是鸿元创造出来控制众生的一个手段,当然,这一点我现在无法证明。

  但是,谁能够‘操’控道法本源,这并没有一个定数,虽然理论上来说,我心在看见能够‘操’控道法本源的人,只有人类,并且是人类中的强者。不过,种种迹象表明,百族之中的强者,同样都拥有这种本领。

  所以,陆吾能够使出道法本源,并且召唤道力,我震惊的不是它真的使出了道法本源,而是震惊,它竟然获得了通天教主的道痕,也就是说,它可以使出部分通天教主的能力。

  陆吾手指指天,道力缓缓落下,陆吾放声大吼道:“天下突变,妖族多难,幸得圣主垂青,赐我道痕,让我领悟道法本源,今日,我以道法本源毁灭强敌,扬我截教威名!”

  我冷笑连连,这个上古神兽陆吾,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忘拍一拍通天教主的马屁。(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道法本源渐渐降临,我看见陆吾领悟的道法本源,是一片灰‘色’的气流,有一点像是古神之力,不过比起古神之力来说,要更加凝实,落下之后,如同灰‘色’的丝绸一般垂落在地上,刑天冷冷地说道:“道法?哼,你难道忘记了当年东皇太一站在天之极对你们妖族说的话了吗?说我好笑?现在的你,在我眼里才是真正的小丑!”

  陆吾听了这话,脸‘色’一下就难看了下来,低吼道:“今时不同往日,东皇太一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而已。当年妖族只有一个圣兽,‘女’娲娘娘不管众生,被囚禁于众神之巅,我们妖族才会走上了没落之路。东皇太一的确强大,更是手握至宝,可是它毕竟不是圣人,我在它手下讨生活,还不如在圣主的手下当差,我获得的好处更多!”

  刑天却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这大笑声里充满了嘲讽,一边笑一边说道:“真是可笑,天底下竟然有你这样不要脸的神兽。我原本还很钦佩妖族的不屈之意,不过如今看来,妖族之中也是有和你一样丑陋不堪的家伙。”

  陆吾被刑天这一通嘲讽,脸‘色’更加难堪,手诀一变,地面上的灰‘色’的气流飘了起来,向着刑天袭击而去,刑天闪身躲过,却看见这灰‘色’的气流落在地上之后,竟然将刑天脚下的一块大地变成了沙土,被风一吹,散在了空气里。

  刑天在空中飘行,一边飞一边说道:“你若是不记得当年东皇太一的话,当日站在东皇太一身边的我就来重复一次。那一日,天之极,云端之上,东皇太一即将和补天一族第一高手栖风一战!”

  陆吾此时不知为何,显得很‘激’动,大吼道:“你别说了,不许说了!道法本源,将这个该死的古神之魂碾成灰烬!”

  刑天却一边飘一边喝道:“凡我妖族,必须守住一腔热血。(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不向天地低头,不成圣人之奴。凡我妖族,生来自由,闯‘荡’天下,光明磊落。凡我妖族,坚守意志,若能挥动利爪,若能张开利齿,至死亦战!”

  这些话,若是只看文字,并没有那种恢弘的感觉,但是,我能够想象当日的场面,妖族大军和补天一族的大军分开两边站立,东皇太一即将和补天一族的第一高手栖风战斗。战鼓擂起,妖气冲天,东皇太一这一番话,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了提起士气,更多的是说出了自己的意愿。

  至死亦战,即便死了也要战斗,何等霸气的一句话,妖族,曾经天地间最强横的种族,到了如今虽然没落,但是这种‘精’神依然在妖族的内部流传。

  不仅仅是妖族,对于刑天,对于我,对于天下的百族,都应该拥有这样的意念,至死亦战的气度!

  对于妖族来说,最大的嘲讽并不仅仅是辱骂或者是轻蔑的对待,而是像刑天这样,骂它没有斗志,骂它不配称为妖族。

  陆吾果然被刑天挑起了满腔怒,根本不来管我,而是一个劲地追着刑天杀去,刑天也不和它硬拼,而是在空中打起了游击,不断地变化位置,甚至很少攻击,只靠言语挑衅。此时的陆吾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只是想要杀死刑天,不过每一次出手,都无法击中刑天,甚至还会被刑天偷袭。

  而此时的我,弯着腰,开始凝聚少典血脉之力,可是身上的血脉之力,并不是那么方便就会凝聚出来,因为身上有伤,所以我的少典血脉之力总是在凝聚之前就流失了,我心中焦急,就更加难以凝聚血脉之力。

  刑天那边虽然游击战打的不错,可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两次正面碰撞,刑天都被陆吾的道法本源给压制住了,陆吾的道法本源很奇怪,碰到刑天的盔甲之后,竟然会将刑天之铠腐蚀出一个个窟窿,虽然每一次刑天都快速脱离,并且被刑天的古神气息修复,不过下一次被碰到之后,还是会被腐蚀出窟窿,这道法本源当真很奇怪。

  我深深呼吸,盘膝坐下,一只手垂着已经开始麻木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捏了一个莲‘花’诀,我闭上眼睛,沉声说道:“我心平缓,心眼,‘肉’眼,天眼,三眼连同一线,进入梦境状态,梦境之中,我乃至尊,轮回,五行,因果,循环,皆在我梦境之中。少典血脉,凝聚!”

  我的声音很轻,此时身上红‘色’的血脉之力渐渐地凝聚起来,在我背后一点点形成了一个金‘色’巨人的模样,慢慢地显‘露’出来,面目开始变的清晰,这一刻,梦境空间中我看见无数金‘色’的光芒流淌开来,金‘色’巨人的声音传来,这还是第二次我听见它说话,上一次还是在它和巫神对抗的时候。

  “我的后人,你要对付的乃是截教‘门’徒,你可想过后果吗?”

  金‘色’巨人问我,我看见它站在我的面前,高大而且金光肆意。

  “想过,得罪一个圣人,得罪截教,最多就是我被杀死,怎么了?你怕了吗?”

  我笑着回答道。

  “哈哈,我何曾有过畏惧。你乃是我的后人,同样也是如今我的‘操’控者。我只是想要听见你的决心,看见你的勇气,因为,和圣人开战,可不是一句我不怕死就行的。”

  金‘色’巨人爽朗一笑,这一刻,我轻轻扬起了自己左边的嘴角,歪着脑袋说道:“用一句妖族的话来表示我的决心,至死亦战!就算身死我也要战斗下去,圣人欺我凡人,我便灭圣。苍天灭我种族,我便逆天,这不就是逆天者该有的样吗?”

  金‘色’巨人这一刻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的两个后人都很有勇气,我们这一脉,从来都不平凡。”

  它的声音渐渐消失,这一刻我睁开了眼睛,看见对面的陆吾和刑天拼斗在一起,刑天不恋战,一斧头刮过陆吾的肩头留下一道血口之后就往后撤。此时陆吾背对着我,我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对着陆吾喊道:“截教的看‘门’口,金鳌岛养的畜生,今天便是你灭亡的日!”

  陆吾皱紧了眉头,听见我的辱骂声之后,猛地转过头,怒吼道:“端木森,你找死!竟然敢骂我是畜生,看我不撕碎了你!”

  可是它这句狠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我背后站着一个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它双眼猛地圆睁,吃惊地说道:“少典,少典,不可能,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可能发动血脉之力……”

  我却哈哈大笑,伸手一点陆吾,怒吼道:“灭了它,给老灭了它!”

  金‘色’巨人慢慢地抬起手,向着对面的陆吾狠狠砸了下去,陆吾大吃一惊,向后猛退,不过还是被金‘色’巨人一拳击中,整个身被砸飞了出去,连道法本源都被金‘色’巨人打穿了!

  金‘色’巨人第二次抬手,陆吾倒在地上,面向天空,惊恐地怒吼道:“圣主救我,圣主救我啊!”

  这一刻,猛然间天空中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面孔,突兀地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