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欢送会

第二百六十八章,欢送会

  “前辈。小说网<>

  我拱了拱手说道,对于这位老前辈,我很尊敬。

  铁山之魂,坐在我的对面,轻声说道:“知道你今天要走,所以来送一送你。”

  我微微一笑,说道:“前辈,不必这么客气,将来也许我还会回到这一界来,因为,这个世界里还有很多需要我做的事情。只是,对于通天会,我没什么留恋了,如果继续留下去,或许我心里对于通天会最后美好的回忆,也会消失了。”

  铁山之魂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怪这些孩,其实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他们和你们不同,他们只是比凡人能够多看到一点世界罢了。他们也会恐惧,然而,面对恐惧的时候,却没有办法抵抗,所以你和罗焱才会成为他们的希望。“

  我笑着点点头,就在此时,外面有声音传了进来,我一愣,走了出去,却看见木梁纯和‘玉’罕拉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了通天会的宴会大厅,这一刻,我看见了一个被布置的焕然一新的宴会大厅,非常漂亮,桌上放着不少‘精’美的食物,我抬起头,看见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巨大横幅上面写着:欢送端木森一行战友。

  我疑‘惑’地看着四周,通天会的弟,还有龙形,诺诺,白骨,大叔他们都在,我疑‘惑’地问道:“这是干什么?欢送会吗?”

  龙形对我说道:“这是我们为你们准备的欢送大会,感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感谢你们拼死抵抗圣人之威,感谢你们为我们争取了三年的时间。”

  龙形连续用了三句感谢,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毕竟我答应过诺诺。(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欢送会还是免了吧,我们还是赶快上路,早点回到我那个世界去吧。”

  说实话,像这样的欢送会,让我觉得很讨厌,之前还喊着让我们滚回原来的世界去,可是一转眼,我们帮了他们的忙,却又开什么欢送会,当真是将我们当做工具了。

  我说完之后,正要转身离开,手却被拉住了,我皱着眉头一转头却看见拉住我手的人,居然是小柔儿,我很意外地说道:“你也来了?”

  她笑嘻嘻地点点头说道:“大哥哥要走了,我们开个欢送会,送送大哥哥,我哥哥也来了,在那边吃东西呢。”

  我皱了皱眉头,看见角落里柔儿的哥哥嘴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看见我盯上了他,顿时‘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而此时,诺诺也走了过来,站在我的面前,轻声说道:“江湖不都是一笑泯恩仇吗?过去确实是我们不对,不过你们可是也动手杀了人,两边都有错,但是浸提那你们救了我们所有人,就是对我们有恩,这个欢送会我们是一定要开的。”

  诺诺说完之后,扬了扬手,我看见诺诺抬手之间对着我说道:“奏乐吧,让会场欢快起来!”

  音乐响了起来,小柔儿拉着我的手,笑着说道:“大哥哥,来看我跳舞,哈哈!”

  整个会场都欢快起来,小柔儿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小妮虽然还小,可是这舞跳的却很好,而且看着活泼可爱,让大家哈哈大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虽然没有喝酒,但是看着大家开心的模样,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就是江湖,这就是灵异圈,只要没有利益,谁都额可以变成朋友。(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此时,龙形却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和他出去聊聊,我点点头跟着走了出去,龙形一路带着我走到了通天会的后‘花’园内,站定之后,他转身对我说道:“我想问问你,在那个世界的我,过的好吗?”

  我一愣,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问题,一时间我回答不上来,因为我还真没上过龙虎山,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和龙虎山之间的‘交’往不多,怎么了?有什么让你挂心的事情吗?”

  龙形看着夜‘色’,轻声说道:“我在这个世界,曾经有过一任妻,她叫茗茗,我们很相爱,但是死在了通天教主的一位‘门’徒手上。如果那个世界里的龙形没有和茗茗在一起,我希望,你能够将你们世界的茗茗带到这个世界里来。当然,如果她已经嫁给了那个世界里的我,那就算了吧。”

  原来龙形也是一个痴情汉啊,我微微一笑说道:“好。”

  龙形听见我的应允,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下面我要告诉你关于明天你们见到老之后,他会对你们的考验。你们虽然是从那个世界里被带古来的,但是回去的时候依然要通过老的考验。说实话,我没有通过老的考验,所以我去不了你们的世界。”

  我心中一惊,龙形实力不弱,而且肯定比诺诺要强,居然连他都没通过这考验,难道真的这么难吗?

  龙形随后说道:“老的考验并不是指道行或者是武力方面,而是指心‘性’,我相信之前诺诺就已经对你说过了。考验的内容千奇百怪,不一而足,有的人甚至不需要考验,就会放行,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也是我当时接受考验的时候犯的错误,原本我也应该通过了这场考验,不过我当时见到了一座墓碑,是一座被封的墓碑,当时我伸手‘摸’了‘摸’墓碑上的块,这一幕被老看见了。当时我不知情,后来才知道,这座墓碑是老为自己的亲传弟所立,视若珍宝,绝对不能随便触碰。”

  我一惊,老的亲传弟,那还不是牛‘逼’的上天了!老所闯人教和截教,阐教都不同,简单的来说,老收徒弟和通天教主,元始天尊都不一样,老很少收徒弟,一只骑着青牛游历天下,庄算是一个,但是之后就没再听说过还有老的亲传弟。也因此,能够被老收做徒弟,就说明一点,他绝对会成为超级高手,而且很难陨落。

  而且,他和老之间,一定有很深的情感,老本就是人教教主,讲究的是人‘性’情感。

  我点了点头,拱拱手说道:“多谢前辈的教导,对我甚是有用。”

  龙形挥挥手,向着原路返回,他一边走一边轻叹道:“诶,都是命数啊,一切都是命数啊。”

  他前脚走,我却看见通天会所谓的天河边上有一点点亮光。

  说起来,通天会这条天河很有名,据说过去没被破坏的时候,一到晚上,这河水就会映照出天空中的繁星,即便天空乌云密布,天河之中也如同银河一般,星光灿烂。当然这是它名字的由来,而传说中,这里是罗焱最后停留的地方,也就是在这里,他和诺诺挥手告别。他答应诺诺,若是逆天成功,他回来之后,便会娶她,但是他终究没有回来,逆天也失败了。

  我走到天河边上,看见诺诺手里拿着一顶孔明灯,放上了天空,孔明灯代表的是相思之情,寄托着亲人,爱人之间的情谊。

  诺诺放飞了手中的孔明灯,在一片漆黑的夜空中,这一顶孔明灯显得异常明亮。

  我站在天河的这边,看着诺诺痴痴地望着天空中的孔明灯,便开口问道;“这孔明灯是给罗焱的吗?”

  让我意外的是,诺诺却摇了摇头说道:“这孔明灯是送给在圣人之‘乱’中,被圣人‘门’徒杀死的那些通天会弟的。其实,你们若是早一些来,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悲剧。所以,今天我们真的很感谢你们,至少,我们拥有了三年的喘息机会。”

  我笑了笑,耸耸肩膀,看着孔明灯非常天空,诺诺忽然说道:“罗焱其实是一个‘挺’自我的男人,他在消失之前,终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最后见到他的,也是你们而不是我。他答应我的事情,也没有做到。其实,对这个世界全天下的人来说,他是英雄。但是对于我,他不是,只是一个没有回来的负心人。”

  我并没有告诉诺诺,罗焱留给了洛轩凡一个法宝,里面有一丝执念来守护洛轩凡。

  此时,我开口问道:“我想知道,罗焱留在通天会的还有什么东西?你那里应该留下了他最后的遗物吧?”

  诺诺看向我,随后轻轻一笑说道:“是的,我这里有罗焱最后的遗物,但是这件东西和逆天无关,只是我留作纪念的一样小东西。如果你要看,我可以带你去看。”